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宋沐音被單獨帶走了,不知道爲什麼。”流月走過來。

“單獨帶走了?”我皺眉:“流月,能詳細說說你們這幾天的經過嗎?”

流月點點頭,把他們這段時間以來的事情對我們大概講了講。

自我從宋家離開去救宋子清之後的第三天,流月發覺了宋凌風身體不對勁的細節,她畢竟也是個厲害的醫生,與綠龜一樣,覺察出了宋凌風是在裝病,某天夜裏,她暗使用了特殊掩藏自己氣息的藥物,躲在宋凌風屋外,果然如同她猜測的,半夜的時候,宋凌風出現了。

宋凌風出現過健步如飛壓根不像將死的人,流月追着他到了某個暗室,他進了暗室,流月也跟了進去。

在暗室裏,流月看到了千年前被封印起來的製造鬼神神劍的封印臺,驚訝之下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於是宋凌風抓了流月,既然被流月看到了他的計劃,他也不再遮遮掩掩了,對流月說了他與洛柔早聯盟的事情,大概內容與宋凌風告訴我們的差不多。

之後宋凌風報信給了藏在外面的殺手,流月看到了地藏,她說i原來地藏和宋凌風也是一夥,襲擊宋家的殺手也是宋凌風一手安排的,宋凌風由此抓走所有宋家的人。

被帶走的時候雖然每個人都蒙了頭罩,但流月還是用藥師族特殊的方式記錄了位置,他們被帶去了冥界,冥王城,關押在某個獨立出來的水牢,不過宋凌風大概太過於相信自己的能力,沒有把流月與宋家其他人分開關押,這也給了流月機會,讓宋家的人服下保命蠱蟲。

這期間流月與宋沐音聯手想要打破水牢結界,試了很多次都沒成功,他們一直都被關在水牢裏,直到今天,突然被帶出來,分開關進了水球當。

“大概是這樣了,當我們被帶出來的時候,宋沐音被單獨拉走了,不知道被拉去做什麼了。”流月說。

“宋沐音難道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爲何宋凌風要單獨將她帶走。”我百思不得其解。

流月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

旁邊宋家的宋天痕他母親突然跑過來,面露驚恐的抓住我胳膊:“你們剛纔說什麼?你們剛纔說,宋凌風有可能要製造第二個鬼神?!”

我們在談論事情的時候並沒有刻意迴避這些宋家的人,反正現在這些事情都是衆所皆知的了,也不是什麼機密。

“對啊,怎麼了小阿姨?”我問她。

“這糟糕了!這糟糕了!”這位小阿姨突然驚慌了起來:“沐音她,沐音她……童瞳,我求求你了,看在你是宋家人的份,求你去救救沐音吧!”

我皺眉:“您先別急,您知道了些什麼嗎?能否說的詳細點?宋沐音……她有生命危險?”

小阿姨一下子大哭了起來,情緒完全失控,一邊哭一邊斷斷續續的說:“要造鬼神神劍,是必須要祭品的!最好的祭品,是內力功力強大而且乾淨的處女啊!我家沐音她,我家沐音她……”

祭品?

還是要內力強大的處女?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 “阿姨您先別急,在我們當,流月也符合您說的要求啊,而且應該要宋沐音更強吧,宋凌風爲何不選流月呢?”我說道。

流月突然‘咳’了一聲,面色緋紅,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我有些莫名的看她。

流月低頭不說話。

“她啊,這死女人早和我滾牀單了,不符合要求。”倒是夜冥,大咧咧的對我們說。

流月臉都黑了,馬從身的內包裏拿了只小盒子蟲出來,在夜冥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塞進了夜冥衣衫裏。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夜冥瞬間被點了笑穴似的,笑倒在了地。

一邊笑一邊吼流月:“死女人你到底給我做了什麼!”

“讓你流氓!讓你嘴大!笑歪你嘴!”流月紅着臉憤憤的說。

我默默的嚥了咽口水,會使用蠱蟲的流月,某些方面來說,還是挺可怕的。

“還好你不敢這樣對我。”站我身後的冷陌飄了一句話過來。

人家那邊是流月治夜冥治的死死的,我這邊完全反了過來,我是被冷陌治死死的,心塞。

“求你們了,快救救沐音吧!”小阿姨再次哭道。

我有些發愁:“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去救宋沐音?她被帶去哪裏了我們都不知道。”

“我知道。”大救星流月再次登場了:“宋沐音被抓走之前,我做了小動作,將追蹤藥粉撒了些在宋沐音衣衫,這藥粉對於人來說無色無味,再強大的強者也聞不到味道,但對蠱蟲來說,是種很刺鼻的味道,只要找到我的揹包,我能使用蠱蟲找到宋沐音。”

……

冷陌將我默默拉到了他身後。

“幹嘛?”我問他。

“以後不准你跟流月做朋友了。”他說。

“爲啥?”

“怕你跟她學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冷陌陰臉。

我一愣,再看看倒在地笑到無力向流月求饒的夜冥,頓時知道冷陌的意思了……

他是怕流月教我蠱術,然後收拾他吧,哈哈哈!

“唔,看樣子我得去求流月教我些東西了!”我故意說。

冷陌兇狠的眼神瞪我。

宋家小阿姨哭着問流月該如何找到她揹包,流月說當時被抓的時候,她揹包被扔在水牢裏了,她將她揹包用了僞裝的蠱術藏了起來,應該不會有人發現,只要我們回到水牢去拿了揹包,能找到宋沐音。

“我們現在需要兵分兩路。”冷陌分析道:“洛柔和宋凌風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我們需要將宋家這些人送走,最快的辦法是去與外面的藥師族匯合,把宋家人交給藥師族。”

我們都表示同意,但分組問題……

沉思片刻,冷陌又說:“這樣,夜冥與流月去拿揹包,我和小東西帶宋家人離開,之後我和小東西再返回水牢與你們匯合。”

這分組我們大家都同意了。

宋家人不管現在看去怎麼落魄,但始終宋家有底子在,宋家人很快重整旗鼓,剩下這些二十多個宋家的人走到了冷陌那邊。

小阿姨拉着我的手,哭的不行,求我一定要救宋沐音。

宋沐音雖說和我接觸的並不多,也沒什麼矯情,但她可是宋天痕的親姐姐,也相當於我的表姐,親情擺在那裏,不能無視她的死活。

“放心吧小阿姨,我們一定能救出宋沐音的。”我握着小阿姨的手,對她允諾。

冷陌正和夜冥站在一起交談。

流月朝我過來。

轟!

在我們正要離開了的時候,我們間大地猝不及防的發生了巨大爆炸。

大地斷裂成了兩半,所有人都防不勝防,我和小阿姨,流月被拋到了另外一邊,冷陌和夜冥以及宋家的人被扔到了另外一邊,大地間出現一個深坑,不斷有黑氣在往外冒。

“我知道你們會來。”宋凌風的聲音自黑氣那邊緩緩響起。

緊接着,洛柔也出現了。

糟了,他們回來的太及時了!

“在我們主殿還敢隨意胡來造次?找死!”洛柔說。

“冥王主殿有很多機關,在這裏打對我們不利,況且還有那麼多人,冷陌,快做決定!”對面的夜冥對冷陌說。

冷陌眸光看着我。

我也在看他,等着他的決定。

冷陌在沉默兩秒之後,終是下了決心:“小東西,我需要你幫忙,你我拖住他們,夜冥,你帶宋家的人先離開!”

“好!”我和夜冥異口同聲道。

“想走? 致命嫡女 做夢!”洛柔朝我們衝下來。

我和冷陌同一時間彈射向洛柔。

最佳廢婿 “童瞳你打不過她啊!”流月的聲音在我身後。

我打的過她,放心吧流月。

我在心說道,隨即,右手冰劍出現。

宋凌風去追宋家的人,被冷陌半途攔下,與冷陌先打在了一起。

我追了洛柔,在洛柔後面舉高冰劍,裹着戰氣的冰劍能力不容小窺,朝着洛柔斬了下去。

洛柔現在不敢硬接我的技能,側身閃過。

同一時間,宋凌風躲開冷陌的攻擊。

藉着這個空檔,夜冥帶着宋家人離開了這個地方。

我和冷陌落到一邊。

“走,我來拖住他們。”冷陌對我說。

“不。”我卻拒絕:“等我們重傷一人之後,我再和流月他們離開。”

冷陌兇我:“讓你走趕緊給我走!你現在可是懷孕的人!”

“但我依舊要和你共進退。”我看着他,不讓分毫。

我知道懷了孩子自己需要非常小心自己的寶寶,但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唯獨只有我和冷陌才能打的了洛柔和宋凌風,要現在是在外面而不是主殿,我大可以離開,洛柔和宋凌風對我們構不成威脅,但問題是,主殿裏面佈滿機關,宋凌風奸詐陰險,我不放心只留下冷陌一人戰鬥。

見冷陌不答應,我又軟了些神色:“放心吧,我自己有分寸,絕對不會傷到寶寶半點的。”

洛柔和宋凌風才容不得我們有商有量的討論,兩人合力,朝我和冷陌攻了過來。

冷陌嘆口氣:“重傷洛柔,你離開。”

“好!”我也折妥協了。

“聽我指揮,一次重傷洛柔。”冷陌說。

我點頭,戰氣瞬間膨脹到周身,戰鬥力被大幅度提升了。

Wωω ⊕тTk Λn ⊕¢O 我點頭,戰氣瞬間膨脹到周身,戰鬥力被大幅度提升了。

冷陌的冰裹我身體,戰氣環繞在冰,他低喝一聲:“!”

我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朝着洛柔與宋凌風彈射了出去。

赤冰在我身旁蔓延。

轉眼,冷陌已經到我前面去了。

“小東西,攻擊洛柔。”

我眼一凝,世界在我眼再次變成了慢動作。

宋凌風陣法和法決同時攻擊冷陌。

“左側45度!”我對冷陌大叫。

冷陌直接沒看宋凌風,聽着我的,側身閃開左側打過來的法決。

“下面!陣法!”我再次說道。

赤冰在冷陌腳下生成,帶着冷陌噴射到旁邊,閃開陣法打過來的光。

主殿的機關發動了,從地底冒出不知道什麼鬼的藤蔓, 一下子纏繞住我雙腿。

冷陌回頭。

“不用擔心,小心頭頂!洛柔要開大招!”我對冷陌一邊說着,戰氣一邊斬斷腳下藤蔓。

赤冰拖住我身體,側翼是洛柔的黑球大招,赤冰爲我擋下。

同時,因爲我提前看到了洛柔要開大招的手勢,冷陌極爲簡單的閃開了洛柔的大招。

赤冰帶着我飛到最高處。

雙手都是金白色戰氣,我念動宋家劍訣,冰劍在我手變成一柄光刃。

我眯着雙眸漂浮在所有人頭頂,注視着下面的局勢,雙眼的慢動作能爲冷陌提前看到全部對方的招數,冷陌信任我,一字不落按照我說的閃開了所有招數,遊走在洛柔與宋凌風之間,一個人牽制住了洛柔和宋凌風。

別忘了,冷陌左臂現在還是受傷狀態,流月的醫藥包沒在,無法爲冷陌治療,但即便如此,也足夠了。

我和冷陌,這是真正意義的第一次相互配合戰鬥。

默契天成,所向披靡。

洛柔和宋凌風很快落到下風。

宋凌風落回地面,距離流月很近的位置,我看到宋凌風眼睛變了,暗道糟糕。

“冷陌!宋凌風要抓流月!”我在空大叫。

“傷洛柔,我去救人。”冷陌說完,身形快速消失在原地。

“找死!”洛柔衝在冷陌後面。

“你的對手,是我。”倏忽間,我出現在洛柔身側。

洛柔驚訝我的速度怎麼變那麼快了,反手黑球打我,我都沒躲,戰氣彷彿一件金白的堅固鎧甲,包裹住了我身體,黑球打在我胳膊,被戰氣反彈開,我毫髮無損,舉劍朝洛柔砍。

洛柔被迫在空停下,她正要側身閃開,但她的動作在我眼裏實在太慢,冰劍帶着戰氣,狠狠刺進了洛柔肩膀。

“該死!”洛柔痛的大罵了我一句,使了個什麼招數,消失在我眼前。

我也跳回地面。

宋凌風想抓流月的計謀被冷陌攔下,與冷陌對峙着,不敢輕舉妄動。

洛柔是摔到地的,捂着胳膊,肩膀的冰劍已經斷了,她拔出斷在肩膀裏的劍尖,扔到旁邊,血從肩膀流出來。

我走到冷陌身側,額前髮絲的水珠一滴一滴緩慢順着臉兩邊往下滴,我擦了一把臉。

宋凌風目光驚疑不定的看着我。

流月嘴巴張大大的:“我是沒在做夢吧?我是沒有看錯吧?童瞳你……竟然傷到了冥王洛柔???還有冷陌,什麼時候你們兩……那麼強了?!!!”

我透過冷陌,偏頭看她:“冷陌渡過了天雷劫,我身體的血液也換成了冷陌的,現在的我和冷陌,已經不是洛柔與宋凌風能敵的過的了。”

“天雷劫過了?!換血?看樣子我被關着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啊,童瞳,你讓我驚歎。”流月說。

我對她笑一下:“起我來說,你纔是更恐怖的好不好。”

流月跟着笑起來。

“小東西,你帶流月他們先走。”冷陌對我說。

“好。”現在洛柔被重傷,一時半會兒洛柔和宋凌風是不敢再進攻我們了,不再多逗留,大步走向流月和小阿姨:“我們走。”

“不告別一下?”流月看看我,又用下巴指指冷陌。

我背對着冷陌對流月笑:“告什麼別,一會兒又再見了。”

流月點點頭,我們三人當着洛柔和宋凌風的面,離開了這個地下。

順着原路返回,從心這扇門出來之後,流月指着空洞房間的某個地方:“這裏是離開額外空間的出口。”

我驚訝:“你怎麼會知道的?”

流月攤開手心,面爬着一條很小的蟲:“所謂的隔開空間,也是用陣法制造出來的虛擬空間,人的視覺觸覺聽覺,所有感覺會被迷惑,但蟲子不會,蟲子的本能是去找其他蟲子,而我們剛纔所在那個空間,你沒發現嗎,壓根沒什麼生物。”

這確實,我沒看到一隻鳥一隻蟲的。

“所以,蠱蟲要尋找夥伴,要回到我們正常的空間,只需要跟着蠱蟲走行了。”

我再次深深的被這個女孩折服了:“你們藥師族養的各種各樣的蠱蟲也真是太葩了,還有,你身到底在哪裏藏着那麼多蟲子的啊,在水裏面那些蟲子沒被淹死嗎?”

聞言,流月頓了頓,對我說:“這是藥師族的祕密,以後我再慢慢說給你聽。”

我點點頭,沒再多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