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師傅可能是想要把牆壁重新刮大白,所以就剷掉了一部分發泡的膩子石灰,可是剛剛纔動手,就看到了那個手指頭。

手指頭上還包裹了一層塑料薄膜,現在已經被剷掉了一半,我驚訝的看着小師傅:“還有一截呢?”

經我一提醒,唐寧指着小師傅的剷刀說:“在那!”

果然,剷刀上面還有半截手指頭,被黏在了鏟落下來的石灰上面,跟個藝術品似的。

“媽呀!”小師傅大叫一聲,翻了個白眼就昏了過去。

這時候別的裝修師傅和趙藝都聞聲趕了過來,看到這情形,膽大的開始拿出手機拍照,膽小的跑到外面吐去了。

“報警,報警!”關鍵時刻,還是趙藝有主意,可是她拿着手機抖得好像風中的落葉,根本就撥不了號。

“等等,等等!”唐寧抓着趙藝的手,試圖讓她鎮定下來,可是卻沒有什麼用。

我看着那截手指頭,這只是冰山一角,想必在這牆壁裏還有着更加恐怖的祕密。

“等什麼,等什麼?”趙藝掐着唐寧,掐得他臉色都變了。

“你報警了的話,我們的生意還怎麼做?”

我搖着頭:“萬惡的資本家,這個時候了你還想着做生意!放心吧,要是真的挖出來什麼屍體,你的生意肯定會更好的,現在這幫年輕人,最喜歡靈異事件的發生地了!”

“你說得對,報警報警!”唐寧的眼睛無恥的發着光,一身銅臭味相當明顯。

其實早就有工人跑出去報警了,警察很快來到現場,並且封鎖了我們的店鋪。

“幹嘛把我也趕出來啊,我不是老闆嗎!”唐寧不滿的抗議。

我跟他一起站在看熱鬧的人羣裏,笑着說:“等一會兒警察肯定會找你瞭解情況的,別急。”

就在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從店鋪裏傳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嚇得圍觀羣衆落荒而逃。

唐寧看着我:“進去看看?”

我一看,趙藝已經跑遠了,馬上就對他說:“好!”

店鋪裏飄出來滾滾濃煙,連隔壁鋪子的玻璃大門都被震碎了,我和唐寧沒有從我們自己的門口進去,那樣絕對會惹來麻煩的。

當我們從隔壁鋪子進去之後,煙霧依然很嗆人,而且簡直就是伸手不見五指。

“劉茵,這東西有沒有毒啊?”我聽到唐寧的聲音有點顫抖,他肯定很害怕,而且有點後悔這麼衝動的跑進來吧!

“我怎麼知道,你要是害怕就快點出去!”我覺得這陣爆炸不正常,而且那個手指頭的主人肯定是有問題的,否則至陽線和玉鐲不會指引我過去。

所以我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棄的,我又沒有隱身術,總不能公然跟政府職能部門作對,人家辦案的時候難道硬闖嗎?

浪漫森林隔壁是一家服裝店,老闆娘漂亮極了,賣的服裝很高端,我這種學生基本上是不會進去的。

說起來我從農場回來之後也沒有看到過她,昨天的那場雨,她的店裏也應該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但是今天我也只是看到她手下的員工在清理,她也沒有露面。

因爲我對這個店的裝飾裝修和佈置格局基本上是屬於陌生的程度,所以就算摸黑,我也沒有方向。

就在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隻手拉住了我的胳膊,我大叫一聲想要甩開他。

復仇總裁小小媽 還用說嗎,這肯定是膽小又好奇的唐寧的手,他想出去又不甘心,所以才胡亂的摸來摸去,摸到了我的手。

“放開!”

我大力的揮動着手臂,可是那隻手卻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反而把我攥得更緊了。

“唐寧你想死啊,再不放開我揍你了哦!”我用另一隻手去拉扯,現在光線雖然比之前好一點,可是依然很暗淡,我只看到身邊一個淺淺的人影。

沒有人回答我,我的手觸摸到了那隻手,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摸到了一塊果凍。

“什麼人!”我立刻警覺起來,這絕對不會是唐寧的手,而且那種質感根本就不是什麼正常的手。

煙霧在我眼前散開,那個人影變得清晰起來,我看到了一張很詭異的臉孔。

說是臉孔都很牽強,因爲這張臉連五官都沒有,如果不是那一頭張揚的頭髮,我根本就看不出這是臉還是後腦勺。

身體就更加詭異了,上下一般粗細,跟一條棍子似的,手腳都好像是軟體動物那樣滑膩膩,還有蹼。

“你是什麼東西!”我這次絕對不會再用人來稱呼它了。

那個沒有臉的怪東西居然還可以發出呵呵的笑聲,也不知道從哪裏傳出來的。

它抓着我的胳膊,我這會兒纔看到從它的手裏還在滴落粘稠的透明液體,滴滴答答非常噁心。

“還不放開?”我真的太生氣了,這髒東西會弄髒我的至陽線的!因爲它抓着的正是我手腕上戴着至陽線的地方。

奇怪的是,至陽線居然也沒有表示反抗,就那麼乖乖的被它抓在手裏。

後會無欺之等你共赴白首 我擡起玉鐲就砸了下去,但是剛剛纔浸泡了雲霓裳血液的玉鐲竟然木然而黯淡,砸在那軟綿綿滑膩膩的東西上,毫無力度可言的被滑開了。

“別掙扎了,你是我的!”沒臉怪冒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滾蛋!”我就是我,怎麼變成了你的?我想要掙扎開來,可是那個無臉怪卻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怎麼甩都甩不開。

現在玉鐲被它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矇蔽了光輝,至陽線又被它抓着,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關鍵時刻,我終於想到了一件我隨身攜帶的利器,那就是我自己的血液!

我毫不猶豫的舉起手送到嘴邊,狠狠的咬了一口,鮮血涌出來,嘴裏一股血腥味。

“呸!”我一口血吐到了無臉怪的臉上,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一片電火花閃過,還有金石之聲。

這一下總算是讓無臉怪放開了我的手,我飛速跳到店鋪另一頭的裙裝區,扯下一條連衣裙狠狠的擦着手腕和至陽線。

“該死,你到底是什麼來頭?”脫離了無臉怪的掌控,我的視力聽力都恢復了,連至陽線和玉鐲都重新煥發出光彩。

雖然隔着很多的衣服和衣架,可是我卻看到無臉怪好像廣場上的充氣人一樣晃晃悠悠的飄了過來。

“看來不動真格的是不行了!”我覺得至陽線和玉鐲似乎對無臉怪有些畏懼,又想到雲霓裳說過的那些用血滋養寶貝的話,趕緊用手指傷口上的血去塗抹。

這一下果然奏效,我看到至陽線瞬間就擡起了頭,玉鐲也閃閃發亮,衝着無臉怪過來的方向就飛了過去。

至陽線纏在無臉怪的身上,把它勒得好像米其林輪胎一樣,一圈圈的令人作嘔。

玉鐲一下一下在它頭上不停的砸着,火花四濺! 無臉怪非常頑強,它雖然被束縛着,還受到了玉鐲的打擊,但卻一直都沒有倒下。

我努力將所有的意念都灌輸在至陽線上面,但是無臉怪還是慢慢的掙脫開來。

秦少的心尖狂妻 怎麼回事?我發現最近我遇到的怪事越來越多,而且對手也越來越強,無臉怪雖然看着跟沙老差不多,可是感覺好像更加厲害。

它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放棄吧,你是打不過我的!”無臉怪呵呵的笑着,一步步靠近我的身邊。

“我就不信了!”我狠了狠心,乾脆把手上的傷口再咬開了一點,血液順着我的手指流到了至陽線的上面,緊接着,我又收回手鐲,在上面厚厚的塗了一層血。

當至陽線和玉鐲吸收了我的血液之後,瞬間膨脹起來,一邊發出蜂鳴聲,一邊再次向着無臉怪撲過去。

可是就在剛纔我稍微停頓的這一刻,無臉怪好像也在恢復它的體力,此刻也變得更加兇猛。

我一看,這樣下去不行,至陽線和玉鐲本身雖然具有強大的威力,可是我的實力卻太弱,還駕馭不了。

如果再堅持,說不定把我自己賠進去不說,還得讓至陽線和玉鐲受到重創,我不能冒這個愚蠢的險。

所以我當機立斷,必須馬上撤離出去,不能再戀戰,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看了一眼,服裝店的出口在我的左手邊,我目測了一下,要是快速跑過去大概需要十秒鐘,可是無臉怪擋在必經之路上,我得抓住機會一擊而中,然後逃走。

既然無臉怪製造了爆炸和煙霧,所以我想它還是怕白天的,否則不會這樣裝神弄鬼。

我伸手在額頭上抹了一把,感覺到那種血液塗抹的溫度之後,我伏下身子猛衝過去。

當我撞在無臉怪身上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一股很強的反作用力,幾乎將我彈了個跟頭。

這樣也好,因爲剛好把我彈到離門更近的地方,我收回至陽線和玉鐲,站起來就向外跑。

剛剛跨出服裝店的大門,我就看到了唐寧,他正朝着裏面張望呢,猶豫着要不要衝進去的那種表情。

“劉茵,你跑哪去了,我摸了半天都沒有摸到你,只好自己先出來了!”唐寧看到我,驚喜的跑過來。

我喘着粗氣說不出話,可是額頭上和我手腕上的血卻嚇得唐寧臉都白了。

“你怎麼了,是不是撞到牆了?可是手上怎麼也有血啊,快快快,我帶你去醫院!”

本來我對他拋下我獨自離開還很不滿,可是看到他這樣着急的模樣,我還是有些小小的感動,也就不追究他那種不講義氣的行爲了。

“沒事沒事,小傷而已!”我怕他驚驚慌慌弄出大動靜引起旁人過來看熱鬧,趕緊搖着頭對他說。

“真沒事?這店裏是怎麼回事,比我們店裏的煙霧大多了,現在都看不到裏面!”唐寧扶着我,然後我故意讓他走到一處僻靜點的地方,說是爲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我回頭看了看服裝店,如同唐寧所說的那樣,裏面煙霧繚繞,什麼都看不清。

而我們的浪漫森林裏,雖然發生了爆炸,可是此刻卻雲淡風輕,毫髮無損,警察們進進出出我也沒有看到一個受傷的。

所以我想,那個爆炸只是個幌子,是無臉怪引我進去隔壁服裝店的誘餌,煙霧纔是它設下的埋伏。

“你怎麼樣?”唐寧看着我的額頭,疑惑的皺了皺眉,他一定是沒有找到傷口。

“這裏,在這裏!”我把手指上的傷給他看。

唐寧一看就猜到了這個傷口是被咬的,他問我:“裏面有什麼東西,怎麼被咬成這樣?而且還是手指頭!”

“我自己。”我苦澀的說。

唐寧吃驚的看着我:“爲什麼呀?”

“那個服裝店裏有個沒臉的怪物,厲害得不得了,抓着我不讓我走,我沒辦法只好咬了指頭把血塗到頭上,這才讓阻擋了它一下,我趁機跑出來的。”

唐寧是那個黑暗網站的忠實粉絲,他以爲我也是從那個網站上學到這個技巧的,所以沒有感到太驚訝。

“你做得對!本來你年紀就小,耳聰目明,而額頭上隱藏的天眼只要遇到了血液,就有辟邪的功能!”

我點點頭,姑且就讓他那麼認爲吧。

“無臉怪是個什麼東西?”唐寧問到了重點。

我茫然的看着他:“不知道。”

“長什麼樣,會不會說話?”

我想了想:“長得好像一個圓柱體,手腳粘乎乎的有蹼,臉上沒有五官,還有一頭爆炸的長髮!”

然後我又說:“它說我是它的,這句話我沒有搞懂是什麼意思!”

唐寧手託着下巴做沉思狀,然後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說:“你是它的?會不會是你前世的男朋友?”

我差點一頭栽倒。

這時候,唐寧的電話響了起來,他拿起來一看,不耐煩的說:“又是什麼騷擾電話!”

“陌生號碼?”我問。

唐寧點點頭。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會不會是店裏的警察找你?之前你不是留了號碼給他們的嗎?”

唐寧猛的一拍腦袋說:“對對對,我還真是給忘了個乾淨!”

“快接啊!”我推了推他。

電話果然是警察打來的,讓他馬上回店裏,說是有新的情況發生。

唐寧丟下我就朝回跑,我把額頭和手指上的血擦乾淨之後也跟着他回到了店鋪裏。

警察攔着我,幸好唐寧給他們說我是店裏的人,這才讓我進去,而趙藝還一直在遠處張望,根本就不敢過來。

我進去的時候,唐寧已經蹲在那堵牆那裏了,我看到從牆壁裏露出半拉人的身子。

“劉茵,你過來!”唐寧衝着我招手,我走過去,看到那半個身體有着白皙的皮膚,被包裹在塑料袋裏,有肩膀,有胳膊,有腿,有手腳,當然,有一根指頭斷了。

“你們認識這個女人嗎?”一位警察問我和唐寧。

大概因爲這具屍體是在我們店裏發現的,所以我和唐寧自然成爲警方訊問的第一人。

“女人?”我看到屍體的頭也露出半個,有着長長的頭髮,只是都被裹在塑料袋裏,面部特徵很模糊。

“是,你看這皮膚和身材,還是個很美好的女人呢!”唐寧是學藝術的,看到屍體都還有審美的情趣。

警察敏感的看了他一眼,我趕緊推了他一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否則人家肯定認爲就是這個變態殺的人。

唐寧也覺察到了,理智的閉上了嘴。

“看不清楚。”我對警察說。

另一位警察走過來,對我們說:“屍體的右肩膀上面有個小小的蝴蝶紋身,我們想讓你們先認一下,如果實在沒有線索,就等屍體被弄出來再說吧。”

“蝴蝶紋身?”唐寧的臉色一變。

我和警察都看着他:“你認識?”

“額,我,那個”唐寧突然變得結結巴巴起來,我知道他在緊張的時候就會這樣。

“好好說話!”我嚴肅的衝他喊道,引來警察不滿的瞪了我一眼。

唐寧的喉結滾動了一下,看着那堵牆上的屍體,艱難的說:“隔壁服裝店的老闆娘,林曉曉,她的右肩膀上就有個蝴蝶紋身,當時那個紋身的圖案還是我幫她畫的。”

“隔壁老闆娘?怪不得我好久沒有看到她了!”我驚得出了一身冷汗。

剛纔在隔壁,我還想到過林曉曉呢,可是沒想到牆壁裏的屍體竟然會是她!

林曉曉的死跟無臉怪有沒有什麼聯繫?她的死因是什麼,怎麼會被封到牆壁裏面去?

這都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情啊!

“林曉曉是吧?”警察開始拿出紙筆做記錄,然後對唐寧說讓他隨時配合協助調查。

“好,我一定知無不言!”唐寧和林曉曉的關係不錯,兩個人以前還經常一起喝茶什麼的。

但是唐寧好像也是把林曉曉當成紅顏知己而已,並沒有對她動什麼歪心思。

我想,這事兒應該跟唐寧沒關係。

“林曉曉的社會關係複雜嗎?”警察問道。

因爲我纔來浪漫森林不久,所以不瞭解林曉曉,只是偶爾在門口看到過她一眼,確實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打扮得很是時髦洋氣。

而且我看到過,在她的鋪子前經常有各種豪車停着,都是來接她出去玩的,所以她的男朋友一定不少。

“說複雜也不復雜,但是也絕對不簡單。”唐寧嘮嘮叨叨,我習慣了他的敘事方式,靜靜的等着他被警察打斷。

果然,警察說:“講重點!”

唐寧立馬老實了,講了林曉曉平時裏經常來往的幾個男朋友,還有他們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

可是儘管唐寧說了那麼多,我卻覺得林曉曉被殺一事肯定是無臉怪乾的,如果不是它的話,誰有本事把一個人封存到牆壁裏而不留下一點點痕跡?

我都是憑着玉鐲的指引才知道那個地方的,而且如果不是唐寧想要重新裝修的話,誰都不會察覺到牆壁裏竟然藏着一個人。

要是林曉曉被殺死了再弄到裏面那還好一點,如果是活着被封進去就太殘忍了。

我想,不管從公從私,我都必須要插手。

也許這類事件警方會有官方解釋,但是我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因爲無臉怪對我好像是有企圖的,就算我不去招惹它,它也會來找我的! 可是我要從什麼地方入手?目前看來,那個無臉怪是躲在隔壁服裝店的,如果我想要跟它打交道,還是得進去。

唐寧跟警察講了林曉曉的一些事情之後被趕了出來,因爲挖掘工作還要繼續下去。

我跟在他身後走出浪漫森林,趙藝過來找我們,知道里面那個屍體是隔壁老闆娘之後,好一陣唏噓。

“現在事情複雜了,我們到底要不要去找周瀟?”唐寧看着我說。

“你再給他打個電話看看。”我現在惦記着隔壁的無臉怪,也很擔心周瀟。

電話終於有人接了,周瀟說他心情不好,一直都躲在家裏鬱悶,無心過來上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