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我看到石盒子和石柱交接處的時候,我突然停住了。之前我用力擡過石盒,可是怎麼也擡不動。那時候我以爲石盒和石柱是一體的,可是現在我卻看到它們之間不是粘連在一起的,它們之間是有一個縫隙,這足以證明它們是分開的個體。

但是分開的個體爲什麼拿不下來?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古代密室都會有的那個機關。

就是架子上放着一個花瓶,或者是古玩。只要轉動這個花瓶,就會打開密室的暗門。這個石盒會不會也是這樣呢?我瞬間有些小小的激動起來。

我扶着牆,讓身體站穩。然後雙手放在石盒上,用力的轉動石盒子。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樣,這是石盒子真的可以轉動。而且隨着我轉動的同時,“咔嚓”的一聲響起,在我身後的這面牆壁,竟然緩緩的升了起來。

(本章完) “光?這裏竟然是出口!”看到陽光照進了的那一刻,我激動的有些說不出話來。在黑暗中待了這麼久,突然看到光芒,那種心情真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我顫顫巍巍的從房間裏跑了出去,讓陽光照在我的身上,是那麼的舒服啊。

“終於看到光了,終於不用死了!”蔡大力也開心的扶着牆,跌跌撞撞的爬了出來。

看到蔡大力爬出來的那一刻,我終於鬆了一口氣。身體一軟,就這樣躺在地上。

我躺在地上,看了一眼前方,才徹底的放心下來。這裏還是後山,還是在二爺爺的桃園的邊緣,只要是在這裏就不用擔心沒有人發現我們了。

就這樣我和蔡大力都選擇不在撐着了,我們實在是太累了。等到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已經躺在牀上。

房間裏面沒有一個人,不過看到這熟悉的環境,我也安心了。

我坐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才發現我的手上還吊着水。我的身體已經不累了,一切都恢復如初。

我剛要拔掉吊水,出去走動走動。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而且這個聲音距離我越來越近。

莊欣然她們也出來了,而且還來我的房間!她們想要幹嘛?難道是想要那本書!

聽着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我連忙躺在牀上裝作還沒有醒。

就在我躺好的時候,腳步聲已經走到了門口。房門被輕輕的推開,她們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

動作這麼輕,看來真的是來偷東西的。她們的行爲,讓我瞬間想到小偷偷東西的樣子。

“到現在還沒有醒?看來道血的血沒有傳說中那麼厲害嗎!”莊欣然走到我的身邊看了一下我的身體說道。

“道血的血液自然很厲害,我們走吧!”小師傅語氣很平淡,就說這麼一句轉身裏離開了。

“哦!”莊欣然哦了一聲,就跟着小師傅走了。

就這樣走了?聽到她們離開的腳步聲,我十分的納悶。難道她們不是爲了那本看不懂的書來的嗎?還有什麼道血的血液,這是一個什麼東西啊!

小師傅她們的行爲讓我十分的不解,我想了半天,唯一一個可以解釋的答案,就是小師傅發現我是在裝睡,所以她纔沒有拿走那本書。或者就是書早就被她們拿走了,這次來就是看看我而已。

想到這裏我直接坐了起來,把吊水拔了,開始尋找那個黑色的包。

包真的不見了,難道書真的被小師傅她們拿走了!想到那是我用生命換來的書,就這樣被她們拿走了,我心裏還是十分的不甘心。

“小軒你醒了!你不要起來,在多睡一

會。身體都虛弱成這樣了,怎麼可以現在就起來呢!”母親把一碗雞湯放在桌子上,連忙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按在牀上說道。

“媽,我的包呢?”看到母親走了進來,我連忙說道。

“包?是那個黑色的小包嗎?”母親想了一下說道。

“對,就是它。你知道它在哪裏嗎?”我激動的問道。

“怎麼剛醒就找包啊。”母親一邊說,一邊走出房間。不久之後她就拿着那個黑色的包遞給我說:“給你。”

我接過包快速的打開,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本看不懂的書。包裏其他的東西我無所謂,只要這本書在就好。

“來,喝碗雞湯補補身體。身體虛弱成這個樣子,怎麼可以只睡三四個小時就醒了呢?你要好好的休息!”母親從我的手裏把書拿了出去,把雞湯放在我的手裏說道。

“什麼?我才睡三四個小時!”我還在思考小師傅爲什麼沒有把書拿走,卻被母親的話給驚呆了。我還以爲自己已經睡了幾天幾夜呢?沒有想到只睡了三四個小時。

“我也感覺奇怪,當時你三叔說,你最少需要昏迷兩天才會醒過來。沒有想到你只睡了三四個小時就醒了,你身體現在怎麼樣,還有力氣嗎?”母親好奇的看着我。

我現在的身體狀態何止是恢復,簡直就是巔峯狀態。我身體充滿了動力,就好像有一份激情正在燃燒。

“蔡大力怎麼樣?他醒了嗎?”我不清楚我身體爲什麼會這樣,難道真的是因爲那個什麼道血的原因。不過這個事情還是不讓母親知道的好,於是我就轉移話題說道。

“估計還沒有吧,你三叔說他餓的比你嚴重多了,至少需要三天才可以醒來。”母親說完,眼淚瞬間流了下來,抱怨的看着我說:“你這四天去哪裏了,怎麼不說一聲就離開。你知道我們四個人找你,都要找瘋了嗎!”

“四個人?小師傅她們也找我!”聽到母親說四個人,我驚恐的說道。

“當然啊,我們四個人到處找。後來得知蔡大力也不見了,我們兩家就一起找。後來柳夢惜都去報警了,剛纔警察才離開。”母親氣憤的說道。

“什麼?不可能吧,小師傅她們什麼時候回來的。”我不死心的問道。

“她們早上出去,九點多就回來了。”母親擡起頭回憶了一下說:“怎麼了?你失蹤和她們有關!”

“沒有?怎麼會和她們有關係呢!”我笑着說道。

雖然我表面上微笑,但是內心卻波濤洶涌。九點多鐘的時候,正好是我們發現小師傅她們不見的時候。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她們沒有進去那個奇怪的

地方,而是回來了。她們把包留在哪裏,只是爲了引我們進入那個奇怪的地方。

可是如果她們沒有進入哪裏的話,那包薯片是誰留下的。那壁畫又是誰破壞的。而那扇石門看到的莊欣然又怎麼解釋。這一切都隨着小師傅她們沒有進去,變成了一個無法解開的謎。

還有什麼道血,這個道血一定就是那個大的紅色八卦圖。因爲那個八卦圖上面的紅光進入我體內之後,我身體上的傷勢就完全好了。這次可以恢復這麼快,也是那個紅色八卦圖所爲。

這一切都是在小師傅的計劃之中,不過這個計劃她們卻沒有參與。而且這個計劃的最大受益人好像是我,因爲好處都被我佔了。

就比如那副壁畫,一定是我們村未來每一天發生的事情。可以阻止這一切的人,就是手握紅色長盒子的人。

如果小師傅真的是爺爺的關門弟子,那就說明爺爺是一個了不起的人。而這個了不起的人想要把那個紅色的長盒子給我,那麼未來可以拯救我們村子的人,會不會是我呢?

雖然我以前是一個普通人,但是有了這個道血之後,我還會是一個普通人嗎?有了這個一個神祕而又偉大的爺爺,我以後還可能是普通人嗎?

最主要的是,我感覺那本看不懂的書一定是爺爺留給我的。在將來的某一天我一定可以看懂那本書,等我看懂了之後,我一定就是一個很牛逼的人了。

突然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沒有想到我道軒平凡了二十年,以後我就是一個不平凡的人了。以後我就是一個英雄,哪裏有困難,我雙臂一展,就快速的飛到哪裏。用最帥的姿勢解決了他們的困難。從此以後我就是中國的超人,哪有有困難,哪裏就有我的身影。

正在我幻想的時候,一個聲音打斷了我道:“傻樂什麼呢?不會是餓壞腦子了吧!”

我擡頭一看,這個人正是我的老爹。他依舊抽着旱菸袋,白色的煙霧隨着他說話,從他嘴裏冒出來。

“孩他媽,你先出去,我有事情和小軒說說。”老爹笑着對母親揚了揚手說道。

“還揹着我說悄悄話,有什麼我不能聽的嗎?”母親一副我必須要聽的架勢說道。

“媽,這是我們男人之前的事情,你在這裏我們都會不好意思的!”我笑着把母親推出了房間,然後看向老爹說:“您找我什麼事情!”

“坐!”老爹坐在牀邊,對我說了一個字。

看到老爹嚴肅的樣子,我瞬間緊張起來。記得上次老爹如此認真,是四年前我不想上大學那一次,那時候我被老爹狠狠的打了一頓。現在老爹又如此認真,又是因爲什麼事情呢?

(本章完) “你感覺小穎這個丫頭如何。”老爹抽完一袋煙,才擡起頭看向我說道。

小穎?我被老爹半天冒出來的這句話弄得摸不着頭腦。老爹如此嚴肅的找我談話,竟然是問我小穎如何?

“小穎這個丫頭不錯,改天選個日子,你們就結婚吧。”老爹見我沒有說話,再次裝上煙吸了一口說道。

“結婚?你叫我和小穎結婚!”結婚兩個字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讓我有些摸不着頭腦。我愣了一下,就猛地站了起來大聲的喊道。

“對,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一會你陪我去小穎家一趟,我們商定一個日子。”老爹沒有理會我的暴躁,依舊嚴肅的說道。

一世紅塵劫 “小穎是一個傻子,你竟然讓我取一個傻子!”我不理解老爹爲什麼突然讓我結婚,而且結婚對象還是一個傻子。

“傻子怎麼了,傻子比正常人更知道疼人!”老爹怒視了我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的確如此,小穎雖然是一個傻子,但是她對我特別的關心。其實小穎一開始不是傻子,反而是一個十分可愛,機靈的孩子。

小穎人長得水靈,肌膚雪白。小時候真的是人見人愛,人見人誇。可是天妒英才,在她五歲那年的一天,她毫無徵兆的就傻了。

這麼一個聰慧可人的孩子就這樣傻了,所有人都感覺到十分的惋惜。她的父母更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們帶着小穎到處治病,一直治到了北京,都沒有一家可以治小穎的病。

小穎從五歲以後,滿莊子跑,在泥水裏面打滾。和雞鴨家禽一起玩,還整天說一些大家聽不懂的話。

小朋友們都嫌棄她,沒有一個願意和她玩。不過她也不會找小朋友玩,她生活在她的世界裏。在她的世界裏沒有煩惱,沒有怒,哀,只有喜樂。

不過什麼事情都有例外,每次只要小穎看到我。她都會突然變得正常一樣,像是一個靦腆的女孩子一樣,羞澀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說什麼她都聽,甚至有一次我煩了。讓她跳進河裏以後不要找我了,她還真的就跳到了河裏。當時正是漲水季節,河裏的水滿滿的,幸好老爹來的及時把小穎救了上來。

從那以後,我就刻意的躲避小穎。後來上了中學,我情願住宿都不要回來。但是每次週末回來的時候,小穎都會站在村口,見我回來,她開心就撲向我。不過每次看到我憤怒的目光,她就停了下來,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低着頭

站在我的面前。

那時候小夥伴都嘲笑我被傻子喜歡,以後一定會娶這個傻子做老婆。小穎聽到要做我老婆,她總會傻傻的樂,而我則是快速的跑開,因爲我不想娶一個傻子做老婆。

後來上了高中去了縣城,就很少回來。上大學更是四五年沒有回來,可是就這樣躲避,老爹竟然還讓我娶一個傻子。這是爲什麼,我不要娶一個傻子做老婆。

我趁着老爹出去的功夫,我逃一般的衝出房間。我不要娶一個傻子,我不可以坐以待斃。

我跑出來之後,不知道要去哪裏。反正不管去哪裏,現在都不能回家。

我突然想到蔡大力,他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作爲同生共死的兄弟,現在我應該去看看他。

我去蔡大力家裏,發現沒有人,聽鄰居說蔡大力現在在縣城醫院。果然是家裏有錢啊,只是昏迷而已竟然送往縣城醫院。不過這樣也好,我也可以去躲避兩天。

我坐車來到縣城醫院,在醫院的前臺問出蔡大力的房間號,就找了過去。

我打開房間門的時候,就看到王嬸坐在蔡大力的病牀前,一臉憔悴的看着蔡大力。

“王嬸,大力怎麼樣了!”我輕聲的走到王嬸的身邊說道。

王嬸聽到我的聲音,先是一愣,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我。然後突然站了起來,把我拉出病房,然後輕輕的關上門說:“你醒了?你是怎麼醒的!”

“我,我體質稍微好一點,所以醒的早一些。嬸你放心吧,大力很快就會醒的。”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王嬸,就連忙轉移話題說:“大力不只是昏迷嗎、爲什麼會送來縣城的醫院啊!”

“唉!”王嬸看了我一眼,把剛要說出來的話,又咽了下去。

“大力怎麼了,難道不只是昏迷?”看到王嬸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有些緊張的問道。

“小軒,你跟嬸說實話,你們失蹤這幾天到底去了哪裏!”王嬸沒有回到我的話,反而問起我來。

不過王嬸這麼一問,還真的把我問住了。那個地方叫什麼,到底在哪裏我還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是在桃園的邊緣消失的,後來出現的時候也是在桃園的邊緣。

“嬸子,不是我不想告訴你,就連我都不知道我們到底去了哪裏。當時我和大力在桃園旁邊相遇,然後就昏倒在哪裏。這幾天我就像做夢一般,當我夢醒了,我就躺在家裏了。”我沒有辦法把遇到的時候

說出來。

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說了出來,我們新道村會變成一個什麼樣子,那個未來的某一天會不會提前到來。

“怎麼會這樣?如果是夢的話,那大力的這個夢要做多久!”王嬸聽完我的話淚眼婆娑的說道。

“大力到底怎麼了!”看到王嬸竟然哭了,我更加緊張的問道。

王嬸在我再三的逼問下,終於說出爲什麼把蔡大力送進縣城醫院了。原來不是因爲蔡大力家有錢,而是因爲蔡大力的病情惡化的原因。

蔡大力一開始就是屬於昏迷狀態,三叔看過之後,說睡個三四天就沒有問題了。

王嬸還是擔心蔡大力,就坐在蔡大力的牀邊守着。不過守了一會她就感覺有點不對勁了,她聽不到蔡大力的呼吸聲了。

人沒有了呼吸還得了,王嬸連忙用手放在蔡大力的鼻子前,還真的沒有感受到呼吸的氣流。於是王嬸就把耳朵貼在蔡大力的胸口,竟然連心跳都沒有了。

當時王嬸就慌了,她可就這麼一個兒子,可不能讓蔡大力就這樣死了啊!

王嬸快速的奔向外面,找到了蔡大力的父親,就把蔡大力送到了縣城的醫院。送進來的時候,醫生已經宣佈死亡了。可是王嬸哭着求着,讓醫生救救她兒子。

醫生被磨得沒有辦法,就給蔡大力做了心肺復甦。沒有想到蔡大力還奇蹟般的出現了心跳,就連呼吸也漸漸的變得平穩了。

醫生們都說這是一個奇蹟,現在就等着這個奇蹟,還可以奇蹟般的醒過來了。

沒有想到蔡大力心跳竟然還停止過,他不是被餓昏的嗎?爲什麼會心跳停止呢!我現在腦子真的很亂,有太多的事情讓我無法想通。不過那些事情現在都離我太遠,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蔡大力醒來。

時間很快就過了三天,這三天過得十分的平靜。蔡大力還在睡熟,一點起色都沒有。王嬸在這三天回了一次家。老爹讓王嬸告訴我快點回家,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我纔不會回家呢?回家就要娶那個傻子做老婆,這是我絕對辦不到的事情。

今天王嬸回家那點東西,晚上就由我在這裏看着蔡大力。天才黑不久,我就感覺眼皮很沉,很想睡覺。

這段時間我休息的很好,而且自從有了道血之後,我的身體,我的精神狀態都好的不得了。可是今天爲什麼會這麼想睡覺呢?我突然一驚,因爲今天是爺爺的三七。

(本章完) 爺爺逢七就會找我過去拋墳,這一次難道也不放過我。我現在可是遠在縣城啊,如果這樣走着去的話,那要走多久!

很顯然這不是我考慮的問題,很快我就抵制不住睏意,腦袋一歪,就睡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我以爲這次爺爺會來醫院裏帶我,不過很快我就知道我錯了。因爲我醒來的時候,就在一片黑暗之中,而我的前方就擺着那個紅色的長盒子。

我已經來到爺爺的墳前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不容我多想,我的身體就不受控制的,去打開那個紅色的長盒子了。

自從我說要用鐵鍬挖爺爺的墳之後,爺爺就不再出現了。他也不像以前指引我去打開盒子,而是直接控制我行動了。

我雙手不受控制的,用盡全力去掰着盒子,心裏即緊張又期待。

緊張是因爲上兩次,我都是在家裏,而且動靜鬧的出很大。這次我在醫院,就算在醫院鬧出動靜。蔡大力這個“死人”也不會聽到。也就是說這一次不會有人來救我了,我有可能要這樣一直拋墳,拋到天亮。

期待的原因是這次我沒有在家,如果他們四個人還會出現的話。至少說明他們真的有問題,雖然不能說明他們是假的,但是可以證明他們知道這件事情。

不過現在就算她們真的有問題,我也希望她們出現。因爲他們的出現就意味着我不用拋下去了,如果再這樣拋下去的話,我的手就真的要廢了。

不過事情還真的沒有向着我想的發展,我都感覺自己拋了好久,可還是沒有任何黑影出現。

不但沒有黑影,我的面前竟然還泛起紅色光芒。對,就是紅色的光芒。

而且這個紅光,還是從我手裏的紅色長盒子裏面發出來的。難道我已經打開這個紅色長盒子?如果我真的打開這個長盒子,那意味着什麼!

我驚恐的看着手裏泛着紅色光芒的盒子,這個盒子可是代表着爺爺的墳。如果我現在打開了這個紅色的長盒子,那就意味着我拋開了爺爺的墳。

我不敢繼續往下想了,這有些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我手中的紅盒子慢慢的打開,紅色的光芒也越來越亮。

長盒子裏面的東西我一直都很好奇,竟然可以在未來的某一天和那個巨大的黑影一戰,這樣的東西要多牛啊!

盒子慢慢的被打開,我的眼睛一直在注視着。就在盒子即將要被打開的時候,我突然感覺頭部一痛,然後整個人就昏迷了過去。

眼看着紅色的盒子就要被我打開,裏面的東西就要呈現在我的面前了,到底是誰在這個時候打斷了我啊!

一定是那四個人,看來那四個人還是出現了。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的面前果然站着人。不過不是四個,而是一個人。而且這個人不是別人,他正是我和出生入死的

好兄弟蔡大力。

“大力?你不是昏迷在醫院嗎?怎麼會在這裏!”我吃驚的看着蔡大力說道。

“你喊我來的啊!”蔡大力遞給我一個鐵鍬說:“我正在睡覺呢,就聽到你在我耳邊大喊拿一把鐵鍬來挖墳。我還納悶你要挖誰的墳呢?原來是挖你爺爺的啊。”

“我喊你來挖墳?”我好奇的看向蔡大力說:“你不會被餓傻了吧!”

“你看看這個墳頭都被你弄成這樣了,跟破開還有區別嗎?”蔡大力指着爺爺的墳頭說道。

蔡大力不說我還真的沒有注意爺爺的墳,我順着蔡大力的手看去,瞬間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爺爺的墳頭上被我拋出一個大坑,有的地方竟然都可以看到墳頭裏面的棺材蓋。這麼大的一個坑竟然是我徒手拋出來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我快速的看向我的雙手,此時我的手早已經血肉模糊,鮮紅的血液還在不停的滴着。

“爺爺既然迷惑你過來拋墳,就一定有他的目的。這已經是第三次了吧,你如果再不挖開爺爺的墳,拿出他想要給你的東西。那麼一定還會有第四次,第五次迷你來拋墳。”蔡大力拿着鐵鍬走到爺爺的墳頭前說:“難道你就不好奇那個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是什麼嗎?”

說道紅色長盒子,我還真的十分的好奇。剛纔就要看到裏面的東西了,可惜被蔡大力拉了回來。

現在這個紅色的長盒子就在腳下,只要我們打開爺爺墳頭,就可以知道那個紅色長盒子裏面是什麼。而且蔡大力說的也對,爺爺一定是讓我取走這個長盒子裏面的東西,如何我不取出來的話以後還會有第四次,第五次的拋墳。

“好吧,我們挖!”我拿起鐵鍬動手就挖了起來。

墳頭已經被我拋的差不多了,我們挖了一會,就把爺爺的棺材挖了出來。

看着爺爺的棺材,我發現我們忽略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我們兩個人根本就擡不動爺爺的棺材。

當時下葬的時候,是村裏八個中年人擡着來的。現在就我們兩個小夥子,怎麼可能擡得動爺爺的棺材。

“怎麼不動手啊!”蔡大力見我愣在哪裏,疑惑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