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就連這茶几上的一小份,也是好不容易從角落裡找到的……

艾九燁的興奮勁還沒過去,手上突然傳來一陣劇烈地疼痛。

按著艾九燁的手,朱斌的動作極快,咔咔幾下迅速縫合完全。

瓊熒遞出藥瓶的手默默地往回縮了縮。

幹完活的朱斌抬頭,長鬆了口氣,扭臉訕訕地問:「老闆娘,您方才說什麼?」

他有點不好意思「我方才沒聽清……」

注意力光放在怎麼縫合傷口上了……

「沒什麼。」瓊熒沒事人似得將葯放回口袋裡,安慰性的說:「用麻藥容易落疤。」

「咳,有道理……」艾九燁頭上冷汗直冒,咬牙說。

朱斌沒忍住:「這是歪理。」

瓊熒搖頭,沒理會這兩人,徑直端著配好的藥品進了卧房。

給顧思思輸上液打了麻藥之後,她才回身對著跟進來的艾九燁問。

「你們要在這裡呆多久?」

艾九燁沉默了下,實誠地說:「我們此來就是為了尋找顧博士。」

「老闆娘,西南基地是誠心邀請顧博士加入的。」艾九燁誠懇地說。

瓊熒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的顧思思,輕聲說:「這就是你們的誠意。」

「阿黃這樣的人只是少數,並且他已經受到應有的懲罰。」艾九燁斟酌著說:「我們也願意給顧博士提供應有的賠償。」

瓊熒轉身看著艾九燁,漠然地說:「單單從你們便能看出,西南基地存在很大的問題。」

這二十人,在西南基地中的能力和身份應該不會差,但明顯能看出來,這群人的心極度不齊。

在喪屍圍聚的情況下,他們竟然不是選擇如何建立防禦,而是選擇解決艾九燁這個引發屍潮的進階者!

他們尚且如此,那西南基地又會是怎麼樣的亂象?

今日他們將顧博士迎入基地時說的好聽,可若是有朝一日,基地里發生衝突,或者說基地與外界發生衝突,那顧思思會不會成為基地鬥爭的犧牲品?

瓊熒沒有看過原劇情,不清楚基地之間的動亂關係。

而在顧思思原本的記憶里,瓊熒清楚地看見顧思思在加入西南基地不足三月,便被中央基地接走。

在走之前,實驗被人破壞,前三個月的心血付諸東流。

不論過程如何,結果如此。

如今看到艾九燁帶來的這群人,瓊熒只有四個字的評價——烏合之眾! 「呦,這不是千百度的林拍賣師嗎?」

中年男子一見是林晨,把腳縮了回去,「你家親戚?」

林晨倒也認得他。

源古古董店的薛長貴。

「薛掌柜,年輕人挨上一腳,都得受傷,更何況是一個老人了。」

「可不是我要打他啊!」

薛長貴眼睛一瞪,「大傢伙可都看着呢,是這老東西,拉着我不讓走!」

「非讓我買他那破燒火棍,還出價一萬!」

「我這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哪禁得起這麼霍霍。」

他一開口,其他人也紛紛勸誡起來。

「是啊!林小兄弟,你別胡亂出頭啊,這婆子就是個瘋狗,逮誰咬誰!」

「一個破燒火棍,要一萬,她咋不去搶呢?」

「前段時間,她也攔過我一次,拿了個破碗,開口就是八千!」

場面一下混亂起來,眾人都憤憤不平。

林晨看向那所謂的燒火棍。

圓條形,長約八十公分左右,黑呼呼的還冒着一股騷氣。

指不定是從哪個犄角旮旯翻出來的。

還被狗尿過。

「誰是燒火棍!嘴巴放乾淨點!」

「我可是正兒八經的鼓凳!」

忽然,林晨腦海中,傳來那「燒火棍」的聲音。

不由微微一怔,眼神也變化了幾分。

「小林子,小林子!」

瘋娘見林晨過來,放開了薛長貴,眼睛泛著亮光,神神秘秘地道。

「我跟你說啊,我這可是了不的好東西!」

「當年太上老君煉丹,就是用這東西燒的!」

「燒出來的仙丹啊,個頂個的好,個頂個的圓,就連孫猴子吃了都說好!」

林晨禁不住垂下了眼帘。

場上,也爆發出一陣鬨笑聲。

「哈哈,孫猴子吃沒吃過你咋知道啊?你見着了?」

「還太上老君用過的,人家是神仙,吹一口氣就能生火,還用得着劈柴?」

「這婆子瘋了,沒治了,聽說她是附近的養老院的,誰把她送回去!」

「對啊,被讓她出來霍霍人了,丟人現眼啊,哈哈哈!」

眾人不禁挖苦起來,還規勸林晨不要多管閑事。

什麼太上老君,這不是扯淡嗎?

瘋娘雖說痴痴傻傻,但也明白眾人是在笑話她。

吐沫橫飛,破口大罵起來。

當下,就有人不樂意了。

「你個老東西,倚老賣老是不是!」

「神神經經的,不知道從哪掏出來的燒火棍,上面還有狗尿味,非說是太上老君用的,你咋不說是哮天犬叼過的呢?」

「麻溜的,趕緊,從哪來,回哪去!」

瘋娘滋著牙,咧著嘴,抓着林晨的胳膊。

「林小子,你買不買!」

「一口價,一萬塊錢!」

林晨靜靜聽了一會,但「燒火棍」倒是一聲不吭了。

他皺了皺眉頭,禮貌地笑道:「甭管是不是太上老君用過的,這燒火棍,我買了。」

「林晨,你不會真相信他的鬼話了吧?」

「一萬塊錢買這破玩意?我看你也是剛入職,手頭不富裕吧?趕緊走吧,別在這攪和了。」

人群中,有人勸誡道。

誰知道,林晨不慌不忙地從兜里掏出一沓現金,數了數,還差兩千。

再去取錢太麻煩,直接給千百度打電話,讓人送錢過來。

終於湊齊了一萬塊錢,交給了瘋娘。

瘋娘樂的嘴都歪了,神神叨叨。

「林小子,還是你火眼金睛!」

「你放心,我那還有不少好寶貝呢,我明天再去天上給你拿點回來!」

這話,又引發了現場一陣鬨笑。

這可是著名的古玩一條街。

在場的各位,不是資深藏友,就是古玩店的掌柜、夥計。

此時,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林晨。

「林晨啊,你這麼有錢,去我們鋪子逛逛唄!」

「林小兄弟,不瞞你說,我那有玉皇大帝撒尿的夜壺,你要不要收了?我也不多給你要,十萬塊錢!」

還有人抱來一隻黑狗,神秘兮兮,「林晨,這可不是一般的狗!乃是上古大神哮天犬轉世投胎,世間難存,就這一隻,八千塊錢便宜賣給你!」

「回去好好養,等它開了靈智,你就賺翻了。」

林晨笑呵呵地,也不惱怒。

對着瘋娘輕聲詢問起來,問她有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喝水。

周圍的看客,已經完全把林晨當成了生瓜蛋子了。

不對,生瓜蛋子也不會相信這種鬼話吧?

那就是大傻/逼了。

一萬塊錢買了個騷氣滿滿的燒火棍,錢多燒的啊!

林晨雖不惱,旁邊其他趕來送錢的千百度員工,可是快要氣瘋了!

他們壓根沒想到,林晨借錢是買這個東西?

「林晨,你這不是瞎胡鬧嗎!」

店裏的夥計,氣憤地道:「有錢燒的?」

「你說說你怎麼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