未分類

如果問張小邪,張小邪會很明白的告訴那些迷惑不解的傢伙,這都是A國產,絕對暴力兵器-機關槍。

AK,加特林機槍……應有盡有。

當初在地球看到了警察腰間的槍械,張小邪靈機一動,在A國這個槍械自由買賣的國家,花重金幾乎將所有市面與黑市上的槍械一掃而空。

這批來之於機械文明發達世界的武器,讓花間風組建了一隻無敵萬人軍團。

當然,無敵是相對於那些普通士兵。

厚重的紫金戰甲保證了這些戰士的安全,而槍械,保證了這些戰士的攻擊力。

彷彿一隻尖刀,這羣手中噴射着火舌的萬人隊,彷彿一萬個揮舞着死神鐮刀的惡魔,直接衝入了宙斯大陸戰士的聯軍中,收割着生命。

比之神獸更加可怕!

在這種攻擊之下,宙斯大陸戰士傷亡慘重。

而在卡拉身死後,這些宙斯大陸戰士更是鬥志狂降。

“殺!”

所有的衆神大陸聯軍戰士,在各自將領的命令下,打開了城門,反朝着宙斯大陸戰士們衝去。

在符籙帝國那惡魔一般的萬人隊打頭陣之下,八百萬的衆神大陸聯軍戰士,歡快的用兵刃追殺着那些沒有了鬥志的宙斯大陸戰士們。

一陣空間的波動,光明之神的身形出現在了空中。

終於,在全面的潰敗下,光明之神忍不住要出手了。

十幾位神祇,同時的出現在了空中。

“光明之神,你果然違背了自己的諾言”符籙之神一臉的憤怒,盯着光明之神。

冰雪女神那恆古不變的平靜面容,此刻也是一臉寒霜:“符籙之神,不必多說了,今天,就是我們與光明之神的最終一戰!”

“如果不是破解當初我們三大主神頂下的法則,又怎麼會讓你們這些小神多活了十年!”光明之神一臉的得色,手中的巨大金色光劍慢慢的舉起:“今天,將是我吸取你們神格的日子,乖乖的交出神格,我保證你們可以少受痛苦!”

“光明之神,還不如叫做卑鄙之神”張小邪歪着嘴,出現在了衆神之間:“我看今天應該是你交出神格,好好的慰勞慰勞這些受你這麼久壓迫的衆神纔是。”

“當初那一劍沒有殺死你,你還敢來”光明之神的目光掃過張小邪:“不要已經現在成爲了神,就以爲厲害了,我會讓你知道,主神與普神的差別!”

“佈陣!”張小邪誅邪一掃,哈哈狂笑着:“光明之神的神格,我只要一半好了!”

八疊之陣!

距離最高奧義的九疊之陣,還差一陣。

不過據老頭師傅說,就是神界之中,也之有元始天尊那批高手纔可能使出九疊之陣。

所以,張小邪現在很自豪的交出了這算是這個世界威力最大的陣法之名。

衆神獻出了所有家當才祭出的八疊之陣,散發出了強烈的豪光,直接淹沒了一臉驚恐的光明之神!

……

一年後,神界之中。

“老頭,這就是神界?!”張小邪望着空蕩蕩的空間,對着老頭師傅怪叫道。

“不錯,看看,空氣多麼的清新,能量多麼的濃厚!”老頭師傅一臉的陶醉:“小邪,這裏可是比塵世要好多了。”

“小邪,不能逛街,連人都看不到幾個,我要回去!”伊麗大叫着。

“小邪,如果這裏沒有好看的珠寶,好吃的東西,我可要走了”小龍女也是一臉的不情願。

“嘿嘿,有的,一切都會有的”張小邪一頭冷汗,拉過了老頭師傅:“師傅,要不,再放我們回去?”

“那可不行,神界的通道沒有絕大的神力是無法開啓的”老頭師傅一臉賊笑:“除非有原始天尊那種能力,才能自由的出入神界與塵世界。”

我可是盼了好久才把你給盼來啊,老頭師傅心裏暗笑着,臉上浮起了一絲陰笑:那些靈門的前輩可都是自己的長輩,自己在這裏就是一小弟,現在,我終於也有了自己的小弟了,嘎嘎……

“不要!”張小邪的慘叫,在神界的一個角落中響起…… “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穿馬甲的豬新書發佈,請點擊,收藏,投花支持,多謝多謝!

**************************

夏至這一天的午時,正是一年當中最熱的時分。

墨者村中心廣場一片寂靜,平日裏吱吱喳喳叫個不停的知了大概被滾燙的日頭曬昏了頭,全都蔫着不發出一點聲響。

墨者村因聞名天下的墨家總部在此而得名,說是個村子,其實除了沒有城牆環繞之外,規模倒也足夠稱得上一座小型城市了。

在中心廣場的西北角,有一座佔地廣闊的大院落,這裏是墨者村用來培養年輕墨者們的學堂。

學堂最大的一座院子裏,一羣十四五歲的孩子們身穿黑色粗麻布製成的短衫長褲,腳蹬草鞋,整整齊齊列成三排,面對着一間緊閉着門的大屋。


日頭很毒,孩子們個個都滿頭大汗,卻沒有人叫苦叫熱。大家都挺直着腰板,目光炯炯。 尋墓東白人

墨霖站在第三排左邊第一位,他的額頭上汗珠滾滾,腦袋暈暈的,已經有點中暑的跡象了。而那些常年困擾着他的關節疼痛又從身體深處冒出來,疼痛帶着陰寒的感覺,體外是炙熱的天氣,體內是陰寒的煎熬,這讓墨霖覺得十分的難熬。

好在墨霖天性樂觀,性子也好強,雖然難過卻依然挺立着,不肯輸給別人。

“也不知道測試的結果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墨霖心中想着。三年的墨者學院生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每年夏至進行的墨者水平測試將選拔出有資質的孩子進行下墨的培訓。而沒有被選中的孩子,將被送去學習農工生活技能,從此和墨者這個光榮的稱呼絕緣。

每個孩子都希望能成爲墨者,可大家都清楚,在場的二十幾個孩子之中,最多隻有一半能被選上。其他人則會去從事農夫和工匠的培訓,成爲村子裏的勞動力。

儘管大家都不覺得農夫和工匠低墨者一等,可孩子們卻都渴望着成爲赴湯蹈刃死不旋踵的墨者。

“我一定要通過選拔,然後做個像鉅子那樣偉大的墨者!”墨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繃緊,努力讓自己的身體變得跟標槍一般的挺立。

等候了不知多久,孩子們面前的房門終於打開了,主持測試的三位老師魚貫走出。

孩子們的目光都投在工程科老師墨知味手中的書卷上,他們知道通過考試選拔的名字就在上面。最關鍵的時候來到,大家的心情驟然緊張起來。

“各位同學,測試的結果已經出來了。本次測試,我們選拔出了十二位同學進入下墨的培訓之中。剩餘的十六位同學將從明日開始學習農工技能。”

首先開口的是不苟言笑的技擊科老師百里奚,他身材高大,臉上棱角分明,是個岩石一般堅硬的美男子。

和其他墨者一樣,百里奚身着黑色麻布衣,手腕上戴着象徵中墨身份的紅色腕帶。他說起話來目光嚴厲,語氣之中沒有絲毫的波瀾,跟平日授課時候的嚴肅作風完全一致。

“咳,其實呢……其實農民和工匠也是很重要的工作,沒有農民種糧食墨者吃什麼?沒有工匠打造機械的話墨者用什麼?無論做什麼工作,其實都是在爲墨家的精神而奉獻。所以就算沒有通過考試,也請同學們不要難過。” 名門婚劫

墨知味是個身材臃腫的大胖子,孩子們私下裏常說他的身高和腰圍是一樣的。雖然看起來有點笨手笨腳,不過墨知味卻是墨者村裏技術數一數二的工程墨者,再加上他脾氣溫和,因此很受孩子們的愛戴。不過他此刻的勸說並沒有讓孩子們放鬆下來,反而更加的緊張。

“可以宣佈了。”百里奚右邊的法儀科女老師覃琴看出孩子們的急切期待,一旁道。覃琴老師相貌甜美,身材高挑,性格溫柔,深受孩子們的喜愛。

墨知味緩緩的打開了手中的書卷,清了清嗓子,開始宣佈入選的名單。

“楊離、荊沫、鬱落野、楊非、百里無羈、墨冉……”一個個的名字從墨知味的口中吐出來,被唸到名字的孩子欣喜若狂,而沒有被唸到名字的則暗暗期待下一個就是自己。

轉眼已經有十一個名字被宣佈出來,只剩下最後一個名額了。墨知味的口脣張開,孩子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來。

墨霖很緊張,他一貫的愛開玩笑,樂觀的面對人生。可到了這種關鍵的時候,他還是手腳發抖,渾身無力。

“我想要成爲墨者!我一定要成爲墨者!”墨霖的心裏大聲的呼喊着,他熱切的盼望着墨知味能說出自己的名字。

“洛……芊芊。”墨知味輕輕開啓口脣,吐出最後一個名字,入選的是站在墨霖前面的女孩子。

墨霖只覺得腦子裏嗡的一聲,他朝思暮想的夢想就這麼破滅了。他怔怔的看着三位老師的嘴脣開合着,卻一個字也聽不到。他的心裏只有一個聲音在高呼:你完蛋了!你這輩子都沒辦法成爲墨者了!

宣佈了入選的名單之後,便是一個簡單的畢業儀式。三年來朝夕相處的同學們就要分離了,被選上的十二個孩子手腕繫上象徵着下墨身份的白色腕帶,明天開始將要接受墨者的培訓。

包括墨霖在內的十六個孩子則和他們分道揚鑣,根據個人的興趣愛好被分配去學習農業和機械製造方面的技能。

“芊芊,恭喜你啊。”逐漸接受了現實,墨霖也恢復了常態,他抿着嘴脣,對身旁洛芊芊道。

洛芊芊是墨霖的同桌,兩個孩子從最初的互相吵嘴,在課桌上劃上分界線不準對方過界到成爲無話不說的好朋友,轉眼間已經三年了。本以爲還會繼續一同進行墨者的培訓,可如今卻面臨着分別。

“墨霖……對不起。”洛芊芊正是十五六歲的年紀,發育的早,比同齡的墨霖還要高上一點。她留着清秀的短髮,大大的眼睛裏全是淚水。面對分別,孩子們雖然努力裝作堅強,可那搖搖欲墜的淚水還是暴露了他們真摯的感情。 請大家繼續支持啊!!!!

*************************

“幹嘛對我說對不起,我可告訴你,你既然被選上了就一定得努力。要連我那一份也一起努力了。你要是不好好努力,我一定好好教訓你。”墨霖故作兇狠的揮舞着拳頭,“恐嚇”洛芊芊道。他嘴上說的輕鬆,可心裏卻難受萬分。

“我會的,我一定雙倍的努力,連你那份一起。你不信的話,我們勾手指。”洛芊芊把左手小指伸出來,衝墨霖晃晃。

“好,我們勾手指。”墨霖也伸出小指,和洛芊芊勾在一起,兩個孩子如同以前同桌時候打賭一樣,口中一起說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約定之後,墨霖強顏歡笑的道:“芊芊,以後你參加墨者的培訓,肯定會很忙,我就不能去找你玩了。”

“怎麼會呢,我每旬都會回家住一晚的,到時候叫媽媽做你最喜歡吃的清蒸魚。”洛芊芊道。

“真的嗎,那可太好了。”墨霖笑道,“那你以後要多給我講講墨者們好玩的事情。”

“當然好了,那你也要講你遇到的新鮮事。對了墨霖,你想好學什麼生活技能了嗎?”洛芊芊忽然想到一個問題。

墨霖還真沒想過他要學習什麼生活技能,因爲在今天之前,他一直確信自己能做個光榮的墨者。可現在當不成墨者了,是時候想想未來的路了。


“嗯……我工程科的成績好一點,我想我還是學習機械製造吧,等以後我學成了,給你做個最厲害的法寶。”墨霖想了想道。

“那太好了,你千萬不許賴賬啊。”

“誰會賴賬,我是那種人嗎。”

“當然了,上次你欠我的風箏還沒做呢。”

“有這件事情嗎?”

“你忘記了嗎!不行,我們拉鉤,你要給我做最厲害的法寶。”

“我們不是剛拉過嗎?”


“那是另外一個約定!”

“都差不多了……”

“怎麼會差不多,你剛答應就要耍賴嗎?”

“誰要耍賴了!拉就拉,女孩子真麻煩啊。”

孩子們的憂愁從來不會持續太久,剛剛面對分離還努力忍住淚水的大家很快就恢復了歡聲笑語。三位老師一直在一旁靜靜的看着他們,見到大家很開心的接受了測試的結果,總算鬆了口氣。

“大家很堅強。”覃琴感慨的看着依依惜別的孩子們道。

百里奚的臉繃的緊緊的,他似乎不會笑一般:“想做一個墨者,首先就要堅強。”

墨知味挪了下身子,讓自己胖大的身軀儘量藏在房檐下的陰影中,嘟囔道:“可惜了墨霖,他的成績其實很好的。工程科成績尤其出色,或許能成爲一個很出色的工程墨者呢。”

“不許他通過測試是鉅子的命令,我們要無條件的遵守。”一旁的百里奚面無表情的道。

“墨霖的身體雖然有點差,可做個工程墨者還是沒有問題的。再說鉅子爲什麼要爲一個孩子下這種命令,真是奇怪?”墨知味不解的道,他每天只知道鑽研工程學,對別的事情瞭解不多。有人爲此還送了一個“呆胖子”的綽號給他。

“墨霖來到村子的時候你大概不在吧,那時候出現過很奇怪的事情……”覃琴一旁給墨知味解釋道。

“不要再說了,這是村子的祕密。”不等覃琴說完,百里奚就打斷了她的話。

看到百里奚那一張好像鐵鑄的臉,墨知味和覃琴都不做聲了,他們遺憾的看着不遠處和洛芊芊說笑着的墨霖,眼中流露出的神情複雜之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