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封老太太又看了看劉小麗的肚子,最後忍氣拍了拍衣服:“錢呢?剩多少?給我!”封老太太伸出手。

劉小麗哆哆嗦嗦地從兜裏拿出3塊多錢,遞給封老太太。

封老太太抖着手裏的錢,不可置信道:“就剩這麼點?你當你是千金小姐還是皇后娘娘啊,命那麼金貴!”

“媽!媽!” 炮灰修真指南 :“話可不能亂說!”說完四下看看,還好沒人。

封老太太也瑟縮了一下,看看沒人臉色纔好了些,不過她還是不信只剩這麼點錢。

“你跟我進屋。”封老太太說道。

封大貴和劉小麗還是非常瞭解封老太太的,她果然要搜身。不過她只搜了劉小麗的身,沒有搜封大貴的。

兒子是自己人,媳婦是外人。這個兒子三十多歲了,一直還算聽話。裏應外合的事從來沒幹過,封老太太一時沒往那方面想。

把劉小麗裏裏外外都搜遍了也沒發現一分錢,封老太太纔不滿意地收了手。順便掐了劉小麗幾把,打不得還掐不得嗎?

劉小麗沒敢躲,硬挺着,不讓封老太太把這口氣出順了,以後的日子就不順。

這時門外傳來動靜,封家其他人回來了,呼呼啦啦的,聽着不少。

劉小麗趁機躲開封老太太的手,飛快地穿衣服。封老太太看看窗外,只能恨恨地收手。

封老頭才五十來歲,每天也要去地裏幹活。剛纔聽說劉小麗大好了,回來了,愣了一下,拎着鋤頭就回家了,扣工分就扣工分吧,得把剩下的錢要回來!那是他們全家十幾口人賺兩年才能攢夠的錢。

不但封老頭,封家所有知道信的人都回去了。房子關係着封家所有男人的命運,沒房子真的不好娶媳婦、兒媳婦。

新媳婦跟一大家子住一個炕上……雖然這種情況也有,但是但凡有選擇,女方都不願意。

那真是太尷尬了……

封老頭進了院子,封老太太也迎了上去,封大貴和封老頭把錢的事說了一遍。

聽說只剩了3塊多錢,封老頭差點氣炸肺。但是封老太太已經搜過了,他還能怎麼辦?把劉小麗打死嗎?打死也打不出他那50塊錢!

君少心頭寶,夫人哪里跑 ,她這公公好面子,好名聲,對兒媳婦再不滿也沒打罵過,都是暗示封老太太出手……當然更多的時候不用暗示封老太太自己就主動出手了。

劉小麗坐在屋裏,抱着兒子不撒手,她的心肝肉啊~可想死她了! 幾個閨女也圍在她的身邊,哭得稀里嘩啦。

“閉嘴!嚎什麼嚎!一屋子喪門星!”封老太太在外頭喊了一嗓子,屋裏的哭聲像被按了暫停鍵,整齊地一頓,之後半點哭聲沒敢發出。

其他人知道結果,無可奈何地回地裏幹活去了。

老大媳婦錢立梅和老二媳婦宋芳容雖然不很滿意,但也沒說什麼刻薄話,反而進屋看了看劉小麗,說了幾句祝福的話。

兔死狐悲啊~~~希望哪天她們需要救命錢的時候,也能出來個兒女從封老頭封老太手裏要出錢來,給她們救命。

這劉小麗真是好命,那麼苛待封華,封華竟然還能爲她出頭,不過也是封華自己厲害,她們都沒那個膽子敢頂撞封老頭。

想想封華那天說得那個話……想想封老頭當時可怕的表情……哎呀,想想都害怕!

“小麗,封華呢?咋沒跟你一塊回來?”錢立梅問道。

提到封華,劉小麗臉上都有光了。

宋芳容立刻接了一句:“哎呀小麗,你這50塊錢可沒白花!你看你現在,這臉色好看的,跟之前根本就是兩個人!年輕了得有十歲!”

話裏有些酸,也有些誇張,10歲不至於,五六歲還是有的。

“是啊是啊。”妯娌兩個又就着劉小麗的臉色羨慕嫉妒了一會。

錢立梅才又問道封華,她現在對封華實在是太好奇了,之前根本沒看出封華竟然有這本事。而且後來想來,封華那天的打扮,模樣,都大變樣,這裏面肯定有什麼事兒!

“我家小華啊,現在可厲害了。”劉小麗笑着道:“在縣城裏的一個裁縫鋪給人家當學徒呢!今天這是特意請假把我送回來的,但是隻能送到村口,見了她爸之後就趕緊回去上工了。”

“哎呦!”錢立梅和宋芳容都驚呼道,就連封華幾個懂事的姐妹都驚訝出聲。封華去縣城當學徒了??天啊~~~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這好事咋讓封華攤上了呢?”錢立梅問的比較直白。

“就是….”劉小麗頓了一下說道:“就是之前封華沒回家嘛,總得想方設法找口飯吃,封華就去了縣裏,正好碰到人家招學徒,她就去了,人家就要了!”說道後面語氣又忍不住有些得意。


封華就是這麼跟她解釋的。她想細問來着,可是封華每天都是來去匆匆,放下飯就走,她也沒機會多問。

不過就這些拿出來說就夠了。錢立梅和宋芳容臉上毫不掩飾地羨慕嫉妒取悅了她,劉小麗從生了第二個女兒開始,在封家就沒什麼地位了,這兩個妯娌平時也沒把她放在眼裏,現在她可算揚眉吐氣一把!

“那裁縫鋪在哪啊?還招不招人啊?我家小玉16了,比封華還大還好使呢!你讓封華問問還要不要人了!”宋芳容急道。

因爲着急,這話裏的意思可就有點……

不過劉小麗臉色並沒有不好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這事我第一時間就問過了,封華說不招人了,就她都是最後一個呢,因爲年紀小,連工錢都沒有呢。”

正經學徒工是有工資的,畢竟裁縫鋪現在也是國有企業…..但是像封華這種不夠年齡的,有天分的,想學點手藝的,等着將來優先錄取的,都帶着白乾屬性。

這時候並沒有勞動法,那是94年時候的事了。所以現在裁縫鋪裏出現一個12歲的小童工,也是說得過去的。

宋芳容一聽說沒工資,積極性立刻減半了,想了想又問道:“那管飯嗎?”

劉小麗點點頭:“肯定管啊,不然我家小華這麼多天不得餓死啊。”這個她沒問過,不過這還用問嗎?


“那行,你再讓封華幫我問問,之前不收,沒準現在又收了呢!我們也不要工資了,管口飯吃就行!”

“行!等小華下次回來了,我讓她幫你問。”劉小麗答應的特別痛快。

宋芳容臉上的笑又真了幾分,之後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帶着點巴結討好。

就是這麼現實。

錢立梅心裏看不上,但是更恨自己家沒有個適齡的閨女,最大的閨女今年才10歲,還是團孩子氣,根本拿不出手。

她進門連生了3個男孩,着實在老封家站穩了腳跟,並在兩個妯娌面前高人一等。現在這是要風水輪流轉了?

錢立梅說了幾句話就走了,宋芳容想了想,也上工去了。現在家裏氣氛不好,她要是扣了工分,封老太太能把戰火轉移到她身上!

劉小麗有些遺憾地把人送走,她還沒說拖拉機呢~本來想跟封華當學徒的事分開說,好方便她們問……好吧,等晚上回來的時候再說吧。

“媽,你咋答應了二大娘呢!就是人家再招人也是招我啊!”封榮華立刻走過來不滿道。

劉小麗……她還真沒想到這茬。

“什麼你的我的。”劉小麗道:“我就是讓你三妹幫着問問,人家招不招人還不一定呢,就是招,還能你三妹說招誰就是誰啊?”

封榮華還是不滿:“那要是本來只有一個名額的話,我一個人知道,去了就得了,現在我和封小玉倆人了,咋辦?”

劉小麗想到這茬也有些鬧心。

“讓封華打聽好了,如果招人的話也不要告訴二大娘!告訴我一個人就行了。”封榮華倒是想好了對策。

“這不好吧,那你二大娘以後見了我還能有好臉?”劉小麗有些猶豫,如果把機會讓給了封小玉,宋芳容以後都能高看她一眼,幹什麼都能敬着她。

如果給了封榮華,她能撈着啥?……

實在是在她心裏,自己姑娘和別人家的姑娘都一樣,都是外人。她還真不分個親疏遠近。

封榮華也知道劉小麗怎麼想的,所以她恨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不過劉小麗突然想到了封華,她這閨女當了學徒,她不就指上了?

“行,就照你說的辦。”劉小麗突然道。


幸福來的太突然, 無顏謀妃

“出來做飯了!你媽抱窩你們幾個小的也抱窩?那正好,都別吃飯了!”封老太太在廚房喊道,話有些難聽。 “還有你!封榮華,還不死地裏去幹活,等我幹養你哪!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小姐的命!”

封榮華14了,可以賺個三四分了,三四分也是分,必須幹。其他妹妹就都太小了,去了也不給工分。

封榮華帶着媽媽的承諾,有些懵懵地走了。其他幾個小孩子都出去幫封老太太做飯,燒火的燒火,洗菜的洗菜。

封老太太一直摔摔打打的,發泄着心中的不滿,如果是平時,劉小麗早就溜溜地出去幹活了,但是今天,她就是坐着沒動。

死裏逃生一回,她有些大徹大悟了,她就是做的再多再好,再低眉順眼委曲求全都沒用,這家人根本沒把她當人。

生病不治就算了,很多人家都這樣……死了不給收屍就太過分了。她已經聽封大貴說過了,全村人都以爲她死了。

封老太太摔了半天,差點把一個碗摔壞,也沒見劉小麗出來,氣得又罵了一通。不過她也沒敢進屋,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把劉小麗打出個好歹來,封華找她算賬。

封華看樣還是很在乎她這個媽媽的。

但是也不能讓她享清閒!“死屋裏幹啥!懷着個金蛋哪?洗衣服去!回來了還指望我給你家幾個小犢子洗衣服啊!”

劉小麗撇撇嘴,無奈地出去了,這個活她真逃不了,畢竟懷的不是金蛋。而且她不但要洗自家的,全封家幾個孩子的衣服都要洗,這是每個在家看孩子的女人都要乾的活。

劉小麗在院子裏,一邊洗衣服一邊留意着藏錢的樹洞。很安全,周圍沒有人路過,即便路過也沒人往那裏看一眼,就算看了也看不見,樹洞很深,她用內衣包的,很小的一包,外面根本沒露出來什麼。


劉小麗看了一會兒就放心了,專心洗衣服。

天色黑下來之前,封家人都收工回來了,飯也做好了。

馬大炮飢腸轆轆地忍了一會,等到天色剛剛全黑,就躥到樹下,把手伸進去一頓掏,掏出一個布包還不算,又仔細地掏了幾遍,確定沒東西了,才迅速溜回了家。

“咋纔回來?”馬老太太正站在院子大門外翹首以盼:“別是又讓人打了吧?誰?我們找他去!正好省了晚飯了!”

“小點聲!小點聲!走。”馬大炮拉着奶奶就進屋了。

馬老太一看這模樣就知道有情況,老實地跟孫子進了屋子。

馬大炮一進屋就把布包放在炕上,抖摟開,一堆錢掉了出來。

這是封老太太給的那些,都是毛票分票,20塊錢可是一大堆。


“哎呀!”馬老太太低呼一聲:“哪來的?這麼多錢!”

20塊錢對農村人來說確實很多了,全年總收入。像他們家只有他們祖孫倆,10年也賺不了20塊。

“嘿嘿嘿~”馬大炮一頓奸笑,笑完給奶奶說了一下經過。跟他奶奶他沒什麼好隱瞞的,他就是殺了人,他奶奶都得說他殺的好。

“哎呀,那這肯定是劉小麗看病剩下來的錢。”馬老太太人老成精,一想就能知道這錢是哪來的。

祖孫倆又對着錢傻笑了一會,馬老太太說道:“大孫子,要不咱們說個別人家的姑娘吧?不要死盯着老封家了,那招再來一回也不管用了,樑青山那癟犢子能打死你….”

“不行,我就要老封家的閨女,他家的閨女好看。”馬大炮執着道。

其實他今天過去的時候不但看到了劉小麗和封大貴,他還正巧看見了跟張勇一塊離開的封美華。

嫁人後的封美華有些長開了,在醫院呆了一星期的封美華容貌更是上了一個檔次,馬大炮都看呆了。

想到自己跟這麼個美女失之交臂,馬大炮的心就像被驢踢了一樣疼得死去活來。

“那封家還有封老大家的封小玉合適,16歲了,剩下的就是封榮華,14。”

“封小玉不行,醜!”馬大炮嫌棄道。

其實封小玉不醜,一般人吧,她媽錢立梅就是一般人,她基礎就比較差……跟封華她們沒法比,劉小麗當初可是十里八村響噹噹的美女。

“那就封榮華。”馬老太太道。果然是親奶奶,勸一句勸不聽就不勸了,積極幫孫子出謀劃策。

“但是那招真不能用了。”馬老太太道:“類似的招也不行了,村裏人沒人信,沒準還要把我們套進去。”

再把人家姑娘拉草甸子說什麼兩情相悅是不行了,誰都不傻,就算封榮華忍氣吞聲不敢往外說,可是封家人不是傻的,到時候找到大隊,他們就得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