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崑崙第一傳人,明顯不是這麼好糊弄的,當然,在此之前,白道子也早就想好了對策,噗通一聲跪下之後,白道子一臉誠懇的看著崑崙第一傳人,說道:「先生,我錯了,我錯了!我該死,我該死啊,我說了謊,我對你說了謊,真是該死!」

這麼說著,白道子開始朝著自己臉上打耳光!

啪!

啪!

啪啪!

這一個個耳光,每一個耳光,都讓三清山的眾人心顫。

這就是崑崙一脈的地位!

崑崙一脈的傳人就這麼坐在這裡,就讓白道子下跪,不停的打自己耳光認錯!

白道子的地位,在三清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僅次於他的師傅。

但現在。

至高無上的白道子下跪了!

「你錯哪了?」

雪花一般的面具之下,崑崙一脈的傳人淡淡開口。

「先生,我是怕觸怒了您牽連了三清山,我才說謊的,其實,關於崑崙功法一事,之前我是知曉的!」白道子跪在地上,一臉誠懇認錯的模樣:「是我派韓中前往他外甥秦泰山面前索要崑崙的功法,不過我發誓,我索要崑崙功法的目的,不是我想私吞修鍊崑崙的功法,我知道自己天賦不高,就算崑崙功法擺在我面前,我也沒資格修行,我這麼做,其實是想把崑崙功法拿到手,主動還給先生你們崑崙一脈,想借著這樣的機會,攀上你們崑崙一脈,得到你們崑崙一脈的好感!」

「是么?」

「先生,我發誓,我說的都是實話,我得到崑崙功法的目的就是這樣,沒有其他的目的,你要證據,我也可以給你找來,不過需要一些時間!」

白道子連忙解釋道。

這是他早就想好的借口,甚至是開始打崑崙功法主意的時候就想到的借口,所以,他說的證據,也提前布局好了。

這樣的借口,雖然聽上去不太好聽,但是,不至於觸怒崑崙一脈。

「先生,如果你不信我,我有證據證明我說的都是實話,不過需要幾天時間,就怕會不會耽誤你寶貴的時間!」

白道子趕緊道。

「我沒這麼多時間!」

面具之下的語氣冷冷道:「這麼說,從我們崑崙流出來那本功法,並沒有在你的手上?」

「先生,千真萬確!真的沒在我們三清山手上!」

「如果在我們三清山手上,我當即自刎在你面前!」

「是啊,先生,我們三清山是被誣陷的!」

「先生,你一定要相信我們!」

卓康明,吳黃道等三清山眾人紛紛躬身開口。

「行了,起來吧!」

崑崙第一傳人看向跪在地上的白道子,擺擺手。

白道子聽后大喜,連忙站起身子,躬身道:「多謝先生饒命!」

他的心裡很激動,崑崙第一傳人能讓他站起來,也就意味著,崑崙第一傳人相信他剛才說的話了,也相信崑崙的功法不在他們三清山手中,不然怎麼可能讓他站起來?

那接下來,就輪到嚴經緯一方了!

這個時候,白道子等人發現崑崙第一傳人轉過身子,看向嚴經緯所在的方向。

嚴經緯慘了!

白道子心裡暗喜,他連忙指著嚴經緯說道:「先生,從你們崑崙流出來的那本功法,就在他的手中,他還死不承認,先生,你可以用你們崑崙一脈神奇的針法,讓他們說出實話!」

白道子主動提起崑崙的針法,讓秦泰山秦溪山心中一顫,不過,在這種時候,他們都知道,不能表現出任何異常來,所以他們死死的剋制住情緒,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一分一毫。

「嚴經緯,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不向先生主動說出實情么?」白道子看向嚴經緯,厲聲道:「崑崙的功法,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修鍊的,你私藏崑崙的功法,已經是不可饒恕的重罪!」

「呵呵!」

嚴經緯直接笑了出來,他吸了一口煙,淡淡道:「誰說,我沒資格修鍊崑崙的功法?」

他這句話說出來,白道子等人都瞬間懵住了!

嚴經緯他……這是找死?

當著崑崙第一傳人的身份么,他也敢說這種話?

而秦泰山和秦溪山,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嚴經緯。

嚴少這是瘋了么?現在崑崙第一傳人可就在眼前啊,這句話被他聽到,他會怎麼想?

「哈哈,先生,你看看他,他竟然說自己有資格修鍊崑崙的功法,這不就等於間接承認了崑崙功法在他手上了么?」

白道子指著嚴經緯,眼神里充滿了冷笑。

「不錯,那本崑崙功法在我手中。」

嚴經緯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悠閑的說道。

「先生,聽到沒有?他 一息過後,突襲失敗的魂聖停下了攻擊,神色愕然的看著面前的七個人影。

星河的七名分身一動不動的站成一排,將身後的小舞與三眼金猊牢牢護住。

而星河自己則站在幽峰身前,面露微笑,與這名魂力高達九十五級的封號斗羅對峙。

幽峰沉沉呼了口氣,視線在星河身後的七個分身之上久久停留,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看向星河。

「分身類的魂技我也見過不少,但那些分身大多都只有一擊之力,一擊之後便會消散。

而你的這七個分身,不僅有著與常人一般的意識與思想,還能在外界長時間停留。

這樣的分身魂技,別說親眼看見了,就連聽都未曾聽過。」

「你沒見過就對了。」

其中一個分身冷笑,星河則神色平靜的看向幽峰,淡然開口道:「我這可不是魂技,乃是身外化身之法,與你口中的分身魂技,差別很大。」

他話音剛落,接著抬起右手,一記星辰劍氣斬出。

他此時斬出的星辰劍氣,乃是用體內靈氣凝聚而成。雖然他現在境界還低,仍處於凝氣境界。但長達五年的時間過去,他體內的靈氣數量已變得極為巨大,如同一條靈氣小溪一般。

而經由天地元氣壓縮轉化后產生的靈氣,論品質,要遠在幽峰的魂力之上。

是以他一劍斬出的星辰劍氣,很是輕易的便將幽峰以魂力召喚出的大量蜜蜂凈化溶解,消於無形。

無數只黑色蜜蜂環繞在幽峰身旁,宛如一道厚重巨大的黑色幕布,星河一劍將這黑色幕布斬斷,露出一道堪可容人的縫隙來。

趁此機會,星河體內靈氣流轉,抬腿一步踏出,瞬間便去到幽峰身前。

縮地成寸,雖不能像瞬移一般穿過面前的所有阻擋,但卻比瞬移魂技還要快上不少。

因為這一道術法沒有任何的施法動作,在一步踏出之後不會有半點停頓,立時便能打出下一道攻擊。

在降低了十倍時間流速下的縮地成寸,當真是快到了極致,便是魂力達到九十九級的極限斗羅,甚至是神,在這一刻的速度也比不過星河。

只一步便出現在幽峰身前的星河,可謂是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幽峰已連續兩次見識到,星河那與自身的實力極不匹配的恐怖速度。

星河之前的一劍,將三名魂斗羅,兩名魂聖斬為兩段。那一瞬間爆發出的速度,完全不下於九十四級的敏攻系封號斗羅,比幽峰的速度還要快上不上。

他的心中對星河已有了萬分的防備,相信就算星河的速度再快,他也能遊刃有餘的應對。

可現在星河一劍斬下,這快到了極致的速度,卻還是讓他差點沒能反應過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就在星河一劍斬出之際,幽峰心頭念轉,在他與星河周身環繞著的黑色蜜蜂瞬間席捲而上,不過半個呼吸的時間過去,便將星河手中的星辰劍層層包裹。

星河一劍斬落,劍上帶來的巨大衝擊力道讓幽峰的身子止不住的向後一屈,卻是沒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他居然將我這一劍擋下了!」

如此勢如閃電的一擊,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居然仍未重傷幽峰,星河不禁皺起了眉頭。

只因他這一步踏出的速度雖快,但他一劍斬下,卻仍是之前全力攻擊的速度。

他的移速雖快,但揮劍的速度不足,這才給了幽峰一點反應的時間。

就在他這微一愣神之際,幽峰喚出額其餘無數只蜜蜂重重圍上了他的身子。

星河催動大品天仙決,令體內靈氣在體表周身流轉,將這些蜜蜂擋下的同時,他握拳屈膝,自身靈氣凝於右手,猛地一記崩拳打出!

「砰」的一聲炸響,星河重重一拳砸在幽峰身上,無數黑色蜜蜂四散飛舞,碎成粉末。

幽峰看似孱弱瘦小的身子,也在這一瞬間向後倒飛出十數丈距離。

而另一邊,星河的七個分身與那七名魂聖對上,分身的實力雖然不如魂聖,卻有星河以靈識為引,能使用星河本體的所有技能。

在種種奇妙仙法與星河自創魂技的輔助之下,七個分身仍能與那七名魂聖斗個旗鼓相當,儘力周旋。

又是一輪極為快速的硬撼對轟!

詠春寸勁、星辰劍氣、先天無形劍氣、各種各樣的奇妙技法,被靈識一分為八的星河,控制著七個分身恰到好處的施展出來。

其中一名分身施展瞬移,在閃現到魂聖身旁的同時,眼中紅光微閃,小舞與胡列娜的魅惑魂技被他用出。

那名魂聖神情一怔,電光火石之間,分身抬腿一腳,直接將這魂聖踹至高空。接著身形一閃,在一瞬之後去到魂聖身旁,再次一腳下劈,將這魂聖轟向地面!

就在這魂聖猛力下墜之處,有另一名分身接力,抬手抓住這魂聖的腳踝,微一凝神,強橫無匹的八極摔立時用出。

身處空中的分身抬手將星辰劍喚出,信手一劃,一道銀白色的匹練劍氣徑直斬向前來支援的魂聖。

分身用劍氣將那名魂聖攔下之後身形一閃,再度將瞬移魂技用出,霎時去到那魂聖跟前,雙方四人,對手互換。

小舞的八極摔威力極大,星河的分身若將其完整的使用出來,就算他的對手是一名主修防禦的強攻系戰魂聖,也得落一個重傷的下場。

只要這七名魂聖減員一個,七個分身對六名魂聖,便能佔據不小的優勢。

而小舞那邊,也不會時時刻刻的受到這些魂聖的威脅。

以小舞如今三十五級的魂力,在與魂聖的戰鬥中,只要被稍微擦到碰到,立時便會身受重傷。

所以星河幾次將想要參戰的小舞攔住,讓她乖乖站在原地,若有魂聖前來襲擊她,便立刻施展瞬間移動跑開。

此時幽峰帶來的七名魂聖,已有一名被星河的分身牢牢控制,只要將八極摔用出,分身與魂聖的戰鬥便不會再有多大的懸念。

而其餘六名魂聖拼盡全力想要支援,卻被星河的分身死死纏住,不讓他們靠近一步。

八級摔連續用出,一擊之後又是一擊,縱使這名主修防禦的魂聖,已將自己的第七魂技武魂真身施展,卻仍舊被星河一連串的攻擊給打得七葷八素,根本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力道來。 「……」

這是故意現在說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