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封為溫候,呂布完全感受不到那種受人吹捧的虛榮,羨慕的眼光,更多的是鄙視和不屑。

呂布如今一聽到這三姓家奴,就會直接神經衰弱,讓呂布陷入瘋狂的狀態,猶如魔神蘇醒。

剛才的一戟,呂布並沒用盡全力,同樣是試探,看看燕人張飛的戰力如何,值不值得大打出手,要是張飛是個草包,呂布不介意直接生擒了張飛。

將華雄沒法拿下的賊將張飛,生擒了,然後獻給董卓,更顯呂布的本事。

然而,當張飛喊出了三姓家奴這話,在呂布的眼裡,張飛必須死了,自尋死路的人,該死!

呂布將方天畫戟再次高高舉起,這一次用盡了全力,兩眼冷漠地望著張飛,斬了下去。

張飛想躲,但又不敢躲,這一戟真要躲了,坐著的戰馬肯定會被呂布一戟給斬成兩半,到時少了戰馬,無法進行馬戰,可就慘了。 面對呂布,真要沒了戰馬,張飛只能站在地上,步戰的話,就沒勝算了。

好在關鍵時刻,關羽總算是趕到了,關羽原本打算將這蓄力一擊,斬向呂布的頭顱。眼見張飛勢急,關羽只好將青龍偃月刀斬向呂布的方天畫戟,替張飛攔下這一戟。

呂布的方天畫戟猛是猛,但天生神力,且體力全滿,狀態良好的關羽還是能夠接下來的。

恍鐺!

一般的兵器,被關羽的青龍偃月刀這麼一斬,肯定會劈成兩段。然而呂布的方天畫戟同樣是神兵,兩把兵器激烈的對撞,結果只是拉出了一陣的火花,如虹耀日。

「三弟,莫慌,二哥來助你。」關羽懶得跟三姓家奴的呂布廢話,呂布這種不仁不義的武將,還入不得關羽的法眼。

身為武將,關羽從來都不會將對手放在心裡,哪怕是呂布,亦是如此,搞那麼多花里花哨的行頭,還溫候呢,有什麼用,武藝高強,力拔蓋世,那才是武將該追求的大道。

張飛回過神來,發現是自家的二哥關羽關雲長,馬疾眼快,替張飛攔下了呂布的這一戟,張飛心生感恩,猛地朝呂布刺出了一矛。

這一刺,丈八蛇矛猶如毒蛇出洞,毒舌吐信,向呂布襲去。

打虎親父子,上陣兄弟兵!

關羽助戰,和張飛兩人聯手對戰呂布,關羽的天生神力用來防守,每當呂布一出戟,關羽就眼疾手快地揮出青龍偃月刀替張飛攔下方天畫戟,而張飛則趁機捅出丈八蛇矛。

張飛先前和華雄鬥了一陣,已是損失了一半的體力,而關羽善於偷襲進攻,卻只能舍長而取短,採取了防守。


相反,呂布就打得行雲流水,都是刺出一戟,一戟不中,立即抽回長戟,用方天畫戟震蕩開張飛的丈八蛇矛。

一時之間,呂布和關羽、張飛打得不可開交,你來我往,彼此之間只能看到兵器的殘影,三人快得一般的軍兵根本就看不到出手的招式。

程遠志派出關羽和張飛,可不是為了給溫候漲名聲的,趁著關羽和張飛尚未落敗,只是落了下風,程遠志舉手止了止準備請戰的劉備,回頭朝趙雲吩咐了一句,說道:

「子龍,為本司空取下呂布的人頭。」

劉備的戰力其實弱不了趙雲多少,但劉備善攻不善守,而趙雲能夠攻守兼備,派趙雲出戰,就能完全攔下呂布的攻擊,騰出關羽的手,讓關羽和張飛一齊出擊。

最為主要的是劉備一旦出戰,那漢巾軍就沒人統領,讓趙雲這員新將一人統領兩支大軍,容易生亂,反之劉備的為將統領經驗豐富,劉備來統領漢巾軍和龍威軍,那是綽綽有餘的,不愁掌管不來。

「諾,主公,雲定將呂布擒回。」趙雲知道這時候是該體現價值的最好機會,程遠志能讓趙雲縱馬出陣,迎戰呂布,是對趙雲的一種信任。

趙雲剛剛當上龍威軍的主將,若是迎戰呂布,能夠一舉建功,趙雲統領龍威軍,就順其自然,理所應得了。當然了,要是趙雲表現不好,甚至是被呂布一戟就給搞定了,那程遠志就得重新考慮趙雲的位置了。

好在趙雲不愧是槍神童淵的入室弟子,一身槍法出神入化,並沒有讓程遠志失望。

只見趙雲白馬銀槍,跑到呂布和關羽的戰圈之內,遠遠地喊道:

「常山趙子龍在此!呂布小兒,看槍!暴雨梨花槍!」

趙雲的銀槍刺得極快,僅僅一眨眼之間,就刺出了十幾槍,且每一槍都對準了呂布的要害部位。

趙雲的加入,讓關羽和張飛一陣不喜,畢竟人家是桃園三結義的兄弟,而趙雲不過是常山一介落魄貧賤的出身,真要支援,也得劉備來嘛。

劉備出手,關羽和張飛還能服氣一些,程遠志派出趙雲這員小將,能頂什麼用,關羽和張飛都不看好趙雲,但好歹是程遠志麾下的將領,關羽和張飛都準備出手,瞄準機會救下趙雲了。


一開始,聽到趙雲自報名號,呂布心頭一震,想不到程遠志手下武將如雲似雨,居然又有大將加入助戰。

然而,呂布的眼角一掃,發現來將實在是太年輕了,就趙雲這容貌怕是剛剛弱冠吧,呂布不禁心裡沒怎麼將趙雲放在眼裡,直到趙雲出槍了。

漫天襲來的槍影,只有被鎖定的呂布才能感受到那種可怕和厲害。

呂布虛晃了一戟,騙開了關羽的大刀,瞬間側過身子,第一次用身體躲避開張飛的蛇矛,將自己手裡的方天畫戟朝著趙雲的銀槍掃去。

暴雨梨花槍之下,再多的槍影都被呂布一戟給掃個乾淨,頃刻時光,呂布和趙雲兩人的兵器,已經戟尖對槍芒,互相交手了幾十個回合。

一槍未能建功,趙雲怒了,一張潔白的俏臉,冰冷地喊道:

「百鳥朝鳳槍!」

趙雲祭出了拿手的成名技,當初師承童淵,想要學成下山,最後的考核就是練成百鳥朝鳳槍這一招式,這也是童淵威名赫赫的槍法,沒有之一。

百鳥朝鳳槍,和鋪天蓋地的暴雨梨花槍不同,百鳥朝鳳槍主要是攻擊的招式變化多端,但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呂布的喉嚨。

無論趙雲朝哪兒出槍,最終長槍都會指向呂布的喉嚨刺去,且每一槍看似毫無關聯,其實是一整套來的。

關羽和張飛對視了一眼,沒想到趙雲居然能和呂布五五開,一招過後,還能發動更強力的招式,關羽和張飛收起之前輕視趙雲的心思,眼看趙雲不需要支援,於是關羽和張飛同樣爆發了。

「青龍斬月刀!」

關羽將原本用來防守的拖刀計,改成了豎斬,雙手握住青龍偃月刀,朝著呂布的面龐斬去。

「狂舞毒蛇矛!」

張飛暴喝了一聲,將手裡的丈八蛇矛用最快的速度捅向呂布,對準呂布的心胸而去。

張飛這人認死理,反正看準了呂布的心臟,死命地捅就是了,反正呂布的方天畫戟有關羽的大刀來擋。

現在趁著趙雲吸引住火力,關羽和張飛紛紛出手。 一時之間,趙雲、關羽和張飛,三個一流武將皆使出了絕技,想斬落呂佈於馬下。

呂布心裡大驚,雙拳難敵四手,面對眼前的困局,呂布能夠支撐一陣,但呂布知道真要和趙雲、關羽、張飛三人打下去。

輸的人,肯定是呂布,呂布不想墜了溫候呂布呂奉先的威名,知道是該搏命的時候了。

呂布手裡握著方天畫戟,突然猛嘶了一聲:

「吼!」

如狼嘶,如虎吼,如豹叫。

呂布也暴走了。

「魔神降臨!」


呂布突然就像發了瘋,狂暴了起來,手裡的方天畫戟被呂布當成棍子用,無論身邊是趙雲的銀槍,還是關羽的大刀,甚至是張飛冷不丁兒襲來的蛇矛,統統都用畫戟給打了出去。

呂布的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身前十米範圍內,靠近者,殺!

爆發了潛力,燃燒了自己的呂布戰力直線狂飆,居然能夠擋下了趙雲、關羽和張飛三人的聯手圍攻。

但所有人都知道呂布這種狀態,持續不了多久,每堅持一秒,都是對自身體力的巨大消耗,甚至還會給呂布留下後遺症。

人又不是動物,一旦保留了攻擊的本能,等到意識恢復了之後,身體就會帶來創傷,難免形成了長久的影響,降低了自身的戰力。

戰鬥,來得極快,眨眼之間,呂布已是以超乎常人的極限,狂刺出了上千戟,與趙雲、關羽等人戰成了一塊。

四人的身影不停地變幻,手裡的兵器翻飛,快得根本就看不到兵器的出手,只有一道道殘影,還有陣陣傳來的兵器碰撞聲。

半盞茶時間過後,虎牢關主將華雄依然冷眼地看著呂布陷入苦戰,既不鳴金收兵,也不派出麾下將領前去助戰。

呂布的方天畫戟雖然舞得密不透風,卻少了一開始的威勢,就連程遠志都看出來了。

「惡來,隨本司空快馬出陣,去錘這狼心狗肺的呂布,本司空要暴打呂布,哼,什麼狗屁的溫候。」

程遠志掄起腰間的兩顆錘瓜,輕夾馬肚,就要親自上陣,下場動手。

程遠志不信呂布在趙雲、關羽和張飛的夾擊之下,還能抽得出手對付程遠志,就算呂布真的變態到戰力恐怖如嘶,難以匹敵,程遠志也毫不畏懼。

身後還有典韋呢,號稱古之惡來的典韋,武藝可不弱於關羽或張飛任何一人。

程遠志一動,典韋的戰馬趕緊催促了起來,緊緊地跟在程遠志的後面,典韋為了護住程遠志,將一對鐵戟提在了手裡,一雙渴望戰鬥的虎眼瞪著呂布。

典韋想和呂布過招,很久了,之前在陣前看關羽和張飛斗得正歡,典韋手癮得不行,但保護主公程遠志才是典韋最大的責任,典韋只好強行忍下念頭。

沒想到,程遠志居然要親自上陣,典韋嘴角一揚,笑了。

時來運轉,典韋該得的功勞,誰都搶不走,典韋將鐵戟用力地敲了敲,給呂布示警。

重生細水長流 ,從來都不屑於偷襲,也偷襲不了。

能被偷襲成功的武將,說明本身很菜,不值得划入一流武將的序列。

程遠志和典韋沖了出來,虎牢關軍慌了,但華雄卻無動於衷,甚至等著呂布戰死,然後再替呂布收拾殘局。

對方這麼多武將,華雄已是打定主意,呂布一掛掉,就守關不出了,順帶接手消化掉呂布麾下的并州兵馬,一舉兩得。

「溫候,莫慌,張遼張文遠來也。賊將,不得以多欺少,有種沖本將來。」

華雄不出手,西涼系坐視不管,但呂布的手下還是有一些武將的,并州軍里的大將不少,甚至個個都是好手。


可惜呂布託大了,得了董卓的軍令,就帶著張遼一人前來虎牢關,以為華雄肯定會和呂布同心協力,一致對外。

不料,呂布卻被華雄給擺了一道,這並不怪別人,怪呂布誤認為成了董卓義子,就是華雄等大將的自己人了。

呵,誰會和三姓家奴稱兄道弟啊,自掉身價的事,沒人會做。

張遼身後背著兩把長兵器,一把長戟和一把銀槍,那長戟是按照呂布的方天畫戟模樣打造的,呂布有心指點張遼,想將戟法傳給張遼,而銀槍則喚為問天槍。

問天槍走的是剛烈狂暴的打法,正是因為張遼的槍法和呂布的戟法類似,有些一脈相承,這才入了呂布的眼裡,有心培養張遼。

而張遼同樣對呂布極其忠誠,現在呂布被圍攻,主將華雄可以冷眼不救,但張遼不行。

張遼手裡拿著一把大刀,這刀更是不凡,名喚神龍鉤鐮刀,神龍鉤鐮刀很像鐮刀,張遼主修的刀法竟然是用來防守的。

問天槍主攻,而神龍鉤鐮刀主守。


刀法一般大開大合,極少有武將練習刀法,用來防守的。

但張遼之所以用神龍鉤鐮刀來防守,是因為神龍鉤鐮刀在防守的過程之中,能夠鉤走對方的兵器,比問天槍追求絕殺更穩妥點。

高手過招,想短時間之內秒殺對方,那是妄想,只有穩紮穩打,一點點佔據上風,才是取勝之道。

程遠志看到了張遼衝過來了,知道這張遼想救呂布,程遠志乾脆不理張遼,畢竟程遠志身後還有一員虎將典韋呢,慌什麼。

「逆子呂布,吃本司空一錘,看錘!」程遠志瞧准了呂布剛剛出戟,撥開了趙雲、關羽和張飛的兵器,尚未回戟,正是舊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時候。

趁你病,拿你命!

程遠志暴喝一句,直接將手裡的一隻錘瓜,當成遠程的兵器,朝呂布砸了過去。

多次的作戰經驗,讓程遠志心知鐵鎚的劣勢,這鐵鎚太短了,這年頭大多是騎戰,少有步戰,兵器的長短往往決定誰會先被殺死。

因此,程遠志突發奇想,命鐵匠在一對錘瓜後面,接入了一根鐵鏈,將錘瓜改造成鐵鞭錘瓜。

既可用作鐵鎚,也可當成鐵鞭,砸出去之後,還能收回來,不用到處去尋找這錘瓜丟到哪兒去了。

看到程遠志的錘瓜砸向呂布,張遼大驚,急急地揮出神龍鉤鐮刀,想將錘瓜鉤住。 「賊將,休得插手,你的對手是俺,吃俺典韋一戟!」典韋的鐵戟也是短兵器,並沒有去阻止張遼的神龍鉤鐮刀,反倒將戟尖對準了張遼。

倘若張遼非要強行去搭救呂布,那就會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死在典韋的戟下。

這是以一命換一命的打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