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導演說完看完就後悔了,他真的後悔來這裡指揮了,他看到這個表演就是什麼玩意兒。

「易陽老師,您過來一下。」

易陽放下劇本,走過去,他知道導演想說什麼,但是他也沒有辦法,畢竟這位實在是……一言難盡。

「您是不是有點兒放的太狠了?」

「我也想發揮,你覺得我要發揮了這戲還能排下去了嗎?」

導演看看那位還在喝水的女演員,也是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是為難易陽了。

「這樣吧,你們先這樣走一下,我去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回頭給你個單獨表演的機會,真不知道現在節目組是什麼標準,這種演員也能選進來。」

易陽看著導演離去的背影,沒有說什麼,他明白,導演也明白,這就是資本的力量,多嚇人的一個詞兒,有了資本,什麼節目都可以上。

過了十多分鐘,導演回來了。

「溝通過了,可以,導演組會和那幾位溝通,現在您就是發揮自己能配合上的最大能力來就成了。」

易陽沒說什麼,就是排練唄,中途他也嘗試讓這位姑娘能夠跟著他走,可是這位不知道是不是自信過頭,總按照自己的表演來,導演也說了幾次,最後乾脆也不說了,指導一下位置沒問題就走了,這姑娘還覺得是自己演的太好,所以導演沒有話說了呢。

第二天的現場,正式了開始演出,第一場也是個古裝戲,生死離別的片段,幾位導演還有一位老師,看的是心情如同坐過山車一樣,帶著很好的期待,然後飛流直下,以為後面還有上坡,結果,結束了。

「趙導,您評價一下。」

「嗯……」

指導嗯字讓其他導演都忍不住笑了。

「還是我先來吧。」

李老師看她有點兒不知道說什麼,直接把話接過來了,這位一直是嘴狠的代表,上來什麼味同嚼蠟之類的詞兒全都用上了,男演員還有點兒不服氣,結果可能是李老師拋磚引玉了,後面的四位導演全都是好評,對李老師評論的好評,批評的這兩位演員差點兒沒直接下台。

易陽在後台也覺得挺有意思,他聽到有人還說演的不錯,沒跳戲什麼的,這種演員,要麼是面子工程,要麼就是一個等級的,換他上去,也是這個表演,所以他覺得沒什麼毛病。

相比第一組,第二組是一段偶像劇,這段的表演算是不錯了,起碼易陽相信了這段故事,他覺得這個故事成立,當然了,這和他也沒什麼關係,他也是個選手。

導演的評價倒是和他一致,對這段也是好評,當然,也有問題,這很正常,就是什麼樣的演員,演戲也會出問題,不管他經驗多麼的豐富。

「下面的演出片段是甄嬛傳,表演者易陽,黃夢瑤。」

隨著介紹,幾位導演也認真起來,他們對易陽是有期待的,雖然接到了節目組的溝通,但是他們還是想看看,到底這個片段兩個人能排成什麼樣子。

結果就是又坐了一次過山車,剛開始都是期待,然後就是面無表情,最後甚至想閉目休息,後台演員也不知道什麼情況,有人還在討論說易陽演技好,很多有演技的心裡想的是,這位演員受苦了,他們能看出來,易陽是壓著自己演的。

「好,辛苦二位,請各位點評一下。」

李老師毫不客氣的拿起了話筒。

「這位女演員,你這個表演我如果給你打分,十分,但是,滿分一百分,我沒什麼想說的,你就像爾導之前說的,還是好好學習一下吧。」

說完李老師就不說什麼了,他也知道易陽後面還有單獨表演,所以沒有對易陽的表演作出評價。

「我也說一下,大家都說我的電影都是花瓶,但是我想說的是,就算是花瓶,我也要找一個比較重要的花瓶,元青花之類的,如果是現代仿品,我寧願不要,你的演技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嘎演。」

郭導點評也是毫不留情。 大院內,林楠一家人臉色不怎麼好看,林長福也是如此,這件事他們非常不滿,但又能如何,在金錢利益下,很多人選擇站到了林長祿這裡,一畝地五千塊,太多了,有些家庭甚至單單依靠幾畝地的租金一年就是幾萬塊。

更何況林長祿還以一個優秀企業家的身份給大家畫了一個那麼大的餅!

按照他的意圖,以後的雙石村依靠鳳凰山能夠成為一個旅遊度假勝地,可以直接帶領村民真正的致富小康,更甚至還傳出林長祿之後會給全村人修建城裡的那種大別墅!

免費的!

可想而知,這對全村人而言意味著什麼,哪怕是之前再多的不滿,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會主動提及,林長祿的這一手擺明著就是砸錢堵住所有人的嘴。

「無論如何,鳳凰山肯定是不能動的!」林楠沉聲,村裡各家其他的事情他管不住,暫時的土地他租用二十年,誰想退也行,按合同來就行。

「這個我也清楚,但有人非常想要動,說這裡面有危險,還不如一次性開發好,把裡面的危險全部解決掉!」林長福也明白鳳凰山的危險,但眼下他一個人說的沒用,村裡很多人意動。

不多時,林偉林忠二人也來了,也加入到一起,村裡的事情也知道很多,這兩日騷動很大,甚至還有人直接不來上班了,準備給林長祿當馬前卒,不斷的賣力吆喝著。

「其他先別管,把地里的東西照顧好,尤其是那兩畝地的,過幾天就要送到省城了,一定不能出現任何問題。」林楠沉聲,面對這種情況,眼下也只能等待著,看看這個林長祿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與此同時,距離林楠家不遠,林楠那位大伯家,此刻也有著十幾人聚集在一起,桌上擺滿了豐富的酒菜,林楠那位大伯顯得極為熱情,主位上是兩名男女,年歲都不大,三十多歲而已,但穿衣打扮卻很講究的,林楠大伯等人對他們特別的恭敬與客氣。

這兩人,正是林長祿派回來打前站的人,也算是林長祿的心腹,負責林長祿交代下來的一切事物。

男的叫廖廣興,女的叫任燕青,年歲雖然不大,但都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幾年的人,對付這群普通的鄉民,自然是非常簡單,短短兩天內,便成功的拉攏了這麼一大群人給自己造勢。

「聽說那個林楠回來了,這接下來該怎麼做,大家都明白吧,咱們林總也是想帶領大家發家致富,所以不希望有什麼阻礙,大家可以放心,事成之後,林總各自有重賞,而且以後咱們鳳凰山度假村也能優先任用咱們自己人來管理的。」廖廣興開口,再度給眾人畫餅,他知道林楠回來了,這也是整個雙石村最難啃的一塊骨頭。

而且,他們回來的目的,本身也有著沖著林楠的意思。

畢竟,鳳凰牌產品,在他們看來,也是一塊大大的肥肉,只有將林楠逼急了,才有可能讓他乖乖把東西交出來,自家老闆什麼心思,他們這兩個心腹還是清楚的。

林楠大伯等人一聽,頓時那個喜上眉梢。

「兩位經理放心,長祿怎麼說也是村裡的老人,而且對咱們村的人那麼照顧,可不是一個不講良心的毛頭小子所能阻礙的,咱們先把他的地收了再說,看他還怎麼種植,而且一旦全村人都不滿意了,他還怎麼在咱這待下去,還不待老老實實的滾蛋?」

「就是,趕明俺就把地收回來,管他同意不同意的,都給他拔了!」另一人也開口說道,他們家有地被林楠租用,不過本身卻因為好吃懶做,一直曠工,遲到早退的,被除名了,而今是一肚子不滿對林楠。

「明天俺們也去一趟村委會,問問村長,想不想咱村發家致富了?若是他真不帶咱,咱就乾脆讓長祿當咱們村長好了,哪怕是長祿不出面,掛個名也行啊。」另有人也開口說道,現在有了林長祿這棵大樹,連林長福都不怕了。

尤其是那些先前因為借錢之事被林楠拒絕,被林長福教訓,甚至還有一部分因為沒能給林楠工作掙錢,也沒能僥倖申請到村裡那筆巨款的人,更是一個個非常的積極。

這其中,尤其是以林楠那位大伯等親戚為最甚,一直在幫忙打前陣,更是出謀劃策不少。

這一切,林楠不知道,但卻也不在意,他等著看看這些人到底能如何。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還在小院內採摘,林忠連忙跑了過來。

「林楠,不好了!」林忠開口。

「什麼情況?」林楠眉頭微皺,這一大早的出點啥事?難道又被偷了?

福至朝夕 「村裡人開始鬧事了,有八九家人堵在咱們種植區大門口,非要收回土地,說是不租給咱了!」林忠著急說道,這也是他們昨晚最擔心的事情,其他的林長祿愛怎麼折騰林楠管不到,也不怎麼影響,但這個地,那就麻煩了。

林楠眉頭緊皺,對於他而言,在哪種地其實都一樣,只不過眼下突然間收回土地,讓他突然間上哪租地?而且大棚什麼的投資,都擺在這裡,一時間來不及的。

「開我車,你去鄉里把律師找來,把合同帶來一份,讓他們自己選擇,誰想違約的話也行,按照合同來!」林楠沉聲,有些人有些事,是擋不住的,不讓某些人吃點苦頭,他們會死不回頭!

「楊叔,立刻安排下,將咱們倉庫後面的那片地都租下來!」林忠走後,林楠立刻給楊老二打個電話,安排土地的事情,不想因為這件事而耽誤。

「額……」楊老二一聽有些微楞,好好的租地幹嘛?也聽說要擴大規模啊,而且倉庫那片地少說也有三十畝左右,面積不小。

「怎麼了林楠,是不是出啥事了?」

「沒事,就是村裡又有一些攪屎棍,既然如此索性咱放棄村裡好了,讓他們自己先玩一會!」林楠開口,帶著冷意,一次兩次林楠可以寬宏大量,但這般不知好歹,那就不能怪林楠了,這些人都將被記入小本本。 有了村裡的教訓,林楠這次也學乖了不少,直接讓楊老二找個律師起草好合同,要用最正式的合同,將一切違約事宜都寫的清楚,價格高點無所謂,但需要支付高昂的違約賠償,否則各種設施建設,尤其是種子的浪費這是最大的。

楊老二也知道林楠這次是被村裡人刺激了,當即點頭答應下來,並且馬上就準備去辦,儘快把身後的地給租下來,而且真若是租下來的話其實倒也不錯,距離倉庫近,採摘入庫發貨都將方便不少,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眼前他們就討論過這塊地。

沒多久,到了吃飯的時候,地里也忙乎的差不多了,林母二人返回,一個個顯得氣鼓鼓的,不用想也知道什麼情況。

「這才是真正的沒良心的東西!」林母忍不住怒斥了一聲,先前若非被林長河拉著,而且還有著林忠在那邊全權處理這件事,她真的要和那群人吵起來,憑什麼啊!

「娘,您別生氣,犯不著的,就讓林忠去處理好了,有些人喜歡這樣,那就讓他們做好了,我已經讓楊二叔把小樓後面的三十畝地租下來了,立刻就安排轉移,讓他們自己慢慢玩好了!」林楠此刻倒是不怎麼生氣,別人的決定林楠也管不了,隨便他們,真等到以後碰壁了再找自己,可就不好說了。

林楠不是一個太小氣的人,但人都有點小氣,都有點小肚雞腸,林楠也不例外,心中也有著一個小本本!

「轉走也好,咱們雖然在幫他們,但他們並不領情,也不珍惜,就讓他們慢慢搞吧。」林長河這個時候也點點頭,出奇的沒有反對,這件事他也非常生氣,村裡那些人說話很不好聽。

林楠點頭,勸說爹娘不要生氣,其他人想怎麼著,隨便他們就是了。

不多時,一家人剛剛吃過飯,林總回來了,地里的事情暫時處理好了,不過臉色也顯得充滿了怒意。

「現在一共九家,有十五畝地,其中七畝地不大棚範圍,八畝地在大棚範圍內,按照合同一畝地要賠償我們六千塊,律師也都說了,不過他們都不願意,還在那邊嚷嚷著要把地里的東西都拔了!」林忠說到這裡,臉色也很不好看,自己也被罵了不少,這群人完全不懂法,也不管你什麼法律不法律的,吵吵個不行,甚至連律師都給罵了,最終他們打了個電話,願意賠償這個損失,林忠估計是背後有人支持,否則他們這群人才捨不得這六千塊錢!

「普通地一周后歸還,大棚內的半月歸還!」林忠補充道,那些人竟然還想現在就要地,林忠恨不得吐他們一嘴臉,最後也是經過一番商議,才達成這個條件,至少能給他們留一點緩衝時間。

林楠微微點頭,這個時間還算是充裕,足夠另一塊地布置的了。

「這兩天新種植的都注意下,另外山腳下的那兩座大棚,以及我那座試驗大棚,都不能動暫時!」其他的地,林楠可以暫時不管,但這三座大棚暫時肯定不能動,山腳下屬於村委會的,不是村民個人的,自然沒問題,有著林長福坐鎮,其他人沒用。

至於試驗大棚,裡面的東西還都是拿錢都買不來的,無論如何,都動不得!

林忠點頭,隨即和林楠又說了幾句就出去安排了,這件事不算完,有人帶頭,肯定還會有人出來要地,林忠要做好安排。

吃完飯,林楠眉頭微皺,隨即便來到地里,一路上倒也遇到了不少人,不過大都看向林楠的目光顯得不對勁,尤其是村口一大片人,林楠的那幾名親戚都在,正低聲議論著什麼,看到林楠,本能的看了一眼,但卻都沒有理會,並且聲音還壓低了不少。

不過林楠依舊能夠聽的出來,在研究著地的事情,還在研究著鳳凰山的事情,

林楠沒有理會他們,徑直從他們身邊經過,然後來到地里。

此刻,早晨的工作已然結束,只有兩名保安在,打個招呼后,林楠就走了進去,隨意的打量著這片土地,山腳下的兩個大棚除外,下面這個巨大的大棚內有著二十畝左右,也不算少,一旦要歸還土地,這大棚勢必也要拆掉,讓林楠內心還是有些不滿的。

來到試驗大棚內,靈穀子估計半個月內可以收穫了,籽粒飽滿,看上去非常不錯,不知道算不算是大豐收,味道什麼的林楠暫時也不確定,還是要等。

一旁,那些瓜果都不錯,雖然沒幾株,但足夠提供林楠一家人的食用,偶爾還能送點給其他人。

最讓林楠期待的,還是一旁的幾株果樹,而今又過了一段時間,哪怕是葡萄樹、煙富8號也都開花結果了,看上去非常的喜人,林楠眼下也就等待著了,另一株的香蕉樹,此刻也同樣有著果實,按照這個速度,估計一個月之內,肯定可以成熟!

甚至快的話,八個月就差不多了,畢竟林楠這些東西,無法正常對待!

到時候,農家小店的好評差不多了,東西有了,農家小店也能夠正式準備升級了,到時候靈氣值也就會更多了!

從地里出來,林楠來到辦公小樓,胖子現在主要坐鎮這裡的事情,楊瑾則是成天帶著紫寧忙碌產業園的事情,這周末他們訪問了幾家大公司,林楠剛一到,楊老二便找了上來,先前得到林楠的指示,他就去租地了,同時也了解了一些雙石村的事情,總算是明白了林楠的意思,為此毫不耽擱,此刻都談好了,就等著合同簽署了。

「楊叔,這三十畝地全部搭建成大棚,並且分為四個大棚,留下兩畝地給我搭建那種最高端的試驗大棚,其他的均分搭建,別省錢,越快越好!」林楠沉聲吩咐道,刻不容緩現在,不僅是普通的大棚,連帶著自己的試驗大棚也要在這裡修建一座,村裡那邊現在還真說不好。

「放心,我這就辦,一但確定好,下午就讓人將這些地全部清空!」楊老二也明白,辦事效率也高,立刻就去安排。 「這位女演員,你自己評價一下自己。」

陳導乾脆不點評了,他想聽一聽這位女演員的想法,他現在名字都懶得看。

「我……我覺得……我演的就是按照,就是那個表演來的。」

她已經被前面的評價弄的懵了,出來的時候她覺得自己會獲得好評,因為她上學的時候老師都說她的表演是最好的,但是為什麼,謝謝導演會這樣評價她。

「好,我知道了,你應該是典型的學院派,我的建議是回去好好諮詢一下老師,如果你是因為有什麼實力,讓老師沒有辦法說真話,那我的建議是你可以離開這個圈子了。」

這種導演已經不怕所謂的資本力量了,他們自己就是資本,所以說話也就狠了許多,女演員直接就哭了,易陽站在旁邊什麼也沒說,他的意見同上。

「我說一下,其實你可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沒有評價男演員,因為他後面還有一段表演,和你的表演男演員壓了自己很多,你應該感謝他,要不然你的這段演出恐怕評價還會更低。」

導演們評價完了,主持人讓女演員先去休息,舞台留給了易陽。

「我先說一下,我目前為止,對你的期待最強。」

陳導說了一句。

掌上辣妻,祕書你好甜 我也是。

趙導也跟了一路。

「謝謝幾位導演,那我現在開始。」

「可以,回到布景開始表演吧。」

「不用了,就在這裡吧。」

易陽的話讓幾位導演覺得有意思了,要知道,布景會讓人更容易進入到角色裡面,如果是在舞台上,特別是古裝戲,會讓人跳戲,只有實力非常強大的演員才有這個待遇。

「你確定?」

「確定。」

領主變國王 「好,那自由發揮吧。」

易陽轉過身,沒有直接表演,而是說了一段詞兒。

「皇宮外面的事情朕忙的已是焦頭爛額,皇宮內的事情全都託付給你,如今看來,倒是朕錯了,你貴為皇后,就是這樣給朕管理後宮的。」

這句台詞主要是讓大家知道,他的表演是訓斥皇后的一個片段。

易陽轉過身,眼神直接看像了唯一的女導演,然後一步一步的走過去,觀眾還感覺不明顯,但是趙導自己隨著易陽的步伐,她直接進入了戲里,自己好像就是那個等待訓斥的皇后。

「皇后,朕問你話,怎麼不回答?」

說完這句,易陽已經走到了趙導的面前。

「你果然不如你的姐姐。」

說完這句,易陽轉身就走,氣場也散了,從憤怒變成了平淡,最後變成了自己。

「好,謝謝各位導演,我的表演結束了。」

易陽說出這句話,遲疑了幾秒鐘,掌聲直接響起來,幾位導演也是毫不吝嗇自己的掌聲。

「趙導剛才感觸最深,您先給一個點評吧。」

趙導拿起來話筒,情緒還沒有恢復。

「我真的是嚇到了,他們坐在我身邊可能感覺到,我整個人入戲了,剛才如果我是站在台上的,一定會跪下,幸虧,我有這個椅子,要不然真的丟人了,這個演技我沒有辦法點評,我自己如果有機會也想和易陽老師去學習,其他幾位可以說一下,我還要緩一緩。」

李老師接過話筒,也表達了自己的想法。

「我是覺得什麼是真正的表演,這就是,剛才我也入戲了,雖然我沒有感觸那麼深,但是我相信了,這就是皇上,有種讓人臣服的氣勢,如果可以,我覺得我這個位置應給他來坐。」

這位老師說話向來是只說壞的,好的說的少,這次一點兒壞的也沒說,也算是難得一見了。

「易陽,你的表演讓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找你合作。」

「我也是,後面有機會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一起合作。」

陳導和爾導也說了自己的看到,所有人沒有點評易陽的演技,但是大家都明白,這比點評更讓人印象深刻。

「其實我有看到過易陽老師的直播,就是在直播里,他的演技讓人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這個我特別佩服,是隨機的那種觀眾,所以當時我的想法就是什麼時候能和您合作一次。」

易陽其實內心沒有什麼波瀾,他想了想,也沒有表演,仍然是站在那裡,普普通通的,沒有驚喜,也沒有其它的意思。

「感謝給位老師的鼓勵,我是希望和各位合作的,只不過我還是個新人,機會可能不是特別多,如果給位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

說完,易陽的表演就全部結束了,最後得到了一個S的評級,這也是幾位導演給他的榮譽,因為有四個導演要給他S。

後面的錄製就沒有他什麼事情了,到了休息室他就是閉目養神,結果沒想到,一個人竟然出乎意料的來找他了。

誘惑:總裁姐夫請放手 「老師,您在休息嗎?」

「嗯?」

睜開眼睛,竟然是剛才他的搭檔,這位姑娘顯然是哭的稀里嘩啦的,眼睛紅的像兔子。

「沒事,你有什麼事嗎?」

「老師,我想和您學習。」

易陽是怎麼也沒想到,姑娘提出來的竟然是這個要求,不過他是不可能答應的,男演員還有可能,女演員不行,他不想和任何女演員或者是女人產生什麼交集,他還要等自己的愛人,等不到,就在這個世界在死一次而已。

「不好意思,我不收學生,你可以回去找找其他老師,不過謝謝你的認可。」

「老師,我……」

「不好意思,我要去個洗手間,你休息一下,也挺累的。」

易陽說完直接出去了,他是怕這個姑娘死纏爛打,後台也沒有什麼人,萬一弄出來什麼事情可沒辦法說明白了。

前面的演出都結束了,中場休息的時候導演讓易陽過去。

「易陽來了,剛才在台上你不是說現在有時間嗎,你看看我這有個角色……」

「我這裡也有一個角色,特別適合你……」

易陽沒想到叫自己過來是為了給他安排角色的,他在台上也就是一說,沒想到這幾位還真就當真了。

「我能看看角色再說嘛?」

「可以可以,你看一下吧,三個劇本,我們三位的。」

陳導指了一下爾導,趙導,易陽點頭表示理解。 雙石村出了一個有本事的林楠,周圍村莊早就知道了,無不羨慕不已,高額的租金,甚至還能有著優先雇傭幹活的待遇,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