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兩人快走到門口時,金靈突然道:「其實我有病。」 朝倉陸和久米春夫兩人小心翼翼的將林晨扶了起來,帶着林晨離開了這裏。

朝倉陸問道:

「店長,我們要帶他去哪?」

久米春夫(店長,以後都用店長。不然,大家說我水字數。)白了他一眼道:

「當然是送他去醫院了,受了這麼重的傷,不治療怎麼行?」

朝倉陸糾結道:

「可是,他……」

他們兩個可是唯一知道林晨就是剛剛那個擊敗怪獸的奧特曼,這要是將林晨送過去,萬一暴露了他的身份豈不是遭了。

「可是什麼?難道咱們就這麼看着人家這樣子嗎?」

店長沒好氣道。

他以為是朝倉陸害怕了,所以不敢去。

「別……別去……醫……院。」

這時,被他們兩個扶著的林晨蘇醒了過來,有氣無力的說道。

店長不解的問道:

「不去醫院?那我們去哪?」

林晨艱難的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朝倉陸道:

「讓……他……帶我……走就……行。」

「我?」

「他?」

朝倉陸和店長都驚訝的看着林晨,不明白林晨為什麼要這樣做。

可惜,林晨說完這句話后就沒有再開口了,剛剛他能說出那幾句話已經是用盡了力氣。

最後,因為林晨指定了朝倉陸照顧,店長也因為自己也要去避難,所以和他們告了別。

一個臨走的時候,還留下了一些錢,說是給林晨買完吃飯用。

畢竟,他知道朝倉陸沒有多少錢,而且第一次見到林晨就見他穿的破破爛爛,肯定也是沒錢的。

晚上,朝倉陸疲憊的扶著林晨走在公園。

可能是因為怪獸的原因,公園裏一個人都沒有。朝倉陸氣喘吁吁的說道:

「佩嘉,別躲了,快出來幫幫我!」

只見地里鑽出一個頭出來,它有兩隻發光的眼睛,黑色了臉周圍是白色的條紋,穿着的校服露出的領口出有個黃色的愛心。

如果有其他人在絕對會被嚇一跳,這可是令他們恐懼的怪獸。

佩嘉見周圍沒人,整個身子都從地里爬了出來。他幫朝倉陸小心翼翼的將林晨靠在椅子上,然後都坐在椅子上舒了一口氣。

朝倉陸看了看林晨,不解的對佩嘉問道:

「佩嘉,你說他為什麼會選擇我照顧他?」

佩嘉搖了搖頭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小陸,我們晚上睡哪?」

朝倉陸笑道:

「別着急嘛,要記住我的座右銘,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斃,露宿街頭也挺有趣的。」

「哪裏有趣了?」

「咱們繼續往前走走看,我們倒是可以睡街頭,他可不行。」

朝倉陸指著還在昏迷的林晨道。

林晨其實並沒有昏迷,只是渾身上下使不出勁兒。

他此時腦子裏正在跟系統聊天,將來到這個世界發現的奇怪的事情全都問了一遍。

系統是在林晨打敗那頭被系統稱為「斯卡魯哥莫拉」的怪獸時激活的,但是那時候林晨已經昏迷了,所以沒辦法跟系統交流。

通過跟系統的聊天,林晨這才知道自己來到了捷德奧特曼的世界。

至於為什麼會來?

那是因為在林晨與三頭怪獸一起準備同歸於盡的時候,系統恰巧激活,帶着林晨來到了這個世界。

「系統,能不能先治療一下我身上的傷?這樣,我確實太難受了。」

林晨用大腦對系統說道。

「可以,現在啟動醫療功能。」

系統的電子音在林晨的腦中響起,林晨逐漸感受到身上有許多螞蟻在爬一樣。

強忍着瘙癢,逐漸身上的痛慢慢的消失了,身上的力氣也恢復了一大半。

林晨問道:

「系統,你還可以堅持多久?」

「目前剩餘能量百分之二十,還可以使用三個小時。」

「三小時夠了。」

林晨拍了拍朝倉陸的肩膀說道:

「放我下來吧。」

朝倉陸被嚇了一跳,回頭見林晨笑着看他,這才將林晨從背上放了下來。

林晨注意到了旁邊正緊張的佩嘉,揉了揉他的腦袋,笑道:

「別緊張,我只消滅那些破壞地球的怪獸。」

佩嘉聽完十分的開心,彎腰向林晨鞠了一躬后道:

「您真是一個好人!」

「……」

林晨跳過了這個尷尬的話題,對朝倉陸問道:

「你們這是要去哪裏?」

朝倉陸搖了搖頭道:

「不知道,原本還想帶你去找個住的地方呢。」

林晨正準備開口,佩嘉忽然指著右手邊的一個建築物說道:

「快看!小陸,這裏有個天文台!」

朝倉陸看過去,一臉回憶的說道:

「是啊,可以看星星的地方。當年我就是在天文台被人撿到的,有人聽到嬰兒的哭聲就報警了。」

林晨看着朝倉陸問道:

「你是孤兒嗎?」

朝倉陸還沒回答,佩嘉就搶先回答道:

「小陸他的確是一個孤兒,我還真的很好奇他的父母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朝倉陸卻沒有像林晨想的那樣表現出被傷的樣子,反而是一臉的微笑。

林晨道:

「我們過去看看吧。」

三人,不對兩人一獸朝天文台那邊走了過去。林晨打量了四周,笑道:

「這裏還不錯,要不今晚就在這裏對付一晚吧。」

朝倉陸點了點頭道:

「我覺得可以,佩嘉你呢?」

「我也沒問題!」

兩人一獸收拾了一下,搭了一個帳篷。林晨去帳篷里換衣服,這是朝倉陸自己的。沒辦法,現在大半夜的沒地方洗澡,也沒地方買衣服。

朝倉陸和佩嘉則是在一旁生起了火,裹着毛毯,煮著牛奶。

等林晨換好衣服出來,朝倉陸盛了一杯熱牛奶給林晨。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朝倉陸,旁邊是我的朋友佩嘉。」

朝倉陸伸出了手,林晨也伸出手跟他握了握。

「我叫林晨,你們今天看到的那個奧特曼叫做賽羅。」

朝倉陸疑惑道:

「林晨,你是華夏人嗎?還有,今天你怎麼那副打扮?」

林晨點了點頭道:

「是啊,我是華夏人。今天之所以像中午那樣,是因為我在另一個世界剛好與怪獸準備同歸於盡。但是卻不曾想來到了這個世界,哎,不知道怎樣才能回去。」

林晨看着星空,空中彷彿出現了居間惠的臉,她正微笑着看着林晨。

「親愛的,我會儘快回去的!」

林晨心裏想到。 聽到河童如此問,陳浮生微微沉吟,說道:

「雍晝對於前島、后島的安排調遣、支援、伏擊等大小事,皆是井井有條,務必萬無一失。但對於中途島的安排,卻稱不上詳細,略有些……有些含糊。」

「含糊?」河童望了望四周環境,不禁笑道:

「此地像是修鍊區域,多於防禦之地,祥和安寧。若不是你被選為中途島主將,在此鎮守,我幾乎都看不出此地乃是中腹中樞。」

「依此也能證明,雍晝遮蔽昊天天機的手段,確實並無紕漏。他既然有信心說『不危險』,然後安排含糊一些,或許是擔憂泄露了此地佈置,以免意外。」

陳浮生點點頭,又解釋說道:

「雍晝只是說,要我安心鎮守此地。若一切進展順利,自然是毫無危險。甚至不須我費心支援,等待結果即可。」

「但他也仍是含糊提了一句,說如若出了什麼超出預兆的意外,中途島此處與瀛靈福地的千古氣運相聯,關鍵時刻,也能彌補一二。」

「嗯,不錯!」河童讚賞道,「想不到雍晝在中途島,還是安排了一些彌補後手。所以你也不必多慮,可以安心了。」

陳浮生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說。

河童是個靈動活潑的性子,陪着陳浮生說了會話之後,便再也待不住,撒歡地圍着這片區域遊玩觀賞。

「咦,浮生,此地的奇花異草,諸多珍罕奇物,比那農祇福地也不遑多讓。而且靈氣濃郁充沛,可惜不是靈山。要不然,你真可以在此挖掘一份底蘊,當作東土底蘊。」

「不錯不錯,不愧是瀛靈福地旁邊最著名的島嶼。雍晝將此島選為主戰場,也考慮到了靈氣的補充,確實是個動手的好地方。」

「哎,可惜你在預兆卦相里見到『山海經』,也不知埋在什麼地方。聽聞『人皇山海經』乃是仙法!並非神通!若有緣一見,我或許還能領悟到一些真諦,嘿嘿嘿……」

「煩煩煩,我怎麼看不出來?此島的本源是『巨鰲』?怪哉怪哉,世上居然還有我河圖童子,看不出的秘密?我不服……」

河童到處撒歡,絮絮叨叨的胡言亂語。

遊玩了一大圈之後,河童飄身返回,卻見陳浮生盤坐在孤立巨岩上,眉間有金黃氣焰沉浮不已,煞是奇特。

「咦?浮生,你又領悟到什麼?」

河童大感好奇,因為從未見過這一幕。

陳浮生沉默不語,半晌后緩緩睜開眼睛,而眉間那一抹金黃氣焰,也隨即消隱無蹤。

「我在琢磨贈予『苐天』的縱橫王派神通『率土』。」陳浮生微笑說道。

河童更是驚訝無比,上下打量陳浮生,不禁驚疑道:

「你是道門出身,能夠修鍊兵家劍術,已經是世所罕見的奇才!但也須藍公子的真傳,以及無間龍雀神劍再加龍骸靈山的助力。」

「神通『率土』,卻是縱橫王派的真傳,甚至可說只有三皇血脈,才可以領悟運用。你並不是中州皇室,怎麼可能修鍊神通『率土』???」

陳浮生笑了笑,解釋說道:

「此前,我也是你這般想法。所以即便在鯤鵬巢穴的閨房武庫,得到神通『率土』,也從未想過可以修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