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孟星寒走了過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她的頭髮微微有些凌亂,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

那張水潤的小嘴微微嘟起,給人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穿著緊身牛仔褲的腿筆直修長,纖腰盈盈一握。

只是這樣看著,就讓他口乾舌燥,血脈賁張……

再加上喝了點酒的她,模樣慵懶,眸光迷離。

那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誘惑,足以吸引任何一個身體正常的男人。

看到她這副模樣,孟星寒積壓得快要炸裂的怒火,蹭的一下就冒了出來,越燃越旺。

「你要出去?」他剋制著怒火問道。

「沒……沒啊?」盛雪落回答。

她一開口,孟星寒的鼻尖微微動了動,她喝酒了!

他猛地一把扣住盛雪落的手腕,眼神陰鷙,「你還敢喝酒!你那點酒量,不怕醉倒以後被人給強了?盛雪落,你還真是能耐了!」

盛雪落的手腕被他抓得生疼,聽到這話,她隱忍的憤怒和委屈也頓時爆發了。

他把自己丟去蒼龍大隊基地特訓,不聞不問,大半個月都見不到他的人。

在最終的考核環節還設計了她,把她耍得團團轉,現在憑什麼質問自己!

「我剛才出去和朋友見面了,喝了點酒也是正常的社交禮儀!你管那麼多做什麼,我才不不要你管,你管得著嗎!」盛雪落一頓吼。

她出去是和庄小玉見面。

他呢?以為自己沒聞到嗎!

一身陌生的香水味,現在才回來,還不知道和哪個女人搞在一起呢!

盛雪落的心極其的不舒服,就像是有一根刺扎進了心上。

因為太生氣了,所以她忽視掉了孟星寒臉色的蒼白,身體的輕顫,沒有發現他現在的狀態很不對勁。

孟星寒聽了這話,理智幾乎到了爆發邊緣。

一張俊美的臉上布滿了怒意,眸底更像是兩簇跳躍著憤怒的火苗。

「好!很好!我管不著?你看我管不管得了你!」

他擔心她一個人半夜三更遇到危險,她就是這麼回答他的?

果然是太寵她了,都已經無法無天了。

這女人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盛雪落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孟星寒這麼生氣了,上一次見到,似乎還是上輩子的時候。

那時候她受了江瀟和盛羽西的蠱惑,盜取了孟氏的資料……

忽然,盛雪落有些後悔剛才說出口的話了。

不管如何,前世臨死前她才明白這個男人對她的真心,他之所以這麼生氣,也是因為太在乎她……

可是他身上那些香水味,卻讓她極其的煩躁,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就脫口而出了。

這香水味很雜,看起來還不止是一個女人……

想到這裡,盛雪落更加委屈了。

忽然,身體被騰空,她整個人被孟星寒給扛在肩頭。

盛雪落心裡咯噔一下,意識到孟星寒這次是動了真怒。

他這麼生氣的情況下,自己這副小身板是絕對經不住折騰的。

「星寒!」跟在後面的白墨忍不住聲音低低地喊了一聲。

他怕孟星寒清醒之後會後悔。

傷了這個小丫頭,到最後心疼的還不是這個男人自己嗎?

果然,孟星寒在聽到白墨的聲音之後,頓時腳步一頓。

他微微側過臉,「我等下來找你。」

說罷,就扛著盛雪落上了樓。

盛雪落心頭駭然,眼裡滿滿都是恐懼和不安。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她的腦袋像是漿糊一樣,一時間想不出脫身之計。

她僵硬著身體,眼睜睜地被孟星寒給扛上了樓。

他踹開卧室的房門,把她給狠狠扔在了大床上。

盛雪落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緊張得緊緊閉上了眼睛。

孟星寒壓了下來,雙手撐在她的腦袋旁邊。

盛雪落只感覺到他的呼吸粗重,像是在苦苦克制壓抑著某種欲那個望……

她偷偷地睜開了眼睛,就看到了一雙猩紅得好像是野獸的瞳孔!

「啊!!」盛雪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尖叫。

她奮力的掙扎,本就通紅了小臉,像是染上了兩朵火燒雲,「孟星寒,你要幹什麼,你放開我!」

感覺到身in下誘人的曲線,孟星寒的呼吸急喘,眸色更深。

他低頭狠狠地吻了下去,那力道幾乎重要要把她給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盛雪落害怕了,她怕這個像是野獸,完全失去理智的孟星寒。

「唔……」

就在她以為自己一定會很慘很慘,會被撕in裂的時候,孟星寒卻陡然鬆開了她。

然後像是一道旋風一樣,嗖地一下離開,快到只看得到一道殘影!

剛才他是用速度超能力逃走了嗎?

盛雪落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

剛剛……發生了什麼?

孟星寒在緊要關頭,她都已經感覺到他身體的變化,他的武器恐怖的硬度了,他竟然走了!

走!了!

對了,他剛才說要去找白墨來著…… 盛雪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這是被白墨撬牆角了嗎?

她使勁地敲了敲自己的小腦袋。

什麼啊,她肯定是想多了。

孟星寒和白墨是很純潔很純潔的基友……啊呸!是兄弟感情好嗎!

如果說歐明宇和白墨有什麼貓膩,那還差不多。

……

孟星寒跌跌撞撞地撞開了白墨的實驗室的大門。

「星寒!」

白墨嚇了一跳,急忙上前來扶起他。

孟星寒捂著胸口,發出了一聲悶哼。

白墨將孟星寒扶到沙發上坐下來,摸了摸他的脈搏,然後迅速地轉身去拿了一瓶白色的藥劑,熟練地拆開針管,在孟星寒的左臂上扎了進去。

這時候,孟星寒的手臂已經開始呈現青紫色,看著十分嚇人。

白墨的表情很難得一見的沉重,一言不發地將白色的藥劑推完。

孟星寒感覺好受了一些,問:「霧影還好嗎?」

「他只是受了一點外傷,沒有大礙,我讓他去休息了。」白墨又拿出了一張試紙,在孟星寒的手臂上取了一滴血,放在了顯微鏡下面去研究。

「星寒,你不想碰雪落?」白墨突然抬起頭問了一句。

「我不想傷到她。」孟星寒薄唇緊抿。

「你身體里的藥劑足足有二十倍,如果你不碰女人的話,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住。」

白墨知道孟星寒的身體素質和忍耐力都遠遠高於普通人,可這一次他被注射了二十倍的藥劑,那已經超出他身體可以承受的極限了。

孟星寒眉頭緊皺,眼眸危險地眯起,「他們這一次對我用的是什麼葯?」

白墨沉默了一下,語氣沉重地開口:「大概是希望你能夠留下後代,所以對你用了發in情的藥物,裡面還有提高精子活躍的成分。」

孟星寒渾身散發出駭人的陰鷙,「你能清除掉藥物嗎?」

「藥劑的量太大了,你知道嗎,這麼大的劑量,足足可以用在一頭大象的身上。」白墨無奈地說道:「星寒,你為什麼不肯碰盛雪落呢?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她嗎?」

明明有女人可以當解藥,而且還是孟星寒自己喜歡的女人,就因為害怕傷害她,所以不肯拿她當解藥?

孟星寒瞥向自己泛紫的手臂,語氣沉重:「白墨表哥,你不是說我很難有孩子嗎?」

「這……」白墨頓了下,「你的變異基因的確讓你很難有孩子。而且如果有了孩子,這個孩子的基因恐怕也會受到影響,是否能活下來,還是個未知數……」

「所以,我不想傷害她,如果真的有了孩子,那孩子卻因為我的遺傳基因而生不下來的話,我豈不是傷她更深?」孟星寒閉了閉眼睛,「白墨表哥,你用別的辦法幫我吧!」

白墨苦笑一聲:「我只能幫你阻止藥性的蔓延,卻不能徹底清除掉藥性。除非……除非在今晚十二點之前,你砍掉左手。否則毒入心臟,我也沒有辦法了。」

藥物是從孟星寒的左邊肩膀注射進去的,白墨可以幫他抑制住藥性,可是卻無法阻止藥物的蔓延。

如果孟星寒不肯碰盛雪落,那就只能砍斷這隻左手。

在白墨看來,這個選擇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讓自己喜歡的女人受孕和砍掉左手,這兩個選項對於任何人來說,相信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穿越女的星際生活 可是孟星寒卻沒有選擇所有人都會選擇的選項。

他坐在那裡,手輕輕撐著額頭,指尖似乎還殘留著剛剛抱過盛雪落留下的馨香。

那是獨屬於她的香味,淡淡的甜,讓他迷戀的味道。

他迷戀她的香味,迷戀她的笑容,迷戀她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

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她用她自己的血來喂他的時候,她的味道就被他深深地印刻到了骨子裡面。

就算是一點點的傷害,他都不想要給她。

哪怕再做無數次的選擇,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傷害他自己……

白墨沉默地把目光投向孟星寒,他並沒有催促他快點做決定。

因為這個決定,他沒有資格幫他做。

白墨在心裡默默地問自己,如果孟星寒真的決定傷害他自己,他能眼睜睜地坐視不理嗎?

「星寒……」沉默許久之後,白墨忍不住動了動嘴皮。

「你不用再說了。」孟星寒擺擺手,眼眸微眯,在燈光下有種致命的誘惑,「孟元真以為這樣我就可以屈服了,未免也太天真了!」

孟元真的如意算盤,不就是讓他生下後代,再控制他的孩子嗎?

呵呵,可惜,打錯了如意算盤!

他不會讓他如願以償的,他不會去強行碰盛雪落,更不會生下後代!

今天他砍下一條手臂,將來必定會讓孟元真十倍奉還!

想到這裡,孟星寒驀地站起來,踢翻了面前的茶几,朝著客廳走去。

「星寒!」白墨大驚失色,一個閃身就撲了上去,「不要,我們一定還能想到別的辦法的!」

「讓開!」孟星寒眉眼冰冷,露出一抹隱忍的痛苦,「白墨表哥,你讓開。」

他緊緊咬著牙,俊美的額頭上不斷有汗滴滴落下來,顯然他已經到了隱忍克制的邊緣,隨時都會爆發。

「不行!你冷靜點,我再想想辦法……」白墨說什麼也不讓開,「你等著我,我去找我叔叔白光霽,就算我沒有辦法,可我叔叔肯定會有辦法的!」

「已經沒有時間了。」孟星寒的視線掃向牆上的鐘。

凌晨11點59分。

只剩下最後一分鐘了,如果不能在今晚0點之前把他的左手砍下來,毒素就會流入心臟,那時候他就真的成為了受孟元真操縱的傀儡了。

孟星寒大步上前,走到了客廳的一座騎士雕塑前。

在騎士的手裡舉著一把尖刀,孟星寒右手飛速取下了雕像手裡的尖刀。

那刀刃鋒利無比,閃著寒光,讓人心悸。

白墨看到眼前男子全身都散發出駭人的氣息,不敢貿然上前,只能低聲勸說道:「星寒,你先冷靜,我一定會找到辦法治癒你的。如果你真的砍掉了自己的左手,就算你有治癒的超能力,也不可能重新長出來的。」 白墨一邊說著,同時修長的手指捏住了三根銀針。

他打算趁著孟星寒不備的時候,用銀針扎入他的穴道,先把他人控制住再說。

反正他是絕對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孟星寒自殘的。

孟星寒眯起眼睛,將刀刃對準了他的左手。

他當然知道,就算他有自愈的超能力,砍掉了左手,也不可能再長回來。

可是他絕對不會成為孟元真操縱的傀儡,也絕對不讓這具身體去傷害盛雪落。

孟星寒抿緊了薄唇,握住尖刀的手緊了緊,緊接著將刀子毫不猶豫的揚起!

就在這時候,樓上卻傳來了一陣細微的腳步聲。

重生之嫡女復仇實錄 很輕柔,很軟,就像是女人的腳步聲。

是盛雪落來了!

孟星寒猶豫了那麼0.01秒,就在他猶豫的這電光火石間,白墨抬起手,三根銀針飛出,扎進了孟星寒的穴道。

孟星寒握著刀子的手頓時不受控制的一松,尖刀「哐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那個腳步聲頓了一下,緊接著就蹭蹭蹭地快步跑出來。

盛雪落穿著睡衣,剛剛洗過澡的樣子。

她擰著眉頭,疑惑地看著樓下客廳里的兩人,「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她話音落下的瞬間,客廳里的那個古樸的時鐘敲響了零點的鐘聲。

「鐺!鐺!鐺!」

宛如一道道催命符,聲音詭異的響起。

已經0點了,就算是現在再砍斷手臂也來不及了。

盛雪落看著這兩個人面色都很沉重,尤其是孟星寒一臉陰鷙。

她的心裡越發的狐疑,從樓梯上走了下來,「孟星寒,你們在做什麼?」

為什麼地上還有刀,他和白墨不是表兄弟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