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安靜的走廊里,突然響起了一個腳步聲,並且還有水滴落的聲響。這個聲音,陳默再熟悉不過,這不就是剛才電影中廁所里的聲響!陳默明白,留給他找線索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沒有任何提示,也沒有任何目標,這樣找的工作量實在是太大。就算是陳默這樣一目十行的人,翻閱了一大半文件也都用掉了20分鐘。腳步聲越來越近,就好像是催命的鐘聲一般。空氣中瀰漫著壓抑的氣息,隔著堵牆,陳默也不知道那隻女鬼究竟還有多遠。

「嗡,嗡~」汗水滴落,陳默的眼睛,死死的看著手中的文件。就在此時,黑色手機的震動聲響起,他不作猶豫,直接把手中的紙放迴文件夾,將整個文件夾都拿到手中,關上櫃門,蹲在門后牆角,動作十分的連貫且迅速,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嗒,嗒~」水珠聲,腳步聲,在這一刻同時停在了文宣部辦公室門口。與此同時,更多的腳步聲和開門聲響起,它們好像是在打開每間教師的門,挨間搜索陳默。陳默屏住呼吸,不敢露出一絲破綻。腳步聲逐漸的消失,看來是大部隊已經走遠,可是水滴聲還在繼續。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這是漫長的十分鐘。大氣都不敢喘的陳默,一動不動,安靜的蹲在門后。

黑暗,代表著未知,而未知,使人恐懼。所以大多數的人恐懼黑暗,嚮往光明。而黑暗中的陳默,此時卻變得十分坦然。他並沒有恐懼,不知道是因為一晚上的刺激讓他麻木,還是再不知不覺中,他成長的更為成熟,總之,他就如同死人一樣,沉默著,安靜著,隱忍著。在那十分鐘里,他突然想到那個消失的37號,是不是也同樣經歷過這種令人無能為力的恐懼,為了能活下去,一次又一次。

腳步聲再一次響起,一點一點的減弱,直到陳默再也聽不見。

坐在了地上,揉了揉已經麻木的雙腿。冷汗從他臉頰上流下,一動不動蹲了十分鐘,讓陳默整個人都疲憊不堪。陳默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十點半,離午夜零點還有一個半小時。現在,陳默只要逃出學校即可。手握著文件夾,陳默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一定要活著逃出去,一定!」 陳默並沒有急著出去,他並不確定外面是否真的安全。於是他趴在地上,耳朵貼地,聽了十幾秒。在確定沒有任何聲音后,緩緩地打開了門。

死一般的寂靜。陳默快速找准方向,往樓下距離大門口最近的樓梯奔去。沒跑多久,陳默開始隱隱覺得事情不太對。原本十幾秒就能跑到的樓梯口,現在他飛奔了30多秒也沒有見到。

「不好,我應該也是遇到鬼打牆了。」

雖然陳默是個無神論者。不過靈異小說,恐怖片還是有所涉獵的。自然對於鬼打牆這種專業名詞絲毫不陌生。

陳默並沒有繼續奔跑,而是立刻停下,並且遠離廁所。因為電影里曉薇的死就是因為躲在廁所里最後才殞命。他剛剛停下喘兩口氣,走廊的兩側就再一次響起了腳步聲。這腳步聲十分凌亂,應該不止一隻鬼!此時此刻,陳默已然走投無路。他很清楚,如果沒有逃脫的辦法,那麼接下來,迎接他的,就是死亡。

現在,進入教室就相當於走進了死胡同,只能被他們瓮中捉鱉。而向走廊兩側哪一側跑都無異於羊入虎口。陳默被逼入死局。

「不行,不能認輸,這是新手任務。我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放棄。我長得帥,我死不了!!!」

陳默咬了咬牙,轉過頭去,打開了身後的一面窗戶。雖說這是二樓,但少說也有七八米高, 1997輝煌人生 ,依然有可能發生危險。而且不到絕境,也沒人會選擇跳樓逃生。、

「不管了,拼了。我來了,大地母親!!!」

陳默看準了樓下的一片灌木叢,然後爬上窗檯,整個人雙手扒住窗沿,雙腳蹬在牆上,整個人都懸在外面。他看準著陸點,然後使勁朝牆上一蹬,雙手離開窗沿,縱身一躍。在空中,陳默雙手抱頭,又將自己的膝蓋彎曲。

隨著一聲灌木晃動的聲響,陳默應聲落地。他在地上連滾三圈才停了下來。還好,樓下是一片灌木和草地,都很都軟,可以起到緩衝的作用,陳默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手臂上的淤青和灌木枝留下的划痕。當然,這也只是陳默運氣好而已。要是換做其他人,估計也難以保證毫髮無傷。

「嘶~」陳默稍微**了一聲,然後趕快檢查了一下自己有沒有受傷。

「還好沒事,就是太痛了。」陳默在心裡這樣想。

他趕忙爬起來,揉著酸痛的肩膀向他扔書包的地點跑去。

二樓,走廊上。曉薇的鬼魂跑到陳默打開的窗前,看了看樓下。在一片安靜的黑暗中,一個身影飛快地跑著,樣子狼狽不堪。她隨後輕輕的關上了窗,朝著走廊深處走去,嘴角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

陳默拿了包,就趕緊跑出學校。途徑門口的保安室,他特意向裡面張望了一下。保安大爺在床上熟睡,保安室里的一點亮光都沒有。陳默感覺應該是自己多心了,便悄悄的翻出了學校。剛出校門,黑色手機再一次震動了好幾下。他並沒有急著去看。現在,陳默最想做的就是回到家,好好的睡一覺,什麼都不要去想。

陳默的家就在學校的附近,也就是八盤路。與學校的距離也就一千多米,所以陳默只需要走回去就行。

一路上,陳默什麼都沒想。現在他已經不想去思考任何事。厲鬼,手機,37號,他什麼都不想。剛到家門口,他摸向書包,將一串鑰匙取出,插入門鎖。他擰了幾下,發現門鎖根本就擰不動。於是他把鑰匙拔出來,看到鑰匙的一個一面已經有些輕微的變形。

「我滴個乖乖,那鬼傢伙也踢的太狠了吧,我鑰匙都變形了,他腳不疼么!大力金剛jio?」

陳默嘆了口氣,灰心的坐在樓梯上。他從書包里取出了原本屬於自己的手機,按出了一串號碼,剛想要撥打,猶豫了一下,又把號碼清空。


「算了,反正他忙,忙完了自己就回來了。」

陳默求援的主意作罷,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他就想看看黑色手機的消息。拿出了兜里的黑色手機。剛一打開鎖屏,好幾條消息就出現在屏幕上。

恭喜您完成第二階段任務,任務進度:66.6%

恭喜您完成第三階段任務,任務進度:100%

恭喜您完成新手任務,初探詭校。

是否立即進行任務結算?

陳默沒有多做猶豫,點擊了「是」。

遊戲:雙生詭校。任務:初探詭校(已完成)

獲得經驗值150點。獲得積分200點。

恭喜您解鎖該遊戲隱藏任務:填空題。

恭喜您完成該遊戲隱藏任務:填空題。

獲得特殊獎勵:鬼面(道具)

(注意:獎勵將在24小時內發放完畢。)

(注意:7月26日20點將發布新任務。若未接受任何任務則扣除500積分,積分為零及以下時將受到懲罰,任務發布剩餘時間:3天)

(注意:若隱藏任務未完成,則會與下次遊戲任務一同進行。)

……

一長串的獎勵和任務出現在黑色手機的屏幕上,陳默認真的閱讀著每一條消息,不敢錯過任何字。在這其中,經驗值和積分自然就不用說,而那個隱藏任務還真的是陳默自己都沒想到的。平生非酋的他,第一次運氣爆棚,竟然一下子就解鎖了個隱藏任務,這讓他感(痛)動(苦)的熱淚盈眶!不過還好完成一個,要不下次一下次開始兩個任務那真是太刺激了。在這些信息里,還有一個點引起了陳默的關注,特殊獎勵。陳默在app上找到特殊獎勵一欄,上面寫道:特殊獎勵獲取方法:

1.積分抽獎:概率獲得積分(30%),經驗值(40%),普通獎勵(25%),特殊獎勵(5%)

2.隱藏任務,特殊任務完成後,大概率獲得特殊獎勵。

3.積分兌換:可用積分兌換特殊獎勵,但是兌換特殊獎勵將花費高額積分。

(注意:特殊獎勵不同於普通獎勵,獲得特殊獎勵可能會使玩家的生存概率大幅度上升)

陳默看了看,感覺自己的運氣這次還是可以的。既然有道具得,還是那種5%爆率的金色傳說,這次危險點也挺值。隨後陳默開始關注起自己得到的第一件特殊道具,鬼面。

功能:1.掩蓋面部,改變聲線,讓人難以知道佩戴者的外貌以及聲音。2.未知。3.未知。4.未知。

(備註:一張小丑的臉,沒人知道它的來歷。)

「我*******,費了半天事就**得一個破面具!!!」

陳默難掩自己內心的喜悅,在樓道里興奮的大叫。雖然說,表面上看起來陳默的確是那種很有涵養,很有內涵,遇事冷靜的人。但是在某些問題上,他也會毋庸置疑的爆發出自己內心深處生而為人的自然反應。就比如說,他的人品。陳默再次開始瞪著死魚眼,看著黑色手機冷冷說道:「老子差點連命都丟了,你就給我一面具。你們遊戲公司可真是夠拮据啊,你沒錢你沒事做什麼遊戲啊!你們嚴重影響玩家的遊戲體驗你知不知道啊,要不要我去起訴你啊!」

陳默一通發泄,將自己一晚上內心的壓力全部釋放出去。雖然說是這麼說,但是他真就不能把這事弄到法庭。因為估計在他把被告請上法庭前,他就已經在人間蒸發了。

陳默索性也就不再看這惹人討厭的黑色手機了,將其放到包里,拿出了從學校得到的文件夾。他看了看封皮,「時間,這不是六年前么。」陳默繼續翻看,將文件一一取出。在部員名單上,欣雨,曉薇,張強,王滙豐這四個人都在,而且還多了兩個人,劉文舉和劉欣然。陳默著重看了看後面的兩個人。因為這兩個人不知為何沒有在影片中出現。

「影片里,四個人,一個攝影師……」

陳默腦海中隱隱感覺事情不對,他覺得明天應該去學校好好調查一番,多掌握一些情報,為下次任務做好準備。而且他自己也很好奇,在電影里這幾個人究竟為什麼會被鬼所害。

剛要收起手裡的文件夾,面前響起了電梯上樓的聲音。晚上十一點,這個時間一般人都早就在家睡覺了,也只有陳默的父親,一般會在此時回家。也是沒辦法,作為振隆市的第一刑警,早出晚歸的生活早已習慣,陳默也都理解。陳默站起身,背上書包迎在電梯門口。雖說父子倆一年也在一起說不上幾句話,但是父子之間的關係仍然很好,陳默也對這個刑警老爹很是敬重。

「叮,10層,到了。」電梯門緩緩打開,陳默剛想叫爸,還沒說出口,看到面前的人,又生生的把嘴邊的字給咽了回去。

面前,一頭白髮的年輕人,戴著一副銀色鏡框的眼睛,穿著一身白色T恤,面朝陳默這個方向走來。 陳默有些獃滯的站在那裡。那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他很尷尬,非常尷尬,尬到連話都說不出。

年輕人走過陳默身邊,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門。陳默轉頭看去,他住的房子就是自己家的隔間。陳默從來沒有見過自家鄰居,今天突然看見原來自己身邊住著這麼一個大帥哥,自己竟然從來都沒發現過,頓時有些惱火。當然,別誤會,陳默並不是彎的,只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帥哥,陳默當然也是覺得賞心悅目,自然是要多多欣賞為妙。

年輕人從腰間取下鑰匙,打開房門。他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停頓了一下,轉過頭,面向正在注視他的陳默。

「請問你是有什麼事么?」年輕人一臉疑惑的問。他的聲音乾淨而又迷人。

「哦,那個我就住在你隔壁,我的門鑰匙壞了,家裡又沒人,等我爸爸呢。」陳默說,一邊拿出壞掉的鑰匙給他看。

「嗨,我當是什麼事呢,你如果不介意就進來等吧。」年輕人面帶溫柔說。

「沒事,不麻煩你了,我就在樓道等吧。」陳默語氣溫和的婉拒。

「這都十一點多了,你就別在外面站著了,進來坐吧,反正大家都是鄰居,我也是今天新搬過來的,說不定以後還要麻煩你呢。」年輕人笑著,敞開了房門。

「那好吧,謝謝啦。」陳默走了過去,點頭示意,進入了房間。

這間房跟陳默家的樣式幾乎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家裡有著許許多多的書架,上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書。古樸的傢具帶有一股歐式風格,簡單而大方。而在不遠處的陽台,擺放著一個搖椅和一張小桌子,上面也擺放著幾本厚重而古樸的書,一看就很有年代感。

「你是今天剛搬過來是吧。」陳默坐在了沙發上,沖著年輕人問。

「沒錯,前幾天一直都是白天收拾屋子,晚上就住在外面,今天才搬進來。


「怪不得,我還以為你一天就把房間收拾好了。陳默有意無意的說。

年輕人微微一愣,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繼續泡著手中的茶。「你是一直住在這吧。」年輕人問道。

「也不是,為了上學搬過來的,才住兩年。」陳默接過年輕人的茶,說到。

「那你認識以前這間房子的主人么?」

「我每天都早出晚歸,過的是豬狗不如的生活,哪有時間拜訪鄰居啊。」陳默抿了一口茶,玩笑道。

「哦?以前這家住客的孩子跟你在一個學校讀書,你竟然都沒見過?」年輕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笑著說。

「跟我一個學校?不知道,可能不是一個學年吧。」陳默並沒有在意這個問題。繼續道:「對了,都聊這麼半天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羅蘭,紫羅蘭的羅蘭。」年輕人笑道:「你呢?」

「我叫陳默。耳東陳,沉默的默。」


「還真是有意的名字。你上高三是吧。」羅蘭問。

「可不是,一天都忙死了。」陳默很自然的回到。「那你呢,你是做什麼工作的,還是在上大學?」

「我是一個編輯,也是一個寫手,工作嘛,在家擺弄電腦,碼碼字就算上班了。」


「誒,真是我羨慕的生活啊~」陳默嘆了一口氣,使勁往後靠了靠。

「哈哈,有什麼好羨慕的啊,天天宅在家忙活,連個人都看不見,更別說交朋友了,那可謂是相當的寂寞枯燥。」羅蘭故意做出一副落寞的樣子說。

「沒事,反正我就住在你隔壁,以後無聊找我玩就行。」陳默也故意安慰道。

兩個人說完,相視一笑。 一胎雙寶︰老公大人體力好 ,往往不需要說的太明白,點到而止就夠了。

「那以後隨時歡迎光臨。都快十二點了,你爸要是不回來,今天就住我這吧。羅蘭一邊說,一邊走向一個柜子。他打開柜子,拿出了一個帶有十字的醫療箱,放到了陳默身前。


陳默看到羅蘭的舉動,便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還問我什麼意思,看你摔得,趕緊把傷口處理一下吧。」羅蘭笑著,拿出了紗布和碘伏。

「你怎麼知道的。」陳默突然語氣變冷道。

「啊?你看你的膝蓋,胳膊肘,都有淺淺的泥土色,再加上頭頂有一片葉子的殘渣,還有,你從一開始就刻意穿著長袖衣服,正常人誰會大熱天穿這個。你都給我看了,你的鑰匙都變形了,所以啊,你除了翻牆翻到灌木叢里摔了一跤,上個學什麼力道能把鑰匙弄變形?」

陳默內心也是大驚。「這個碼字的不簡單啊,竟然把我觀察的這麼細,看來此人也不是等閑之輩。」

想歸想,嘴上可沒有這麼說:「哈哈,厲害。這都被你看出來了。」陳默一邊說,一邊脫去外衣,「那個,你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洗衣機和浴室,今天我可能得借宿一晚了,我睡沙發就行。」

「請便吧,把我這當自己家就行。還有,你真的不來睡床么?」羅蘭壞笑的說。

「咳咳。說什麼呢,我可是正經人。」陳默清了清嗓子,故作鎮定的說到。

「冰箱里有喝的,廚房有兩個小時前買的熟食,還有,茶几下面有茶和咖啡。哦,對了,明天回來把咖啡帶走,那個咖啡機也一起帶走吧,我喝不慣。還有,我的衣服在門口的箱子里,還有一些沒來得及整理,你要是能穿就穿。」羅蘭一邊慢悠悠說,一邊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哦,對了,晚安,小默默~」羅蘭在關門前再次壞笑的說。

聽到羅蘭的話,陳默感覺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當然,他很願意相信羅蘭是直的,他一定不是因為貪圖我的帥氣的面龐而引誘我進來的。「呵呵,想什麼呢,反正我是個正經人。」說著,陳默打開羅蘭的箱子,找了一套合適的放在沙發,然後自己的衣服放進洗衣機,自己進入了浴室……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