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算有玩家在城市裏搜集到了此種戰備物品,也會留作保命用,不會在交易廳出售。

……………………………………

經過一番專業級的急救手術,愛麗絲滿血復活了。

徐浪脫掉手套和防護服,將醫療費用賬單遞給了愛麗絲。

愛麗絲苦着臉,沒錢付賬,只能是拖欠著,反正是虱子多了不愁,已經欠了一屁股債了,再欠也沒什麼。

徐浪倒了一杯酒坐在椅子上,開口說:「說說吧,怎麼回事,誰把你捅成篩子的。」

愛麗絲神色犯愁:「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懵啊。」

「我被軟禁在莊園裏面,安保級別高的連只鳥都別想進出,身邊24小時還有人照顧。」

「我哪裏想到還有人夜裏趁我睡覺時,捅我啊。」

「當我反應過來,已經被人捅了十幾刀了,我連刺殺我的人的臉都沒有見到。」

「對方以為我快死了,就快速的退走了,要不是我撐著最後一口氣,傳送回來,我就涼了。」

徐浪喝了一口酒,微微沉吟,大腦飛速的運轉,

根據已知信息作出判斷。

他平靜的說:「你被軟禁在莊園,安保級別這麼高,有人卻能繞過重重防守成功刺殺你。」

「要麼是怪物以為旗米拉還活着,繼續來追殺,」

」要麼就是旗米拉的敵人想要她死,不管哪一個,現在的你在他們眼裏就是旗米拉。」

「你什麼也不知道,就被卷進這場要命的事裏,總的來說,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啊。」

愛麗絲聽聞這些話,忍不住一陣瑟瑟發抖,第一念頭想的就是跑路,隨機傳送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行,

好過在這裏擔驚受怕,隨時都要被捅,太慘了。

轉念一想,愛麗絲又放棄了,

離開p城,一切都是未知,從頭開始,境遇極可能比現狀更差了。

留下來,還是地位身份很高的少城主,還有傍一大佬徐浪這個隊友在這裏,手裏捏著大小王。

遇到點困難就跑,也太慫了,明明只要穩住不崩,未來可期的。

愛麗絲一拍桌子,站起了身,臉蛋通紅,熱血上涌,慷慨激昂的說:「我決定了。」

徐浪平靜的斜視一眼。

愛麗絲說:「現在的問題就是搞清楚誰要殺旗米拉,然後把這個隱患給解決掉。」

徐浪淡淡的說:「我以為你要跑路呢。」

愛麗絲快速衝到徐浪面前,雙手抓住徐浪的雙肩,一臉認真的說:「別看我現在處境難。」

「但是我起點高,成長性高啊,我是大後期選手,我只要苟住發育,一定能反殺的。」

徐浪神色平靜的伸手推開愛麗絲,放下酒杯,起身打了個哈欠:「希望如此吧,太晚了,我睡覺去了。」

愛麗絲獃獃的望着徐浪回了房,張了張嘴,噗嗤一聲笑了,感覺一瞬間處境不是那麼難了。

至少不是有這麼一位大佬罩着嗎,欠他那麼多錢,肯定不能輕易讓自己死了,嘿嘿嘿。

「現在就回去,我明天倒要看看對方要是看見我沒死,會不會眼珠子驚掉一地,嘻嘻……」

…………………………

ps:求鮮花,求評價票,求月票,求打賞。

。 祁鏡並不是出於心血來潮才去看那張五人照片,當然也不是出於心血來潮,才拿着兩張照片做對比。原因就在新來的腦ct和腦脊液檢查上,這個報告讓祁鏡想到了些東西。

其實他的這種感覺就和黃玉淮的差不多。

在病人信息日漸完善的前提下,癥狀、檢查報告的結果會逐漸和深埋在腦海里的知識經驗碰撞在一起,首先浮出海面的就是答案。

為了確定答案的正確性,祁鏡自然需要去驗證,現在丁秀娟嘴角的那個水泡或者說皰疹就是證據。皰疹是第一步,聽力便是這類感染的第二步,不過還沒等他發問,丁秀娟的反應就已經告訴了他答案。

口唇皰疹、高熱、寒戰、腹部不適、化膿性腦膜炎、聽力喪失,祁鏡又把這些零碎的癥狀在腦子裏又拼湊了一遍:沒錯!就是它!

丁秀娟身上的感染拼圖集得差不多了,有口唇皰疹+聽力喪失兩個特異性癥狀做基礎,應該能鎖定目標。傳染途徑恐怕就是消化道了,他們這一路上可吃了不少這種食物。至於感染源在哪兒,倒是難說……

等等!

消化道?

如果只是靠吃的話,對食物的要求也太牽強了,不太可能。

再說以這個小東西的潛伏期,別說已經過了那麼多天,按理說應該在王貴夫妻回國之前就已經廣泛傳播開了才對。

不對!

它的病程進展起來實在太快,說不定現在已經鬧出了人命!yuenan如今四處受災,可沒那麼好的醫療資源去集中對付那些突發的感染性休克病人。

一旦出現這種病人,很有可能稀里糊塗就病死在家或者某家醫院的病床上。yuenan現在全國上下都在yi情的包圍中,或許傳染病學專家會被蒙在鼓裏,可裴紅鷹那兒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可能是消化道傳染!

既然不是靠吃的,那就只剩另一種主要途徑了……

祁鏡又看了看照片上的幾個人,倒是鬆了口氣:好在那個菌沒有人傳人……

只是一個病原體的名字,就讓他回想到了當初的05年。地點不同時間不同,但東西還是那個東西,結果因為知識方面的空白,造成不小的傳染。之後多少也有過小爆發,但因為有了前車之鑒,絕大多數都被摁死在了萌芽階段。

他那時剛進臨床,根本接觸不到這個細菌,連聽都沒聽過。但在好幾年後,跟在了黃玉淮身邊,眼界這才寬廣起來。

不過現在光知道細菌是什麼還不夠,還需要了解感染源和完整的感染鏈。滅不掉源頭,以王貴一家遍佈在yuenan的路線圖,說不定每架從yuenan飛往國內的航班裏都會帶有感染者。

到時候廣泛傳播倒不至於,但這個病的發展速度太快,說不定會引起恐慌。

最有可能的估計就是那個地方了……

現在3i會議室里,一眾傳染病學專家的眼睛全都盯在了祁鏡的身上。自從那個麥當勞漢堡上手之後,這個傢伙只是啃了兩口,就放在了一邊再沒動過嘴。

身邊的黃興樺和專家b連叫了他幾次,他只是「嗯」了兩聲,便沒了下文。

「這小子怎麼了?」專家b掃乾淨了自己的拌面,拿上紙巾抹了抹嘴,然後說道,「怎麼又自顧自的不出聲了?也太自我了吧。」

「老師們,就別管祁哥了,他一想事情就會這樣。」

沒想到這時最先開口的是台下的胡東升,他快速消滅掉了手裏的漢堡包,拍了拍手上的麵包碎屑,說道:「我覺得傳染源就在食物上。」

胡東升性格本來就外向,再加上那種自信非常容易吸引到人的目光。

才一句話,他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彙集到了自己這裏。當然在這兒光有存在感是沒用的,觀點必須能站得住腳才行。

之前雖然有丁秀娟的腹部癥狀做推演,大致可以確定感染途徑是消化道,但還缺乏確切的證據。所以這些專家就想試試這個年輕人:「依據呢?」

「依據就是這些天他們吃了形形色色的食物,但走過的地方卻都在首都周圍,路線很雜但範圍小。」

胡東升說道:「不管是服裝廠、果園、房產公司、製冷設備裝修公司,其實都在hanoi四周,有些甚至就在市區里。如果是空氣傳播,那說不定整個hanoi都會出問題。」

「還是排除法。」專家c搖搖頭。

「可不只有排除法。」胡東升似乎早就習慣了這種專家會診的大場面,面對提問依然思路清晰,「病人的老婆不是嘴角有水皰么,可能感染就是從口腔開始,進入消化道之後入血,最後再進入大腦,這麼一個過程。」

專家a聽後點了點頭,繼續問道:「那傳染源呢?」

「傳染源么……」

這時高健接過了胡東升的話,開口道:「牛肉、豬肉、雞肉、海鮮、各種麵食,其中海鮮很容易出現細菌感染,但感染多有嚴重的消化道癥狀,與本次病歷不符。而麵食出現問題應該是真菌感染,癥狀更偏向毒素中毒,也不相符。」

胡東升道:「剩下的就是那些肉類了!」

高健看了看手裏漢堡包里的牛肉餅,繼續說道:「肉類儲存不當就會和海鮮一樣,出現消化道癥狀。但肉類還有人畜共患病這個選項,很容易經消化道進入人體,癥狀就難說了。當然了,其他配菜說不定也有這種可能性,但幾率要低不少。」

「……」

桌邊圍坐的專家們看兩個年輕人說得頭頭是道,忽然想到離兩個小夥子進門至今也就過了十多分鐘而已。從路線圖到接觸到的各種東西,洋洋洒洒四張病歷記錄紙,這就全捋清了?

這種消化病歷的能力可不是科班學習能練就的。

而且這兩人討論問題的角度很新奇,沒有在既有的觀點上做重複浪費時間,而是選擇直接從食物上下功夫,愣是推測到了這一步。當然準確性不能保證,但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水平着實不容易。

話說丹陽醫院的內科急診有那麼強嗎?

胡東升又多看了手裏的病例記錄兩眼,建議道:「我覺得現在只要等那兩個遠房親戚發病就行了。」

高健點點頭:「對,如果兩兄弟發病那就是最後那頓晚飯,如果沒發病那就是之前王貴和丁秀娟自己感染到的。」

「你們不排除一下其他可能性?」專家b問道。

「排除?」胡東升搖搖頭,笑着說道,「沒必要吧,我們做急診的遇到這種不確定的情況,向來是什麼可能性大就先上什麼治療,撈命要緊。」

「這個病人既然三代頭孢無效,那萬古+泰能確實是最穩妥的選擇。」高健補充了一句。

「對了!」忽然胡東升補了一句,「會不會是寄生蟲治療后做成蟲體崩解,然後因為崩壞的蟲體造成了病人的過敏性休克。」

黃興樺眼前一亮,實在沒想到內急的醫生能想到這一步。

不過再看看還站在一旁獨自發獃的祁鏡,他也就釋懷了。有個專註寄生蟲的人在,周圍同事自然而然會對寄生蟲多了解幾分。

黃興樺解釋道:「我之前用的治療方法是先殺再滅,先上的治療藥物不會造成蟲體崩解。而且病人的腦子裏也沒出現寄生蟲,它們更多還是躲在了兩肺和消化道。」

「這兩位年輕人說得不錯,靠着剛才丁秀娟的癥狀,肉類確實是最容易出問題的。」專家c說道,「至於是雞肉、豬肉還是牛肉,我覺得靠yuenan當地的檢疫部門去查更好。」

專家b也應聲附和:「我翻了遍地點,裏面涉及到肉類的吃飯地點就只有五處,算上最後楊英華的家也就六處,範圍已經大大縮小,沒必要再往下查了。」

「現在要做的應該是保住夫妻兩人的命,然後對航班機組人員和那兩位遠房親戚做大量檢查,看看有沒有人傳人的可能。」

黃興樺雖然覺得會診並不完美,但到了這個時間大家確實都累了:「那這樣吧,等我家老爺子到了再做決定。」

「黃老爺子要來?」

「嗯,應該快到了吧。」黃興樺看了看錶說到,「我已經讓人去接了。」

既然黃玉淮要到場,那這些傳染病專家就不可能走:「那就等吧。」

場面一度冷了下來,能聽到的只有喝茶和打火機的聲音。漸漸的大家耐不住寂寞,又開始小聲聊了起來:「我覺得就算黃老爺子到了也沒法看出是不是人傳人吧……」

「那可難說,我們和老爺子的經驗值不是一個數量級的。這十來年他一直都在抗yi的第一線,深入各處基層醫院,對一些大城市少見或者根本見不著的冷門微生物非常了解。」

「難道還能看出感染源不成?」

「誰知道呢……」

然而就在他們漸漸變得不耐煩的時候,會議室的角落裏響起了一個年輕人的聲音:「感染源找到了,是豬!」

???

噗……

咳咳咳……

這突如其來的話音劃破了寧靜,也嚇了那些專家們一大跳,更是讓正往肺里吸取尼古丁的專家b嗆了一大口煙霧:「咳咳咳,你說什麼?」

「是豬。」說話的正是一直窩在一邊思考的祁鏡。

「為什麼是豬?」

「是之前的豬肉卷餅出了問題?還是最後那頓飯出了問題?」眾人不解,為什麼祁鏡就一眼相中了豬肉呢。

「怎麼可能是最後那頓飯,晚飯哪兒來的豬肉,確切來說是倒數第二頓的午飯才對,黑三剁和那個什麼五花肉千張。不對,等等……」

祁鏡搖搖頭,馬上改正了自己的說法,或者說是打了一個巨大的補丁:「說着說着倒是被你們帶偏了,這個病壓根就不是吃飯吃的。細菌在沸水高溫中會立刻死亡,就算是60度的熱水也能在十分鐘內消滅掉它們。」

「啊?」

「不是吃的?那是怎麼來的?難道是呼吸道感染?」

「接觸。」祁鏡指了指眼睛:「丁秀娟的結膜你們不會是忘了吧?有流淚,有結膜發紅,就是接觸的結膜造成的。」

「難道是先結膜炎再腦膜炎?」

「不至於吧,我臨床上是真的沒見過這種病例。」

「不不不!」祁鏡再次說道,「不一定是結膜炎,但是通過結膜進入的身體,臨床上這種菌造成結膜炎的幾率很低。」

黃興樺在一邊聽着,又想起了剛才老爺子對他說的那番話,總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他從碩士階段就開始偏向了病毒學,博士畢業后更是去了國外深造病毒感染。去年那場sars讓他成了國內病毒學的第一人,也擔負起了上京抗yi的重擔。

「戰利品」就是保下了上京這座首都,同時自己也收穫了所長的職位。但在黃玉淮的眼裏,他這個所長就像碰大運撞上的一樣。

話不好聽,黃興樺之前也沒當回事兒。但現在祁鏡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身邊冒頭,之前悠哉悠哉的念頭早就散了,留下的就只有被後輩追趕的緊迫感。

他皺起了眉頭,看了祁鏡兩眼,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說道:「說吧,什麼菌?」

「豬鏈球菌,人畜共患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