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姬冰燕聽到元霸的話並沒有動怒,他笑著說:「不知六大派來的是什麼人?」

「冷凌天,龍天霸,雷橫……」元霸舔了舔嘴唇,笑道:「倒時候到了墓葬裡面,老子一定要找到他們較量較量!」

「元兄居然想挑戰八小天王,姬某佩服!」姬冰燕笑道。

「嘿嘿,八小天王又如何?」元霸眼中露出火熱之色,笑道:「他們的位置坐了那麼就,也是時候挪一挪了!」

「姬某就祝元早日登上八小天王之位!」姬冰燕笑道。

「嘿嘿,你不用祝賀我,因為我遲早也會去挑戰你師兄的。」元霸笑道:「既然他沒有來,那我在神將選拔的時候擊敗他,這次神將選拔的六個位置有一個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

轉頭看著霸刀門的弟子,他大笑道:「走!」說著他已經龍行虎變的走入了密林中,霸刀門的弟子緊隨其後。

「好狂的人!」葉峰輕語。

「他確實有狂的資格!」姬冰燕正色道:「前幾年他還只是陰陽境大圓滿的時候,就挑戰過萬象境武者,並且成功的殺了對方。而且,那個萬象境武者不是普通人,乃是霸刀門的一個長老,也擁有道種……霸刀!」


葉峰臉色微變,連自己同族的人都說殺就殺,這人確實很可怕。

「後來,元霸又去挑戰了造化門天驕白天寒!」姬冰燕說道:「據說白天寒乃是八小天王中勢力最強的人,同境界之內,除了另外和他齊名的七個人外,幾乎沒人能撐得過三十拳!」

語氣微頓,他正色道:「可是當初白天寒和元霸交手的時候,卻用了四十六拳才重傷了元霸。」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葉峰問道。

「一年多以前,當時元霸剛剛突破到萬象境。」姬冰燕回答。

頓了頓,姬冰燕接著又說:「既然連元霸和六大派的人都來了,這次我們想得到墓葬裡面的東西,恐怕會很難。不過,既然我們已經來了,怎麼說也得進去看一看!不知葉兄還願不願意去?」

「我這個人不喜歡半途而廢。」葉峰笑了。


姬冰燕也笑了。

當下,一行人繼續朝著霧島深出進發。

幾乎就在他們離開的剎那,某處霧氣中出現兩個模糊的人影,其中一個笑道:「這次來的人還真多。」

「來的人越多越好。」另外一個人影怪笑。

「嘿嘿,我們也快去墓葬裡面吧……」

「這些人類的實力都很強,你可不要掉以輕心。」

「有主人在,我們何必擔心什麼?反正我們又不會死?」

「嘿嘿,說得沒錯。」



……

這個時候,葉峰等人已經來到了霧島最深處,他們在樹林中瞧見了一條條手臂般粗大的鎖鏈,鎖鏈穿過一處不知有多寬的深淵,直逼遠方的濃霧深處,誰也不知道通向何處。

「鎖鏈那一頭應該就是墓葬所在!」姬冰燕深吸口氣,率先走上了鎖鏈。

葉峰緊跟著也走上了鎖鏈,他低頭看著深淵,以他的修為居然也看不到深淵的底部。緊接著他抬頭看著前方,釋放出神識,他本想用神識探查前方的情況,可是他的神識卻被厚厚的霧氣擋住了。

「好奇怪的地方……」葉峰自語,收回了神識,不在探查。

他們走了很久,忽然在前方看到了兩個人,這兩個人,兩個都非常魁梧,比葉峰等人高出一大截來。其中一人背著一把足以一人來高的巨斧,另外一個人則扛著一根黑不溜秋的棍子。

那背著巨斧的人滿臉橫肉,長相甚是猙獰。

那扛著黑棍的人長著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很是威猛。

看到這兩個人,姬冰燕的臉色忽然一變:「是他們!」

(下一章,我也不知道幾點,大概4點左右吧) 我一回頭,看到胡仲夏提刀和魔鬼對峙着,魔鬼被炸去手掌的胳膊滴着血,但魔鬼像是沒看見一樣,只是凝重的看着胡仲夏。

魔鬼盯着胡仲夏道:“你是個高手,你…可以將這個人帶走了,我可以不追究你們!”

胡仲夏笑了一下,道:“沒有聽到你的那些話時,我可以放過你,但是,現在萬萬不能,本門追尋這個世界的祕密這麼久,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若活着,我們這個世界就會大難臨頭,我要殺了你,毀了你的那些定位追蹤的破玩具,不,我要把那些東西扔進火焰山,讓你們的飛船全都去祝融大神的宮裏做客…!”

“去死!”魔鬼吼了一聲向胡仲夏撲來。

胡仲夏刀揮了好幾下,和魔鬼纏在一起的影子一分而開,胡仲夏臉上出現一道血痕,一滴滴血滲出來,魔鬼看了幾眼胡仲夏,炸去手掌的胳膊噗的一下掉到地上。

魔鬼突然轉身像一朵黑雲飄進洞中,但他馬上出來,醜陋的大手裏赫然握着一個鐵棍子,對準胡仲夏。

胡仲夏臉色大變,後退一步躬身擡刀,一副無比重視的樣子,胡仲夏道:“這就是手槍嗎!”

看胡仲夏的樣子我就知道這東西要壞事,很可能會殺死胡仲夏。

“接招,千鈞是我殺的!”我大喝一聲,揮手向魔鬼打出四道凝華成針。

魔鬼果然被我吸引向我回頭,但他對準胡仲夏的手槍卻絲毫沒有抖動,轟的一聲悶響向胡仲夏噴出一串火花。

“啊!”胡仲夏大吼一聲刀光疾閃像個車輪般轉動了一圈,然後跪倒在地,他的頭低的快碰到地上了。

我的四道凝華成針也打中了老魔鬼千什,紅色凝火的威力比藍色凝火的威力大多了,老魔鬼巨大的一個臂膀也被炸飛,紅色的火花濺了他一身,使勁的燃燒着,他的手槍也掉到我腳下。

但老魔鬼一動不動,定定的望着前方,似乎心神被什麼吸引,視線都挪不開,突然,他醜陋恐怖的腦袋突然掉了下來,骨碌碌的滾到胡仲夏面前,然後長滿長毛的身子如同一快巨石般轟然翻到,砸的地面一陣輕微震動。

我趕緊跑過去看胡仲夏,但我跑了兩步就停了下來。

胡仲夏緩緩擡起頭,長吐一口氣慢慢站了起來,他將刀舉到我面前,赫然刀尖上有一個小鐵丸。

他身上散發着凜然不可侵犯的驚人氣勢,如同旭日初昇,如同山嶽橫海。

他衝我一笑道:“我突破了!”

我張大嘴巴,但馬上福至心靈,欣喜的道:“你成大宗師了!”

胡仲夏點點頭,再次笑了一下。

他笑得時候,周圍的樹都在搖動。

但他馬上道;“我們的趕緊離開,在離開前把猿人的這些東西全毀了,範老兒馬上就要追上我了!”

我撿起腳下的手槍道:“這個也要毀掉嗎?”

胡仲夏道:“這個你留着,大宗師以下無人能敵,我們進洞看看!”

一進到洞裏,胡仲夏揮刀對石牀上亂七八糟的東西一陣亂砍,我大喊一聲住手,捨命撲上去找那些定位儀。


因爲我突然想到,定位儀的綠燈可以治病,我有個預感,定位儀一定可以治癒明姿。

但晚了,那些定位儀是胡仲夏重點破毀的對象,全被砍的七零八落,我拿着幾塊冰冷的爛鐵塊呆若木雞心痛不已。

胡仲夏不理我如喪考妣的表情,找了一塊布,把牀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包起來,拉着我走到洞外,向哥哥逃跑的方向追去。

我這次緩過神來,問他怎麼找到我的,他說是看到我留的記號找來的,我說你不是星月堂的弟子,幹嘛還這麼重視這個記號。

胡仲夏猶豫了一下,告訴了我一個祕密,他說一百多年前,八個年輕的獵人去鈞山打獵,結果他們在一個山洞裏發現了一些史前古蹟,他們在一個緊密嚴實的透明盒子裏發現了十二塊大同小異的鐵盒,於是他們就分拿了,但這些鐵盒子非常神奇,讓他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那八個人就是現在巫師,星月堂,自然堂,範定山,莫神珠,徐晉和和中庭等這些門派的祖師。

這些門派之所以傳承這麼久,每一代都會有宗師級高手出現,就是因爲有這個鐵盒在發揮作用,若是在修煉時一刻不停的帶着鐵盒,武功會一日千里,遲早會成爲大宗師。

巫山的鐵盒其實就是五菱聖石,但星月堂和巫山的鐵盒有些奇怪,不但可以幫助人修煉,還會發光把人殺死和變沒,星月堂發現這個情況後覺得這當中一定有內情,鐵盒是個危險之物,於是就把鐵盒收起來了,但巫山卻沒有重視,就變成了對五菱聖石無法控制的局面。

當年一共十二個鐵盒星月堂得到了三個,其中一個鐵盒能放出圖像,圖像顯示的是一個美麗的世界被火神毀滅,據星月堂歷代的祖師推測,被毀滅的世界其實就是我們的這個世界,而這十二個鐵盒應該是找到火神的鑰匙,找到火神後,這個世界有可能會恢復原貌。

於是星月堂開始收集這些鐵盒,通過偷盜暗殺等一系列手段,從這些大宗師手裏總算把十二個鐵盒收集齊了,星月堂的大部分弟子其實不是被逐出師門,而是假逐出,目的是讓這些弟子靠近大宗師們盜取鐵盒,胡仲夏就拿到了三個,莫神珠的一個,流失到王芳手中的一個,還有範定山的一個,他偷了範定山的鐵盒後被發現,一路追殺至此。

我如同聽了一個神話,驚奇的不能再驚奇,難怪星月堂如此神祕,原來,他們懷有這樣一個目的。

但我馬上驚道:“你們還缺一個!”

胡仲夏道:“你說是張大山師兄!”

我道:“大山師叔被五菱聖石變沒了!”

胡仲夏猛的站住急道:“你說的是真的?”

“是我親眼看着他消失的!”我有些沮喪的道。

“唉,天意啊,天意,大山師兄……!”胡仲夏又傷感又痛心。

我突然道:“你能否借鐵盒給我一用,我要救人!”

“鐵盒我們都不敢帶在身上,一到手馬上會轉移出去,一旦遺失所有心血都白費了,我的所有鐵盒都送到師父哪裏去了,你想要,就得去師門,但是你還沒有正式成爲本門弟子,事關重大,師父也不會給你的!”胡仲夏道。

“完了完了!”我心如刀割,明姿沒救了!

“不過以我現在的身份,師父應該會給我一用的…但是到師門來回一趟至少要三四個月!”胡仲夏衝我道。

三四個月明姿都死了啊!

“範老兒,你終於跟來了麼!”胡仲夏突然衝我們前面喊道,但他馬上把在背上的那個裝有老魔鬼定位儀的包袱給我,並悄悄道:“等一下我攔住他們,你趕緊逃跑,跑出去後把這一堆東西扔到火焰山中…!”

“小畜生,快快將我的寶物還來,看在你師父的面子上我就不殺你,要不然,我殺了你後再去找你師父算賬,我若昭告天下,所有門派的聖盒都是被星月堂偷走的,恐怕田熙老兒和你們一個都活不成!”一個健壯威猛的老人帶着十餘人突然攔在路中間。

這老傢伙就是範定山嗎!

“哥哥!”我焦急的大喊道。

我發現哥哥就在範定山的身後,還有蘇瓷和何坦天也在其中。哥哥一臉頹然的站着,但沒有受傷,也沒有被綁。

哥哥對他身邊一個人說了幾句話,然後快步向我跑來,我吃了一驚,怎麼沒人攔住哥哥呢?

胡仲夏突然說道:“範老兒,你少嚇唬人,若是你敢向全天下傳播此事,所有門派將再無弟子,統統都會跑到我星月堂來,難道你想看着你的弟子們都改投他人,勸你還是息了此唸吧,盒子我們暫借一用,用完立即歸還…你若想殺我,呵呵,可能現在辦不到了!”

哥哥過來拉着我就跑,看那麼多人我本想和胡仲夏一起拒敵的,但胡仲夏向我大聲道:“快走,千萬要把我交給你的事辦了!”

他是指這包定位儀的事!

我不再猶豫,和哥哥撒腿就跑。

跑了一會我問哥哥道:“你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還被放了回來啊?”

哥哥突然嘆了口氣,道:“這個你就別問了,我不陪你去巫山了,你的事情完後就不要去戰場了,我們…都逃離這個漩渦吧!”

哥哥好奇怪,我道:“你好反常,有什麼心事和……決定嗎?”

哥哥搖頭不語,不再回答我任何問題。

但我也鬆了一口,巫山可不是什麼祥福之地,哥哥和我去了我真怕有去無回。

但我突然有了主意,我道:“你不去也好,但請你把這個東西幫我扔到火焰山裏面!”

我把包袱遞給哥哥。

哥哥接過包袱點了點頭,我又拿過包袱從裏面挑了挑,撿了一個還算完整的定位儀的殘骸放進懷裏,希望此物能對明姿的病有用。

跑了幾個時辰,我和哥哥分道揚鑣,我去巫山方向,他去火焰山方向。 「他們是誰?」葉峰問道。

「那背後有根黑棍的是龍虎門的人,龍天霸!」姬冰燕說道:「另外一個是天火殿雷家的人,雷橫!」

葉峰臉色微變,這兩個人和白天寒齊名,也是中央聖域的八小天王。

雷橫和龍天霸都留意到了葉峰等人,可是他們卻沒有理會葉峰等人,他們正在全速往前疾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