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於自己的臉,經常讓娘子看得痴迷這一點,帝溟寒十分的滿意,總算覺得這張臉有點用處了! (ps:嘿嘿,二更來了,女主金子還在參加嘉年華的比賽,有票票的親,請爲金子童鞋投上一票吧!另外長評比賽也開始可以投票了,票票免費,每日自然生產,請支持一下北辰若殤代表醫律參賽的長評,謝謝各位!)

接近晌午,外頭的日光耀眼刺目。

金子戴着冪籬,在笑笑的攙扶下走出逍遙苑的大門。

門前停着一輛豪華的大馬車,車廂寬敞,走近時依稀可感受到一陣陣沁爽的涼意。

阿桑放下踏凳,挑起車廂的竹簾,恭謹道:“少主和金郎……金娘子請上車吧!”

金子隔着皁紗望着阿桑,他的目光閃爍躲避,竟是不敢正視自己。銀髮在強烈的日光下閃着灼亮的銀芒,一張毫無褶皺的臉頰映着兩朵紅雲,尖銳的聲音微微顫抖着……

這是金子第一次看到阿桑如此窘迫的模樣。

金子脣角一挑,心中暗暗自嘲,又覺得一切再正常不過。

站在古人的角度去理解,這樣的表現倒也無可厚非,誰能將一個深閨娘子與仵作這一行當聯想到一起呢?

自己想想,也覺得渾然不能置信!

龍廷軒輕哼一聲,擡眸瞥了金子一眼,日光下的她身形娉婷,如漫漫桃花般柔美絢爛。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才自制的收回,見她沒有先行上車的意思,也不故作姿態扮紳士地讓女士優先。

只見他信步踏上車轅,雪緞襦服的袍角在空中微旋起一個優美的弧度。穩穩地跽坐在右側的軟榻上。

“娘子,小心點!”笑笑扶着金子踩上踏凳,一面用手撩起冪籬上垂下的黑紗。

金子躬身進入車廂時,才暗自驚訝這馬車的奢華程度。

寬敞的車廂有四個精緻的車窗。隔日幕簾將強光隔絕在外。車廂的角落裏放置着兩個小巧可愛的冰盆,嫋嫋涼氣氤氳,只覺得心肺舒爽,一掃外頭的燥熱和不適。

馬車的車頂描金繪畫,中間還裝飾着一盞琉璃壁燈,柔和的燈光鋪滿整個車廂。甚感溫馨之意。

金子取下頭上的冪籬,這纔看清楚了燈壁上的物事。

原來這是一盞類似於幻燈機的走馬燈,做工非常精緻小巧,此刻正徐徐轉動着,放映着各種圖案和畫面,若是用心觀看,興許還能將整個故事看懂,因爲那些畫面是連接相承的。

只不過仰着頭一直盯着琉璃燈看,脖子可受不了,金子暗自嘀咕了一句。

笑笑將冪籬收至一側。金子挽着襦裙的裙襬,挪坐到龍廷軒對面的軟榻上,二人之間的距離,僅有一張矮几之隔。

龍廷軒剛剛留意到了金子眼中一閃而過的驚異,含着和煦的淺笑側首道:“這盞琉璃燈是樓月國進貢的,本王看着新奇。便將之裝飾在馬車內。你若是喜歡,可以躺在軟榻上觀看,這樣的角度剛剛合適,若是看累了,還可順勢睡上一覺!”

金子聞言,微微半臥,果然如龍廷軒所說的,以這樣的角度去觀賞燈壁的圖案,真是恰到好處的。

琥珀色的眸子閃爍着琉璃般的炫彩,她饒有興趣地看了兩幅圖後。便訕訕的收回目光。

大哥,咱們這是去賀壽沒錯吧?

怎麼趕上看幻燈片了呢?

連路上都這麼愜意享受,這廝真是逍遙得沒得救了……

“不喜歡麼?”龍廷軒見金子意興闌珊,不由蹙眉問道。

“沒有!”金子勉強露出微笑,解釋道:“燈盞極美。不過對着太久,容易視覺疲勞!”

這解釋完全合理,龍廷軒點了點頭,沉聲對車轅上的阿桑說道:“出發吧!”

“是!”阿桑應了一聲,隨着一聲御馬的輕叱聲,馬車緩緩跑動起來。

逍遙苑離辰府不不算遠,金子和龍廷軒在車廂內有一搭沒一搭地說了一會兒話,就聽到車轅上傳來阿桑尖細的嗓音。

“少主,辰府就在前面了,這辰老夫人的壽誕還真是辦得隆重呀,門前的馬車都停滿了,賀壽的客人現在還排着長龍……‘

車內,龍廷軒狡黠一笑,淡淡道:“趕着巴結蕙蘭郡主的大有人在,這次還不借着老夫人的壽誕往上靠麼?”

金子不發表任何意見,對不瞭解的狀況,保持緘默,總是不會有錯的。

熙攘聲穿透進來,金子知道已經到達辰府大門,她朝笑笑遞了一個眼色,笑笑心領神會,取過一旁的冪籬,輕手輕腳的給金子戴上,生怕動作太大,會損毀娘子精心梳就的髮型。

金子深深吸了一口氣,待龍廷軒下車後,便躬身出了車廂。

車轅下,一隻骨節修長的大手伸在金子面前。

金子微微低頭,隔着影影綽綽的皁紗看一臉融融笑意的龍廷軒,神情微怔,小手先頭腦一步,不自覺的遞了上去。

清涼的觸感讓龍廷軒心中蕩起一圈又一圈漣漪,那是一絲不曾體驗過的異樣情感,他小心翼翼的託着小手,直到金子落地後,不留痕跡的將之收回。

大手抓了一把空氣,手指依戀地在掌心摩挲着,目光閃動,掩飾着淡淡的失落,飄渺地落在辰府的大門前。

他們抵達的時間已經不早,門前車馬繁多,絡繹不絕,有小廝不斷地跑進跑出,爭先恐後地爲拜訪的貴客引路,搬運賀禮,記載入冊。

龍廷軒挺拔而凜冽的身姿一出現,便瞬間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辰府門前負責接待的管家一看到阿桑遞過去的請柬,一揖及地,誠惶誠恐道:“原來是王爺大駕光臨,快快請進!”

管家一面揚手恭請,一面使眼色讓一旁的小廝快去通報老爺和郡主。

小廝來不及施禮,拔腿往內院跑去,家丁帽隨着他急速的跑動,顫顫跳動。

門前一衆拜訪的貴客聽到了剛纔管家恭敬地言辭,不由將目光齊刷刷的掃過來。

衆人臉上無一不帶着恭敬和膜拜的神色,有幾個膽子大點的,還哈腰過來置禮、請安。

龍廷軒全程笑意嫣然,並沒有端着架子顯示出一絲不耐,更沒有刻意保持距離,這讓金子覺得頗有好感。

但僅僅只是好感……

衆人視線有意無意地落在戴着冪籬的金子身上,龍廷軒見狀,稍稍靠近道:“這位娘子是本王的貴客!”

能夠前來辰府賀壽的,自然不是平民之戶,在權貴之間遊走慣了,哪能看不出逍遙王對這位小娘子的呵護,於是乎,金子也跟着沾了龍廷軒的光,順帶着被衆人一番巧言奉承,惹得皁紗下的麗顏侷促難安,紅霞菲菲。

如此寒暄片刻之後,辰府內匆匆走出三人。

龍廷軒極目望去,是三張熟悉的面容。

蕙蘭郡主,郡馬辰靖,還有府尹那個糟老頭子!

人未至,語先聞……

嘹亮而清脆的笑聲如絃樂一般鑽進衆人的耳膜,龍廷軒露出優雅得體的淺笑,看着來人悠悠道:“有勞蕙蘭郡主親迎,本王與有榮焉!”

一襲紅色襦裙的蕙蘭郡主身段保持的極好,玲瓏有致,裙身的設計極有講究,充分的發揮了它的作用—–揚長避短。

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蕙蘭郡主笑意吟吟,面容上細滑的肌膚在日光下瑩瑩閃動。她佯裝微惱地橫了龍廷軒一眼,嗔道:“軒兒你倒是少寒磣人了,逍遙王能來,是我辰府蓬蓽生輝纔是!快進去吧,老夫人這會兒纔剛剛問起我,鼎鼎大名的逍遙王來了沒?”

推薦作品:《將女邪夫》

簡介:第一女將軍,醫毒雙絕,誰與爭鋒! 第4406章

「好了,走吧,我保證再也不欺負你了,辦完正事再說!」帝溟寒攬著墨九狸的腰十分寵溺的說道。

「簡直禽.獸你!」墨九狸嬌哼一聲道。

「我只對你一個人禽.獸呵呵!」帝溟寒笑著道。

墨九狸不雅的翻了個白眼:「我累了!」

「明白,我的女王!」帝溟寒心情很好的,直接把墨九狸抱起來。

「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油嘴滑舌了啊!」墨九狸被帝溟寒抱在懷裡,看著近在咫尺的盛世美顏說道。

「不是油嘴滑舌,你本來就是我的女王,是我最愛的女人,是我的命!」帝溟寒低頭看著懷裡的墨九狸溫柔的說道。

墨九狸本來就對帝溟寒的臉沒啥自制力,現在被帝溟寒抱著,近距離,又如此溫柔的眼神,加上最後哪一句你是我的命,直接讓墨九狸呆愣住了……

看到墨九狸望著自己的眼神,痴迷無比,深深的取悅了帝溟寒,步子都走的輕快了,墨九狸回神察覺到自己剛才又對著帝溟寒的臉花痴了,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自己已經生了三個娃了,還都是給這男人生的,怎麼就對他的臉還沒免疫呢,簡直丟人,果然還是兒子和女兒最好了,起碼看著縮小版的寶寶和小澤時,自己不會花痴啊!

帝溟寒看著窩在自己懷裡的小女人,唇角弧度揚起,雖然等待了這麼多年,她終於徹底成為自己的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再也沒有人能把她從自己懷裡奪走,誰也不行!

「主人,你們到哪裡了?」這時小鳳的聲音傳到墨九狸的識海中問道。

「走一半了,很快到了,裡面什麼情況?」墨九狸回神問道。

「那主人慢慢來,這裡沒事,青老,白虎,玄武三人都在這裡等著主人呢!」小鳳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一愣,隨即說道。

說完,墨九狸忍不住抬頭看了眼頭頂的天空!

「怎麼了?」帝溟寒察覺到墨九狸的視線問道。

「放我下來吧,我自己走!」墨九狸道。

「不用,我抱著你!」帝溟寒說道。

墨九狸……

「小鳳說青龍,白虎,玄武都在裡面等我……」墨九狸無奈道。

「看起來狸兒的預感很准!」帝溟寒也沒想到會這樣,忍不住看著墨九狸道。

「我是覺得哪裡不對勁,總覺得天道那老頭兒,很著急快點把位置給我,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墨九狸皺眉道。

「不管有什麼陰謀,有我在,都不會讓你有事的……」帝溟寒直接說道。

「你就那麼肯定?到時候我都是天道了,如果我解決不了,難道你還能解決啊!」墨九狸瞪著帝溟寒說道。

「放心,不管任何事情,我都能幫你解決,所以,相信我!」帝溟寒認真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見狀一愣,她總覺得這男人似乎說的是真的,那怕自己成為天道,如果解決不了的事情,也可以讓他解決,而且似乎他說到就能做到似的!

墨九狸急忙晃了晃頭,覺得自己有些傻了! (ps:小語娘子求包養……)

龍廷軒朗聲大笑,邪魅無暇的俊顏溢滿明燦已極的笑意,脣角微勾,冥黑雙眸閃動,只覺得懾人魂魄!

“本王晚點了,勞老夫人惦念,真是罪過!”

“王爺客氣了,真真是折煞我等!快快請進吧!”辰靖拱手施禮,臉上盡顯恭敬。

龍廷軒擡眼看了金子一眼,三人這纔將目光移至眼前婷婷玉立的少女身上。

蕙蘭郡主美眸閃過一絲明媚幽色,黑色皁紗將少女的面容掩得瓷實,但在熹微的日光下,影影綽綽可見少女姣美的面部輪廓。蕙蘭郡主心中不由深贊:此女氣度不凡,語兒若有之一半,那她可真得燒高香了……

猛然想起自己女兒這陣子將煙雨閣搗弄得烏煙瘴氣的情景,蕙蘭郡主便覺得自己頭痛欲裂,太陽穴的位置又開始突突跳動……

這語兒究竟是隨了誰呀?

天可憐見兒,她自己和靖哥可是沒有這方面的不良基因呀……

辰靖和府尹大人也覺得冪籬少女氣質斐然,就是衝着逍遙王的面子,也該出聲寒暄幾句。

金子禮貌回禮作答,儀態優雅,寵辱不驚。

府尹臉上閃過一絲似曾相識之感,不由深看了幾眼,又掩下心中的狐疑,兀自安慰道:一定是自己太敏感了,那金郎君雖然秀氣清雋,男生女相。但自己也不該如此褻瀆人家,將之與眼前之人混爲一談呀!這女娃一看,便是閨中嬌女,哪裏有金郎君驗屍時的魄力?

辰靖前頭引路作陪,龍廷軒擡步走入辰府,明豔火紅的地毯從府門處蜿蜒而入,地毯的兩旁每隔兩丈距離便擺着一盆開得正旺的妍麗盆景。金子跟在龍廷軒身側,隔着冪籬欣賞這府內的亭臺樓閣。雕欄畫棟。

美是極美,不過隔着眼前這個障礙,金子覺得所有的亮點都會因之大打折扣。

心中一面暗自咒罵龍廷軒,要不是這個傢伙,她可不想穿得這樣累贅礙事的來赴宴,直接套上一身男裝,光明正大的欣賞美景。品味佳餚豈不快哉?

一陣清甜的香氣和風而來,金子極目眺望,這才知道那氣味是從庭院處的清池傳來的。

日光下,清亮的池水微波盪漾,流光溢彩。池子的周邊有新冒起的荷梗蓮葉,翠綠欲滴,馨香怡人。眼下還只是初夏。若是到了炎炎夏月,想必整個清池便會被荷葉鋪滿,露出一片‘荷葉何田田’的楚楚風姿!

穿過了白玉欄杆,水榭迴廊,耳邊便有熙攘的打鬧聲和談話聲。

不斷有客人絡繹而來,辰靖朝龍廷軒俯身告罪,稱道招呼不周,便起身離開,招呼前來賀壽的貴客去了。

府尹大人也幫着辰靖一道而去。

蕙蘭郡主停下腳步,回身對龍廷軒道:“軒兒。姑姑先帶你去見見老夫人,回頭再到正堂這邊入宴!”

龍廷軒含笑應了一聲好,擡步跟在蕙蘭郡主身後。

嫦曦院中,假山奇石,林木冠蓋。剛步入院門,便聽到了陣陣歡聲笑語。

院中的亭樓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透過亭樓的大窗。可見各色華衣熠熠,裙裾飄飄……

墨綠的翠竹淨植環繞,簇擁着整片秀美雍雅的樓閣。

極目而望,到處都是蔽日的綠蔭。讓人不由心頭舒爽,生出一種靜然之意。

閣樓的竹簾都挑開着,裏面的僕婦顯然是看到了來者,忙不迭地從亭樓上下來。

能讓郡主親自引路的,地位定然非比尋常,在權貴大族裏伺候久了,所有的奴才,上至管事娘子,管家,下至小廝丫頭,都練就了非凡的眼力。

僕婦恭敬施了大禮。

蕙蘭郡主莞爾笑道:“上去向老夫人稟報一聲,說逍遙王過來賀壽了!”

僕婦聞言心中跳了幾跳,微不可察地用眼角的餘光瞟了龍廷軒一眼,臉上拘謹恭敬之意更甚,又欠了一禮,才疾步往亭樓行去。

蕙蘭郡主剛剛讓僕婦先行稟報不過是爲了讓樓上的衆人做好接駕準備而已,當然不可能站在外頭乾等,等待老夫人的回覆。

蕙蘭郡主領着他們剛步上亭樓的最後一級,便見老夫人在僕婦的攙扶下,迎了出來,臉上掛着慈愛驚訝的淺笑。

她身後是一大羣的娘子貴婦,炯炯眸光出奇的一致,如注一般落在龍廷軒身上。

掩在冪籬下的金子黛眉一挑,嘴角溢出一絲冷然笑意。

這同性相斥,異性相吸,還真是恆古不變的真理呀!

瞧瞧那些如醉如癡的模樣,嘖嘖,真是花癡到了極點,沒見過帥氣的,也不必露出這豺狼見到小綿羊的神色吧大姐們?

俊朗軒昂的外表和冷峻的氣質,讓年輕娘子們面露嬌羞,只有上了年紀的貴婦眼光復雜,帶着避忌,又帶着好奇和膜拜的神色,鬼祟閃爍。

“逍遙王大駕光臨,老身有失遠迎呀……”辰老夫人聲音微微有些激動,尾音顫抖。

龍廷軒疾步上前,攙扶起辰老夫人的手臂,聲音溫潤如同細雨:“多年不見,老夫人依然矯健如初,真是可喜可賀!本王祝老夫人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鬆!”

說罷,示意阿桑將手中捧着的賀禮奉上去,一面道:“這是本王的一點小小心意!”

不是說這禮物也算她一個名額麼?

怎麼不帶提一下的?

萬一人家一會兒問她送了什麼,她該如何回答?

這該死的逍遙王……

陳老夫人眼中含着喜悅的清淚,連連點頭,牽着龍廷軒的手往裏走。

龍廷軒在衆人的簇擁下步入亭樓,外圍只有依舊戴着冪籬的金子默默佇立,衆人竟將她當成透明人了……

金子微微鬱悶,這讓她幹啥來了,當陪襯麼?

當真是無聊至極呀!金子有抓頭皮的衝動。

起初亭樓中的年輕娘子們還有些拘謹羞澀,但在老夫人的介紹下,衆人似乎找回了傲嬌和自信,望着逍遙王的美眸含着秋波,似乎都想牢牢抓住這個時機,讓自己在他眼中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金子翻了翻白眼,正想着開溜之際,一側的樓道傳來了咯噔咯噔的腳步聲。

“語姐姐,你做的這個是什麼?”

這聲音不疾不徐,甜潤綿軟,金子只覺得十分舒服!

“這個叫生日蛋糕呀,我試驗了好多次才成功的,你看像不像壽桃?”辰語瞳小心翼翼的捧着蛋糕,自豪的問道。

推薦好友作品:外星皇族

簡介:美男們來啦,公主快逃~~~ 第4407章

如果真的連天道都解決不了的話,就算寒再厲害也沒辦法解決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