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逸,你們剛纔去了哪裏?”陳春蘭還是謹慎的,等到喬寡婦走遠了,她纔敢詢問自家弟弟和蔣心怡的去向,“你們剛纔是不是去了千家?”

她剛纔聽村子裏閒聊的人說了,之前有在往千家的路上見過她家這不省心的臭小子和小姑娘。

“我剛纔聽人家閒談,說你一大早就帶着心怡出去散步了,還是往千家那邊去散步!”

陳春蘭將散步兩個字音重讀,以表明她知道這“散步”背後的貓膩,讓陳逸如實招來。

好在,陳逸也沒想過要隱瞞自家姐姐。聽到自家姐姐帶上了嚴肅的聲音,陳逸暗自吐了吐舌頭。

“姐,我也不瞞你,我的確是帶着心怡去了一趟千家那邊。”

陳逸將自己的行蹤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絲毫的隱瞞都不敢有。

“去的路上,我們碰到了幾個村子裏的人,他們不知道從哪兒惹了蛇羣,被蛇羣困住了,我順手幫了他們一把。”

然而,等陳逸說完,陳春蘭的臉色不僅沒有好轉,而且比之前更黑了。

要不是陳逸現在打了,她不好動手打,她現在非得抽自己面前的這個臭小子一頓不可!

“你個渾小子!”即便是不好意思動手打陳逸,陳春蘭也沒有放過陳逸,纖長的手指毫不留情的戳上了陳逸的腦門。

那篤篤的聲音,讓蔣心怡聽了都忍不住有些擔心,想要開口勸,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裏勸起。

“你怎麼敢帶着心怡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啊?你這腦瓜子裏裝的都是豆腐花嘛!”

陳春蘭越說越生氣,好歹顧忌着陳逸的臉面,勉強收了手。

“要是你沒保護好心怡,出了什麼事兒,我看你哭都沒有眼淚!真是的,你個渾小子!怎麼做事這麼大膽呢!”


陳逸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他知道自家姐姐也是爲了自己幹,也不開口反駁。

而是等自家姐姐發完了脾氣,之後才繼續開口解釋。

“姐,我事先並不知道千家出了那等子事情,所以這次行動莽撞了,你別生氣了,我下次不會這麼做了。”

“我會去千家,也是因爲千家供奉的黃仙,先過來找上我和心怡的麻煩的。

誰知道過去千家看個情況,居然會發現這麼一樁事情。然後,我帶着心怡想要離開,千家的亡魂又纏上來了,我就又順手超度了它們。”

聽完自家弟弟的詳細解釋,陳春蘭也嘆了一口氣。事情已經發生了,她再責怪小逸衝動也沒用。

她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管住自家裏的兩個孩子,讓他們別再摻和這趟渾水。

“小逸你記住,這件事情,你不許再摻和了!一點點也不許沾邊兒!聽到了沒有?”

“你去一趟千家,幫忙超度了那些亡魂,已經是仁至義盡了,無論他們再發生什麼,你都沒有必要去管。”

陳逸看她臉色認真嚴肅,知道自家姐姐不是在開玩笑鬧着玩兒,當即點頭答應了。

他自己也有些後悔,帶着蔣心怡去了千家,結果蘇菲遇到了這些事情。

幸虧,他緊急時刻保護住了心怡,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陳春蘭得到了自家弟弟的同意,安心許多,和陳逸蔣心怡兩個交代了一聲,就出門去忙自己的活計去了。

時至下午,本來留在家中的陳逸和蔣心怡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打來電話的不是別人,正正是蔣心怡父親,蔣明永。

因爲蔣明永打的是陳逸的手機,而陳逸平時也習慣了接各種陌生電話,接起來的時候也沒有防備。

然後,他就聽見了電話裏傳出來的,一個蒼老的聲音。

“您好,請問是陳逸,陳先生嗎?”負責給陳逸打電話的,是蔣家的管家,蔣明永還是拉不下臉,親自打電話過來。

讓蔣家管家給陳逸打電話,已經是蔣明永能夠接受的極限了。

“我是。”陳逸起初還以爲是陌生人,找他去驅鬼或者是治病,“請問您是哪位,找我是爲了什麼事情?”

“啊,陳先生好。”電話那頭,蒼老聲音的主人有一點兒緊張,“屬下是蔣家的管家。”

來人一說明身份,陳逸就安靜了下來,一言不發。

要不是還有些微的電流聲,蔣家管家幾乎就要以爲,陳逸將電話掛斷了。

“陳先生?您還有在聽嗎?”蔣家管家又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

“我在聽,蔣家的管家,你打電話過來給我,又或者是說,你奉你家老爺,蔣明永先生的命令,打電話過來給我,到底有何目的?” 陳逸在電話這頭,輕輕的笑了一聲。那聲音裏有些嘲弄的意味,又帶着看透一切的感覺。

“有話直說吧,我沒有太多的閒工夫和你們兜圈子。”


陳逸用的稱呼是“你們”,而非“你”。可見他已經猜測到了自己這個電話,是由自家老爺授意打出去的。

蔣家管家聽完陳逸開門見山的逼問,又看了一眼不遠處自家老爺黑如鍋底的臉色,突然覺得脊背上滲出了一層冷汗。

“陳先生,您誤會了……”蔣家管家不是蔣明永,沒有那個身份,也沒有那個資格對陳逸不講道理,大聲呵斥。

他還想要跟陳逸好好的通完這個電話,那就只能好聲好氣,處處賠小心。

“誤會?我誤會了什麼?”陳逸聲音裏的嘲諷更加明顯了,完全不做掩飾,**裸的嘲諷發問。

“是誤會你這個電話不是你家老爺讓你打的,還是誤會了你們這個電話,另有來意?”

“咳!”

陳逸聽見了電話那頭,來自另一個聲音發出了咳嗽聲。那個聲音的主人陳逸倒是熟悉,正是前些日子才見過面的蔣明永。

這間接證明了陳逸的推斷,也說明了,蔣明永正在電話那頭聽着,電話是外放的。

“蔣家的管家先生,你要是不知道,你家老爺這個讓你打電話過來,是爲了什麼的話,你可以問一問就坐在你旁邊的你家老爺。”

陳逸開口不再留有情面,直接戳穿了蔣家管家和蔣明永正在玩的小把戲。

果然,電話那頭在安靜了幾秒鐘之後,再次響起來,發出的聲音屬於蔣明永:“心怡現在在哪裏?讓她過來聽電話。”

“心怡她現在在自己的房間裏,要她聽電話就等着,我去找她。”

對於蔣明永的故意找事兒,陳逸聳了聳肩,並沒有在意,拿着手機就去了蔣心怡的房間。

“陳逸?怎麼突然找我?”蔣心怡推開被陳逸敲響的房門時,還有些驚訝。

陳逸只是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了她:“你爸爸讓你聽電話。”

“我爸爸?”蔣心怡更驚訝了,卻也沒有懷疑,接過了陳逸遞給她的手機和蔣明永通話。

“喂?爸爸?你找我啊?”

蔣明永本來只是想要直接讓自家女兒帶着陳逸一塊兒回蔣家住,但是,在聽見自家女兒聲音的那一刻,他什麼也說不出來。

“心怡,這幾天,你過得還好嗎?”安靜了幾秒,蔣明永壓下心裏對女兒的掛念和酸楚,顫抖着聲音問了一句。

可憐天下父母心,無論如何,他始終都不能夠放心,自己千嬌萬寵,如珠如寶,錦衣玉食長大的寶貝女兒,要流落在外,住在那種山溝溝裏。

“我過得挺好的,爸爸,你不用擔心我。”蔣心怡雖然沒有聽出來自家爸爸聲音的不對勁,卻察覺到他語氣的關心。

她本能的開始安慰自家父親,將自己最近的生活一五一十的告知蔣明永。

“爸爸,你放心吧,陳逸他對我很好,陳逸的姐姐,春蘭姐對我也很好,他們很關心我,也很照顧我。”

蔣心怡的話裏話外,都透着幸福和快樂的氣息。

電話那頭的蔣明永自然聽出來了自家女兒是真心覺得自己過的很好,心裏多少有些欣慰,卻也更加心酸。

他辛辛苦苦養大的寶貝女兒,終究還是被另外一個臭小子給拐跑了!

“爸爸,陳逸說,你打電話找我,是有什麼事兒嗎?”

彙報完自己的情況,蔣心怡沒忘記正事兒,直接向自家爸爸詢問電話的來意。

“咳,心怡,爸爸想接你回家來住。”對待自己女兒,蔣明永的態度明顯要放鬆很多。

“當然,爸爸不是讓你一個人回來,也沒有讓你離開陳逸那小子的意思。”

“爸爸的意思是,你和陳逸一起回來,爸爸會安排好一切,你跟陳逸那小子就安心的在蔣家住下。”

蔣明永心裏清楚,自家的女兒對陳逸那小子,是情根深種了。

想要把自家女兒接回來,他就必須接受陳逸也跟着回來的事實。

然而,蔣明永雖然做出了讓步,蔣心怡卻依舊遲疑了,沒有在第一時間答應下來。

“爸爸,關於這件事,我需要問一下,陳逸他的意見。”

蔣心怡抓着手機的手指關節微微發白,潔白的貝齒咬住嫣紅的下脣,糾結了一下以後,果斷的來到房門外陳逸的身邊。

“心怡,怎麼了?”陳逸拿了手機過來之後,就很是君子的退到了門口。

畢竟是人家父女之間聯絡感情,他插一腳進去,那算什麼事兒啊?

“陳逸……”蔣心怡深呼吸了一口氣,將自家父親的話向陳逸轉述。

“我爸爸,他想要接我回去,當然,他說不會分開我們,我回去的話,也會接你回去。”

“那麼,你的意見呢?”

蔣心怡說完,擡頭看向陳逸,她的眼睛裏亮晶晶的,寫滿了對陳逸的依靠和信賴。

陳逸沒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反問了一句:“那你呢?你願意回蔣家嗎?”

“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你去哪裏,我就去哪裏。”

蔣心怡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語氣裏的堅定不容置疑。

陳逸笑了笑,不再猶豫,將蔣心怡撈進自己懷裏:“那好,我們永遠在一起。”

“心怡,告訴你父親吧,我不會去蔣家,我不會依靠蔣家。”

“請你轉告你父親,我會在不依靠蔣家的情況之下,給你一個完美的家!”

“好!”陳逸的回答,讓蔣心怡更加感動,也更加欽佩他。她不再猶豫,三言兩語將陳逸的話轉達回去,就掛斷了電話。

而那頭的蔣明永在電話掛斷之後,陰沉着臉色下了一個命令。

“傳令下去,讓人去把大小姐和姑爺帶回來,不惜一切代價。”

隨着蔣明永命令的下達,當天晚上,蔣家的護衛便帶着人來到陳逸家門外。

與這羣人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着裝打扮都不一樣的人。

通過他們的交談可以得出,這人應該是他們找來的當地人。 目的就是爲了更加方便的潛入陳逸的家,將蔣心怡安全帶出來。

畢竟是蔣家的人,把蔣心怡看的比陳逸更重要,那是正常操作了。

一行人在陳逸家外面一處隱蔽地點商量好了對策之後,那個當地人就偷偷摸摸的潛入了陳逸的家。


蔣家的人一路盯着那人,親眼看着那人安全進入了蔣心怡的房間,這才放心的離開,到約定好的地點去接應那個當地人。

卻不想,那當地人一摸進房間,就被突然出現的陳逸給控制住了雙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