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陳天的背後響起。

陳天扭頭看了一眼,發現竟然是那個性感美女錢柔。

「小柔姐,有什麼事情嗎?」

陳天輕聲沖著錢柔問道。

「小天,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錢柔黛眉微皺,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什麼忙?」陳天愣了一下。

「麻煩你幫我把這幾杯酒送到36號桌47號桌去,我手裡面還有好幾杯酒沒有送呢,一會要是送慢了,那些客人又該罵人了!」錢柔臉色無奈的說道。

「好,我來幫你吧!」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從錢柔的手中接過托盤。

「真是太感謝你了,小天你實在是太好了!么么噠……」

錢柔沖著陳天比劃出了一個飛吻的手勢,然後直接轉身奔著酒吧前台的位置跑去。

陳天看著錢柔的背影淡淡一笑,直接拿著托盤奔著36號桌的位置走去。

因為陳天前世的時候在這個酒吧裡面做過兼職,所以對於酒吧裡面的環境還是非常了解的,非常輕鬆的找到了36號桌。

此時36號坐著五個人,三個女生以及兩個男生,看上去年紀應該都跟陳天差不多,穿著打扮雖然沒有辦法跟江州那些頂尖的富二代相比,但是也絕對要比普通人高出很多。

陳天邁著步子走到了36號桌旁邊,張嘴剛要說話,一位身穿白色T恤的女生突然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陳天?」

女生捂著自己的小嘴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而女生周圍的那幾個人在聽到陳天這兩個字以後也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

「學姐,你怎麼在這裡啊?」

陳天看著一身時尚打扮的徐珊珊,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無奈。

陳天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無論自己走到哪裡都會碰到徐珊珊這個女生。

「我今天跟我幾個朋友過來玩,你怎麼跑到這裡當上服務員了啊?」徐珊珊表情非常不可思議的問道。

「這是我朋友的酒吧,我過來幫忙。」

陳天不想跟徐珊珊解釋太多,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把托盤裡面的酒水放在了桌子上面。

「哦哦!」

徐珊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我手裡面還有幾杯酒沒送,先不跟你說了!」

陳天說完這句話,直接轉身奔著47號桌的位置走去。

徐珊珊看著陳天的背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不解。

「珊珊,這個人不會就是你說的那個陳天吧?」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生開口問道。

「對啊,他就是我跟你們說的那個陳天!」徐珊珊點了點頭。

「不對啊,珊珊你不是說這個陳天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嗎?他怎麼會來酒吧裡面當服務生呢?」另外一個女生皺著眉頭,語氣不解的問道。

「陳天在我們學校確實非常的厲害……」徐珊珊此時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低聲回了一句。

「珊珊,你不會在騙我們吧?」一個戴眼鏡的男生笑了笑,然後繼續說道:「你可是跟我們說,這個陳天認識御膳酒樓的老總,而且跟大明星楚令尹的關係也非常的不錯,就算是你們學校的校長李樹峰都當著全校的學生向這個陳天道過謙,如果他真的這麼厲害,他怎麼可能還會來酒吧裡面當服務生呢?」

「我騙你們幹什麼啊?」徐珊珊彷彿有些生氣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當初這一切我都是親眼看見的,我有必要騙你們這些東西嗎?」

「沒準人家陳天是過來體驗生活的也說不定……」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長相猥瑣的男生笑呵呵的說道。

「體驗什麼生活啊,陳天真的很厲害的!」徐姍姍有氣無力的辯解道。

「珊珊,你確定你是親眼看見了?會不會是這個陳天想要追求你,所以故意說謊話騙了你?」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生輕聲問道。

「陳天不可能騙我,而且這些東西都是我親眼看見的!」徐珊珊有些無奈的反駁道。

「姍姍,其實有的時候有些東西就算是你親眼看見了也不一定是真的,他們男生確實會用一些伎倆來欺騙你這樣的單純小女生……」另外一個女生跟著說道。

「是啊,姍姍以後你還是離這個什麼陳天遠一點吧,我覺得這個人好像有些不太靠譜,如果他真的像是你說的那麼厲害,他怎麼可能來這種地方當服務員呢,沒準他就是個大騙子……」

「好啦,你們不要說啦!」

徐珊珊語氣無奈的喊了一聲,然後氣哄哄的說道:「陳天從頭到尾都沒有騙過我,我跟你們說的那些也都是真的,你們要是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但是你們不要在議論陳天了好不好?陳天到底是什麼人跟我沒有任何關係,跟你們也沒有任何關係!」

「珊珊,我們說陳天你這麼激動幹什麼啊?」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猥瑣男生冷笑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姍姍,你不會是因為那些故事其實都是你編出來的,所以你現在才會這麼激動吧?」

「張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徐珊珊聽到這話猛然站起身,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生寒的問道。

「我沒什麼意思啊,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

「我不喜歡這個玩笑!」

徐珊珊俏臉生寒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們操心,管好你們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眾人看見徐珊珊好像是真的生氣了以後紛紛閉上了嘴巴,面面相覷,臉上的表情彷彿有些無語。

在這些人的眼中,要麼就是徐珊珊在說謊,要麼就是徐珊珊被陳天給騙了。 而徐珊珊此時臉色同樣難看,原本好好的一場聚會,竟然因為陳天的出現,而讓眾人覺得自己是個大騙子,徐珊珊心裏面肯定不好受。

而且徐珊珊的這些朋友本身就都不是江州大學的學生,自然也不清楚陳天在江州大學裡面發生的事情。

「你個死陳天,在學校裡面不是很厲害嗎?現在怎麼還跑到這裡當上了服務員?真是氣死我了……」

徐珊珊忍不住在心中狠狠的咒罵了陳天兩句。

「好啦,姍姍你別生氣了,張恆他們也沒有什麼背的意思,咱們去舞池裡面跳舞吧……」徐珊珊身旁的女生輕聲說道。

「你們去吧,我不去了!」

徐珊珊趴在桌子上面有力無氣的回了一句。

眾人看見徐珊珊這個狀態,也就沒有多說什麼,紛紛起身奔著舞池的位置走去。

「你個該死的陳天,今天我必須把話問清楚……」

徐珊珊看見朋友都離開之後惡狠狠的罵了一句,然後起身在酒吧裡面掃了一眼,直接邁著白皙的大長腿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去。

而陳天看見徐珊珊奔著自己的位置走來以後,扭頭就走,陳天感覺徐珊珊這個奇葩學姐就是自己的剋星,但凡是碰到這個女生都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陳天,你給我站住……」

徐珊珊看見陳天要走以後,連忙嬌聲喊了一句。

陳天無奈扭頭看了徐珊珊一眼,皺著眉頭問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當然有事情了!」

徐珊珊氣哄哄的喊了一聲,然後掐著腰輕聲說道:「陳天,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當服務員,你今天必須把這件事給我解釋清楚!」

「我在這裡當服務員為什麼要跟你解釋清楚啊?」

陳天語氣無奈的問道。

「你在學校裡面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連咱們江州大學的校長都不怕嗎?你現在怎麼成了酒吧的服務員?」徐珊珊理直氣壯的問道。

「我怕不怕咱們學校的校長跟我在這裡當不當服務員有什麼關係嗎?」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已經把你的那些事情都跟我朋友說了,他們都以為你是一個特別厲害的大人物,但是剛才他們看見你原來在酒吧裡面當一個服務員,全都以為我是在騙他們,你現在必須去幫我把這件事解釋清楚,還我一個清白……」徐珊珊說著話伸手便要拽陳天,但是拽了兩下之後發現陳天竟然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沒有必要跟你的朋友解釋那麼多東西!」陳天彷彿是被徐珊珊的語氣說的有些不耐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可是他們現在都覺得我在騙人,我根本就沒有騙人……」

徐珊珊的眼睛裡面噙著淚光,語氣委屈的喊道。

「那就讓他們這樣覺得好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轉身想要離開。

「你們都給我讓開!否則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

就在陳天剛剛轉身的那一瞬間,酒吧裡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嬌呼。

陳天聽到這個聲音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回頭看向舞池的位置,發現七八個身穿黑色西服保鏢模樣的壯漢將錢柔圍在了中間,而一位身穿阿瑪尼白色休閑裝的青年則站在錢柔的面前。

此時陳天並不認識那位身穿白色休閑裝的青年,但是卻認識青年身旁帶著墨鏡的男子,此人正是在江州影視城裡面跟陳天發生過矛盾的大明星錢以軒!

「錢以軒怎麼會在這裡?」

陳天忍不住輕聲嘀咕了一句,然後邁著步子直接奔著錢柔的位置走去。

徐珊珊愣了一下,隨即也跟上了陳天的步伐。

「錢柔,老子我能夠看上你,那是你的榮幸,剛才我想要請你吃個飯,你竟然還敢拒絕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爭著搶著的往我床上面爬,你別給臉不要臉,我今天最後問你一遍,我請你吃飯你去還是不去?」

陳天跟徐珊珊兩人還不等靠近錢柔的位置,便聽到了阿瑪尼青年那異常囂張跋扈的喊聲。

錢柔抬頭淡淡看了青年一眼,然後冷聲的說道:「這位先生,我根本就不認識你,我也沒有義務陪你吃飯,麻煩你現在讓你的人讓開,否則我馬上就打電話報警!」

「呵呵,那你就報警好了,我倒要看看江州那個警察這麼大的膽子,連我柳子林都敢抓!」阿瑪尼青年高聲回了一句。

柳子林?

陳天聽到這個名字以後微微皺眉,心中猜測這個青年會不會是溫州柳家人。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啊?錢經理不想跟你吃飯那是他的權力,你還能不能要點臉,人家不願意去,你還能把人家綁過去啊!」就在這個時候酒吧裡面一個年紀稍微少一點的女服務員高聲喊了一句。

「你瘋了嗎?」

服務員身邊的同伴連忙伸手攔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這個人可是溫州柳家的二公子柳子林,他爸是柳成仁……」

「什麼?他就是柳子林?」

服務員聽到這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而在場的那些人在知道了柳子林的身份之後也紛紛露出了詫異的表情,要知道柳子林在江南省那可是出了名的紈絝子弟,整個江南省除了李浩峰之外,便再也沒有那個富二代能夠跟柳子林相比了,即便是江州四大家族出來的那些公子哥看見柳子林也都客客氣氣的。

「完了,錢經理竟然惹怒了柳子林,這可怎麼辦啊!」服務員呆愣楞的站在原地,面如死灰。

「柳子林!」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青年的位置,眼神異常平靜。

「錢柔,老子剛才已經給你機會了,但是既然你給臉不要臉,那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柳子林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保安說道:「把這個娘們給我帶走!」

保鏢聽到這話直接奔著錢柔的位置走了過來。

而酒吧裡面的保安看見柳子林的保鏢要動手之後,直接沖了上來,擋在了錢柔的身後。

「你們要幹什麼?」

帶頭的保安隊長面色凝重的沖著柳子林的人呵斥了一聲。

即便保安隊長心中清楚對方都是柳子林的人,但是此時依舊硬著頭皮站了出來,畢竟錢柔是日不落酒吧的經理,如果就這樣讓柳子林把人帶走,那麼他們這些保安也就都不用幹下去了。

「呵呵,幾個保安還拿出來丟人現眼?」

柳子林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自己身前的保鏢說道:「今天只要是多管閑事的,全部都給我打斷腿扔出來!」

「是!」

眾保鏢聽到這話,直接起身上前。

日不落酒吧的保安隊長扭頭看了錢柔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錢經理,這些人有些不好對付,您先走,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處理……」

「張隊長,麻煩你了!」

錢柔語氣感激的回了一句,然後轉身就要奔著酒吧後台的位置走去。

柳子林的保鏢看見錢柔打算離開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奔著日不落酒吧保安的位置沖了過來。

「都給我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嚴肅冰冷的聲音在酒吧二樓的位置響起。

就在眾人的注視之下,一位身穿白色雪紡裙子的美女踩著高跟鞋從二樓的樓梯口處走了出來,而美女的身邊還跟著一位四十多歲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當柳子林看見周靜雅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詫異的神色,心中暗暗感嘆:「沒想到這個酒吧裡面竟然還有這樣的美女,看來我今天還真是沒白出來啊,這身材這模樣,都能跟我表姐拼一下了……」

其實柳子林今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完全就是因為錢以軒的緣故。

錢以軒在江州影視城裡面得罪了陳天,最後被柳子曦所封殺,如果就這樣結束了自己的演繹生涯,錢以軒心裏面肯定非常不甘心,所以他才會主動把柳子林請出來,試圖讓柳子林幫自己說幾句好話。

不管怎麼樣,柳子曦柳西斌父女兩人現在在柳家的地位已經一天不如一天,而柳成仁柳子林父子二人卻是風頭正盛,所以柳子林願意幫自己說上兩句好話,那麼錢以軒也不一定真的被封殺。

但是錢以軒萬萬沒想到,還不等自己把事情說清楚,柳子林便看上了日不落酒吧的美女經理錢柔,想要請錢柔出去吃個飯,但是錢柔卻絲毫不給柳子林面子,直接拒絕了柳子林。

這才有了現在發生的這一幕。

錢以軒因為顧及到自己是公眾人物,所以一直都坐在原地,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但是他心中清楚,在江南省這個地方,但凡是被柳子林所看上的女人,要麼就是下場凄慘,要麼就是乖乖的順從,根本不可能有人擺脫的了柳子林的魔爪。

「這裡是日不落酒吧,你們都在這裡幹什麼呢?」

就在這個時候,周靜雅邁著步子走到了柳子林的面前,臉色不悅的喊道。

「你是什麼人啊?」

柳子林打量了周靜雅一眼,似笑非笑的問道。 「殿下會徹底成為死神!」

死神?風玫眨了眨眼,鞭子一收,一個閃身到了黑無常的身邊:「我還以為多大事呢,不玩了。」

現在的明閻實力堪稱恐怖,風玫一走,明篁壓力瞬間劇增,他低咒一聲,立即也退了戰場。

兩人退的太快,根本沒有給黑無常說更多的話的機會,然後他一抬眸,便眼睜睜地看著明閻的手伸進了安雅茹的胸膛。

極致的疼痛下被明篁不知用什麼手段弄昏迷的安雅茹終於醒來,她看著自己的胸膛,順著胸膛里的手看向明閻,臉上不可置信、疼痛、絕望競相出現。她張了張嘴:「阿……」

只吐出一個單音,剛睜開的眸子便永遠地閉上了。

在這個過程中明閻的臉上出現過掙扎,他看著安雅茹的眸中還殘留著深情,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任何的停頓,直接掏出了那顆鮮紅的心臟、捏碎。

「完了。」黑無常一臉的絕望。

沒有人注意到在明閻掏出安雅茹的心臟的瞬間,風玫的身體一顫,這些時日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瞬間慘白無比。

「不就是……」明篁盯著周身煞氣突生的明閻,默默地將『死神』二字吞咽下去。

「不一樣的,你們人間所說的死神只是去勾魂的鬼差而已,而真正的死神……」

黑無常沒說下去了,因為明篁血眸已經鎖定了他們。

在殺了安雅茹的瞬間,明閻身上的煞氣暴漲,就連明篁此時也隱隱地有了壓迫感。

幾人頓時綳直了神經嚴陣以待,可是……下一瞬他卻是突然一轉身,跑了。

明篁與白無常一臉懵,黑無常卻是變色:「不好!他要去收割生靈了!」

真正的死神降臨,是無區別的收割生命,不留任何生機。

見識過風玫與明篁的實力,黑無常看向兩人,請求道:「現在只有二位能夠阻止殿下了。」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明篁眉峰上揚,唇角扯出一絲涼薄的笑來:「與我何干?」

話剛落就被人揪著衣領往明閻消失的地方追去:「你不是要他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