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實習旅行的意思,就是要她帶齊做畢業論文需要用到的那些工具。

張無為問:「你先跟家裡說一聲,等會兒送你回去的時候我上去跟你家裡打個招呼。」

趙寶萱擺手:「不用,跟你出去,我爸媽很放心。」

張無為道:「時間挺緊的,所以真的得今天晚上走,漁城沒有票,我們去同里機場。」

同里機場在鄰市,區域屬於鄰省,是國際機場,每天起降的航班從天不亮到深夜不停歇。

趙寶萱坐不住了:「這麼趕時間啊?那我還是先回家吧,你說幾點到我直接拎箱子下樓來。」

張無為想了想:「也好,那就十點半,準時見。」


趙寶萱起身想走,又想起來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媽有個同學在縉村,我要怎麼跟她說?」

「實話實說!」

「好!再見!成哥再見!」

趙寶萱心裡有譜了,她情商低,時常屈服於王翠郁的強勢,在親媽面前最好老老實實有一句說一句,拐彎抹角的只會適得其反。

……

回到家,王翠郁聽說女兒馬上就要出差,即刻提出反對意見:「小張有那麼多同事,個個腦子都比你聰明,肩能扛手能提,你確定他帶你去工作?」

原本以為給女兒找的是個坐辦公室的工作,乾乾淨淨的,安安穩穩的,誰知道就沒一天安寧過。

趙寶萱把手裡擦拭的亮閃閃的工具晃了晃:「我要帶這些工具去,當然是工作啦,要是換了別的男同事說跟我一塊去出差,我才不去呢。哎呀,沒什麼好怕的啦,我是有品格的。」

說到最後,是許諾顏式的軟糯尾音,活脫脫的小姑娘撒嬌語氣。

「哎……」一向強硬的王翠郁不知怎麼就嘆氣了,難得的鬆了口:「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哎,跟著老闆出去不比跟著老師同學,上學呢老師不管怎麼說都會把你當孩子會照顧你們,上班呢你再小都算大人了,做什麼都得自己負責。」

趙寶萱本著老老實實的原則,說著大實話:「去實習的時候我是副組長,全部人的食宿我都能搞定,去曉城就更簡單啦!」

講真,跟著老大一起去,不過就是有個男的在一起可以壯膽,在文明的前提下,她自己一個人出門都可以的啊!

王翠郁擺擺手:「你也不小了,千萬要照顧好自己,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你先收拾吧,我去給你準備點吃的帶著。」

趙寶萱低下頭抿嘴偷笑一下,答應了一聲好。

趙青山笑眯眯地坐在一旁看著母女兩個說話,顯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寶萱啊,上了班就是大人了,懂事了啊!」

女兒向來很聽話,就是不怎麼會討人喜歡,總是悶不吭聲的,一點也不像別人家的女孩子會纏著爸媽撒嬌說笑。

在他眼裡,女兒去上班就跟背著書包換個地方去上學差不多,還是副小學生模樣,直到剛剛說起要出差,他覺得女兒突然之間就長大了似的。

趙寶萱跟爸爸擠了一下眼睛:「我都二十四歲了,早就懂事了,是你們總看不到我什麼都會!」

趙青山感慨:「是啊,你媽二十四歲的時候已經生了你了!哎,你這相親都還沒著落呢!」

趙寶萱做了個鬼臉:「我媽就是不懂事才那麼早結婚的吧?」

趙青山笑了:「你媽懂事懂得早,高中畢業就上班了,回家要做飯洗衣服,還幫你外公做這做那,收葯打包送貨收款,什麼都會。」

想起當年,他就覺得特幸福。


趙寶萱總結道:「我媽現在也是什麼都會啊!」

趙青山點頭:「是啊,你媽從小就能幹,你得多跟她學著點,又懂事又能幹,嫁出去婆家喜歡。」 沃岩並不知道走出來的這位執法者叫什麼名字,於是問道:「報上名來?」

「唐精明,暫時接任煉器慶典治安防護小隊長一職。」唐精明雙手垂於兩側,一副不卑不亢的架勢。

「很好,你來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沃岩問道。

「所有的事情,全都是因我一人過錯,與其他人無關!」唐精明的這句話一出口,立即讓身後的眾人都是一愣。

誰也沒有想到唐精明會在這種時刻,獨自一人將所有責任都攔下來。

「說詳細,我不想聽到敷衍的說辭。」沃岩的雙眼放出精光,在他的這雙眼睛注視下,很少有人敢說謊。



就算是說謊,也能夠被他一眼識破!

「當時,其他小隊已經將那位嫌疑犯保衛,是我趕到后故意將之放走,並且也是我率先動的手,其他小隊長因為自衛還擊,所以最後才演變成了群加。」唐精明正面回答道。

沃岩一愣,上下仔細地打量了唐精明幾眼,好半天才接著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做?」

「為了大家,為了煉器協會,也是為了煉器慶典!」

「放屁!」沃岩大罵一聲,「放跑了元兇,製造了騷亂,破壞了煉器慶典的正常秩序,你竟然還能夠如此大言不慚!」

「監察司大人,我說的都是實情,如果當時我不那樣做,所有的執法者都會被殺,煉器慶典會被夷為平地,煉器協會也無法倖免。」唐精明依舊錶情平靜。似乎已經做好了覺悟。

此時的沃岩,已經被氣樂了,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扭曲事實的傢伙,簡直就是在藐視他這個監察司.

就在沃岩準備給唐精明一點教訓時,唐精明接下來的話。讓他為之一愣。

「如果監察司大人您當時在場的話,也會和我一樣的做法!」

「此話怎麼說?」

「因為那個元兇不是一般的人!」唐精明的眼神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那個元兇是什麼人,你倒是說來聽聽?」

「監察司大人,這麼多人在場,我覺得不應該說出來,這可能會有損煉器協會的形象。」唐精明說道。

「說!」沃岩大吼一聲。 重生之龍在都市

「好吧,既然是監察司大人要求的,我就說了。」停頓了一下后,唐精明接著道,「那個元兇就是前段時間大鬧煉器協會的那個惡魔!」

頃刻間。不但沃岩整個人呆住了,就連他左右的陪同官,都是一臉的震驚。

「對於那個惡魔,想必監察司大人應該比我還清楚,當初他一人單槍匹馬,差點將煉器協會鬧個底朝天,派出去多少精英,都無法奈何分毫。監察司大人您,不是也參加了那場戰鬥么,對於那個惡魔的實力。想必您親身經歷過,當時如果不是那位天階煉器師的突然出面,恐怕……」

「好了,不要再說了!」沃岩突然打斷了唐精明後面的話,因為這確實是協會最大的恥辱,也是機密。

唐精明不再往下說。看著沃岩陰晴不定的一張臉,眼神之中不禁多了一點自信。

「其他人都出去。唐精明留下來!」

在短暫的沉默后,沃岩突然發話。

其他的執法者。雖然心中充滿了好奇,急切想知道那件入侵事件的細節,可是,沃岩發話他們可不敢不聽。

這些人出去之後,並沒有散去,而是聚集在一起,議論了起來。

「喂,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你們剛剛看到了沒有,沃岩大人的臉色?我可是看得仔細,在聽到『惡魔』兩個字之後,唰的一下就白了,我甚至還從沃岩大人的眼中看到了恐懼。」

「唐隊長口中所說的那個惡魔是誰,難道是我們今天包圍住的那個少年?可是,那個少年怎麼會是惡魔呢,長得挺俊俏的,難道是魔族人?可是魔族居住的地方,離著咱們斗戰大陸相距何止萬里之遙,應該不可能吧?」

「我倒是比較關心唐隊長的安危,他也算是真夠義氣,一個人竟然扛下了所有的事。如果不是他,恐怕我們此刻還被審問呢,哪能這麼快出來。」

「喂,你們聽說了么,那個第二波被殺的人,好像是來自魔甲大陸的,死狀那叫一個慘,聽說地面上找不到一塊完整的肉,滿地的鮮血……」

「難道第二波的殺人現場,也是那個少年製造的?他真的有那麼大的實力? 火爆總裁強制愛 。」

這些人正在熱鬧地議論著,遠遠瞧見唐精明走了過來。

大家自覺地閉上了嘴,迎了上去。

「唐隊長,你沒有事吧,上面對你怎麼處罰的?」

「唐隊長,跟我們說說,那個少年的事吧!」

「……」

大家七嘴八舌地把唐精明圍在了中央。

唐精明咳嗽兩聲,示意大家靜一靜,然後一臉認真地說道:「下面我有幾件事要宣布,希望大家仔細聽!」

「什麼事啊,難道是上面對我們的懲罰?」

「不要插嘴,聽聽隊長怎麼說?」

大家再一次靜下來,一雙雙眼睛,全都盯著唐精明。

&

nbsp;「首先這第一件事,也是你們最關心的,上面已經作出決定,對於今天的這次事件,不對任何人處罰!」唐精明說到這裡,笑了起來。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對任何人處罰,這怎麼可能?

那可是發生了兩起命案,而且還是在煉器慶典上,更重要的是,他們這些執法者,竟然什麼都沒有做,怎麼會不用處罰呢?

「唐隊長,那你自己呢。有沒有受處罰?」有人關心地問道。

「我不是說了么,不對任何人處罰,自然也包括我了!」唐精明笑得很開心。

「天啊,這太不可思議了。」

「是啊,來的時候。我可是對家裡人都囑咐好了後事!」

「這可真是有驚無險啊,在煉器協會工作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無法理解的事。」

「我覺得大家應該去喝一杯慶祝一下!」

「對對對,是該值得慶祝一下!」

這個時候,唐精明不得不發話打斷大家的熱情:「請大家聽我把話說完,我還有第二件事沒有宣布。」

眾人再次安靜地看著他。不過臉上的神情依舊完全換了一種顏色,不再是剛剛那種沉悶的暗灰色,而是一種喜悅的陽光色。

「第二件事情就是,今天發生的事情,絕對要保密。不可以私下議論,不可以好奇打聽,如果有人違背,將會數罪併罰,受到協會嚴厲的懲罰!」唐精明很嚴肅地說道。

「另外……」唐精明又補充了一句,「如果日後再見到那個少年,絕不可再出手,違背者。處以極刑!」


聽到這話,大家都是吐了吐舌頭,處以極刑。意思就是抹殺掉!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當過去了,以後不要再有人提起,下面我再宣布第三件事:煉器慶典因為遭受到破壞,要有三天的修復期,在這三天里。大家可以放個假。」

「第四件事是:從今天開始,我被任命為你們的總隊長。任命很快就會公布出來……」

審議大廳內,一片安靜。

沃岩坐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有那眉頭,不斷的皺緊。

現場的氣氛,並沒有因為那些執法者的離去而散去,相反,反而更加籠罩了一種讓人壓抑的氣息。

沃岩不發話,其他幾位陪同官也不敢亂說話,一個個就那樣坐著,樣子顯得十分古怪。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沃岩突然長出一口氣,抬起頭,有些心煩意亂地望著天花板。

「那個小惡魔,為什麼又一次出現了,而且偏偏是在煉器慶典上,而且還鬧出了人命,這是蓄意而為,還是巧合?」

沃岩覺得肩上的擔子太重了,眼下的情況,讓他有一種很強的危機感。

眼下,會長與副會長都去了天火崖,而在昨日,又是發來一道調令,將協會內有實力的人幾乎都調了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