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子,我家少爺想幹嘛就幹嘛,你在這裏叫什麼?”跟在青年身後的惡鬼指着宋德華道,憤怒無比。

另一個人沒說話,但臉上的表情告訴宋德華,你惹錯人了。

“別欺人太甚!”宋德華低聲怒道。但事實上宋德華若和對方打鬥起來,輸的着這邊肯定是宋德華。

惡鬼界是個古怪的地方,若是出了惡鬼界,宋德華肯定一隻手能將眼前青年殺了。可在這裏不行,完全受到了壓抑,實力能發揮出十分之一就很不錯了。

“你小子再猖……”那青年又準備罵宋德華,但是卻被剛剛襲擊宋德華的少爺舉手攔了下來。

“好了,我們需要的是同伴,不是結仇!”青年臉上稍微有點不爽看着下人,下人連忙低頭,不敢再說話。

“跟你們說,我需要幾個人一起和我去獵殺大魂獸,所以纔有心試探你。要不是看中你們還有幾個人,本少爺纔不屑理你們。”青年說話的時候一點也不客氣。

宋德華和王嬌蓉他們都沒接話,在這樣的情況若是答應和對方合作,恐怕連毛的便宜都佔不了。宋德華又不是傻子。既然不能得罪,但宋德華也不去巴結。

“怎麼?不願意?看你們的方向也是爲了那大魂獸嘛,跟着我去,指不定還能看到大魂獸長什麼模樣。”青年依舊不屑,不過臉上卻是有了絲絲驚訝。

別人看到他武田友巴結還來不及,眼前的幾人居然沒半點反應。

“我叫武田友,你們不認識?”武田友覺得對方肯定不知道自己是誰纔沒反應的。說到武家誰都知道,在惡鬼界仙蹤林外有一大片土地還是武家的呢。

他們武家自然以武爲主,生前他們都是武林世家,死了後成爲惡鬼界的一員,可是,他們個個武功極高,所以名堂可不小。

他們武家武俠不在少數,一般的武林高手在武家只能算是僕人。像他武田友修爲在武家算是比較低的。而他大哥一個對上三五個武林高手不再話下,他父親就更厲害了……

這樣的家族在整個惡鬼界都不算太多,但無一不是強大的傢伙。

宋德華和王嬌蓉他們依舊只是看着武田友,沒理會。

“切!一羣沒眼睛的人!走!”武田友見他們不理會自己頓時瞥過臉對着手下喊道,接着一行幾人快速的向着東面飛奔而去。

“哼,這些人欺人太甚!”王嬌蓉望着武田友遠去的方向吐口水道。

“就是!”鐵戰國也道,但看向武田友背影的時候隱隱帶着寒光,顯然鐵戰國已經起了殺心。不過這道寒光很快就消失了。鐵戰國知道,以他的小戰國魂獸是絕對不是對方一擊之手。

剛剛已經看的出來,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剛撲過去就被對方一掌一隻全拍了出來。

吳天宇一直表現的比較懦弱,也許是因爲前面經歷的太多,在他見到武田友的時候連大氣都不敢出。

可是宋德華的眼睛卻一直沒離開過武田友,剛剛武田友的強勢和盛氣凌人讓宋德華心裏很不痛快。在他自己生活的城市若是有人這樣對他,即便對方是警察局局長,宋德華都有辦法弄他一次。

可是這裏是惡鬼界,這讓宋德華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實力!”宋德華暗聲道。雙手握拳。

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還在講着,但宋德華卻沒有再講什麼。直接蹲坐在地,拿着幾個石頭把玩着。

在他生活的都市裏有不少人是殺手……

“宋德華大哥?”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發泄了許久,見宋德華只是坐着不出聲,以爲宋德華那裏不舒服。

畢竟剛剛武田友飛撲過來的時候力量和速度極快,不知道有沒傷到宋德華。此時見宋德華一個人坐着忙關心問道。

“啊?怎麼了?”宋德華從發呆中醒過來,看着王嬌蓉。

“沒,看你一直髮呆,以爲你是那裏不舒服。”這一路走來多虧了宋德華,沒有宋德華也就沒有今天的他們。

“沒事,累了,休息下!”宋德華淡笑,但說完後卻重新發呆起來。王嬌蓉和鐵戰國見狀也不再說什麼,也許是因爲剛剛武田友的話吧,換成是他們一樣會這樣。

“王嬌蓉,我們去搞點東西來吃,天色一晚也好有東西吃。”鐵戰國直接對王嬌蓉道,順便拉着吳天宇走遠了。

因爲鐵戰國知道宋德華需要安靜。當一個人不開心或是受到什麼刺激的時候需要的就是安靜。

“恩。”王嬌蓉自然也猜測到了這一點,隨後跟着鐵戰國離開。

四周顯得安靜許多,現在只有宋德華一個人,手上的地龍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突然在宋德華的手臂上游動起來。

“地龍,今晚去殺人去不?”宋德華淡淡道,說的時候似乎是對自己說,又如對地龍說。

地龍只是遊走,並沒有任何表示。比起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地龍似乎靈智未開一般。

見地龍只是遊走,宋德華淡笑,隨即將石頭丟向一邊草叢,看着四周發呆。

如武田友所說,自己走的方向是對的,那麼證明大部隊就在前面,而自己要做的就是不斷的前進。

“啊!”正當宋德華惆悵和計劃着今晚的行動時,不遠處傳來王嬌蓉的尖叫聲。

“不好!”宋德華立刻尋聲而去,速度發揮到最快,在滿是林木的地方就像是一條蛇一般迅速遊向王嬌蓉的方向。

“嬌蓉,閃開!”

鐵戰國緊張的看着眼前的草蟒魂獸。原本只是想獵殺一隻魂獸作爲晚餐,卻想不到三人闖進了草蟒魂獸的老窩,而在巨大的草蟒魂獸那長長盤起的綠色身子中間正有七個魂獸蛋。

鐵戰國知道,這下他們完了。產蛋期的草蟒魂獸要比平時兇猛一倍有餘。而此時王嬌蓉正被草蟒魂獸作爲目標,正對着王嬌蓉耽耽看着。

只要王嬌蓉一動,毫不懷疑那草蟒魂獸就會攻擊過來。即便小嬌蓉魂獸也知道主人危險,正做出攻擊狀態並在草蟒魂獸兩邊遊走想吸引草蟒魂獸注意力,可是一點用也沒有,草蟒魂獸已經把目標鎖定在王嬌蓉身上。

吐着芯子,雙眼帶着兇光看着眼前的王嬌蓉。草蟒魂獸如其他蟒獸一樣,認準目標絕對不會去轉移,所以現在的王嬌蓉只要動一下,那麼後果將十分嚴重。

“咻!”

小嬌蓉魂獸在久遊幾圈後都不見那草蟒魂獸攻擊自己,也沒能吸引對方注意力,頓時在繞到草蟒魂獸後面的時候發動了攻擊。 鐵戰國內心一緊,希望這一次小嬌蓉的攻擊能起效果,而自己也全身力量集中在雙腿下,希望等下在草蟒魂獸應付小嬌蓉攻擊的時候好讓自己有機會把王嬌蓉帶到就跑。

這是唯一的機會,所以鐵戰國萬分珍惜。

王嬌蓉此時也將全部希望放在小嬌蓉的身上。可是該死的是王嬌蓉突然發現自己的腿居然挪不動,也許是被嚇的,此時的雙腿麻木了。現在的王嬌蓉連唯一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她感到絕望,只能眼看着那吐着芯子的草蟒魂獸依舊對着自己。

可是讓鐵戰國詫異無比和失望的是,小嬌蓉魂獸的攻擊直接被草蟒魂獸的尾巴化解了,只見草蟒魂獸連頭也不回,直接一條長長的尾巴掃了過去,頓時把小嬌蓉魂獸掃出十米外,連近身都不行。

“完了!”

當看到草蟒魂獸吐的芯子速度加快,鐵戰國就知道現在它要攻擊。而此時鐵戰國也動了,向王嬌蓉衝去。小戰國魂獸從另一面竄步向草蟒魂獸撲去,同時想爲鐵戰國爭取時間。

小嬌蓉被草蟒魂獸尾巴掃開後再一次返身攻擊,完全不顧剛剛被那草蟒魂獸尾巴拍中的傷痛。

小嬌蓉和小戰國是魂獸,但他們也是王嬌蓉和鐵戰國的夥伴。半個多月時間裏他們配合了無數次戰鬥,彼此間早就形成了默契,所以當王嬌蓉或鐵戰國面臨危險的時候他們就會瘋狂攻擊魂獸,以達到讓主人順利離開的效果。

只有主人離開他們纔有機會展開攻擊,可進可退。否則它們恐怕只能戰鬥而不能退,這樣死亡的機率將大很多。

兇猛的草蟒魂獸直接擺動身子,將小嬌蓉小戰國的攻擊化解,同時身子頓時撲向王嬌蓉和鐵戰國,而此時鐵戰國來到王嬌蓉的身邊,一手摟腰正準備離去,但是已經完了,眼看那草蟒魂獸張開血盆大嘴咬了過來。

“咻!”

短促的破空聲,只見一道寒光動遠處飛馳而來直接射向草蟒魂獸的眼睛。

“嗷!!”

寒光一閃即入,直接射中草蟒魂獸的眼睛,而原本正要張嘴將王嬌蓉和鐵戰國吞進去的動作也因爲受痛而偏向一邊,頓時撞在了山石上面。

“走!”宋德華的身影來到鐵戰國和王嬌蓉的身邊沉聲道。而他則警惕看着眼前那草蟒魂獸整個身體拍打山石。剛剛的眼睛刺痛已經讓它難受萬分,正甩着身子發泄着自己的怒氣。

王嬌蓉和鐵戰國頓時身子一輕,感激看了眼宋德華後直接雙雙迅速離開。

“砰!”草蟒魂獸大尾一擺,頓時將一快山石掃平,硝煙滾滾。

宋德華見狀連忙後退,現在草蟒魂獸如發瘋一般,宋德華再不閃開恐怕連自己都要受傷,而且讓宋德華吃驚是那草蟒的狂暴力量,只怕宋德華捱上一下立刻就身亡。

“砰!”

“砰!”

“砰!”

……

已經處在遠處的王嬌蓉和鐵戰國暗捏一把汗,幸虧有宋德華出現,不然現在他們又是凶多吉少。每一次都是宋德華及時出手,沒有宋德華的話,恐怕他們也早就已經死去。

看着草蟒魂獸的狂暴,這讓王嬌蓉和鐵戰國同時擔心宋德華。正擔心着,突然看到宋德華出現在遠處的對面后王嬌蓉和鐵戰國才鬆了口氣。他們多怕宋德華爲了救他們有個三長兩短。

“這孽畜!”宋德華也暗暗鬆口氣,要是自己不即使跑,恐怕此時看似要夷爲平地的山石中自己也躺在那裏了吧。

“砰!”

又是一聲重力轟擊聲,隨着轟擊聲地面又揚起無數灰塵。宋德華又在驚訝那草蟒魂獸的兇猛和強悍。

“恩?”當宋德華正專注並警惕看着那草蟒魂獸吃痛發瘋的時候,手中的地龍卻動了下,並且仰起頭對着那草蟒魂獸的方向。

“不好!”地龍這一動,宋德華立刻感受到了從草蟒魂獸方向傳來危險,想來是那草蟒魂獸已經緩解痛苦,正找宋德華報仇!

說時遲,宋德華一感受到危險身子立刻就歪到一邊,這是常年生死相博的本能。只要感受到危險便會立刻做出閃避的動作,生死,在宋德華的心目中永遠只是差那麼一點。

“轟!”

是草蟒魂獸的尾巴,直接甩向宋德華剛剛站立的位置,只差那麼一點,宋德華就整個人被尾巴砸中。

即便宋德華敏捷的閃避開去,但是那尾巴的甩過來帶着的氣勁還是把宋德華震開半米遠。

宋德華全身冒出冷汗,剛剛只看到硝煙滾滾卻沒能看到草蟒魂獸的動作,若不是地龍動一下,似乎感應到了草蟒魂獸的攻擊,也讓宋德華感受到了危險,不然的話這次宋德華能不能躲開還是個問題。

身子快速躲閃,再不閃開,宋德華相信下一次草蟒魂獸的攻擊肯定能打中宋德華。

王嬌蓉和鐵戰國在剛剛被突然出現的草蟒魂獸尾巴嚇了一跳,不過僥倖的是宋德華多少開,不然的話這次宋德華估計正的要倒下了。

“小嬌蓉,攻擊!”情況危機,王嬌蓉立刻對着正怒視着對面硝煙內草蟒魂獸的小嬌蓉道。

說完,小嬌蓉魂獸頓時閃電一般撲向硝煙內,而同時小戰國也指揮自己的魂獸撲去。只要還有攻擊力,只要能幫到宋德華,他們兩人會義無反顧出擊。

“轟!”

果然,在宋德華閃開不久後,半空再出甩來一尾巴,一閃即逝,帶着破空聲。等宋德華將自己身體藏在林木中,那原本感受到宋德華氣息而攻擊的草蟒魂獸頓時飛了出來,如箭矢一般橫空而出,帶着還在流血的單眼。

此時的草蟒魂獸樣子猙獰嚇人,那帶血的眼睛,那張開的血盆大嘴,還有那恐怖的蛇身……

草蟒魂獸所過之處草木盡毀,而那草蟒魂獸如不知疼痛一般一直向前,帶着尾巴左右橫掃,着實恐怖萬分。

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一左一右分兩邊夾擊草蟒魂獸,不過那草蟒魂獸的皮甲似乎很厚,不論小嬌蓉和小戰國連續攻擊十多次後依舊沒半點受傷的跡象,連追趕宋德華的速度也沒有慢半步。

“該死!”被草蟒魂獸連追千米,宋德華內心暗暗吃力。

都說蛇是最記仇的,恐怕這條草蟒魂獸不把自己殺死肯定不死不休。

現在宋德華要做的就是甩開這條百多米長的草蟒魂獸,而唯一的辦法恐怕只有利用敏捷的身手!

急衝而去的宋德華瞬間收身,止步!

身子急忙轉則,向右邊飛奔而去,轉身的時候沒有半秒停頓,直接一閃身就向右側。

咻!

在宋德華轉向右側的時候草蟒魂獸直接一個大弧度轉身,扭着蛇腰,一甩!身子直接竄向宋德華,遊行速度無比的快。

“戰國,怎麼辦!”王嬌蓉看着那已經一片狼藉的草地,還有那草蟒魂獸兇悍恐怖的樣子頓時有些慌了。或者說害怕吧!

如果此時在逃命的是自己,那麼王嬌蓉相信,自己早已經被草蟒魂獸吃進肚子裏。縱然此時不是王嬌蓉在快速奔跑,但她一樣驚的一身汗。

“我也不知道呀!”鐵戰國焦急道,雙手不斷搓着,此時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焦急,擔心,恐慌集在一起。

吳天宇此時依靠在一顆大樹邊,臉色早已經變的蒼白無比。並且那單薄身子還簌簌發抖着。

“他奶奶的!”宋德華也來火了,縱然焦急,但被一條草蟒魂獸追了半天都甩不開,頓時把宋德華惹的惱火,蛇打七寸,這次宋德華狠一咬牙準備爲自己的生機博一次。

宋德華奔跑速度稍微放慢,不斷注視着身後的草蟒魂獸,不斷注視,連着宋德華手上的地龍魂獸也在注視着,似乎它也已經察覺到宋德華的計劃,和宋德華一樣耽耽看着身後。

“戰國,宋德華大哥怎麼了?!!”王嬌蓉驚訝出身,她看到宋德華居然放慢了速度,身子奔跑的時候居然還向後關注着。

鐵戰國也一連沉重看着宋德華,內心想到該不是宋德華大哥已經沒力氣了吧?再這樣下去就真的被那草蟒魂獸吃掉了呀!

“我也不知道,但是似乎宋德華大哥累了。”鐵戰國淡淡道,語氣中帶着傷悲。

兩人頓時臉上顯得無比沉重,可恨的是他們不能幫上什麼,不然宋德華大哥也不會這樣被草蟒魂獸追殺!

“小嬌蓉,給我瘋狂攻擊!!”

“小戰國!加油!”

王嬌蓉和鐵戰國對着自己的魂獸大聲喊到。現在他們只希望自己的魂獸能爭氣點,哪怕爲宋德華爭取一點時間。即便是犧牲自己的魂獸。如果可以,他們願意犧牲的是他們呀!

小嬌蓉和小戰國似乎也懂了主人的意思,頓時兩獸咆哮一聲,身子瞬間再加速度,攻擊頻率不斷增加,不斷的攻擊,瘋狂無比。 但縱然如此,那草蟒魂獸依舊不理會小嬌蓉和小戰國的攻擊。草蟒魂獸是高級魂獸,比起小嬌蓉和小戰國現在連成年都不到的魂獸自然強悍不少,而且小嬌蓉和小戰國的攻擊簡直就是撓癢癢,草蟒魂獸直接無視。

它那血紅的眼睛裏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奔跑着那個人,射瞎它的眼睛,此時的眼睛依舊還傳來疼痛,痛及神經,血流如注。

但不得不說,小嬌蓉和小戰國的攻擊吸引了草蟒魂獸的一些注意力,而宋德華此時見勢,大喜!

“看我打你七寸!”宋德華原本向前奔跑的身子一返身,直接對着草蟒魂獸衝去,在臨近草莽魂獸的時候宋德華直接起跳,直接翻騰身體,飛到草蟒魂獸的身上,狂奔而去,直接在草莽魂獸蛇身上飛奔,向那七寸的地方跑去。

草莽魂獸似乎也感受到了宋德華正在它的背上,頓時更是狂搖擺自己的身子,不斷的遊走,身子劇烈抖動,碩大恐懼的蛇頭還不斷晃動,以更有力的帶動自己的身軀搖擺的更劇烈。

“我宋德華今天不收了你老子跟你姓蛇!”宋德華是真的來火了,泥人都帶三分性,何況宋德華是熱血男兒?這次無論如何宋德華也要好好揍這隻死蛇。

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此時也發現草莽魂獸的焦急,頓時攻擊起來更帶力,不斷的攻擊,不斷的撕咬。縱然還是沒能傷到草莽魂獸半分,可是卻令草莽魂獸的脾氣更加暴躁起來。

狂舞飛舞,草莽魂獸發瘋一般扭動,搖擺。尤其是它感受到宋德華已經來到它的七寸地方,更是拼命的搖擺。

宋德華身子幾次差點摔落下來,被那草莽魂獸狂猛有力的擺動。但沒一次感受到擺動的時候宋德華就立刻半蹲下身子,用雙手死死捉住草莽魂獸的鱗片。草莽魂獸的鱗片夠堅硬,小嬌蓉魂獸和小戰國魂獸都攻不破。而同時也爲宋德華提供了有力把持自己身子的地方。

“到了!”在經受那發瘋一般搖擺身體的草莽魂獸劇烈抖動都後,宋德華終於來到了七寸地方。左手死死捉住蛇鱗片,右手化爲掌,直接用手插進那鱗片縫隙。

第一掌下去的時候,疼痛讓宋德華直接神經一抖,這種痛直接從手指傳來,十指連心,疼痛讓宋德華的左手都差點脫手。但現在情況緊急,宋德華也不顧不了那麼多,右手再起,再次化掌插進去。

“喝!”

“一掌!”

“喝!”

“兩掌!”

“喝!”

……

一股做氣,宋德華忍着鑽心的疼痛不斷的攻擊,不斷的插。手上是血,全是他的手。甚至手都直不起來,只能彎曲着才讓他好受點,但是宋德華依舊咬牙伸直。在宋德華的腦海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要把鱗片打開,他要打七寸。不然的話不單是他死,估計連王嬌蓉和鐵戰國他們全部都要死去。

“絲!!”草莽魂獸越發瘋狂,瘋了一般不斷搖擺着身子。因爲它感受到了疼痛,就是那該死的人類站的位置上,是疼痛。

“喝!!”

宋德華的身子甚至開始顫抖,因爲疼痛而顫抖。雙腿發抖着,而那右手更是抖的厲害,甚至有點瞄不準位置的感覺。但宋德華仍在堅持,每當他身子搖晃不定,全身無力的時候宋德華就一咬舌頭。讓自己瞬間恢復精神,就在那麼一瞬間再次攻擊。

也許是因爲一直這樣的原因,導致現在宋德華再咬舌頭卻是起不到剛剛的效果,攻擊一出,力道卻是小了不少。

“轟!”草莽魂獸感受到了,那種疼痛更真切,所以它開始用尾巴掃山石,想用那掃蕩山石的震力將宋德華震出去。

宋德華的似乎陷入了呆滯狀,整個人就這樣粘在草莽魂獸身上,任由草莽魂獸搖擺,動盪。他的身子就這樣死死粘住一般跟着搖擺和動盪。

此時宋德華的頭腦依舊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他卻沒有力氣再指揮自己攻擊。或者說那疼痛讓他的神經萎縮不受大腦指揮。

“動!”宋德華對自己道。

“攻擊呀!”宋德華吶喊。

“給我攻擊呀!”感受到草莽魂獸此時的更加狂暴,再不攻擊就真的沒有機會了。所以宋德華歇斯底里道。

動了!在宋德華髮出最後吶喊和掙扎的時候。在宋德華的身體四周再次泛出白色淡淡的光芒,而地龍魂獸四周則發出黑色的光芒。

當宋德華感受到身體可以動,而且身體充滿力量的時候,宋德華大笑起來。

“啊哈哈哈!!!”宋德華露出猙獰萬分的表情,在他腦海只有一個聲音。攻擊!

一下!

二下!

三下!

……

宋德華的右手像是機械一般開始瘋狂甩動起來,不斷的攻擊,不斷攻擊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