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將卡退出來之後,童阮阮趕緊塞進包里,抱著包離開了。

她得打電話問問銀行是不是划錯了,這錢肯定不是她的,她不可能有這麼多錢的。

……

童阮阮去了江邊。

楚新月已經在等她,看到童阮阮,她立刻朝她揮了揮手,「阮阮,我在這裡。」

童阮阮瞧見了她,風輕輕吹過,揚起了童阮阮臉上的發,她蒼白的臉色上面閃過一些光彩,朝著她跑過去。

兩個人抱在了一起,楚新月握住了童阮阮的肩膀,「你怎麼樣了?有事嗎?」

楚新月將她的身體轉來轉去。

「我沒事。」童阮阮說:「有人幫了我,我現在已經離開慕淵臨了。」

「太好了!」楚新月由衷的為她高興,「是誰幫了你呀?能夠對付慕淵臨,應該不是一般人吧。」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

楚新月很聰明,她也不想瞞她,因為她心裡有很多事情要傾訴,於是將事情從頭到尾都告訴了楚新月。

楚新月聽完童阮阮所有的遭遇,震驚的半晌沒有說話。

「聽你這麼說,顧寒琛他喜歡你?」

「我希望他不喜歡我,可是他的表現讓我很害怕,明明我那麼糟糕,我不值得讓別人喜歡你。」

「別這麼說。」楚新月握著她的手,「不要妄自菲薄,你很好。」

「新月,還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訴你,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做。」

「你說。」

童阮阮的手觸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我懷孕了。是慕淵臨的孩子。」

「什麼?」楚新月震驚,「她瞪大了眼睛,「你懷孕了!」

「小聲點。」

童阮阮趕緊捂住她的嘴,還好這裡人不多。

「你小聲一點,別被人聽到了。」

雖然四周都是陌生人,可是童阮阮還是很害怕。

楚新月握住她的手,「知道了,我小聲一點,你別擔心。」

童阮阮咬了咬唇瓣,一臉糾結,「我不知道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童阮阮的雙手觸上自己的肚子,心裡糾結萬分。

「你想把這孩子給打掉嗎?」楚新月很聰明,已經看出了她心裡的糾結。

童阮阮心頭一疼,她點點頭,可是很快她又搖搖頭,但最後又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了。」她抓住了楚新月的時候,「我該怎麼辦?我不敢保證我把孩子生下來之後我能不能讓他開心快樂,我甚至不能保證他的生活。」

看到童阮阮眼中閃爍著淚光,楚新月察覺到她必然是捨不得。

「阮阮,既然你捨不得打掉這個孩子,那就把他生下來唄,或許有了這個孩子,你可以更加努力。」

「可是這是慕淵臨的孩子,我恨他。」搜搜小說www.sosoxs.cc

「……」

楚新月也不知該說什麼,畢竟這種事情她也不能給童阮阮一個確定的答案。

萬一讓她把孩子打掉,那這也是一條小生命呀,可是如果勸她留下來生下來,最後要是孩子和阮阮過得不好,自己也有責任。

這種事情只能讓她自己考慮了,畢竟這也是她的孩子。

「阮阮,你會找出答案的。」

「新月,還有一件事,我剛剛去ATM機取錢,我發現我的銀行卡里有十幾億。」

「什麼?」楚新月大驚,「十幾……億?」

童阮阮點點頭,「我當時也是你這樣的表情,這不是我的錢,我卡里沒多少錢的,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會不會是慕淵臨給你的?」楚新月說猜測。

「我也不確定,可是如果他給我錢,他肯定會告訴我的,不會不聲不響在我卡里打錢,而且現在新聞上都在說他昏迷了,所以這錢不一定是他,我猜測是不是銀行划錯了款,畢竟現實中也發生過這樣的事。」

「……」

「阮阮,我突然有了個主意。」楚新月靈機一動。

「什麼主意?」童阮阮疑惑的望著她。

楚新月說:「你不是糾結這孩子要不要生下來嗎?你唯一擔心的就是生下來之後,你不能讓他過好日子,會跟著你一起吃苦,可是現在不會了,有了這支筆錢,你可以沒有任何負擔的將孩子生下來,你可以給他好生活。」

童阮阮愕然,「你讓我把這筆錢留下來?不行啊,萬一真的是銀行划錯款了怎麼辦?」

「阮阮,就算是銀行划錯款,也是銀行自己的責任,平時人們去銀行存錢的時候,要是錢款不當面點清,儲戶發現錢少了,回去要,銀行死活不認。憑什麼他們搞著霸王條款,少給了儲戶的錢,不準要。他們自己出錯了,多給了儲戶錢,就要偏偏要回去?」

「……」

童阮阮愣住了。

新月的三觀好奇怪,明明她這麼說是錯的,可是童阮阮卻莫名的覺得有道理。

忽然,她甩了甩腦袋。

自己不能這麼想。

「新月,可是,這是那麼多錢,十幾億呀。」

「阮阮,我懷疑這錢不是銀行划錯的,就算他們划錯,那麼多位數字,他們就算沒數,難道眼睛看不見嗎?我懷疑是誰存到你的戶頭裡的,如果你真的擔心,就打電話問問銀行吧。對了,會不會是顧寒琛給你的?你不是說這銀行卡和身份證是他為你補辦的嗎?」

「可是他也沒有理由給我十幾億呀,這錢也太多了,多的我完全沒有理由相信是他給我的。」

童阮阮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這筆數額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是她展現自己最大的想象力,也無法想象的到顧寒琛為什麼給她這麼多的錢。

楚新月說:「有些事情你想想不到,不代表就不可能發生,就像之前你肯定也沒有想到慕淵臨會那樣傷害你吧。」

「……」

提到這件事,童阮阮又難過了起來,她低著頭,目光頹廢。

「你說的對,我想象不到不代表不會發生。」

奪情 「好了,先不管這筆錢是誰給你的,我倒是覺得你的機會來了。」楚新月說。

「我的機會?」童阮阮問:「什麼機會?你該不會想讓我把這筆錢吞掉吧。」

「你就真的一點也不動心?」楚新月一臉疑惑的看著她,阮阮也太單純了吧。

就算是自己聽了也有點動心了,如果是她卡里突然多了這筆錢,那麼她第一時間不是在想這筆錢是誰給她的,或許她會想辦法把這筆錢轉移,拿著這筆錢遠走高飛。

有了十幾億,她還需要努力什麼呀?拿著錢逍遙快活去。

不過,想是這麼想,是不是真的會這麼做,她也不知道,畢竟也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有時候腦子裡想的跟做出來的完全不一樣。

童阮阮緊緊攥著手裡的包,忐忑不安,「這錢也太多了,我必須要知道到底是誰存進去的,拿著這些錢就像燙手的山芋一樣,我害怕。」 「阮阮,你還記得我們之前見面,我跟你說,或許你可以向慕淵臨要一些錢,而這些錢可以幫助你,擺脫慕淵臨。」

童阮阮聽他這麼一說,回想到她們之前的話,於是點點頭,「我記得。不過你當時要跟我說什麼?」

童阮阮記得,楚新月都沒有說完,慕淵臨就帶著人闖進來了,打斷了她們的話。

我真是醫神 所以她不知道楚新月後面要說什麼。

今天正好問問她。

楚新月臉色忽然變得嚴峻了,「我知道有一個組織非常厲害,只要你能給錢,他們什麼都能為你做到。」

「什麼樣的組織?」

「好像叫風門,聽說這個組織很厲害,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所以當時我想告訴你,可以從慕淵臨那裡拿到一筆錢,到時候你再去找風門的人給你換一個身份,去一個沒人認識你的地方,這樣慕淵臨就找不到你了。」

「……」

童阮阮聽得心頭一顫,「真的有這樣的地方嗎?」

「肯定有,這是我親耳聽到的,說那些話的都是很有錢的人,而且是私下裡偷偷說的,不會是假的。」楚新月很確定。

「可是我覺得,我現在不需要他們幫忙,而且這十幾億不是我的錢,我一定要還給原主人的,我也沒有錢支付給那些人。」童阮阮凌亂了。

楚新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你這個傻姑娘,真是個死腦筋,太誠實了。」

楚新月覺得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童阮阮這樣正直的。

這是十幾億呀,不是十幾塊。

如果自己銀行卡里多了十幾億,那她第一時間就去找風門,給她改名換姓,誰也找不到她,無論誰想追回這筆錢,門都沒有。

楚新月這麼想著,忽然笑了起來。

……

童阮阮買了一部新手機。

她第一件事就打電話給銀行,問這筆錢的來源。

可是銀行方面表示,這錢是前天存進去的,而且是個人存入。

給童阮阮解釋了這筆錢的來源之後,銀行趕緊給她介紹理財產品,讓她投資。

畢竟十幾億的存款,對銀行而言是超級客戶。

童阮阮現在哪有心情去投資理財,這筆錢是個人存入的,不是慕淵臨就是顧寒琛。

她不可能去問慕淵臨,她不想再看到那個男人了,更何況現在新聞說他昏迷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到現在慕氏集團還在否認慕淵臨昏迷。

或許慕淵臨沒有昏迷,或許他現在在國外辦事。

現在童雨馨的手術已經成功了。

或許慕淵臨為了彌補她,所以存了一些錢給她,童阮阮心裡很亂。

她剛準備回去,忽然,一輛車停在她身邊,車窗緩緩落下,是一張熟悉的臉,「阮阮,上車吧。」

童阮阮有些詫異,「顧先生?」

他怎麼在這兒?

嬌妻太惹火,首席請息怒 「中午了,我們一起去吃飯吧。」他面帶著微笑,異常陽光,讓人感覺不到任何壓迫感。

「……」

童阮阮怔了怔,她似乎沒有理由拒絕,於是硬著頭皮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上。

「系好安全帶。」顧寒琛細心的提醒道。

童阮阮乖乖的將安全帶繫上。

她很乖巧,一般情況下但非常的柔順,不會跟別人對著來。

顧寒琛睨了一眼她手裡的手機,問道:「你買了新手機啊,挺好看的。」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我隨便買的,很便宜。」

這手機她只花了1000塊錢,跟別人好幾千甚至上萬的自然是沒得比。

不過她沒有太大的要求,只要能打電話就好了。180小說

「怎麼不買一個更好一點的?」顧寒琛問道。

童阮阮回答:「我沒有那麼高的要求,能用就行了,再說了,我也沒那麼多錢。」

「你不是很有錢了嗎?十幾億呢,你現在是富婆了。」顧寒琛輕飄飄的說,語調十分淡雅。

童阮阮心頭一震,如被五雷轟頂。

她睜大了眼睛,錯愕的轉過頭看向他,「我卡里的錢是你存的嗎?」

雖然想過,但她不敢相信,此刻即便顧寒琛這麼說了,她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是的,我問童澤華要了一些股份,折現了,這些錢轉到你戶頭裡。」

「……」

童阮阮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她張大了嘴巴,一個字也吐不出。

最後,她緊緊握著手裡的安全帶,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才終於開口,「你找童澤華要了股份,還折現把錢存到我的戶頭裡,為什麼?」

她想破腦袋也想不到顧寒琛為什麼要這麼做。

「童澤華是你父親,那些股份應該是你的,我就去幫你要來了,現在有了這些錢,你什麼都不用愁了。」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他只是希望童阮阮的日子好過一點。

可是如果自己給她錢的,她肯定是不願意的。

所以他就去問童澤華要股份。

童澤華是童阮阮的父親,而且這些年對她不好,給她這些股份是應該的。

「顧先生,你沒有必要為我這麼做,而且童澤華雖然是我父親,可是我跟他幾乎已經斷絕了關係,我不能要這筆錢。」

「阮阮,據我所知當年,你母親去世之後,她手裡的股份都到你父親手裡了,我給你拿回來的這一些,算是你母親的,這是你該得的。而且你不是一直擔心,我在你身上花了這麼多錢,你還不起嗎?我折現之後,把你欠我的那些錢都扣掉了,所以現在你什麼都不欠我了。」

顧寒琛視線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鎮定的開著車,說出這些話來,淡定的不像話。

這麼一大筆錢,聽顧寒琛這麼說,就跟鬧著玩似的,她心裡很不安。

明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盯著顧寒琛冰雕似的側顏,她忽然有些不敢開口了。

想到顧寒琛之前那樣的發火,她知道他只是表面溫和,內心壓抑,要是自己激怒了他,說不定他又發火了。

現在伯尼不在,沒人幫她,所以還是順著這個男人一點吧。

「顧先生,謝謝你。」

「早就已經說了,不要叫我顧先生,我討厭這三個字,你就叫我阿琛。」

「……」

童阮阮咬了咬唇瓣,忐忑不安的點點頭,「好的,阿琛。」

這兩個字,瞬間讓顧寒琛心裡無比舒爽。

她早就該這麼叫他了。

一直顧先生顧先生的叫,叫的他都要發火了。

……

顧寒琛帶著童阮阮去吃了飯,又帶著她去商場。

童阮阮不需要購物,可是顧寒琛給她買了一大堆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