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墨青青不動用青虹劍,只怕也不比這小子強多少啊。

原來這小子並不是廢物,而是一個絕世天才。

這些都不是重點。

接下來,重點來了。

影片中,趙陽的確說,王寶劍和范劍死了,不過他卻並沒有說,自己殺了他們。

「啪!」

影片播放完畢,留影鏡碎裂開來。

楊偉得意的看著趙陽,獰笑道:「狗東西,如今罪證確鑿,你還有何話說?」

趙陽冷笑一聲,嘚瑟道:「賤驢,你腦殘吧,影片中,老子只是說,王寶劍和范劍死了,並沒有說我殺了他們啊。」

王金槍冷笑連連,道:「狗東西,前幾天,你同范劍、王寶劍一起進入鬼閻山脈,許多宗門弟子親眼所見,後來只有你一個人從鬼閻山脈中出來,他們倆全死在鬼閻山脈中。」

「依本少看來,分明是你這個狗東西,利欲熏心,對他們倆痛下殺手,以你的實力完全做得到。你這個狗東西十分貪財,也絕對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王金槍的話,惹得一部分人點頭贊同。

剛剛播放的畫面中,便有趙陽貪財的舉動,他搶走王金槍和楊偉的空間手鐲,據為己有,由此可見,這貨得多麼貪財才行。

對於王金槍的話,趙陽卻嗤之以鼻,嗤笑道:「那兩頭賤驢根本無利可圖,他們的空間手鐲,早被我搜颳走了,哪裡還有財物。」

說著,趙陽從空間手鐲中摸出一面留影鏡,意味深長的笑道:「既然你播放了一段影片,那容我也播放一段影片。」

趙陽隨手一甩,便將那留影鏡甩到高空之上,開始播放起來。

時間:十幾天前。

地點:范家,范劍的別院。

人物:范劍,王寶劍,趙陽,墨青青。

這天,范劍和王寶劍去執法堂找趙陽,請他去范劍的別院赴宴。

然後,這兩頭賤驢還拿出來上好的『雪花落』靈酒,向趙陽和墨青青頻頻敬酒,實際上,這兩頭賤驢不懷好意,『雪花落』靈酒中有『落雁紅』這種特殊藥劑。

幸虧趙陽及時發現,騙得王寶劍和范劍喝下『落雁紅』。


再後面,便是王寶劍和范劍上演基情無限的戲碼。

那畫面,簡直慘不忍睹啊。

影片播放到現在,已經全場爆炸!

這尼瑪什麼情況?這兩頭賤驢什麼口味?基情無限啊。

這時候,修鍊者的思想還都比較純潔,對於搞基這種事情,十分唾棄。

落魄千金的霸道總裁 ,世風日下啊,出了這種事情,敗壞門風啊。

就連三大家族的人,都難以接受啊,這影片一播放出去,他們三大家族算是徹底顏面掃地,以後在宗門還怎麼混啊。

「唉!」

王金槍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嘆息道:「寶劍怎麼能這麼做啊,就算他從那個狗東西褲襠下面鑽過去,都比這樣強啊。」

畫面中,王寶劍將范劍壓在身上,拚命的爆著菊,范劍還在嗷嗷的慘叫。

王鐵柱氣得一口老血噴了出來,狂吼道:「夠了! 我家男友遍地黑粉[綜] ,你真是個害人精!老夫要殺了你!」

王鐵柱甩手一巴掌拍出,咔嚓一聲,留影境當場化成一堆碎片。

隨即,他身形一動,便朝趙陽沖了過去。

接連遭受失敗,已經令王鐵柱喪失了理智,竟然想在執法堂逞凶。

下一刻,王鐵柱便來到趙陽面前,兇悍的一拳轟出,想要把趙陽一拳轟殺至渣。

轟轟!

兇悍的拳風撲面而來,令得趙陽雙眼微微一眯,眼眸之中,有一抹寒光掠過。 面對王鐵柱這一拳,趙陽沒有去躲,他不僅沒有去躲,反而提起全身力量,同樣一拳轟了過去。

趙陽要跟王鐵柱硬碰硬,看看究竟誰的拳頭更大。

「喝!」

趙陽暴喝一聲,一拳轟出,和王鐵柱的拳頭撞在一起。

他從未和造化境強者正面交過手,這一次,也想看看自己的實力,究竟到了何種地步。

「嘭!」

兩隻拳頭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悶響,旋即一道人影倒飛出去。

倒飛出去的人影,自然是趙陽。

倒飛出去之後,趙陽在地上滾了幾圈,灰頭土臉的,嘴角更是溢出一絲鮮血。

他受傷了。

和造化境強者硬碰硬,他還是處於下風,遠遠不是造化境強者的對手,王鐵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整個人就倒飛出去。

「造化境強者好強。」

趙陽感嘆道,憑他如今的實力,對上陰陽境修士完全不虛,可面對造化境強者,還是有點不夠看。

王鐵柱有點發愣,揮出的拳頭僵在那裡,遲遲沒有收回。

這個小畜生貌似有兩把刷子,竟能抵擋住自己的全力一拳,氣海境修士能夠做到如此地步,那麼這個氣海境修士,必然是絕世天才。

大庭廣眾之下,王鐵柱全力一拳,竟然被趙陽抵擋住,他感覺十分丟臉。

王鐵柱惱羞成怒道:「小畜生,你能接下老夫一拳,那是你走了狗屎運,不代表你能接下老夫第二拳,老夫接下來這一拳,就要一拳打死你。」


說著,王鐵柱身形一動,就要再次朝趙陽撲去。

「王鐵柱,你敢!」

正在這時,堂上卻是響起一聲暴喝。

墨隱怒氣沖沖,身形直接躍下,凌厲的一掌朝王鐵柱拍去。

轟轟!

洞天境強者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那定然不同凡響,一股無與倫比的威能橫掃全場,一眾宗門長老全都瞪大眼睛,聚集起周身的造化之力形成保護罩,用來自保。

他們全都感受到了絕世兇險。

見墨隱朝自己出手,王鐵柱睚眥欲裂,狂吼一聲,「宗主大人,你為什麼要包庇這個小畜生?」

隨即,他聚集起全身的造化之力,形成一個保護罩將自己籠罩在其中。

同時,他腳下連連後退,妄圖躲過墨隱的攻擊。

墨隱卻不依不撓,怒吼道:「王鐵柱,今天本座便要給你一個教訓,讓你知道,這裡是執法堂,不是你逞凶的地方。」

轟轟!

掌風襲來,單單洞天境強者轟出的掌風,便攜帶有雷霆之勢,很不一般。

「咔嚓!」「咔嚓!」「咔嚓!」……

掌風掃過,一眾宗門長老支撐起的保護罩,猶如紙糊的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的破碎,洞天境強者的一擊,竟然恐怖如斯!

連被掌風掃過的一眾宗門長老,都如此凄慘,更別說處於掌風中央的王鐵柱了。

王鐵柱這一次可是遭殃了。

在墨隱這一掌之下,他整個人掀飛出去,在半空中張嘴便是吐出一口鮮血,隨即狠狠地摔在地上,神情萎靡,元氣大傷。

王鐵柱被墨隱這一掌,打成重傷。

墨隱站在大堂中央,冷冷的盯著王鐵柱,惡狠狠地道:「你們王家的王寶劍和范家的范劍,真是罪大惡極,連青青的主意都敢打,幸虧青青沒出什麼事情,如若不然……哼哼!」

墨隱十分憤怒。

因為,在剛剛播放的畫面中,王寶劍和范劍連墨青青一起算計,那兩頭賤驢一開始的想法,騙趙陽和墨青青喝下『落雁紅』,讓趙陽和一群母豬滾床單,至於墨青青,則是歸他們兩個玩弄。

這種行為,無疑激怒了墨隱,他可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要是真落入那兩頭賤驢的圈套,他身為父親,拼著和三大家族撕破臉皮,也要滅掉王家和范家。

見狀,范大同連忙見風使舵,對墨隱討好道:「宗主大人,本長老早看出來了,范劍那頭賤驢不是啥好鳥,本長老一向和他劃清界限,這件事情,我們范家一點不知情。」

王鐵柱也連連含冤,道:「宗主大人冤枉啊,我們王家怎麼敢打青青姑娘的主意,都是那兩個小子自作主張啊。」

這件事情,的確是王寶劍和范劍色膽包天,自作主張,妄圖染指墨青青,王家和范家倒是真不知情。

「哼!」

墨隱冷哼一聲,冷冷道:「剛才本座那一掌,只不過動用三成力量,如果不是看在你們兩大家族不知情的份上,本座絕對動用全力,一巴掌拍死你們。」

三成力量?三成力量就這麼強?

趙陽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墨隱好強啊,洞天境強者比造化境強者強的真不是一星半點,而是一個質的飛躍。


至尊神雷老神在在道:「氣海境修士,體內擁有氣海,陰陽境修士,體內擁有陰陽海,那是由氣海轉變而來,造化境修士,陰陽海轉化成造化海洋,擁有超凡脫俗的造化之力,實力非比尋常。至於洞天境強者,造化海洋發生變化,可以在體內建立一個小型的洞天,如此,也正是洞天境這個境界名稱的由來。」

「從造化境到洞天境,乃是一個質的飛躍,正常情況下,一名普通的洞天境強者,可以同時對戰十名造化境強者,並且立於不敗之地。洞天境強者,可以在上百名造化境強者的圍攻之下,輕鬆自保逃命。」

「這麼厲害啊。」趙陽嘖嘖稱奇。

「沒錯,洞天境強者比造化境強者厲害得多,不過造化境強者要突破到洞天境,非常不容易。」

至尊神雷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個墨隱,不僅僅是洞天境強者,而且是洞天境強者中比較強的,體內洞天已經開闢的相當之大。」

「如果他對堂上這些宗門長老出手,只需要承受一些傷勢,他一個人便足以殺光他們,如果動用一品靈器青虹劍,那更是可以輕鬆做到。」

至尊神雷為趙陽解釋了一番。

趙陽搖了搖頭,怪不得呢,原來墨隱竟然強到這種地步,怪不得他閉關三年,三大家族卻不敢犯上作亂。

殊不知,假如他們膽敢犯上作亂,待得墨隱出關之後,一人一劍便能掃平三大家族。

被墨隱這麼一威懾,一眾宗門長老皆是面面相覷,眼觀鼻鼻觀心,默然不語,墨隱的強大力量成功震懾住所有人。

墨隱掃視全場,寒聲道:「之前,便有一位宗門長老宋火山,犯上作亂,觸犯門規,死於執法堂之中,本座不想看到第二個宋火山,都聽清楚了嗎?」

眾人俱是身形一顫,尤其是王鐵柱,剛才他差點成為第二個宋火山,要不是墨隱手下留情,此時他已經成為一具屍體。

「好了,接下來談正事吧。」墨隱回過身去,走回高高在上的座位。

這一次,全場保持安靜,沒有人再跳出來惹是生非,墨隱展現出的強大力量,成功震懾住了所有人。

此時,他就是場上的王,沒有人敢拂逆他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