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在這時候,他們面前的監視器畫面忽然抖動了幾下,然後,就好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拉扯着一塊畫布,將整個畫面拉扯成了一縷縷雜亂的線條!

“怎麼回事?!快通知維修部!”哈德利拍了拍顯示屏,冷汗更多了。

黎曉曉並不知道地下基地發生的事情。

他離開木屋走了一段路之後,忽然感覺周圍的空間震盪了一下。

十分快速、十分微小的一下,但精神力強化了N級的黎曉曉還是敏銳的感覺到了。

這莫名其妙的震盪來得快去的也快,黎曉曉察覺之後,周圍又是一片風平浪靜,好像剛剛那個感覺只是幻覺。

黎曉曉不由得撓撓頭。

原電影裏沒這一出啊?怎麼回事?

懷着疑惑,黎曉曉繼續往前走。

沒走幾步,他聽到那邊傳來一對男女說笑的聲音,說的英文。

是白春麗?她怎麼跑到我前頭去了?

黎曉曉納悶的朝聲音那邊走去,藉着不知道從哪照來的月光,他看到一對男女正交疊在草地上,激烈的親吻着…… 科特?茱爾斯?!

黎曉曉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這對男女,一點兒也沒有觀賞到實景野戰的興奮感,只是摸不着頭腦。

這是怎麼回事?他竟然看到喝了‘降智藥水’的科特和吸了春藥的茱爾斯?

這是原電影的場景?他怎麼跑這兒來了?!

黎曉曉還沒想明白呢,那邊茱爾斯就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伯克納先生一刀扎透了茱爾斯的手掌,將她釘在地面上!

黎曉曉還沒想好該怎麼辦,就感覺背後傳來厲風!

身子一閃,黎曉曉躲開了來自背後的偷襲,一個猙獰的金屬獸夾擦着他的身子飛了過去,後面連着一條粗粗的鎖鏈。

哐!

獸夾掉在了地面上。

黎曉曉扭頭,看着背後的殭屍猶大,然後,抽出了鍋子。

不去弄那倆野鴛鴦,反而來偷襲我?活得不耐煩了啊!

管他這是怎麼回事!先殺了再說!

雖然黎曉曉躲過了這一擊,但猶大並沒有任何的憤怒和懊惱,他只是一個殺戮機器、一個沒有任何情感任何情緒的殺戮機器!

沙沙沙!

猶大拖着鐵鏈將獸夾往回拉着,看來他很想再試試能不能用這玩意夾住黎曉曉的腦袋。

不過黎曉曉沒給他這個機會,上前一步,一腳踩住了鎖鏈。

猶大用他那陰冷的殭屍眼瞅了瞅黎曉曉,拽了拽鎖鏈,沒拽動。

猶大的力氣固然很大,然而已經今非昔比的黎曉曉力氣更大!

至少對付個殺人狂殭屍是沒問題的。

見猶大的力氣比不過自己,黎曉曉頓覺神清氣爽,臉上掛着高手纔會有的自信而淡然的笑容,伸手抓起了鎖鏈,狠狠一拉。

“走你!”

身材高大的猶大一個踉蹌,朝着黎曉曉撲了過來。

猶大沒有任何驚慌,雖然被黎曉曉拽的失去了重心不由自主的往前撲,但他卻順勢朝黎曉曉伸出了強壯的手臂——勒死他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我打!”

黎曉曉纔沒給猶大近身的機會,雙手抓着鍋柄,身子下沉腰腿用力,揮舞着鍋子全力一擊!

嘭!

鍋子和猶大的腦袋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響聲,猶大直直被抽飛了出去,而黎曉曉好像聽到了什麼破碎的聲音。

大概是猶大的腦殼?

猶大落在地面,抽搐了幾下就不動彈了。

wωω ¤T Tκan ¤¢Ο

黎曉曉走過去仔細看了看,才發現猶大的腦袋上凹陷了一塊,一堆紅的白的從凹陷處的破口流出來鋪了滿地。

獸夾殭屍猶大,變成了一隻‘無腦的殭屍’。

但他還沒有死,雙手扒着地面艱難的挪動着,企圖再度爬起來。

“生命力還挺頑強的嘛!”

伯克納家族的殭屍是不死不滅的存在,原電影中,殭屍馬克被馬蒂用鏟子跺成了碎塊,他還活着,甚至斷掉的手掌還能四處自由活動……殭屍猶大在進屋攻擊戴娜的時候被戴娜在身上戳了十七八個窟窿眼,還是活蹦亂跳的……

所以沒被黎曉曉一鍋拍死也很正常。

若不是這鍋子不是凡物,恐怕猶大剛落地就一個殭屍打挺起來了,根本不會趴地上起不來。

黎曉曉一腳踩住猶大變形的腦袋,將他的臉踩到了泥土裏,旋即一記摘心手使出,從猶大腐敗的胸腔裏掏出一團被軟膜包裹的暗紅液體——這是殭屍的本源之血。

之前還掙扎不止的猶大,在本源之血離體之後,立刻感覺身體被掏空,軟趴趴的癱在地上,徹底死去了。

黎曉曉熟練的把本源之血揣進了褲襠,轉身,看着身後的三個殭屍。

安娜、以及她的父母伯克納先生和伯克納夫人,馬克不在。

黎曉曉瞟了一眼之前茱爾斯和科特打野戰的地方,果然倆人都不見了,估計是跑掉了,而馬克追他們倆去了。

他有點不明白,這些殭屍爲什麼要放棄更好對付的茱爾斯和科特、轉而來對付他這個更強大的目標,就不怕死嗎?

黎曉曉上前,三下五除二把這一家三口解決了,又獲得了三團殭屍之血。

伯克納家族的這幾隻殭屍雖然都是不死不滅的存在,但他們的戰鬥力差距很大,最強的自然就是獸夾殭屍猶大,他也是戲份最多的殭屍:先是協助馬克殺死了茱爾斯,然後追殺戴娜和霍頓,後來在車裏殺死了霍頓,又在湖邊把戴娜按在地上摩擦……

存在感非常強。

其次是馬克,至於另外三隻殭屍:安娜和伯克納夫婦這一家三口的戰鬥力……可以用兩個字形容:

算了。

伯克納夫婦也就在襲擊茱爾斯和科特的時候露了個臉,後面就沒戲份了,安娜也是打了很久的醬油,在結尾才爆發了一波有了點重要戲份,然後就被馬蒂給踹下深淵了……

所以黎曉曉殺這三隻怪可算是輕鬆愉快,一點兒難度都沒。

嚐到了甜頭,黎曉曉就想去把剩下的馬克也給解決了,拯救一下這五個無知的青年。

結果,他剛剛走出沒兩步,又感覺到周圍的空間震盪了一下!

震盪過後,周圍的景色沒有任何變化,但黎曉曉知道,他又換了個地方——因爲那四隻殭屍的屍體不見了。

“救命啊——”一陣熟悉的鬼哭狼嚎傳入黎曉曉的耳朵。

然後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狼狽的朝這邊逃竄而來。

是郝帥。

郝帥身後,拎着獸夾的猶大和扛着鋸子的馬克大步流星的追着他。

郝帥也看到了黎曉曉,眼睛裏透出不敢相信的驚喜之色,小宇宙瞬間爆發,速度又提升了三成,火燒屁股一般的竄到了黎曉曉身後,“曉曉救我!”

黎曉曉嘴角抽了抽。

然後抽出了鍋子。

猶大行動更迅速一些,他進入攻擊距離後,毫不猶豫的揮舞着手中的鐵鏈,刷的將獸夾擲了出來,直取擋在郝帥面前的黎曉曉!

乓!

黎曉曉一鍋子抽在獸夾上,本壘打,鍋子飛來有多快飛走就有多快,直直飛回去嘭的砸在猶大臉上,咔嚓把他腦袋給夾住了……

猶大撲通倒地,雙手抓着獸夾死命的掰扯着……

黎曉曉沒理他,大步迎着馬克走上前,一鍋子把他拍翻在地!

Double kill!! 黎曉曉又掏了兩團殭屍之血塞進褲襠。

郝帥屁兒顛兒的跑過來,衝黎曉曉豎起大拇指,“曉曉,剛剛那兩下子簡直帥呆!看的我腎上腺素飆升啊!真厲害!”

黎曉曉一甩頭,露出高手之微笑,“作爲團隊領袖,自然要有兩下子的!對了——”

黎曉曉瞅了瞅那兩隻殭屍,忽然笑的很開心,問郝帥,“該不會,你是【蕩婦】吧?”

“呃……”郝帥下意識的想否認,但看到黎曉曉一臉篤定的表情,只好摸摸鼻子承認了,“你怎麼知道?!”

黎曉曉噗哧一下笑出聲,“因爲,猶大和馬克這兩個‘殺手’,會按照定好的順序來殺人,第一個要被獻祭的就是【蕩婦】。”

解釋了一下後,黎曉曉也想明白剛剛在那個空間裏爲何馬克沒有跟那一家三口一起留下來攻擊他,作爲殭屍家族的主要戰鬥力之一,馬克的‘優先級’裏面,【蕩婦】茱爾斯是第一優先擊殺的目標,所以他追茱爾斯去了。

畢竟,原電影裏茱爾斯就是被他鋸掉了腦袋死的。

郝帥踹了那兩隻殭屍的屍體幾腳,絮絮叨叨的吐槽,“你說這系統是不是瞎,爲毛給我安排這麼個身份?讓我被他們差點給笑死!”

“他們呢?”黎曉曉問道。

“他們……”郝帥剛說了兩個字,忽然愣了一下,然後懊惱的拍了下腦袋,“麻蛋,我們被地下那羣混蛋下藥了!所有人都認爲應該分頭行動,所以我們出屋子之後就分散了!明明之前商量好要一起行動的……”

“……”

果然啊,如果祭品一起行動的話,下面的人肯定是會放大招想辦法拆散他們的。

“這些殭屍太厲害了,估計他們碰到也是夠嗆,咱們趕緊去救他們!”郝帥拉着黎曉曉急匆匆的往屋子那邊走去。

“沒事,伯克納家族的殭屍也就追你的那兩個有戰鬥力,其他三個都是廢物逗比,殺不了人的。”黎曉曉安慰道。

呃……

郝帥也看過這電影,回想了一下,的確是黎曉曉說的這樣,其他三個殭屍就是廢物……

眼睛珠子轉了轉,郝帥拽着黎曉曉繼續走,“我知道斐然妹子去了哪個方向,咱們去找她,你就可以英雄救美啦!”

咦?這個可以有。

黎曉曉興致勃勃的跟着郝帥往前走,結果,剛剛走了沒幾步,那熟悉的震盪又來了……

郝帥走着走着,忽然感覺手裏一輕,扭頭一瞧,本來拽在手裏的黎曉曉竟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一隻手尷尬的抓在空氣裏,郝帥方了。

黎曉曉又去了哪裏呢?

撲通!

黎曉曉聽到身後有人摔倒,扭頭一看,白春麗展展的臉朝下摔在地上,一動不動,似乎摔得不輕。

“白春麗!”黎曉曉走到跟前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她的肩膀,“沒想到你也會平地摔這個神技。”

白春麗:“咯咯咯……”

嗯?

黎曉曉感覺不對,趕緊扳着肩膀把白春麗側過來。

啪嗒!

一塊血糊糊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黎曉曉看看血流滿面沒了下巴的白春麗,再看看地上那塊東西,頓時哆嗦了一下。

臥槽!下巴掉了!!

這可不是輕傷,黎曉曉不敢怠慢,趕緊從襠裏掏出一瓶備着的止血散和一卷繃帶,飛快的把白春麗的下半截腦袋給包成了糉子,一邊包一邊安慰着面若死灰的白春麗:

“別擔心,副本結束你的傷勢就會全部恢復,不會毀容的!”

白春麗:……

“來,我扶你起來!”黎曉曉抓起白春麗的左臂想要擡起來搭在自己脖子上,然後——

啪嗒!

隨着白春麗的左臂從地上擡起來,又一團血糊糊的東西掉在了地上。

這次是一隻左手。

白春麗:……

黎曉曉凌亂了一下,趕緊又掏出一卷繃帶……

包紮好白春麗的左手,黎曉曉看到她之前戴着的手鐲掉在了地上,就順手撿起來,然後就發現手鐲上還連着一根透明的線,線那頭拴着原本鑲嵌在手鐲上的黑鑽。

黎曉曉看看那根線,又看看白春麗的傷勢,有點明白怎麼回事了。

然後他很想笑。

看來這根線是白春麗的武器,她一直把武器拿在手裏,誰知道無緣無故的就來了個平地摔,一不小心,就把自己下巴和左手給割掉了。

黎曉曉找到手鐲上的機關,一邊把這根危險的線收起來一邊數落白春麗,“你說你,技術不熟練就不要用這麼危險的武器啊!你看,把自己給割成殘廢了吧!這東西你先別玩了,我幫你保管着!”

說完黎曉曉毫不臉紅的把手鐲塞進了自己的褲襠。

白春麗:……

地下基地。

監視信號已經恢復了正常,哈德利和希特森看着屏幕裏扶着白春麗往小屋走的黎曉曉,搖頭嘆氣:

“果然是個傻子,都沒看出來這個女人是來殺他的,那麼好的機會,不但沒殺她,還把她給救走了……”

“沒關係,殭屍們已經找過來了,失去戰鬥力的【蕩婦】必死無疑!”

黎曉曉扶着痛的渾身顫抖的白春麗,慢慢的走在林間厚厚的落葉上,發出沙沙的聲響,爲這詭異的夜晚平添一絲恐怖的氣氛。

走着走着,黎曉曉停了下來。

在他對面,一個高大的人影揹着光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好似雕塑,他手上握着一條鎖鏈,鎖鏈的盡頭,連着一個巨大的獸夾,在月光的照耀下閃着冷冽的光。

猶大!

黎曉曉把白春麗輕輕的放在地上,抽出鍋子,緊緊盯着猶大,不敢掉以輕心。

雖然他剛剛一會兒工夫已經幹掉倆猶大了,但不管是電影原版還是郝帥他們的版本,都可能只是‘簡單難度’,而他們這個可是噩夢難度的,此猶大非彼猶大,根本不可能是一個重量等級的!

嘩啦啦!

猶大慢慢的掄起鐵鏈,轉動着獸夾,越轉越快,然後!朝着黎曉曉用力一擲!

黎曉曉深吸一口氣,奮力揮動鍋子狠狠一抽!!

哐!

劇烈的震動從鍋子傳到虎口,再從虎口傳到手掌,又傳到了胳膊……瞬間整條胳膊都麻了!

手指一鬆,鍋子差點脫手掉下去!

而被抽的倒飛回去的獸夾,則被猶大一隻手穩穩的接住了。

高下立分! “伯克納家族從未失手!”希特森滿意的看着監視屏裏的猶大,“真不愧是殺人無算的劊子手,他太強了!沒有人能打敗他!”

哈德利沒說話,只是鼓了兩下掌,爲猶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