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庚桑瑤下了牀榻,他身上的氣息,她熟悉無比,這股氣息,似乎已經和她相融合了。

“那就恭喜雲兒了,以後我們一起修煉,雲兒不僅會體會到至高無上的快樂,也會讓我們的修爲突飛猛進。”

君臨天把庚桑瑤擁進懷裏,一臉的柔情。 “王爺對雲兒真好!”

庚桑瑤一臉的柔情,只是她自己看不到而已。

經過昨天晚上以後,兩人之間也似乎有着微妙的變化。

庚桑瑤覺得自己也沒有那麼排斥君臨天了,這樣靠在他的懷裏,讓她有一種很安全的感覺。

“王爺,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對付四國呢?”

都知道彼此的野心,庚桑瑤也不交情,君臨天對付四國,她纔有時間對付蘇紫陌和蘇齊。

“雲兒,你這是在求本王嗎?”

君臨天的聲音暗啞撩人,聽得人骨頭麻。

庚桑瑤微微一愣,隨即溫柔的笑了笑。

“王爺,雲兒有求人的語氣在裏邊嗎?”

君臨天眸色微微深了深。有些事,這個女人一直沒有告訴他。

“君臨天,你和這個女人摟摟抱抱的,把本宮置於何地?”

顏昭雪一身張揚的紅色衣裙,把嬌俏的臉蛋映襯得更加的嬌豔欲滴,她突然闖了進來,怒視着抱在一起的君臨天和庚桑瑤。

顏昭雪陰冷的瞪着君臨天,她一直懷疑是蘇紫雲會在背後搞的鬼,要是做不成皓月國的三王妃,她且不是會成爲天下的笑柄,被皓月國太子當面拒婚,她已經丟盡了顏面了。

昨晚又聽到他們房裏的動靜,她更加的不安心,哥哥又回去了,眼下沒有人能幫助她,她只能靠自己了。

“王爺,她的聲音好刺耳,雲兒聽了不舒服。”

庚桑瑤嬌滴滴的說道,還雙手環住君臨天的腰。

君臨天微微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本王讓她滾就是了。”君臨天的聲音低低的在她耳邊說。

“什麼?”顏昭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君臨天。

“本王的話你已經聽得很清楚了,還不滾出去,不要在讓本王說第二次。”

君臨天怒聲道,當初自己也是爲了壯大自己的實力纔會出此下策,不過現在看來,已經不用了,這個女人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只要把懷裏的女人利用好了,這天下很快就是他的。

庚桑瑤一聽,纖纖玉手一把握住君臨天的大手,看着不遠處有些不知所措的顏昭雪,脣角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君臨天,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只會破壞了兩國的和平,而且……。”顏昭雪說到這裏,卻突然止了聲,不對,她現在還是有機會的,她怎麼沒有想到呢?蘇紫念已經成婚了,也徹底的斷了君少辰的想念,她本來就鍾情於君少辰,不如趁這個機會去皓月皇那裏把話說清楚。

“王爺,本宮剛剛看到宮裏的人過來宣旨,讓王爺和蘇小姐進宮一趟,本宮也正好有事情要進宮,不如本宮和你們一起進宮吧。”

對於顏昭雪突然的轉變,君臨天和庚桑瑤眼裏突然滿是疑惑。

“王爺,要進宮嗎?”

“嗯!父皇讓我們進宮一趟。”

君臨天淡淡的說,並沒有特別的在意。

“王爺,蘇小姐,那就走吧!”

顏昭雪轉身,神情和剛纔完全不一樣,又變回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蘇齊一臉的開心,看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蘇齊一雙不安分的大眼眸四處張望着。

“齊兒,聽說你是皓月國丹閣的鑑丹師,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又如此成就,真是讓夜叔叔自愧不如。”

“夜叔叔,那只是一個虛名而已,人活着需要這些虛名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要不是因爲這些,齊兒也懶得去出那個頭。”

蘇齊一臉的不在意,心裏卻小小的得意着。

“喲!齊兒也學會謙虛了……。”

正說着話的夜輕寒突然瞥見一頂白色的轎子從他面前經過,他聲音戛然而止,那是天女的轎子,她速度到是挺快的,不過庚桑瑤在皓月國,她怎麼也跟着來皓月國了。

“怎麼了,夜叔叔,怎麼突然不說話了。”

“齊兒,走,我們跟過去看看。”

夜輕寒拉着蘇齊快速的跟了過去,庚樂羽到底在策劃着一個怎麼恐怖的陰謀呢,就連天女都派出來了。

他們剛剛走遠,從暗處走出來兩個穿着白衣頭戴白色斗篷的杜長老和範長老。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這個小孩身邊一直有人保護着,而且剛剛那名男子,修爲在玄武階以上,很難下手。”

杜長老眯着眼眸看着蘇齊離去的方向喃喃的說。

“無論如何,一定要儘快找到機會下手,老族長在次下命令,必須先引出白傾君和莫雲天來。”

範長老憂心如焚,如今乾坤魔天戒和天地指環戒已經融合,他們要抓緊時間纔是。

“這機會可不好找。”

鬥長老眯着眼眸,腦海裏形成無數個計劃,卻沒有一個是覺得妥當了。

“天女今天到皓月國,酉時過去見她吧!”

“好,更能會有新的命令下達。”

只是不一會,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夜叔叔,齊兒認識那頂轎子,是那天晚上出現在宗親王府的天女,她怎麼也來了皓月國了?”

“天女在巫族的地位特殊,和族長的地位差不多,但是天女出巫族,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

夜輕寒在想,庚樂羽是不是有更隱祕的事情交給天女來辦呢?該死,輕紡怎麼沒有說天女出巫族的事情呢?

“夜叔叔,咱們離遠一點,那個天女的修爲深不可測,可不要被發現了。”

夜輕寒一聽,突然停下了腳步。

鄭重的對蘇齊說,“齊兒,你先在這裏等夜叔叔,夜叔叔會一些特別的技能,讓天女發現不了夜叔叔,必須儘快搞懂天女出來的原因,要不然你孃親和你爹爹會有危險的。”

看着夜輕寒凝重的表情,特別是關係到他爹孃的生死問題,蘇齊猛的點了點頭,“夜叔叔,你去吧,齊兒要是跟着去,會給夜叔叔拖後腿的。”

“嗯!齊兒真懂事。”

夜輕寒笑了笑,轉身快速的跟了上去。 蘇齊看着夜輕寒的背影消失,他小小的身子倚在牆角,突然瞥見不遠處君臨天的馬車。

蘇齊起身看了看,快速的想了想。

那不是去皇宮的方向嗎?君臨天要去宮裏。

蘇齊猛然想起沐雲軒的話來。

皇宮裏突然多了一個國師,好像也是來對付他孃親的。

我的生活體驗系統 蘇齊猛地移動腳步,卻又擔心夜輕寒。

“夜叔叔說他有特殊的技能不會讓人發現,應該不會有事的。”

蘇齊心裏掙扎了一會,還是忍不住朝着皇宮的方向飛去。

暗中杜長老和範長老一看,兩人都喜上眉梢,兩人快速的往蘇齊飛走的方向跟去。

進了皇宮,庚桑瑤四處看了看。

好一座威武輝煌的皓月國皇宮,怎麼看都看不膩,皓月皇是四國之間最富有的國家,而這裏面,也包含着沐雲軒的功勞,沐家的生意在四國之間的影響力極大,皓月國是受益最大的。

一路上,心思各異的三人被宮女一路帶往御花園。

蘇齊剛剛走了不久,就感覺身後有人跟着,蘇齊不敢輕敵,小心謹慎的用幻影迷蹤大法在房頂上飛奔。

小小的聲音忽隱忽現,兩位長老一看,臉色瞬間變了變。

“幻影迷蹤大法,難怪這個小孩子這麼猖狂。”

杜長老惡狠狠的說道,一個五歲的孩子,讓他們親自出馬,怎麼都得對自己的年紀有一個交代。

“我們兩路包抄,看他怎麼飛出我們的手掌心。”

範長老緊緊的盯着蘇齊飛奔的聲音,這個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好!”

杜長老應到,又快速的加快了速度,整個人在空中快速的翻轉了幾次,瞬間離蘇齊只有幾丈遠。

“呵呵!來啊,來抓我啊。”

蘇齊看到杜長老,還對這鬥長老做了一個鬼臉。

小小的身形猛的一移,人已經站在一家院子裏的八角亭上,下邊一一片有些發綠的湖泊,裏邊零零散散的種着荷花。

蘇齊剛剛落到房頂,他身後已經站着範長老的身影。

在看不遠處,杜長老的身影已經疾馳而來。

蘇齊冷冷一笑,手中的噬魂鈴已經準備好!

“蘇齊,看你往哪裏逃。”

杜長老陰沉着臉急吼道。

蘇齊一臉的得意的看着杜長老。

“少廢話,先抓住我在說。”

“哼!”杜長老冷笑着哼了一聲。

“那就試試看吧!”

兩位長老快速的相視一眼,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飛向蘇齊。

蘇齊一臉賊笑,看着兩人的速度,他靜靜的站在原地。

這麼快的速度,有你們好看的。

正在千鈞一髮之際,蘇齊在兩個老者的手掌和他只有一線之隔時,他利用幻影迷蹤大法瞬間脫身。

“啊。”

“啊……。”

看着眼前空無一物,兩位長老一時間懵了,“砰!”極快的速度讓兩位長老就這樣毫無預兆的相撞在一起。

兩人的身子止不住的朝着湖泊落去。

範長老反應比較快,猛的伸出一隻手拉住八角亭上延伸出來的龍頭。

剛剛和杜長老一碰,讓他頭暈眼花。

看到範長老快要落入湖中。

鬥長老快速的用玄氣托住範長老。

蘇齊小小的身影又在次落在八角亭上。

“二位老爺爺,年紀大了就好好呆在家裏享清福,出來做壞事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蘇齊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們。

範長老借力在次飛到八角亭上,和蘇齊面對面的站着。

“還真是年少輕狂,小小年紀,居然敢教訓人。”

“老爺爺,你沒有聽說過青春無敵嗎?”

蘇齊有些諷刺的看着範長老。

鬥長老也快速的飛身在次站到蘇齊的身後。

兩人一前一後把蘇齊圍在中間。

蘇齊卻毫不畏懼,精緻的五官上依然面帶笑容。

範長老冷冷的努了一下嘴。

“蘇齊,皓月國大名鼎鼎的煉丹師,一個五歲的小娃兒,讓老夫心裏起了敬畏之心,真是太難得了,只可惜你命不好!投……。”

“等等。”蘇齊突然打斷範長老的話,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那樣的話他在也不想聽到。

“看來小爺給你們的敬畏之心還不夠。”

蘇齊臉色突的一沉,孃親說過,有的是時候,人在經歷了絕望和恐懼之後,會在萌發出一種新的力量來,超越恐懼的力量更加的讓人可怕,此刻,他就有那樣的感覺。

手中的噬魂鈴叮的一響。

兩人長老瞬間呆滯,鈴聲一停,兩人眼中皆是大駭。

“噬魂鈴。”

範長老的聲音有些顫抖,死死的盯着蘇齊手中的噬魂鈴。

“不錯,想把我師傅引出來,你們還不夠資格。”

蘇齊怒聲說道,精緻的小臉上已經溢滿了殺意。

四周卻突然驚現十幾個黑衣蒙面人。

兩位長老看在眼裏,卻沒有任何的懼意。

蘇齊一看,應該是爹爹派在暗中保護他的人。

可是眼前的兩位老傢伙的修爲都在聖玄期巔峯,硬拼只會讓他們送命。

“二公子,屬下來遲了,二公子沒事吧!”

爲首的黑衣人恭恭敬敬的說道。

“退下。”蘇齊冷冷的說道,語氣不容人反駁。

“二公子。”

黑衣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蘇齊,這個時候他們怎麼能退下呢?

“不想白白送死就退下。”

蘇齊在次冷冽的說道。

他有辦法應對這兩個老頭,自然也不會犧牲無辜的性命。

“二公子……。”

“退下,你們想違抗本公子的命令嗎?”

在蘇齊說話之際,兩位長老身形快速的移動到蘇齊的身邊,出手攻擊蘇齊。

蘇齊早就感應到了他們的動作。

看着一紅一白的光芒襲向自己,他小小的身影瞬間騰空而起。

“砰!”八角亭瞬間成爲了碎片。

“叮鈴……。”

悅耳的鈴聲清脆又迷惑人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