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幾道黑影出現。

她立即站定

黑衣人朝她走來

正是襲擊二皇府的其中幾人。

荔兒轉頭開口

「在這皇宮內院,都給我小心點!」

幾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皇后寢宮。

已是深夜

本該熟睡的姜柔卻是穿著整齊在椅子上坐著。

撫摸著手上的黑蛇。

片刻

荔兒帶著幾個黑衣人來到了姜柔面前。

「娘娘,人帶到了。」

說罷退至一旁。

姜柔緩緩抬眸

看向幾個黑衣人

「怎麼樣?」

一個黑衣人拱手回答

「屬下幾人已經試探過軒轅阡陌,他雖是有靈力,但卻接不下屬下一招。」

姜柔繼續撫摸著黑蛇

黑衣人見狀繼續開口

「見到軒轅阡陌時,他面色蒼白,身子虛弱無力,甚至頭上還生出了不少白髮。一看就是生了重病。」

姜柔聽到此動作一頓

「確定他們沒有提前發現你們?」

如果是軒轅阡陌故意做出這番假象呢?

不能輕視任何一種可能性。

幾人連忙搖搖頭

軒轅阡陌那般弱不禁風的樣子,不可能提前發現他們。

他的侍衛實力雖比軒轅阡陌強,但他們也不是吃素的,怎麼可能會被輕易察覺到?

「來的時候我們也很小心,並沒有人發現。」

黑衣人信心滿滿說道。

姜柔不再說話。

荔兒見狀再次上前,將他們帶了出去。

坐在椅子上的姜柔眸色沉沉

軒轅阡陌竟真的能修鍊靈力了。

但就算如此,以他的狀態估計也翻不出什麼大浪。

想到此,她拿出一塊令牌

伸手在上面刻畫著什麼。

片刻

轉手一收

起身踱步到了床榻邊

伸手將床簾拂開,裡面竟躺著一個人。

姜柔面色如常的看了那人一眼。

若剛才的幾個黑衣人看到此場景定會面色大變。

這人正是皇帝軒轅仁川。

堂而皇之的討論刺殺軒轅阡陌的事,姜柔竟絲毫不擔心床上的軒轅仁川聽到。

不過他確實睡得深沉,一動也未動。

姜柔不急不躁的褪去外衣,就此躺在了熟睡的軒轅仁川旁邊。

……

二皇府

暗再次進到軒轅阡陌的房間

「主子,那幾人在外徘徊了片刻以為沒人跟著,便去了皇宮,應是皇後派來的人無疑。」

軒轅阡陌睜開眼睛

絲毫不驚訝。

「將奕言喚來。」

暗身形瞬間不見。

片刻

一襲白衣的奕言出現在軒轅阡陌屋裡

軒轅阡陌再次開口

「那幾個人也別看太緊了,適當的給她們些機會吧…」

奕言點頭

「好…」

……

次日

皇城裡的人流量明顯比平日里增多。

皇城外

一個青衣男子笑著和身旁的男子說著話。

「易兄,進了這皇城,就離我家不遠了。」

名為易敖的男子不冷不熱的點了點頭。

那青衣男子眼中閃過一絲暗光

並沒有被他的態度惹惱

依舊笑著

「我已經寫信告知我父親為你尋靈識果,想必,現在我父親已經準備好了。」

這青衣男子原來就是李元仲的大兒子李龐洲。

那易敖聽此一頓

這才笑著正視李龐洲。

「哦?龐洲兄有心了。」

李龐洲笑著擺擺手,一副大氣的模樣。

「能與易兄認識便是人生一大幸事,這點小事不足掛齒。」

與此同時

他們身後一段距離也進來三個人。

「終於來了這蒼莽國了。」

「是啊,再不來估計主子都得把我們給忘了。」

這三人正是在青岩林中認炎曦月為主的澤仁三人。

進入皇城后便開始四處打量。

……

畫面一轉

平日里冷冷清清的炎府門口

此時竟聚集了不少人。

門口僕人見狀不妙

趕忙轉身回府內通報。

此時的炎衡和炎磊兩人正坐在大廳中。

「二哥,你這身體…」

說話的正是皺眉的炎衡。

炎磊嘆了一口氣

自從被李元仲餵了毒丸,他竟是再也不能使用靈力。

這對於本就需要開支的炎府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傳來

「不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