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姚金哭得眼睛都紅了,拚命喊道:「假的假的!我沒有!昨天我直播的時候,明明是那女人自己給小朋友換的衣服!她這是造謠!我怎麼這麼慘,剛剛才紅起來,我爸媽肯定會打死我的,嗚嗚嗚……」

正說著話,姚金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楊麗君拿起她的電話,看到屏幕上顯示「爸爸」兩個字。

電話剛一接通,姚父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姚金你這個死丫頭,你他媽瘋了是不是?叫你好好工作給老子賺錢,你跑去摸人家的小孩?你吃飽了撐的嗎?家裡欠了那麼多錢,你不好好賺錢,你找死你啊!看我不打死你!」

一串串尖銳刺耳的謾罵聲,從電話里傳出來。

楊麗君皺著眉沉聲說道:「姚先生,事情還沒有水落石出,你就指責姚金,這是為人父該做的事情嗎?」

「你他媽是誰?姚金呢?叫死丫頭出來接電話!」

「我是姚金的經紀人,我會處理這件事情,請你不要再來添亂了。」

說完,楊麗君就果斷掛了電話。

姚金的父母就是吸血鬼,把她當成是賺錢機器,每次打電話過來都是找她要錢。

現在出事了,姚父根本沒有想過女兒是被冤枉的,開口就是一頓臭罵,根本不相信姚金。

有這樣的父母,姚金實在是太慘了。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還有對方母親的證詞,饒是楊麗君這個金牌經紀人,也覺得頗為棘手。

沐暖暖點開曝光新聞的博主,看到對方剛剛又甩出來一個證據。

還是一段視頻,從角度來看,是在更衣室外面的監控視頻。

先是看到母親把小孩帶進了更衣室,然後母親離開。

接著沒過一會兒,姚金就走了進去。

視頻里配了字幕,說是過了十多分鐘之後。

看到屏幕里,姚金牽著男孩的手走了出來,而男孩的身上已經換上了另一套衣服。

這段視頻成為了鐵證,剛發出來,評論區就炸了,全都是罵姚金的。

罵得非常難聽,沐暖暖快速掃了幾眼,就關上了評論區,免得髒了眼睛。

姚金瞪大眼睛,「不是這樣的!當時我聽到有人在喊,我才走了進去的。那孩子說他有點難受,不想直播,我就安慰了他幾句,怎麼就變成我在更衣室性(音)情他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的!我是被冤枉的!」

楊麗君嚴肅著臉,神情認真,「姚金,作為你的經紀人,我要非常認真的問你一句,你真的是被冤枉的嗎?你真的沒有做過嗎?」

姚金委屈得百口莫辯,眼淚不停地流,「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說的全都是真的,我真的沒做過!要是我說一句假話,就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好,我會想辦法處理這件事情,你現在在宿舍里安心呆著,不許走出去一步,也不許上微博,接受任何的採訪,絕不能亂說話,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姚金雙眼含淚,充滿希冀地問:「可是你真能幫我解釋清楚嗎?網友們會相信我嗎?我的粉絲會相信我是清白的嗎?」

「你先別管了,我會想辦法的。」楊麗君看向沐暖暖幾人,「你們也不要在網上亂說話,先暫停手上的工作。」

沐暖暖幾人點頭。

李沅芷和沐暖暖拍戲剛結束,原本就是要休息。

而白靈和劉月爾原本是有工作,眼下這種情況,也只能先暫停工作。

「我走了,你們好好安慰下姚金。」說完,楊麗君就風風火火地走了。

姚金還在哭,她的手機從剛才開始就不停的在響。

除了姚父姚母不停地打電話,還有各路的記者媒體,想要直接採訪姚金,拿到第一手的資料。

在手機又一次響起的時候,沐暖暖拿起姚金的手機,果斷按下了關機鍵。

就如楊麗君說的,姚金現在的情緒不穩,絕不能在媒體面前亂說話。

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姚金最好都關機。

姚金哭著說:「你們會相信我嗎?如果連你們都不相信我,網上那些人就更不會相信我了!」

劉月爾第一個說:「我當然相信你啊!你絕對不可能做那種事情的!」

劉月爾一顆赤子之心,為人天真爛漫。

不管是團隊里誰有事情,她都會堅定不移的站在對方那一邊。

「我相信你。」白靈說。

「我也相信你。」沐暖暖說。

「這還用說嗎?你喜歡是成熟大叔那一款的,怎麼可能看上一個小豆丁?」李沅芷一瞪眼。

李沅芷忍不住口吐芬芳,「我可去他媽的吧!到底是多大仇,那個女人這麼整你?還有視頻為證,根本就是想整死你啊!」

白靈皺眉說:「那個監控視頻根本做不了什麼證據。」

沐暖暖說:「就算那個監控其實什麼都沒有拍到,但再加上母親的證詞,姚金就是渾身長嘴說不清楚了。網上那些人很容易被帶節奏,跟風黑。」

這一點沐暖暖最是清楚不過了。

她之前被綁架的事情曝光,網上就瘋傳她被強了。

說的有板有眼,就連細枝末節都詳細描述了,就跟親眼在現場目睹似的。

關鍵是很多人還真的相信了!

稍微有那麼一兩個反駁的不同聲音,很快就會被輿論大潮給碾壓,還會被罵得很慘。

大部分網民們在乎都並不是事情的真相,而是這個瓜好不好吃。

反正看熱鬧不嫌事大,全民吃瓜。

大家都在罵,罵得越凶的評論,點贊數就會越高,從而滿足某些人的虛榮心。

覺得越罵越有人關注他,就罵得越歡了。

至於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誰又在乎呢?

姚金哭著說:「你們都相信我又有什麼用呢?網上的人不相信我啊!」

沐暖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我現在想的是,對方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白靈若有所思,「是為了錢?」

沐暖暖問姚金,「對方有聯繫過你,提起要錢的事情嗎?」

姚金搖頭,「沒有。賣童裝的直播是在下午,直播結束之後,我就回宿舍了,然後就是和大家吃火鍋玩牌,根本沒接到過電話。」

誰能想到昨晚大家還在一起說說笑笑,吃火鍋打牌,今天就發生這種事情呢?

「又有新聞了!」李沅芷舉著手機說道。

幾個人忙圍過來,看了最新一條的微博。

是那個女人的微博,名字叫「寶寶貝貝童裝店」,還是藍V的。

@寶寶貝貝童裝店:我已經決定要為凱凱討回公道,去法院告姚金和帝凰娛樂公司,我相信法律,相信正義,相信公理!

下面的評論和點贊都跟瘋了似的狂漲。

「支持維權!相信法律必定會給出公道!」

「告死她!姚金滾出娛樂圈!」

「我是含著淚看完的,必須為凱凱討回公道!」

「我是有個單親媽媽,我太知道帶孩子的不易了,必須要嚴懲壞人!」

「親什麼都不說了,我在寶寶貝貝童裝店下單了,用行動表示支持!」

「樓上說得對,我也去下單買了,就當是湊錢幫這個可憐的母親打官司!」

姚金唇瓣抖動,不敢置信,「她還要告我?什麼證據都沒有,她還要告我?她憑什麼告我啊!」

李沅芷怒道:「告就告!反正你也沒有做過,怕什麼?」

沐暖暖卻搖頭:「不行的,只要是打官司,沒有一年半載是打不下來的,要真是鬧上法庭,姚金就真的完了,拖也會被拖死。」

到時候就演算法律給出了公正,判決姚金是無辜的,又能怎麼樣?

換不回姚金的事業,也不換不回網友對姚金的評價了。

從上法庭的那一刻開始,姚金在網友們心目中就已經被判了死刑。

緊接著網路上開始大量爆料關於姚金的負面新聞,各種陰謀論。

有人爆料稱,姚金的成績排在第六名,是因為雲舒被毀容了,才頂替雲舒的名額出道的。

網友們紛紛前來吃瓜。

「細思極恐,搞不好雲舒的毀容也是姚金乾的。」

還有自稱是圈內人的出來爆料稱,姚金出道后糊出天際,公司廢物利用讓她去當網紅直播帶貨。其他人拍戲的拍戲,上綜藝的上綜藝,最紅的沐暖暖還去好萊塢拍電影了。其他人資源不斷,就她最糊,她能不心理扭曲嗎?

「我朋友的姐姐是帝凰工作人員,親眼看到姚金和公司的男練習生打情罵俏,還假裝指導別人,一起跳貼面舞,佔小男生的便宜!」

「卧槽,姚金這麼饑渴的嗎?真看不出來啊!」

「姚金的面相就是很饑渴啊,你們注意看她的人中是不是特別長?(圖片)」

「奇怪的知識點get到了。」

「元氣少女的瓜太多了,前不久沐暖暖才被綁架,姚金又性情(音)男童!看來元氣少女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出所料,很快元氣少女其他人也被拖下水,就連沐暖暖之前被綁架的事情也翻出來說。

不僅是沐暖暖,還有李沅芷、白靈、劉月爾的黑料。

就算沒有,編也編出來。

元氣少女的粉絲們不幹了,紛紛出來和黑子罵戰,為自家愛豆說話。

一時間,網上亂飛的全都是各種自稱是知情人的黑料,還有粉絲們的力挽狂瀾。

全網吃瓜搞得微博程序員頭禿,趕緊擴容加伺服器。

「氣死我了!」李沅芷氣得眼睛都要噴出火來了,「這些人都是白痴嗎?沒腦子的嗎?跟風黑,這麼容易被帶節奏的?我真想罵醒這些人!」

沐暖暖語氣沉著地說:「冷靜點!楊經紀人現在肯定在想辦法,我們千萬不要亂說話,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白靈想了想也說:「對,我們一定要不能自亂陣腳。說白了那女人手上證據就是一個視頻,什麼都沒拍到。」 「就算那女人去法院告也沒用,我們先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



帝凰娛樂公司。

楊麗君正在和公關部的人開緊急會議,公司高層也有參加。

他們討論了很久,都沒能討論出一個合適的處理辦法。

公司剛剛把姚金捧出來,眼看她有希望能為新一代的直播網紅,誰知竟然會出事。

這種事情拖得越久越不利,必須要儘快想出辦法解決。

如果不能在短時間洗白姚金,公司就只能棄帥保車,放棄姚金了。

楊麗君第一個不同意,「姚金是我帶出來的人,她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她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公司要是現在放棄姚金,她就真的完蛋了!」

公司高層出席會議的是一個叫呂偉的副總,莫承佑不在,公司決斷的事務都是呂偉在處理。

「那你說什麼辦?對方一口咬死了姚金性情了她兒子,還拿出了視頻證據,鬼知道她手裡還有沒有其他的證據!公司肯定不能慫,否則會對我們公司的名譽造成極大的影響!」

帝凰娛樂家大業大,不怕打官司,就怕這場官司會影響到公司其他的當紅藝人。

元氣少女其他隊員就發展得很好,尤其是沐暖暖都去好萊塢拍電影了。

要是因為姚金,而影響了其他隊員的發展,公司更是得不償失。

棄帥保車,放棄姚金,才是最快解決的辦法。

就在這時候,公關部經理的手機響起了,她接聽之後,捂著手機說了句「是凱凱的媽媽打來的」,然後把手機點開了外放。

凱凱媽媽語氣極其囂張地說:「你是帝凰娛樂公司的公關部經理吧?這件事情你能不能做主?你要是做不了主,就去找一個能做主的人出來和我談!」

公關部經理看了一眼呂偉,後者對她點頭示意,讓她錄音保留證據。

「我可以做主,這件事情你想怎麼解決?」

「呵呵!我花了三十萬請姚金直播,她竟然對我兒子做出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來,如果你們不想鬧上法庭,我們就庭外和解。我要求你們賠償我一千萬,還要姚金公開跟我兒子道歉。你們做到這兩點,我就同意不告你們了!」

對於家大業大的帝凰娛樂來說,一千萬當然拿得出來。

可關鍵是,一旦帝凰娛樂拿出這筆錢,和凱凱媽媽庭外和解,還要姚金公開道歉。

那就等於坐實了姚金的罪名,姚金就真的再也無法洗白了。

姚金一旦罪名被扣實了,元氣少女其他人也會被影響。

公關部經理說:「我現在無法答覆你,公司需要開會討論。」

「你們最好儘快討論出結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三天之內,我要你們的答覆,否則就法庭見吧!」

楊麗君氣得搶過了電話,冷冷道:「就算是上了法庭,你手上的證據也無法證明什麼,等法律判決下來,你什麼都得不到!」

「哈哈那又有什麼關係呢?法院就算耽誤個一兩年,我也耗得起。但你們就不行了,好不容易捧紅的少女偶像,要等上一兩年,少女都變大媽了。到時候,你們損失的可遠遠不止一千萬了!」

楊麗君的心沉了下去。

對方顯然早有預料,這場關係打起來需要多長的時間暫且不說。

就算到了最後因為證據不足,法院判決姚金是清白的,但是也無法挽回姚金的星途了。

還有元氣少女其他成員受到的影響,他們真的耗不起。

凱凱媽媽語氣狡詐而得意,「哈哈哈,你們好好想想吧,決定好了隨時給我打電話!拜拜!」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你決定好了嗎?」在凱凱媽媽面前坐著一個女人。

「我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凱凱媽媽說。

那女人拉著她的手,語氣溫柔地說:「別害怕,等事情結束了,我們就一起離開。」

「好。」

凱凱媽媽轉頭看著正在寫作業的兒子,摸了摸他的腦袋,「兒子,晚上想吃什麼?媽媽帶你去吃一頓好的!」

凱凱抬起頭,語氣茫然地問道:「可是媽媽你不是說我們破產了,已經沒錢了嗎?」

「我們很快就有錢了!走,我們去吃大餐!」凱凱媽媽心情很好地說道。

「歐耶!吃大餐了!」凱凱歡呼道:「小媽也一起去嗎?」

「我們三個人是一家,當然一起去了。」

兩個大人拉著凱凱的小手,三人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頓大餐。

說是大餐,其實也就是一頓必勝客。

但是對凱凱來說,可以吃披薩,還能吃雞腿就已經很開心了。

吃飯的中途,凱凱媽媽的手機響起了。

她看了一眼手機,頓時臉上變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