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凌風笑笑,對我點頭:“好孩子,這一生,是我宋家對不起你,你別怪我,當初遇見你的時候,我還沒想好是否要把這件事告訴你,畢竟這個祕密,只有我,你父母知道,除此以外,其他任何人我們都不曾提起過。”

“您別這樣說……”我的眼淚大滴大滴往下滾:“如果當初你們不保護我,或許我早被冥界殺了吧,也活不到今天了。能遇宋子清,或許是冥冥註定的命運,他給了我親人般的呵護,又是我生死與共的同伴,宋家從未對不起我過,我甚至應該感謝你們,是你們,也讓我擁有了親人,能有親人的感覺,真的很好。”

十九歲的這一天,我知曉了自己的真正身世。

我是維護人界秩序的大宋家的一員,雖然我的親父母無緣再見,但我見到了親爺爺,親哥哥,還有很多很多的親戚。

宋凌風也哽咽了,老人的眼眶落了晶瑩的水珠:“如果可以,多想你也能陪在身邊啊,小瞳,你在其他人家的日日夜夜,我都在思念着你,今日終於能把這祕密公諸於世告訴於你,我心頭的石頭,也算是落下一半了,是小清他……”

“我會帶他回來,活着,回來。”我捏緊雙拳。

“你的眼神很像小清,也很像你的父母。”宋凌風說道。

“對了。”流月見我們之間談話結束了,插進來,交給我一個綠色盒子:“這裏面裝着一隻專門吞食屍體的蠱蟲,力量非常邪惡,一旦放出來,這蠱蟲不會再受到控制,凡是屍體它都會去啃食殆盡,我想你們在地府應該會用的到,我把它交給你,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使用這隻蠱。”

我接下來,看看流月:“謝謝,謝謝你一直以來都能如此盡心的幫助我們,我又欠了你一個人情,都快要還不清了。”

她笑,拍我肩膀,搖搖頭:“身負重任的小姑娘呀。”

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來。

“快去吧。”宋凌風說。

我點點頭,抹去眼角最後一滴淚,轉了身。

“等等!”宋凌風再次叫住我:“小瞳,最後,你能叫我一聲爺爺嗎?”

我已經踏出去的腳步狠狠僵在空。

良久良久,我拼命忍住奪眶而出的淚,扭回頭,哽咽着,努力的扯個笑,吐出兩個字:“爺爺。”

這一聲‘爺爺’,遲了十九年,整整十九年。

我終於沒忍住,跑回去,用力抱住了宋凌風:“爺爺……”

“乖孫女。”宋凌風反抱住我,爺孫兩人哭成了一團。

我慶幸我能認識宋子清,慶幸宋家危難之際我能趕來,慶幸一切都還不算晚,還沒到絕望,慶幸十九歲的我,終於找到了真正的親人,親人相認,再沒什麼能抵得過此時的激動了。

“好了,別哭了,擦乾眼淚,小清,你的哥哥,還在等着你去救。”宋凌風爲我擦去眼角的淚,老人手的老繭摩挲在我皮膚,那麼蒼老,那麼虛弱,差點我又崩潰了。

“好,我這去酆都,這去地府找閻王,讓他帶我去第十九層地獄。”我直起身,深呼吸一口。

宋凌風對我點點頭。

我轉身,離開了隔間。

隔間外,宋天痕正扒拉在牆角偷聽,見我走出去,忙往後跳了兩步,眼睛瞪大大的:“你竟然是小清哥哥的妹妹!那你是我表姐了?!媽媽咪呀,我爲什麼又多一個姐姐壓在我頭啊,爲什麼不是妹妹啊。”

對啊,之前爺爺有說過,只有我和宋子清是直系,那麼宋天痕是旁系了,是我表弟了。

“我決定了,小瞳姐,帶我一起走吧。”宋天痕忽然說道。 我愣住:“你開什麼玩笑,你年齡那麼小,留在宋家照看其他受傷的人啊!”

“我不,我已經長大了,而且還你高那麼多,我也是宋家的人,要救小清哥,我義不容辭!”宋天痕光是說話還不完,還伸手在我和他之間劃了一下:“你看,你連我肩膀都沒到,太矮了吧,你真能救小清哥?”

噗,冷陌在後面失笑出聲。

我扭頭瞪他,他忙咳了咳,視線看向其他地方。

呵呵,呵呵呵!我矮怎麼了?我長得矮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嗎?至於連一個小屁孩都來嘲諷我的嗎?!宋天痕這身高至少都有178了,神經病啊!爲什麼我會遇到一羣呼吸着層空氣的人!心梗,心肌梗塞都發作了!

金融大鱷的新寵 “不行是不行!”我沒好氣的再次拒絕:“小屁孩一邊去,好好照顧爺爺!”

“你讓他跟你一起去吧。”宋凌風爺爺的聲音在身後傳來。

我扭頭回去:“爺爺您不是開玩笑的吧?他還沒成年吧?地獄十九層我去過一次,雖然接觸的不是很深,但遇見了惡魔之王……”

提到惡魔之王我說不下去後面的話了,那簡直是個變態,壓根打不過的!

“我十七歲了,馬十八了!”宋天痕不服氣的挺了挺胸膛:“小清哥八歲開始歷練,滅了第一隻厲鬼,我雖然沒他那樣的天賦,但我十六歲的時候也闖過了宋家的魔鬼試練,十七歲滅掉5只厲鬼,二十隻山精,其有三隻修煉到了邪仙境界,我也是獨自消滅的,我不會拖你們的後腿!”

宋子清竟然八歲滅了第一隻厲鬼,厲鬼啊!可不是普通的鬼啊!媽媽咪呀,我真的是認識了一堆怪物。

冷陌對我說:“宋家魔鬼試練我見識過,很恐怖,宋天痕的能力還是不錯的,特別是他能召喚式神,是絕對不會拖後腿的。”

“召喚式神?”

“對。”宋凌風接道:“小天痕雖然在使用法咒和法陣較欠缺,但他有個連小清都不過的天賦,目前爲止他已經與十二式神的五個簽訂了契約,第十九層地獄不好闖,帶小天痕一起去吧,小瞳。”

我不知道式神具體是什麼,但聽冷陌和宋凌風爺爺的語氣,應該是很厲害的了,連宋子清都不過嗎……看樣子宋家的人,個個都是精英,怪不得能維持人界和鬼界的平衡。

“可他畢竟還小,爺爺,他要是跟我們一起走了,誰來照看你們?”我還是很顧慮,畢竟真正的實戰和訓練是有差別的,宋天痕雖然消滅過厲鬼和山精,但那也必定有宋家的人在旁看護,並且準備充分,而這次……我們可以說是完全沒有準備,也沒時間給我們做準備,要去闖第十九層地獄。

“沒關係,他還有個姐姐,現在在外面觀察情況,加流月,我們這裏沒問題的。”宋凌風爺爺卻堅持要讓宋天痕跟着我一道前去。

我也再沒有理由拒絕了,只好說:“那好吧,但是有一點,宋天痕你一定要聽我的指揮!”

“我宋家的人可不是那麼容易聽別人指揮的,要讓我服你,你得做出榜樣。”宋天痕下巴一揚,青春又張狂。

宋凌風爺爺搖搖頭,一臉寵溺:“我是拿他沒辦法了,靠你去治他了,小瞳。”

我也無奈的笑:“我一向搞不定小孩子的。”

“誰小孩子啊!我和你起來,你更像小孩子好不好!”宋天痕反駁道。

屋子裏的人都笑了起來,氣氛算是緩解了些。

綠龜爲屋子裏所有受傷的人吃了泥丸,傷勢不太重的坐了起來,傷勢太重的依舊躺在地沒法動彈,宋凌風爺爺對他們大概講了我的身世,宋家不愧是萬千年來屹立不倒的赫赫大家族,沒人對我有任何偏見和看法,更多數都是在說我終於回來了,老天開眼,我的父母在天之靈總算可以安息了等等。

我眼眶再次通紅,有點沒出息,但我真的忍不住,十九年姍姍來遲卻又並不遲的親情讓我熱淚盈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紅紅在心吶吶道:“真好啊,我都沒人關心。”

與這些大伯阿姨姑姑嬸嬸短暫認親之後,我本來想讓綠龜也留下來幫忙的,但綠龜說他選擇的是跟着我,我去哪兒他去哪兒,不願意留下來,我不好勉強,只好讓綠龜又留了些泥丸給流月,這才離開了大宅子。

魑魅在院子,看到我們出來了,裹着怒氣的朝我過來,身一大股邪氣,宋天痕是站在我後面告別的,一下子扔了揹包咚咚咚衝我前面,雙手捏決,別說,速度還挺快,刷刷兩道法咒白光朝着魑魅甩去。

奈何實力差距豈止是懸殊二字?

魑魅都懶得理他,隨便偏偏身子閃開了,我看宋天痕有些驚詫,但直到魑魅衝到他面前了,他也沒從我身前讓開。

“天痕,他是我朋友,也是宋子清朋友。”我在後面說道,宋天痕這小孩,雖然少年張狂,但從剛纔的小細節能看出,人品三觀還算不錯,值得信賴。

宋天痕將信將疑的讓開身,魑魅一把揪住我衣領差點將我提起來了:“二貨你大爺的!把老子扔下和冷陌單獨相處是不是!”

“誰叫你蠢,連機關暗室都找不到。”冷陌在旁邊抱着胳膊說。

“你!”魑魅氣的炸毛。

“好了別吵了。”我頭疼的打斷他們:“我們現在還有很急很急的事情要去做,別耽擱了。”

說完後我把宋子清的事大概對魑魅講了,也說了我和宋家的關係,魑魅聽完後嗤鼻:“二貨你是超級瑪麗吧,成天從這塊地圖打到那塊地圖,你還真當你不累不死啊?這三天時間你睡了幾個小時,一個手指頭能數過來嗎?你吃了多少東西?身還帶着傷,你想折磨死你自己嗎?”

宋天痕目光看到我腰,那裏鼓鼓的,有繃帶露出來,他有些詫異:“小不點,你……” “叫姐姐!”我翻了個白眼打斷他,也打斷魑魅:“如果爲了這一天兩天的休息而耽擱了救宋子清的時間,那麼,我下半輩子都會永遠休息不好的。”

相處的時間也不短了,魑魅也知道,我一旦認定某件事不管怎麼勸都勸不回來的,更何況這件事關係到宋子清,我與宋子清之間的關係,魑魅再清楚不過了。

前任來襲,專寵嬌妻 他沒說什麼了,我下了樓梯臺階,衝靠在門邊的宋凌風爺爺道別:“爺爺,我們走了,您一定要保重好身體。”

“去東邊的傳送陣,小天痕知道,那傳送陣只有你能使用,能傳送到任何你心想着的地方,你應該會操縱了,不過,只能是人界,鬼界和冥界傳送不到。”宋凌風說。

“我知道了,爺爺,保重!流月,宋家拜託你了!”我向宋凌風和流月道別。

綠龜跟來,看了眼宋凌風,小聲說了句:“怪。”

我忙着道別和流月說其他事,沒有怎麼在意。

之後,我們三人便離開了主宅大院,宋天痕帶着我們前往宋家東邊的機密傳送陣。

路魑魅很詫異的揪我:“這小孩幾個意思?要跟着我們?”

“他叫宋天痕,現在是我表弟。”我說。

“不是你表弟親弟的問題,我們是去地獄十九層,不是去遊樂場好嗎?帶個累贅去幹什麼?你腦子壞了吧二貨。” 拒不爲後:暴君,請止步 魑魅說着動手敲我腦袋。

“你這邪術體說話口氣好大!還對我姐動手動腳,我滅不了你,還有冷陌哥能滅你!”宋天痕特別看不慣魑魅。

冷陌被誇了,衝我特別得意的挑眉,眼睛差寫着‘我是不是很厲害’幾個大字了。

我又無語又好笑,冷陌被誇的還少嗎,還向我邀功,也跟個孩子似的。

“你這死小孩說話給我注意點,要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我隨便動動指頭能捏死你。”魑魅衝宋天痕揮揮拳頭。

“我纔不怕你!一個邪術體而已!還想充當成人!”

宋天痕說到‘邪術體’的時候,我看見魑魅眼底的光微不覺察的黯了黯,我皺眉,停下腳步。

“怎麼了?”宋天痕莫名其妙的問。

我看向他,目光嚴肅:“宋天痕,我正式向你介紹,這個人叫魑魅,雖然他並不是人,但我和他一同經歷過生和死,他與宋子清沒有半點關係,如今卻依舊選擇幫我的忙去救宋子清,我希望你能夠對他放尊重。”

“可他是邪……”

“邪術體邪術師又如何?算是鬼又如何?這個世界人有好人也有壞人,鬼也一樣,邪術師也一樣,所謂的好壞只是立場不同而已,你有見過爺爺對魑魅說過什麼詆譭的話麼?你有見其他宋家的人有看不起哪隻鬼過嗎?宋家是否有教育過你,看人看事看鬼,不要戴有色眼鏡,用你的心去看。”我淡淡打斷他說道。

宋天痕年少輕狂,說話直率沒有心機,一看是在宋家被保護驕縱着的小少爺,我並不是責怪他,只是把道理說給他,至於他聽不聽,與我無關了。

“我……”宋天痕一時語塞,他應該也是知道自己過分了,卻放不下面子,又不甘心,咬着牙齒站在原地。

“說得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宋天痕一聽這聲音激動起來,轉身朝來人跑去:“姐!”

迎面走來的是個女孩,看年紀應該與宋子清相仿,盤着頭髮,穿一件寬鬆白t恤和運動褲,平底靴,走近了,女孩長相確實與宋天痕很相似,只是眉眼之間宋天痕多了太多成熟和穩重,素顏,很清秀耐看。

“你是……”我先開口道。

“我叫宋沐音,宋天痕的親姐姐,宋家嫡系,我剛從爺爺那裏聽說,你是十九年前爺爺對外宣稱,高燒死亡的那個嬰兒?”女孩說着先伸手出來,禮貌,卻又不失親切:“按照年齡來算,你應該叫我表姐。”

我與她友好交握了手,然後鬆開,不好意思笑笑:“剛纔說天痕的話可能有點重了,抱歉……”

“你說的很對。”宋沐音打斷我:“宋天痕是宋家最小的兒子,自他之後還沒孩子出生,所以家裏人都慣着他,把他慣無法無天了,連我都管不了他,這次爺爺讓他跟着你去,我很贊同,他馬成年了,也僅僅只你小兩歲,從你的眼神和你說的話來看,你們之間相差的可不僅僅是兩歲年齡,是該讓他好好長長教訓。”

宋天痕把臉鼓老高:“姐我以爲你是來給我出氣的。”

“助長你不良的思想麼?”宋沐音冷了他一眼。

宋天痕頓時不敢說話了,還是挺怕他姐的。

我忍不住笑起來:“真不知道我應不應該謝謝你誇我,誇我老成……”

“哈哈哈。”宋沐音倒也是直爽女孩,笑起來,拍拍我肩膀,透過我,看了看我身後的冷陌和魑魅:“能讓冥界至尊王和大邪王魑魅不遺餘力的跟隨,不愧是我宋家的人,太長臉了!”

冷陌和魑魅分分鐘臉黑。

我倒是有些吃驚,這個宋沐音只需要一眼,看穿了魑魅的身份,想必也是個闖蕩了很久世界的厲害人物。

腹黑權少獵嬌妻 宋家,果然是宋家。

“如今宋家遇難,你也看到家裏人的情況了,我不能離開這裏,所以宋子清只能拜託你們去救了。”宋沐音神情突然嚴肅下來:“宋子清是宋家最強大的保障,如果宋子清出事,那宋家以後再也沒法在鬼界,冥界,取得威懾力了,人界也很有可能會大亂,我希望你能認清楚這其的嚴重性,路,不要耽擱。”

宋子清的生死確實牽扯到了人和鬼、冥界的秩序共存問題,我也嚴肅的點頭:“你放心吧,我會日夜兼程趕去救宋子清,算犧牲性命,也在所不辭。”

“二貨你說什麼呢!”魑魅在後面吼我。

冷陌也不高興的說:“不準說晦氣話,有我在,誰敢傷你?”

“你啊!”魑魅回他。

冷陌噎住。

我搖搖頭,對宋沐音說:“讓你見笑了。”

宋沐音看我的眼神不知怎麼的深邃了很多,在冷陌和魑魅吵架的時候倏地湊到我耳邊:“冷陌野心極大,你要小心他,如若他統一冥界,指不定他的野心會放到人身,小心別被他利用了,特別是,你的感情。” 我一怔,宋沐音已經直起了身。

而此時,冷陌和魑魅的注意力也重新移了回來。

宋沐音衝我眨眨眼:“時候不早了,你們快路吧。”

這個宋沐音真的厲害,我和冷陌,魑魅只是在他面前短短交談了幾句,她看出我和冷陌之前的感情,提醒我不要被感情利用。

告別宋沐音,我走出去幾步,宋沐音在後面叫住我:“小瞳妹妹!”

我回頭:“怎麼了?”

她停了停,而後說:“我小弟,和宋子清,都拜託你了。”

我注意到她提到宋子清的時候眼底泛過一絲異樣的目光,這目光……她是在害羞嗎?提到宋子清不自覺的害羞,只有一種可能,宋沐音竟然喜歡宋子清?!是我想多了嗎?

不不不,他們雖然是遠房親戚,但好歹也沾了個親戚的邊啊,肯定是我想多了!

“好,放心吧,我會救回宋子清,並且帶宋天痕一起平安回來的。”我回答她。

宋天痕依依不捨的又跑回去用力抱了宋沐音一下,這才重新追了我們,宋沐音對我點點頭,掛了些淚,我偏頭又去看旁邊這位同樣掛了晶瑩淚珠的十七歲少年,踮起腳尖拍了他肩膀一下。

他迷茫擡頭,眼眶紅着,我對他一笑:“放心,有我在。”

宋天痕愣住,好一會兒,臉色爆紅,啊啊呀呀的把眼淚抹乾:“你剛纔什麼都沒看到!”

“好,我什麼都沒看到。”我止不住的笑。

“啊!沒臉見人了!”宋天痕哀嚎一聲,抓亂頭髮跑前面去了。

冷陌和魑魅走回來,一人走我一邊,兩個人看我的眼神都特別不善,跟要吃人似的。

“幹嘛?”我毛骨悚然的抱抱肩膀:“我沒惹你們吧?”

“你到底爲什麼要同意帶那個小鬼路?!”魑魅說。

“我也不明白你在想什麼,本來有個千瓦電燈泡了,現在再來一個,我們二人世界怎麼過?我們還怎麼雙宿雙飛的去冒險?”冷陌說。

“嗯嗯!”魑魅認真的點頭:“是,我和你的二人世界該怎麼過下去,你說吧!”

“……”冷陌和魑魅的自戀病真的越來越嚴重了:“你們兩人去過二人世界吧!債見!”

說完我連忙撒腿跑了,扔下兩個暴怒的男人在後面衝我吼:“死女人你是欠收拾!”

宋天痕走到一處停下來,這裏是個小土山堆,山堆刻着個墓碑,宋天痕指着說:“這是小清哥給你刻的,那時候他才七歲。”

我跟着看去,面簡單,卻筆跡工整的寫着:吾妹之墓。

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在宋家叫什麼名字,宋凌風爺爺也不曾說過,只是叫我小瞳小瞳,也許我在宋家的名字也有個瞳,又或者宋家爲了保密起見,沒有給我起過名字,宋凌風爺爺之所以叫我小瞳,大抵,也是跟着我現在的名字來叫的吧。

看着墓碑的字,我彷彿能看到七歲的宋子清,跪在小山堆,認真的爲我默哀。

他一直都是個心不對口,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其實誰都溫柔,誰都重感情,那年我這個妹妹的死亡,肯定給他造成過不小的影響。

我擡手輕撫墓碑。

宋子清……

“給你刻完墓碑之後,小清哥開始發奮讀書練習法咒,八歲不僅闖過宋家魔鬼試練,甚至還殺了一隻厲鬼,要知道,在我宋家族譜,千年前有位號稱宋家最強的祖輩,也只是在十歲才闖過魔鬼試煉,十一歲才殺了厲鬼啊!”

提到宋子清,宋天痕滿臉都是眉飛色舞的崇拜:“小清哥現在已經是我宋家族譜最強的大陰陽師了!”

宋子清有多強我知道,只是沒想到,竟強到超越了宋家祖祖輩輩,怪不得他的性命纔會關係到人鬼之間的平衡。

我深呼吸一口氣,手從墓碑抽回,轉身:“走了,我們去地府。”

宋子清,一定要等着我!

宋天痕孩子心性,把我剛纔教訓他的事早忘光了,屁顛屁顛跑我身旁:“你知道嗎,我姐,宋沐音,剛纔那個,她其實對小清哥有那種感情哦……”

那種感情……我果然沒猜錯,宋沐音喜歡宋子清。

“你別亂說,他們不也是親戚嗎?親戚之間怎麼能亂來。”但我還是對宋天痕這樣說。

“什麼親戚,八杆子打不到的親戚好嗎?”宋天痕滿不在乎的揮揮手:“你們可是直系誒,宋家五代以內都屬於直系,五代以外其他分支出去的才叫做嫡系,我和我姐,與你和小清哥,壓根沒什麼親戚的顧慮好嗎?而且爺爺和我父母,也都希望他倆在一起,超般配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