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屏風後面又安靜下來。

久久沒有動靜,斕凝再次挪動腳步。

「幫我拿件浴袍進來。」

裏面的聲音明顯有點無奈,意思好像是他忘記把浴袍拿進去了。

沒有浴袍,那哥哥洗完澡不是要光着出來……

那個畫面已經出現在斕凝腦子裏了,哥哥那麼篤定她在外面說明她已經暴露了!

斕凝在糾結她是直接跑,還是幫哥哥把浴袍拿進去。

「咳咳。」裏面再次傳來一聲咳嗽,不過這一聲跟剛才不同,像是受了涼導致的咳嗽。

斕凝心一揪,現在天氣已經轉涼了,哥哥萬一在水裏泡太久感冒了怎麼辦?

想到這兒,斕凝騰的一下站起來,從衣櫃里拿出一件嶄新的灰色浴袍。

商略雙臂搭在浴桶邊緣,抬眼就看到了出現在眼前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到裏面那一幕的反應太真實了!

這是什麼神仙美男出浴圖啊~

想流口水~

斕凝原地傻了半天眼睛都看直了。

商略從她一進門就察覺到了,他早料到她會回來,因為他注意到了她的包還放在他房裏。

只是他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以什麼樣的方式回來。

其實從她剛才害羞的樣子來看,他猜到了她可能會偷偷進來再偷偷溜出去。

一碰到跟她相關的事,他發現他都變得幼稚起來,他心裏沒來由就萌生了想逗她的想法。

被他充滿趣味的眼神瞧了半天,斕凝的魂兒終於又回到了身體里。

已經看夠了她才蒙眼睛,口齒不清,「哥……哥那個……我我,浴袍拿進來了……我我我放哪兒?」

「拿過來。」她站的離他還有三四米遠的位置,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商略唇邊的笑容擴大。

斕凝一手蒙眼睛,一手抱着浴袍靠近,她看不清路,撞到浴桶邊差點整個人栽進去,還好她穩住了。

「怎麼?你也想進來?」調戲的意味太明顯,此時小姑娘的樣子憨態可掬,太可愛了。

她進去就變成鴛鴦浴了!

到時候濕身誘惑……

「我不……」斕凝也不知道她內心慌得一批在說啥。

她手上一輕,他已經接過了她手上的浴袍。

她好像聽到了水花聲,他站起來了?

斕凝:我真的忍了……

可是我就是沒忍住打開了指縫去看……

她好像窺看到了哥哥比歐洲黃金比例雕像還要好的身材,那肌理分明的線條……

哥哥可太要命了!石像此時開口:「你們四十六人以守擂的模式爭奪排名。」

嗡!

說着,石像眉心處綻放出一縷神光投射於道戰石台上,讓它急劇變大,並且被劃分為四十六個區域,每個區域都被紅色的光幕分隔開。

石像道:「每個區域都有編號,從外圍到中心依次遞減,這編號便對應着此次道戰的排名,你們可以向比自己編號靠前五名以內的對手發起挑戰,勝者與對手交換區域。」

這還是挺人性化的,每次只許越五名挑戰,不僅增……

《浮天神域》第兩百一十七章封神之戰(二) 大長老抬眸看過去,知道花蟻主意多,既然他這麼說定然是有法子的。

花蟻嘿嘿笑了兩聲:「大長老,聖女其實並不像別人想像中的那樣蠢笨膽小,相反,她還很聰明。這次她過來找您,肯定是用拒絕參加星賽來威脅您,讓您從重處理花子昂。」

說到這,花蟻眼中閃過幾分惡毒,悄聲:「您先假意安撫她,答應重罰花子昂,然後在她放鬆警惕之時,我會端來一杯放了料的茶水,這茶水不會傷害金蠱蟲,只會讓聖女昏迷。

等她一昏迷,我立刻收拾她,讓她的肉/體受盡折/磨,讓她不敢再仗着體內的金蠱蟲為所欲為,我們有的是法子懲治他。」

大長老半闔着眼,聲音慈和:「下手輕點,到底是小孩子,給個教訓就行。」

花蟻勾了勾唇,語氣仿若沾了砒霜一般:「您放心。」

陸細辛已經快走到大長老門口了,越是靠近青兒越是緊張,轉頭看了眼從容不迫的陸細辛,青兒滿眼都是敬佩:「聖女,您好厲害啊,一點都不緊張。」

緊張?不過見一個小家族的長老而已,有什麼緊張的。

陸細辛不以為意,以前——

想到這,記憶就出現了斷檔,陸細辛微微蹙了下眉。

以前如何?

陸細辛隱隱感覺到自己的身份要更高,最起碼比大長老高。

馬上要接近門口了,青兒咽了口唾沫,已經緊張得結巴起來:「聖、聖女,您、您一會要怎麼跟大長老說不參加星賽的事啊。」

「誰說我不參加星賽了?」陸細辛伸出細白的指尖,撫了撫帽兜,淡淡反問。

青兒瞪大眼睛,整個人都傻了:「您、您不是用拒絕參加星賽威脅大長老嗎?」

「這個抬太值錢了。」陸細辛低頭輕笑,她從來不會用自己,用這麼弱/智的手法威脅他人。

想要威脅他人,還有什麼是比對方的命更好的法子呢!

響鼓要用重鎚,要讓對方知道她的厲害,他們才會怕。

「開門。」陸細辛站在門口,淡淡吩咐。

那副架勢,根本不準備敲門,彷彿準備讓人迎接的女王。

青兒完全臣服於陸細辛的氣勢,根本就忘了敲門,就這樣直接推門進入。

門外守着人的都傻了。

這聖女也太囂張了吧,連門都不敲,一個多餘的眼神都沒給他們。

幾人面面相覷,都覺得聖女跟以前不一樣了。

陸細辛的突然進來,讓大長老和花蟻都嚇了一跳。

尤其是花蟻,震驚抬眸,語氣里全是不滿:「你怎麼不敲門,讓你進來了嗎?」

陸細辛連一個眼神都不給他,直接冷聲:「出去。」

花蟻:「……」

太囂張了!這是要無法無天啊!

花蟻還要叭叭,陸細辛已然不耐煩,抬手抄起桌子上的硯台,用力一甩,猛地朝他扔去。

見狀,花蟻心臟都跳停了一瞬。

驚恐立在原地,腿軟腳軟。

他以為自己會腦袋開花,結果只是被揚了一腦門子墨。

花蟻長長鬆了口氣,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 不知道為什麼,張若風總覺得心裏面有什麼事情一樣無法安定下來。

憶往昔…

原本以為這個馬磊會是一個四五十歲的成功人士,沒想到一見面竟然令崔嘉盈大吃一驚。

「怎麼了?我。。。看起來有什麼地方不對嗎?」

「不不不,我不是。。。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只是。。。」

「呵呵,覺得我有點太年輕了對嗎?」

崔嘉盈強擠個笑容尷尬的點了點頭,馬磊看著崔嘉盈那清秀又略帶些稚嫩的臉頰不由得對這個小姑娘十分的好感。

自己的公司成立不久,像崔嘉盈這樣優秀的技術型人才真是作為一個創業者所需求的。

所以,想要得到她就得趁早,在她還沒有畢業之前就將她收入麾下。

然而馬磊還是把崔嘉盈想的太單純,太簡單了。

「馬總,您找我有事嗎?」

「呵呵,沒事就不能找你出來喝杯咖啡聊聊天嗎?我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想邀請你加入我的公司,像你這樣的人才我怕你還沒畢業就會被其他的大公司給簽約了,所以我只好親自走一趟了。」

崔嘉盈鬆了口氣心中暗道,搞了半天原來是想讓我去給你打工啊,不過這也可以,反正自己還欠著劉朕東100萬美金,只是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年輕人心中能值多少。

「這個。。。馬總,你看我還沒有畢業,再說,我這個大學也不是什麼名校。。。」

「高考750分在不考英語的情況下能夠拿到600分的成績,你覺得這樣的好胚子不值得去擁有嗎?說實在的,若不是你家裡出了事我怕你真是要把高考分答滿點了,崔嘉盈,我真的是太喜歡你了,你開個價吧,只要是我能力範疇之內的價格我都接受。」

崔嘉盈心想,看來這世界上能人真的是多了去了,自己高考成績的這點破事兒都傳到他那裡去了,搞不好他還知道一些別的事情,簡直是太可怕了。

「馬總,首先我謝謝您對我能力的欣賞和肯定,但是我真的不能簽約到您的麾下,我已經沒有辦法再成為一名職業玩家了,若是您想在電競領域大展宏圖的話我可以推薦下我的朋友們。所以真的是很抱歉。」

聽到崔嘉盈的話語之後,馬磊一下子笑了起來。

「崔嘉盈,我知道你手傷了,所以你覺得自己已經無法再成為一名優秀的電競選手,但是這並不代表你對我沒有一點作用,對於組建遊戲戰隊我並不感興趣,但是對於做遊戲我卻有著很大的理想,眾所周知《無盡之地》是一款非常優秀的韓國遊戲,但是我們國家想要在電競領域取得一席之地的話就要有自己的遊戲才可以,這回你明白了吧?」

「這個。。。我沒有想那麼多,我現在只想把書讀完,至於會不會在電競領域發展還沒有確定,不過你的想法我很清楚,只是我覺得這可能需要一個很漫長的過程,您的公司旗下不是有一款遊戲運營的不錯嗎?」

「對,你是說《武仙魔俠》吧?呵呵,那是我和幾個大學同學一起開發的古風競技網游,之前在《無盡之地》還沒有被國內引進的時候確實火過一陣子,不過現在人氣已經明顯大不如前了,所以我需要重新組建我的團隊,增添新的血液和理念來和億迅一決高下,希望你可以加盟為咱們中國的電競事業盡一分力量。」

「這樣吧,我仍然繼續我的學業,如果你在工作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大可以來找我,我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一定鼎力支持。」

「那太好了,我讓我秘書進來,今天我就把你簽下來。」

說罷,馬磊拿出手機撥通了秘書的電話,只見崔嘉盈一臉額懵逼的說到。

「我也沒說要簽約啊?我只是說你可以來找我,天啊,我要是開放一點八成你戶口本都要給我呈上來了,真是服了。」

「崔小姐,你看合同有什麼異議嗎?」

只見崔嘉盈將合同推到了一旁一臉嚴肅的對馬磊說到。

「我說了我會幫你,但是我也沒說要簽約啊?」

「這。。。」

「馬總,您先回去吧,至於簽約的事情還是等我畢業了再說吧,今天就到這裡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