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局面僵持下來。

結局只有兩種,要麼天劫破掉所有法陣,兩人同歸於盡。

或是兩人在天劫下來之前,先一步擊殺對方。

相柳面色輕鬆,胸有成竹。

「大膽!」

這時,曲素英驀然看向帝君大勢以及雷霆化育的方向。

「不好!」

地下三百丈,赤陰剛想動手,一雙大手摟住她的肩膀。

「稍安勿躁。」陸謙身影低沉,胸有成竹。

眉心洞察神眼神光煜煜,宛如神祗。

赤陰不由得一陣失神,隨後清醒過來。

倒不是她發花痴了。

此時的陸謙有種驚人的吸引力,忍不住讓人將心神匯聚之上。

「哈哈!」

這時,地上傳來一聲聲梟叫。

五六個邪氣凜然的道士升空而起。

「好大的狗膽!受死!」

沒想到這個時間點還有人渾水摸魚。

斬劫寶苑的人暴怒,劍丸劃破虛空,猶如彗星一般落下。

幾個道人似乎與相柳認識,打了聲招呼,轉身和眾人過招。

一時間,五顏六色的法術光芒照亮天地。

萬千鬼物從十里血雲咆哮飛出,血腥之氣縈繞鼻尖。

「看吧,有人背鍋了。」

陸謙笑道。

相柳這種老謀深算的人,怎麼會單單和自己合作,肯定還有後手。

洞察神眼稍微一掃射,立即知道這些人的位置。

「走,去劍主內門。」

「內門是嫡系所在,過去是不是有些冒險了?要不先搜尋雷霆峰?」

斬劫寶苑除了三大支脈,剩下是掌門嫡系的斬劫一脈。

此脈實力最為強勁,貿然前去恐怕會被人瓮中捉鱉。

「無妨,我能找到漏洞。」

時間不多了。

一旦劍主辟過劫,接下來就有些不清楚了。

眉心第三隻眼睜到最大,純金瞳孔倒映無數事物。

上至碧落、下至黃泉。

無物不堪破。

山河天眼裏,世界法身中

目中世界模樣大變,多出無數五顏六色的線條,以及精氣、脈絡。

功能和太陰金瞳類似,但比太陰金瞳強了不知多少倍。

如果猜得沒錯,內門倉庫應當在西南方的地下。

確定方位,赤陰素手一揮,一道坤方黃氣如靈動游魚,飛在兩人面前。

坤方黃氣所到之處,土壤自動分開,變成一條通道。

兩人順着這條通道向前。

「停!」

十里后,陸謙停了下來。

眼前空無一物,陸謙卻十分謹慎,洞察神眼看了又看,小六壬演算好幾遍。

卦象顯示前方不對勁,但又看不出什麼來。

「這是假的倉庫。」

前方只有陷阱,沒有其他的事物。

兩人一進去,法陣立即發動,把他們炸得個半死。

「去其他方向。」

陸謙兩人轉向左邊。

又過來十里,還是停了下來。

和剛才一模一樣,前方必定有陷阱。

兩人兜兜轉轉,陸謙驀然對着一個方向,衝破牆壁。

嘩!

煙塵四濺。

嗖嗖!

這時,十幾道五顏六色劍丸破空飛來。

叮叮叮!

劍丸打在陸謙泛金的皮膚上,紛紛被彈了回去。

緊跟着金光一閃,大解脫輪、大苦厄輪齊出。

不到三息。

原地只留下一灘膿水。

和陸謙猜得一樣,有人守護,但是高手不多了。

面前是一個大門。

朱紅大門有三十三根鉚釘。

大門敞開,通道幽深黑暗,一眼望不到盡頭。

陸謙來到通道口面前,頓了頓,驀然掏出劍匣。

輕輕一拍,萬千劍氣噴涌而出

飛入幽深大門,瘋狂絞碎內部的事物。

「嗷!」

山洞內傳來一陣痛苦的嚎叫,一股氣流噴出,劍器倒飛,狠狠嵌在牆壁上。

只見大門好似活了過來。

定睛一看,這哪是什麼大門。

分明是一隻張大嘴巴的獅子狀怪物。

方頭碧瞳,獠牙闊口。

此乃鎮墓獸。

赤陰一步踏出,手掐指訣,丟出一個幽綠牢籠。

萬千魔物從牢籠中釋放出來。

鎮墓獸的修為大概在道基中期左右,在兩人的圍攻之下,很快身死當場。

場景一片寂靜。

陸謙打開洞察神眼,終於找到洞口。

嘩啦!

天地驟變,兩人來到一處小洞天。

面積不大,藏書量倒是挺多。

後方的倉庫所剩無幾,但還是有比較強大的氣息。

「搜!」陸謙笑道。

隨後飛入倉庫。

期間用洞察神眼躲避無數法陣。

這時,負責錄入書籍的書精興奮道:「太宰,找到您的影響異域的方法了。」

陸謙眉頭一挑,上前看了看,笑道:「先拿着,」

此術名為《扶鸞天人交通術》

是一種神降之術。

只不過別人都是自己請神,而此法則是自己當神。

這時,陸謙目光定格在書架旁邊一本書上。

此書為斬劫劍術常識摘要。

上前翻閱,此書講了劍主一脈的斬劫法術的來歷以及斬劫劍丸大成之法。

「斬劫,斬劫……好深沉的心機。」陸謙驀然反應過來,雙目精光一閃,連忙看向赤陰,「撤退。」

罷,沒來得及和赤陰解釋,拉着她逃出此地。

……

(中午還有一章。明天開始一天三章。每章三千多,大概九千字。)

7017k 隨隨着李公甫等人拜倒,周圍百姓則爭搶跪拜,祈求在世佛陀法海庇佑。

法海慈悲一笑,伸手相攙,並道:「各位鄉鄰施主,妖魔禍亂人間,貧僧身為金山寺僧人,除魔衛道本是應該,何勞大家如此掛懷,都起來吧!」

「法海大師,若不是您及時出手收服妖魔,鎮江必永無寧日,理應受此一拜,大家說對不對啊?」

李公甫身為鎮江知府手下捕頭,也算是官家之人,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對,理應受我們一拜!」

「法海大師真乃神僧聖佛,輕而易舉便收服了那害人不淺的妖魔。」

「金山寺,佛法無邊!」

「……」

紛紛頌讚我佛慈悲,法海低宣佛號。

至此,法海勸說良久,那些聚集的人們才逐漸散了,今得見如此大德之佛,恐又是他人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

「看到沒有,法海好威風啊!」

街巷暗角,一個面相猥瑣的黃袍道人對身邊一精壯男子說道。

便是白蛇原著中的蛤蟆精王道靈,他身邊的便是金拔法王之子蜈蚣精。

「道兄,任他這麼下去,人人信佛,哪還有你我兄弟發財的機會!」

王道靈聞言冷哼一聲道:「兄弟莫急,我自有辦法對付,咱們給他來個借刀殺人,管教那法海在劫難逃。」

「哦,確當如何,小弟願聞其詳!」

蜈蚣精聽到妙處,瞪大了眼睛當即詢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