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東西,退後!”冷陌在我耳邊大叫。

可我仍然沒退後,額頭一大滴汗落到地,努力回憶着次在和平村是怎麼與紅色人形交談的。

對了!

我當時是用了命令的口吻!

難道是這樣?

來不及多想了,兩條蛇已經逼近在眼前,冷陌長袍衣角都已經隱隱能看見了,他要現身出來了,我在內心大吼:“紅色人形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話!我說了,給、我、能、力!”

轟!

紅色空氣波伴隨着巨大轟鳴,從我身體裏再次擴散出去,眨眼間,兩條蛇下身分家,他們甚至都來不及反應他們是怎麼死的,重重砸到了地,再沒動靜。

空氣波擴散到湖水,看不到邊際的湖泊瞬間乾涸,只留下一個滲人巨坑。

這一次,紅色空氣波沒有胡亂擴散,而是隻從我前方衝了出去,我身後那些遠遠的農房,甚至連那個茅廁都沒有受到損害,半點損害都沒有!

驚喜漫過眼簾。

這算不算是我第二次成功控制了紅色人形?

用了這一次空氣波後,我感覺渾身的精力和血液都被抽空了一樣,腿一軟,跌坐在地。

“你!”用火女孩驚呆了:“你這什麼怪能力!果然是想打入朱峯山,我要殺了你,以絕後患!” 之前翠花說的是對的,這女孩的火焰確實有魚腥味。

剛纔紅色空氣波從用火女孩身直接穿過去,用火女孩都不躲不閃的,紅色空氣波也沒傷害到她,可見這女孩實力簡直深不可測。

“紅色人形!”我再次在內心呼喚。

然而這次,不論我怎麼命令怎麼吼,我的身體都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好像剛纔那道空氣波,純屬紅色人形心情好順手幫我一把的感覺。

也許,我根本沒有控制過紅色人形,一切都是紅色人形在耍着我玩。

火焰瀰漫了過來,情勢緊迫,我沒有任何辦法了。

是我太過於得意忘形,完全忘了紅色人形是個怎樣恐怖的存在,一道空氣波,我竟傻傻以爲真的操控了她。

冷陌的衣襬已經出現,被封印了能力的他,大概此時也沒有辦法對付能力強悍的火焰女吧。

吼!

在我身後,忽然傳來猩猩般的巨吼,這吼聲,竟把砸到我面前的火焰生生逼退了回去,然後熄滅在了空氣。

“你是什麼人?!”火焰女孩瞪向我身後。

我扭頭回去。

媽呀!這到底什麼鬼啊!

在我身後,是一隻渾身長滿黑毛的巨型大猩猩,電影《金剛》裏那隻猩猩還要大至少五倍以!從我這裏必須要高高仰起脖子,才能看到這隻猩猩的下巴。

我連忙退了幾步,這下倒成了我和火焰女孩站在一邊了。

“這是這猩猩精的法術,膨脹。”冷陌在我身邊說。

猩猩精……

鬼遇見的差不多了,現在是精怪輪番場了嗎?

我有些頭痛。

“大姐,是這女孩嗎?”巨猩猩喘着粗氣的開口,我不知道它說的大姐是指誰。

從大猩猩腳下分別走出兩個人,一個是長髮女人,一個是男人,看到這兩個人,我頭更痛了。

“死丫頭你這個騙子!”長髮女鬼衝我吼,紅着眼睛:“我們在和平村湖邊發現了蛤蟆怪的血跡,她早死了!你還騙我們封印珠在她身!”

獠牙男也朝我吼了一嗓子表示憤怒。

我按着突突跳不停的太陽穴。

現在好了,前有火焰女,後有長髮女鬼一夥,我被夾在間,不死成粉末我都不相信。

“又是你們!”火焰女孩開口道:“不知死活,還想搶封印珠!”

“大姐,怎麼辦,是黑火女。”猩猩精說。

黑火?

聽着猩猩精的話,我不禁想到在d大,這女孩曾經說要奪取夜冥的白火,我也是那時候第一次聽說到白火,現在這女孩是使用黑火的,夜冥和這女孩之間是不是有什麼?是不是隻有夜冥的白火,才能對付這女孩的黑火?

但偏偏,夜冥此時正在警察局睡大頭覺。

“小東西。”冷陌忽然叫我:“離間他們,等他們打起來,你閃人,那個盒子我已經拿走了。”

離間?

我輕微的點點頭。

而後,略一思索,我衝長髮女鬼咧開個笑:“大姐,雖然我騙了你兩次,但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也看到了,這黑火女孩一直在追着我要封印珠,如果當時我不騙你,把封印珠給了你,這女孩早把我殺了不是?我也需要留着點後路的,你說對嗎?”

“你現在說什麼我都不會聽了!”長髮女鬼大叫。

“好吧。”我做出一副無奈樣:“既然您非要逼我到這個份,我只好把封印珠交給那黑火女了,畢竟她看去你們強多了,我可以向她申請不殺我,留我一條性命。”

黑火女孩不好騙,只是眯着眼睛不說話。

相對於來說,長髮女鬼這一夥智商有些堪憂,要連她們都騙不到,我徹底完蛋。

我作勢要朝火焰女孩走去。

“等等!”長髮女鬼叫住我。

我停下來,看她。

“你剛什麼意思?你說我們能力沒那隻魚臭味的火焰女強?你要去尋求她的庇護?你是看不起我們嗎?!”女水鬼質問我。

我看她兩眼,又看看獠牙男,最後看了看巨型猩猩精,然後點頭:“對啊,我是覺得你們沒能力,一隻笨重的猩猩精,一隻智商爲負的獠牙男,還有你,光有長髮沒有腦子的女鬼,能有什麼用?至少黑火女,可是朱峯山的主力。”

這幾次接觸,我猜測長髮水鬼這夥人與朱峯山肯定有矛盾。

果然,一聽朱峯山主力,這三兒徹底怒了。

“三胖子,給我弄死那黑火女!讓這沒見識的人類好好看看,什麼才叫做實力!”長髮女鬼大吼一聲。

猩猩精應聲衝向了火焰女,而同時,獠牙男和長髮女鬼也攻了過去。

“你們也想弄死我?真是天大的笑話。”火焰女迎了來。

我默默的退到旁邊,等待閃人的時機。

火焰女和長髮女鬼一夥碰撞在了一起,長髮女鬼一夥仗着人多,暫時壓制了火焰女,但一看知道,火焰女壓根還沒使用多少本事。

“走!”冷陌忽然一聲令下。

我想都沒想,轉身撒腿跑。

我發誓,這是我跑的最快一次了!

本想着漁翁得利這方法真絕了,本以爲已經完全逃脫了,卻沒想到,纔沒一會兒時間,我感覺身後傳來了炙熱的溫度,我微微扭頭看向身後。

火焰女孩竟然追來了!

“給我站住!”她在後面大叫。

怎麼可能那麼快!

長髮女鬼那一夥人是來搞笑的吧!

“從巷子裏走,去百鬼夜行!”冷陌拽了我一把,把我拉向右邊的方向。

右邊,是通往百鬼夜行的地方。

我悶頭衝進了巷子裏。

火焰女的黑火併不能照亮小巷,不過有冷陌在我前方牽引着我,我很快穿出小巷,剛好與百鬼夜行的最後一隻鬼碰。

“去找鬼煞!”冷陌又說。

我也顧不這些百鬼的恐怖了,一頭子鑽進了百鬼羣。 我回頭看了一眼,火焰女收起了火焰,跟着我衝了進來。

“不要看兩邊的鬼,低頭,儘管往前衝行。”冷陌一直在我身邊指引着。

無數鬼怪的視線都投在了我身,我死低着頭只敢看着地面,撞開鬼怪拼死往前衝。

火焰女的速度我快多了,她簡直是在飛,跑了那麼久我體力也到了極限,快要竭力的最後,終於看到了鬼煞的紅衣,火焰女也在同一時間拍了我的肩要抓我。

我以狗吃shi的姿態撲倒在鬼煞腳邊,一把抓住她紅色長衣的衣襬:“鬼煞救命啊!”

火焰女似乎忌憚鬼煞,停在後面:“鬼煞,我和這人類的事,應該與你無關吧。”

鬼煞看了看我,又看向我身旁的空氣,她是在看冷陌,不知道鬼煞會不會幫忙,要是不幫忙真死定了!

沉默一會兒,鬼煞緩緩開口:“吾的責任只是指引百鬼,除百鬼以外,活人也好,死人也罷,你們的事,請自行處理。”

火焰女笑起來,我的心卻跌進了谷底。

鬼煞這話的意思,是見死不救啊!

“不過。”在這時,鬼煞再次說話了:“酆都乃百鬼聚集之地,吾們皆喜幽靜,如有紛爭,酆都城外請自便,酆都城內,還請還吾們清靜。”

鬼煞不允許在酆都城內打鬥,也是說,火焰女不能對付我了!鬼煞這句話實則公平,其實很大程度幫助了我!

“鬼煞你什麼意思?”果然,火焰女也聽懂了:“我敬你是長輩,所以纔給你面子,你倒好,向着這個人類?!既然這樣,那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火焰女說着,身體裏瞬間冒出火焰朝我扔過來,可還不等我做出反應,那火焰熄滅了,也是瞬間的事。

我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是不知火救了你。”冷陌對我說。

之前在百鬼羣裏見到的,一團火的幽靈漂浮在我頭頂,咧着個火焰大嘴衝我做鬼臉,手舞足蹈的,像是在邀功。

“它之前蹭了你肩膀,大概把你當成了朋友。”冷陌又說。

呃,被一團能帶來災難的火當成了朋友……

“不知火可以吞各種各樣的火焰,再強的它都能吞,只要是火焰。某種程度來說,不知火剋制夜冥,也剋制這女人。”冷陌又向我解釋道。

“你!”火焰女氣的跺腳:“你們百鬼是註定要庇護這人類了嗎?!”

鬼煞不言,而不知火也沒有離開。

“好,很好!不能在酆都裏打,我看你們還能庇護她到什麼時候!”火焰女自知在這裏不是百鬼的對手,扔了句狠話,然後裹着一團火離開了。

不知火從火焰的身體裏伸出兩隻小短手兩隻小短腿,鼓着圓滾滾一團的火焰肚子,跟棉花糖似的,飄在空手舞足蹈的,看去又萌又滑稽。

我被逗樂了,笑着和它開玩笑:“謝了,不知火,你把我當朋友,可別把災難帶給我呀。”

它咕嘰咕嘰的叫,作勢要撲我身,冷陌更快的把我拉開,一眼冷它:“警告你,別碰她。”

冷陌說過,不知火只要碰到人的身體,人會從內臟開始,被燃燒殆盡。

我縮縮肩。

“冷陌大人,請快離去吧。”鬼煞嘆口氣:“吾已做出違背百鬼條約的事,自此以後,還請冷陌大人不要再來了。”

冷陌對鬼煞微微闔首:“多謝剛纔出手相救,我欠百鬼一個人情,以後若有難,我必來救。”

能得到冷陌這樣的承諾,這世界,恐怕也只有鬼煞了。

之後我和冷陌便離開了,胖乎乎的不知火拼命朝我揮手,我也衝它揮揮手,它還做了個飛吻給我,太可愛了。

“這不知火看去,也並沒有你描述的那麼恐怖啊。”走在路,我對冷陌說。

他怪聲怪氣的哼:“人家都飛吻給你了,你當然不會害怕了。”

“你不會又在亂吃飛醋吧?”我歪頭看他。

他不理我,大步走朝前去了。

我悶笑了兩聲,才追着他去。

箱子被冷陌轉移到那個茅廁空地不遠的暗巷子裏,巷子外有盞要熄不熄的路燈,箱子被冷陌扔了,只留下了帳冊,u盤,錄音機。

我把這三樣東西剛裝進揹包裏,忽然聽到外面有動靜。

“蹲下!”冷陌一把將我從亮光拽進了暗處。

我們藏在暗,有人從空地那邊走來,從路燈旁走過。

是長髮女鬼那行人,那隻猩猩精已經縮小了,很小一隻,屁顛屁顛跟在長髮女鬼身後,長髮女鬼和獠牙男鼻青臉腫的,抱怨着什麼,距離不是太近,我沒聽清。

等確認他們徹底走遠了,冷陌才讓我出去。

“你說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爲什麼藏的那麼神祕。”我問冷陌。

他看着遠處:“誰知道,帳冊裏沒什麼重要線索,關鍵是那個u盤,看了知道了,走。”

我以爲他會拿出什麼很先進的設備來查看u盤,還有些好,一直追他身後問,走了好久,他突然停下,指着前面:“到了。”

我擡起脖子,店門寫:吧。

“……”

深更半夜的吧沒多少人,我們開了一臺電腦,我把u盤插接口,然後打開u盤,顯示需要輸入密碼。

果然不會那麼簡單給我們看到裏面的信息,我有些挫敗:“現在怎麼辦?”

冷陌拿出他鬼界的手機,開始按了起來。

“冷陌,其實我一直有個疑問。”我看着他。

“說。”他沒擡頭。

“爲什麼我們不直接去找酆都的鬼差呢?找到鬼差,不什麼事都解決了嗎?”

他停下動作,擡眸睨我:“你當我智商跟你一樣,現在纔想到這個問題嗎?酆都是個陰陽混雜人鬼蛇神都有的地方,不受鬼界管轄,沒有鬼差”

原來如此。

“輸這些密碼試試。”冷陌把手機遞給我。

我順着輸入嘗試,失敗,失敗,失敗,最後一個……

“成功!密碼解開了!” 冷陌這冥界手機好厲害,連密碼都能解開!

打開u盤后里面是個件夾,也是加密的,使用冷陌手機再次破解之後,件夾裏有一份件,層層解密,檔終於打開了。

這是一份合同,開頭寫着甲乙兩方人的姓名,甲方寫着的人名是:王維。

“王維?”這名字有些熟悉,我在腦袋裏搜索了一下,記不起來了。

“是酆都最大企業的董事長。”冷陌替我回答。

“董事長?那個壟斷了酆都企業的董事長?”我驚呼出來,又趕忙捂住嘴,吧這地方,可並不隱祕:“可聽說他是個善人,爲什麼會在這樣一份合同裏?”

冷陌沒說話,而是拿過鼠標往下看合同。

我也跟着他看,讓人大驚失色的是,這份合同寫的事情,正是假兒童疫苗和乙肝病毒的事!這是一份買賣合同!

買家是酆都董事長王維,賣家是個沒聽過的公司名稱,叫小貓多公司。

合同面寫的清清楚楚,王維通過這個公司購買進兒童假疫苗和乙肝病毒,雙方簽署保密協議,王維支付對方五百萬人民幣,合同生效,交易成立。

這時有人從我身旁走過,我連忙關閉檔窗口,動作有些大,那人嗤了聲:“這年頭女人看黃片又不是什麼大事,何必遮遮掩掩,裝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