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少爺,我好擔心,我很擔心有一天你會中了你二舅的道,因爲人無害虎心,虎有傷人意 ,今後你可要加倍小心。”

“那你呢?我擔心的倒是你。”

“我有什麼好擔心的,小少爺你就放心好了。”

“你爸只是個機械業務部銷售經理,事事聽命於我二舅,雖說你是我二舅媽的遠房親戚,但如果爲了自己了利益,我二舅這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的。”

盧蔓蒂克一臉驚訝道:“原來小少爺什麼都知道啊,唉,我爸真是的,什麼人不好跟,偏偏要跟着曹副總,肯定沒有什麼好結果,不過,你放心好了,我爸還是挺疼我的,我慢慢做他的思想工作,不要再跟着曹副總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

沒錯,盧蔓蒂克正是三級武者盧敘丹的女兒。

“這樣吧,爲了你的安全考慮,今後我二舅交代你做什麼,你照做就行,千萬不要得罪他。”

“這怎麼行,他要我做的事無非就是要害死你,因爲我跟在曹董的身邊,他不敢對我怎樣。”

林陽瞧着盧蔓蒂克嬌巧的身子,卻隱隱能感覺到她內心的強大,以及爲了他的安全着想所表現出來的勇氣,強烈地震撼了他的心,不禁對她刮目相看,心裏還產生出了一種莫名的情愫來。

“小盧姐,你一定要聽我的,你看。”

林陽噏動鼻翼,伸出右手,催動玄清氣,將玄清氣灌注在食指和無名指上,朝三幾米外的梳妝檯上一指,然後朝胸前一勾,梳妝檯上的一隻木梳子就被他握在手裏。

“我敢說,這世上還沒人能殺得了我,更別說想害我,因爲,我是一名修真者。”

盧蔓蒂克怔怔地瞧着林陽手裏的木梳子,目瞪口呆。

“牛逼哄哄的修真者,懂了嗎?”林陽加強了語氣。

林陽剛纔爲她療傷時,緊緊捂住了她的手心,已將她所有的思想竊取,她的心裏全都是他,從曹光炳暗中交代她辦事起,她就一直爲他擔憂着,痛苦着,甚至決定爲他而死時,她也一點都沒有表露出來。

這是一名甘願爲他死的女孩,儘管他倆僅僅才認識兩天。

兩天已經足夠了。

所以,林陽從捂住她手心的那一刻起,他就決定不再瞞着她什麼,連周雅蕙、楊沫茵、潮汐等女孩,甚至林芯兒都沒有這待遇。

“修真者……”

“對,所以,我二舅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也不是你想害死我就能害死的,就算提煉過的百草枯也奈何不了我。”林陽捧起了她的臉,認真地說道:“來,忙碌了一天,你也夠累了,我爲你梳梳頭。”

林陽舉起梳子,左手託着她微翹的下巴,爲她梳起烏黑的長髮來。

盧蔓蒂克雙眼迷離,輕輕皺起眉頭,兩頰緋紅,嬌羞無比。

林陽爲她梳好頭,瞧見她胸口鼓脹的兔兔一起一伏的,心思雖一蕩,但十分純潔,跟潮汐給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可以這麼說,她是他願意一輩子去疼惜的女人。

“小少爺。”盧蔓蒂克一把撲進他的懷裏,緊緊抱住了他的腰,然後仰起臉來道:“請允許我這樣抱住你到天光。”

“嗯!”

林陽用手臂勾住了她的胳肢窩,緊緊地抱着她。

這可不得了了,林陽的這個動作已牽動了琥珀女,她雖喝了許多茅臺,但只是微醉好不好,感受到林陽身上傳來了別的女人的氣息,立馬發作起來,撅起腚,狠狠地在他的心臟、肺部和肚腩一陣猛刺。 林陽默默地忍受着,也不催動玄清氣爲自己療傷,保持着一個姿勢,思想也不跟琥珀女對接,就當她不存在一般,氣得琥珀女亂跳亂舞,更是一陣猛蟄猛扎。

不一會兒,林陽的五臟六腑已是千瘡百孔,但這小子硬是咬牙忍受了下來,爲的是不驚動盧蔓蒂克,因爲,她已經響起了輕輕的鼾聲。

林陽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滿滿的情意爲自己抵禦傷痛。

不一會兒,五官已經痛得扭曲,但還是靜靜地瞧着盧蔓蒂克熟睡的臉,那長長的眼睫毛輕輕地搭在眼瞼上,十分美麗安詳。

“我願意抱着你,直到天亮。”林陽嗅着她身上的氣味,雙眼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她的臉。

“你……”琥珀女見林陽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更是氣得不行,再次在她蟄過的地方又蟄了一遍。

琥珀女近乎癲狂,一陣狂吼:“我教會你吸取玄清氣,教會你如何修真,又無時不刻保護你的周全,你小子竟然這麼待我,難道我不如你懷裏的小妖精嗎?”

林陽的嘴角浮現一絲輕笑,不語,但已是奄奄一息了。

這下子,琥珀女再也忍不住了,嘩啦化成一隻蜜蜂,翅膀激烈地扇動着,都快要爆炸了。

琥珀女在蜂巢空間裏發泄了一陣,漸漸顯出了人形,身子一陣漂移就到了林陽的眼前,強行掰開他的內視眼:“臭小子,我就不信掰不開你的眼睛。”

此時的琥珀女完全就是一個少女的頑皮心態。

“林陽,林陽,你好歹看我一眼啊。”琥珀女語氣驟變,相當的溫柔:“林陽,你只要看我一眼就行。”

林陽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已在滲血,這才病怏怏地說道:“你如果要毀滅我,現在就可以動手了,因爲,你已經不是我的小姑了。”

“臭小子,你說什麼呢?”

“按人類來說,如果你是我的小姑的話,你就應該支持我跟別的女孩好,甚至支持我談戀愛才對,而不是阻止我跟別的女孩親近。”

“你……是不是嫌自己的針孔不夠多嗎?”琥珀女雙眼閃出幽藍的寒光,瞬息即沒,恢復了平靜,又和風細雨地說道:“林陽,我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

“你說呢?”

“反正,在沒修煉成真之前,你不許談戀愛。”

“那還不讓讓我去死,你說人生要是沒了愛情,那就不叫人生了。”

“但是,你是修真者,你不需要愛情,你懂嗎?”

“沒有愛情,那我修真來何用,連佛祖成佛之前也都結婚生子的,反正,無論是神仙還是佛,抑或是鬼,他首先都得是個人,是個人就是要談戀愛,那才完美。”

“臭小子誒,你這是要活活氣死我啊。”

“我說小姑奶奶,你不是也說過,想修成真正的人,然後跟帥鍋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的嘛,你不能這麼快就忘了個一乾二淨啊。”

“我……我在你體內,你說我到哪兒找帥鍋去,除了你……哎呦,真是氣死我啦。”

琥珀女眉頭緊蹙,都恨不得再蟄他個千瘡百孔了。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吵了,吵了也沒用,反正你得給我一定的自由,不然,我倆沒戲。”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臭小子?”

“不敢。”

琥珀女猛然舉起雙手,朝他的五臟六腑襲來,林陽一副英雄就義的神情,加大雙眼緊閉的力度。

但,林陽並沒有感覺到痛,相反,那些痛的地方不痛了,而且感受到一雙溫柔如水的手掌撫摸過自己的臟器,通體舒爽無比,急忙睜開了眼睛。

內視眼之處,自己的體內盪出了星星點點的熒光,像無數螢火蟲在飄舞,美妙極了。

“這龍涎真是神丹妙藥,一點不比玄清氣差,好了,手到病除。”琥珀女嚷嚷。

“謝謝小姑,原來你是在爲我療傷啊。”林陽恢復了刺傷,鬆過了一口氣:“龍涎,是什麼意思?”

“就是惡龍的涎水啦,爲了你我可是冒着巨大的危險靠近了惡龍,趁他熟睡時,偷偷接下了它一滴涎水,經我用玄清氣催化,給你治療傷口正好。”

“真是的,壞人也是你做,好人也是你做,我說小姑奶奶,你這是要幹什麼啊,拿我的痛苦來做實驗啊。”


“反正你不要惹我生氣就好,惹毛了我,我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的。”

林陽苦笑了一下:“我這也算惹你嗎?如果你跟別的男人好,我保證不會阻止你的,同樣道理,你就不該阻止我。”

“臭小子,你說什麼呢,你這話真的好傷人欸,我真想殺了你。”琥珀女握緊拳頭,咬牙切齒。

“不好,小姑奶奶,我聽到龍吟聲聲,惡龍醒轉了,恐怕會攻擊咱們。”


“放心吧,看我的。”琥珀女輕輕地盪開身子,舉起右手,優雅地朝前一託,只見蜂巢空間一頁又一頁地翻開,像書頁,也像一扇扇大門,當其中一扇門打開之時,就聽到了一陣龍吟,看到了龍首。

“惡龍已醒,小心。”

“其實,它早就被我馴服了,乖乖聽命於我了。”琥珀女喊道。

“小姑,你越來越像人了,竟然會撒謊了,而且說謊不臉紅欸,還說什麼爲了我,你冒着危險取的龍涎。”

“但我還是無法像人類那樣圓謊哦,還不是被你識破了。”

林陽都哭笑不得了。

“我牛逼吧,看我親手建設的空間巢,一層又一層,一扇門就是一個世界,我什麼都爲你準備好了,你想要什麼東西,完全靠意念拿取就行。”琥珀女得意地瞧着林陽,似乎期待着他來點贊。

林陽瞧着琥珀女雙眼蕩着春水,趕緊移開話題道:“惡龍在動呢。”

“欸,林陽,惡龍之所以能降伏,這都是得益於你的體液含有善良的因子,所以馴服的時候並不難。”

“這就馴服它了?你不是說要開啓龍靈塔第五層才能鎮壓它的嗎?”

“是啊,我也萬萬沒有想到,你的體液竟然這麼厲害,超乎我的想象。”琥珀女眉目一轉道:“你說該給它起一個什麼名字好呢?”

林陽沉思了一小會兒道:“你是蜜蜂,我是林陽,它是龍,都是動物,它既然這麼大,就直接叫大龍吧。”

“大龍?不好聽。”

“那就叫威龍吧,你瞧它的腦袋昂起,多威風啊。”

“ok !very good,那就叫威龍。”琥珀女學英文還真學得惟妙惟肖,林陽都對她另眼相看了。

琥珀女喊了一聲:“威龍過來。”

威龍長吟了一聲,倏地就飄飛到琥珀女的身邊,纏繞着她的身子飛騰起來。

琥珀女赤着雙腳,緩緩地舞動,威龍就此歡騰,一人形一龍形相映成趣,在林陽的體內飛騰嬉戲起來。

林陽都瞧癡了,此時的小姑奶奶分明就是一名少女,翩翩起舞,動作曼妙非凡。

舞動一會兒,琥珀女倏地縮小了空間,來到林陽的內視眼前道:“林陽,既然威龍已經被我倆降伏,從此會聽命於我倆,這龍靈塔還是又它來保管吧,我倆隨時可以取用,現在,是開啓龍靈塔第二層的時候了。”

琥珀女舞動起來,林陽即刻跟了過去,與她雙雙起舞,威龍就纏繞在他倆的身周,像一隻會飛翔的貓咪,溫順地配合着他倆的動作。

林陽噏動鼻翼,將丹田的玄清氣灌注在手臂,嘴念口訣:“天地玄黃,爲我獨尊;萬物本源,龍靈鎮妖。”

隨着一聲聲清越的響聲音樂般響起,龍靈塔即刻第二層就被開啓,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威龍竟然圍繞着龍靈塔磨蹭了一陣,同時飛繞到林陽的胸口,輕輕用龍鼻抵了抵。

林陽被嚇了一跳,連連後退。

琥珀女見了大喜道:“林陽,這龍靈塔原本就是它的寶貝,它再熟悉不過了,它這是要你繼續催動玄清氣呢,這第三層隨即也可以開啓了。”


林陽精神一振,旋即催動玄清氣,手掌朝龍靈塔轟去,又是一聲清越鳴響,龍靈塔的第三層也開啓了。

“乾脆我繼續,將第四層、第五層也都開啓了,省得麻煩。”

林陽喊着,又噏動鼻翼,琥珀女急忙騰出手來,一把就捏住他的鼻子,還拽了拽道:“你真夠貪心的,能一下子開啓兩層龍靈塔已是相當不易了,不用試了,時候還沒到,別白白浪費了玄清氣,趕緊凝氣修煉,完成胎清氣第三層第二顆內丹。”

“是!”林陽趁熱打鐵,在琥珀女的幫助下,加緊修煉,突破種種障礙,終於完成了胎清期第三層的第二顆內丹。

第二顆內丹叮咚掉落在鍋內,內視眼即消,林陽雙眼泛着幽藍的寒光,也就在這一刻,睜眼之時,林陽大吃一驚,通感還在繼續,懷裏溫軟的盧蔓蒂克竟然渾身赤-裸-裸擺在眼前,順着她綢緞一般的後背,直至臀部,伸手可觸,觸目驚心。


呼啦一聲,條件反射,林陽的擎天一柱敲響了警鐘,不過,是在自己的腦門裏嗡嗡作響。

心臟快速地跳動了幾下,林陽趕緊閉上雙眼,“太完美了,太完美了,不可褻瀆,不可褻瀆。”

心裏這麼默唸了幾遍,林陽的雙眼做賊一般,又像蝸牛的觸鬚一般,又緩緩探了出來,還好,通感已消,盧蔓蒂克還穿着衣服。 驚異過後,林陽心裏一陣爽歪歪,“嘻嘻,這是不是就標誌着我可以用透視眼啦?既然內視眼能看清自己體內的空間,那麼離外視眼就不遠了,到時候,蕙姐、謝泳和潮汐她們豈不是都要光-條-條地任我欣賞了。”

“嘻嘻嘻,哈哈哈……”林陽越想越興奮,胯下警鐘長鳴了一宿,猥瑣得很吶。

林陽抱着盧蔓蒂克直到天亮,竟然保持着一個姿勢,堪稱柳下惠再世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