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廳上眾人,無不十分驚駭的瞧著那仍是一點痕迹都是沒有留下的魔翼龍防身寶甲。都是驚訝得說不出一句話來。老爺李德江高聲笑道:「孫這臨行之禮物,真是寶貴得不能再寶貴啦!這還有一件,便留給你父親回來用吧。」說著,臉上已然是一片痛惜。

李又給眾人分別留下了兩顆雷靈晶體,對爺爺說道:「這兩顆雷靈晶體,可得分成數次吞食才可,晶體之內蘊含的至剛至陽內息十分龐大,而且十分威猛,孫在那玉雪峰上,吞食一顆都是修練了好幾個時辰,才將那龐大的內息壓制下去,這些時日才逐漸吸納進孫的經脈和丹田之中。」

老爺李德江說道:「孫眼下已然突破武系法道初級,正是需要龐大的內息凝聚丹田中的內息,孫還是自己留著吞食修練吧!」李搖了搖頭說道:「孫這裡還有數顆,已是足夠修練到法道中級的光景啦,爺爺不可擔憂。」

李玉薇又將留給李的那余顆紫龍龍靈晶體取了出來,遞給李,李又給眾人分了數顆,仔細交待了一些吞食晶體的修練方法。眾人見李堅持,也只好收入懷中,按著李的吩咐,之後慢慢吞食修練,迅速提升自己的武和武功。

眾人見李已是要離去他們了,心頭雖是有些難捨難分,但李已然決定,也不便再行詢問,只好都默默地離開了大廳之內。

當日深夜,李給四個少女留下一張便箋,帶著狐兒,去爺爺房中告別。老爺李德江問道:「孫此次外出,均不帶她們幾人出去了么?」

李點了點頭說道:「孫此次去雲安寺尋求金眉先師指點迷津,或許時日稍長,若是再探知到邪教的蹤跡,孫定要前去追殺,途之中充滿著兇險,玉茹妹妹她們跟著一起前去,孫怕照應不過來呢。」

李接著又對爺爺說道:「玉茹妹妹她們的武和武功此時都是不弱。紫嫣小姐或許在這一年半截之中便會突破武系武道;玉茹妹妹,玉薇姐姐和玉蘭姐姐在李家莊上,已是再沒有人能勝過她們。她們留在爺爺的身邊,對保護李家莊或許更為重要。」

老爺李德江點了點頭說道:「孫現在已經不需要人照顧啦,爺爺也放心你一人外出,自己多小心吧。」緊接著,老爺李德江又微笑著說道:「四個女孩爺爺都是十分的喜愛,玉茹是你爺爺十多年前在雪地之中撿了回來,玉蘭姑娘的父親,是我們李姓家族招收的女婿,本姓姓王呢,他來到我李家莊上,才改稱李姓。」

李有些窘迫地說道:「爺爺對孫說這些有什麼用意么?」老爺李德江大笑著說道:「我在孫這般年齡,可早已與你的奶奶定下了親事啦!」

李搖了搖頭說道:「孫此時哪有什麼兒女之情?父親可還在邪教之人的手中,孫一日不將父親迎接回來,此事爺爺一日不得與孫提起啦!」

老爺李德江見孫那凄然的神態,心裡也是十分的難過,只好又說道:「孫此去見了你九位師父,可要替爺爺向他們請安問候。」李點頭說道:「孫一定謹記爺爺的吩咐。」

李向爺爺行完跪拜之禮,出得庄來,抬頭向那天空之中瞧去,只見一彎新月高高地掛在天空之上,那銀色的月光,在庄前那個小湖裡投下淡淡的一片微微蕩漾的銀光。 薄情闊少請自重 莊上那些樓宇冷清清地聳立在那銀色的月光下面。庄后那些山峰,峭壁,各種果樹,以及那些松林和柏樺樹,也在那微微飄渺的銀光之下,似乎都蘊含著一種看不見的隱密。他又回頭瞧了瞧自己的那座府院,那大廳之前,此時似乎站著一個身影,那個身影,正默默地注視著他,那個身影是那樣的嬌小玲瓏,又是那般的孤寂無肋,李再仔細瞧去,但見那身影竟是躲閃開了。

狐兒在他肩上輕聲說道:「那是你的玉薇姐姐,公若是再不出發,怕是一會兒便都會追將出來呢!」李微微嘆息一聲,召喚出一對魔翼翅膀,呼的騰飛而起,瞬間消失在了那片天際之中。

緊接著,那在大廳門前的身影,忽地奔了出來,抬頭向李消失的方向,默默地注視著。那一張俏麗的臉龐之上,瞬間滾落下一片珠來,雖是在夜色之中,仍然是那樣的晶瑩剔透。

李似乎已然飛行了兩日的光景,這一日午間,李正在一個小鎮上歇息。突然,只見那小鎮之上,一個著一身錦衣的少年公,騎了一匹駿馬,驚慌失措的的從他眼前向鎮外賓士而去。那少年公過去得不一會兒,緊接著,又有十餘匹騎著高頭大馬的中年大漢,呼喝著從他面前追趕了過去。只聽一人說道:「那小好似向錦華山的方向逃跑去了,我們快快追趕過去,定要將他擒拿住!」

ps:因這段時間實在忙,沒有更新,謝謝各位書友的關愛與支持。待工作稍微有些輕鬆了,一定會按時更新。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李正在一個小鎮之上歇息著,突見十餘個中年大漢向那驚慌失措急奔過去的錦衣少年追趕了過去,心下大奇,丟了塊碎銀在那店家的小桌之上,便向前面急奔而去的十餘個大漢追趕了上去。..

李不便使用魔翼翅膀,只能用輕功身法在後面緊緊跟隨。見那十餘個大漢追那錦衣少年約一盞茶的功夫,那錦衣少年的駿馬似乎閃了下前蹄,將他拋下地來,錦衣少年來不及再上馬背,十餘個中年大漢,一陣呼喝著催馬上前,將他緊緊的包圍了起來。

只聽一個中年大漢高聲獰笑道:「小還敢多管閑事,今日便讓你嘗嘗大爺的歷害,更要讓你有來無回!」

錦衣少年眼見已然沒有退,忽地抽出腰間寶劍,對那一群中年大漢喝叱道:「爾等狂徒,光天化日之下,小爺豈能讓你們如此撒野!」說著,舞起手中寶劍,邊向山腳退去,邊向那一群中年大漢怒聲大罵。

一群中年大漢揮舞起手中的馬鞭,狂笑著向那錦衣少年擊打而去。那錦衣少年舞起手中寶劍,一一擊擋過去。那少年眼見已然退至山腳,再無退,身前十餘個中年大漢緊緊將他包圍在中間。一個中年大漢獰笑著說道:「大哥,將這小剝光了衣衫,掛在那樹枝之上,一人抽打五鞭可好!」

一個中年大漢狂笑著說道:「九弟想法不錯,待我們先將他累得再無還手之力了。再將他一絲不掛地掛上樹枝上去抽打罷!」說著,又猛然向那錦衣少年一鞭抽打而去。

突然,那錦衣少年在躲閃之時,未能注意到身後一個中年大漢的鞭擊,肩頭被抽了一馬鞭。接著,又一個中年大漢所使的一桿長槍,也刺中了那錦衣少年的左肩,肩頭立即血流如注。那錦衣少年「啊」的一聲驚呼,還未能回身擋擊,手中的寶劍又被另一個中年大漢的馬鞭抽落。

那錦衣少年怒叱著。騰地從十餘個中年大漢包圍之中跳躍起來。突地感到雙腳之上傳來一陣劇痛,他那雙腿,已然被幾根同時抽打而來的馬鞭纏住,一顆身「篷」的一聲跌落在地下。

一眾中年大漢大聲獰笑著。甩出馬鞭將那跌倒在地上的錦衣少年雙手雙腳纏了起來。口裡高聲狂笑道:「看你小還敢管本大爺的閑事。今日便將你脫光了抽打!」那錦衣少年立時叱罵道:「今日本少爺虎落平陽,受到爾等狂徒欺凌,你們快將本少爺一刀殺了罷!」

那手握長槍的中年大漢獰笑道:「小想死可沒那麼容易!」說著。又猝然一槍向那少年的腿上刺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一眾大漢均是「啊」的一聲慘叫,手中的武器和馬鞭瞬間跌落在地。一眾中年大漢,只覺得手背之上傳來一陣劇痛。抬起一看,只見每人的手背之上,均是深深地刺有數根松針,還有數根松針似乎已然穿過手背,有的松針只露出一點松尾,針尖已是透過手掌。手背之上那著針之處,正是隱隱地冒出絲絲的血跡。

一眾中年大漢但見那些插入在手背之上的綠綠的鮮嫩的松針,似乎剛剛採摘下來一般。剛才還大聲獰笑的一眾中年大漢,瞬時之間愣在當地。其中那位被稱為大哥的中年大漢,回頭四顧瞧了瞧,只見四處寂靜無聲,並無人影,只有微風徐徐將那山上樹林吹拂,驚聲說道:「何方高人?為何下得如此毒辣之手?」

中年大漢又問得數聲,見四處仍然寂靜無聲,十餘個大漢都是面面相覷,不敢再在那錦衣少年周圍聚著,連那些掉落在那錦衣少年身前的武器和馬鞭都不敢上前拾取。

領頭的中年大漢對身邊的十餘個兄弟小聲說道:「剛才那神秘之人若是要取我等兄弟的性命,只需將這松針射入我們的陽大穴之上,便會立時斃命此地。既然那神秘之人沒有奪取我們的性命之意,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好啦!」

十餘個中年大漢早已嚇得一臉煞白,待聽得大哥之言,也顧不得呼痛,四處顧盼著向來逐漸退去。

躺倒在山腳之下的錦衣少年,正閉眼等死之際,突見那十餘個中年大漢均是大聲慘呼著。他驚詫著抬眼瞧去,只見那些圍攻他那些中年大漢的手掌之上,一滴滴的鮮血正在滴落下來,又見那十餘個中年大漢大聲向四處呼喝詢問,四周均是沒有一點聲息。

那錦衣少年眼見有人相救了他的性命,這才長長的松下一口氣息來,躺倒身,而他那肩頭著槍之處,鮮血早已浸濕了半身錦衣。

又過得數息光景,十餘個中年大漢早已逃跑得無影無蹤,那神秘之人仍然沒有現身。那錦衣少年抬了抬腿,一雙大腿似乎均是受到那十餘個中年大漢馬鞭的重傷,已然骨斷碎裂,肩頭之上的傷勢也是血流不止,十分疼痛。忙高聲呼叫道:「謝謝大俠救命,還望大俠再將小送上馬背罷,小的一雙大腿已然斷裂哪!」

錦衣少年又呻吟得數息,四周仍是一片寂靜之聲。正在他嘆息著,突見在那遠處的山之上,走來一個身著一身紫色衣衫的少年。那少年肩上抗著一團似在燃燒的火焰,背上負著一把用紫色衫布包裹著的巨刀。

這紫衫少年便是李。他剛才尾隨著那十餘個大漢的身後來到這裡,騰飛在一顆大樹之上,十分疑惑著瞧看著那十餘個中年大漢為何要追趕這個錦衣少年。但見那十餘個中年大漢對那錦衣少年進行了一番折磨,聽得那錦衣少年似乎出手管了他們什麼不該去管的閑事,見那些中年大漢出手狠毒,那錦衣少年已然受了重傷。那些中年大漢仍還要進行凌辱,便伸手摘下一把松針,猛然向那十餘個中年大漢襲去,將他們手掌擊傷,嚇退了那一眾中年漢,救下了這錦衣少年的性命。

李正準備離開此地,又聽得那錦衣少年的呼叫。心想「這裡荒郊野外,若是那十餘個中年大漢再折回身來,那錦衣少年必然會再受欺凌,救人就救倒底罷!」便飛身躍下大樹。向那錦衣少年走了過來。

那錦衣少年見那紫衣少年似乎看見了自己。見他疾步走到自己的身邊,向自己打量了幾眼,輕聲問道:「小哥是受了重傷么?」

錦衣少年急忙點頭說道:「在下剛才受到十餘個狂徒追擊,幸得一位神秘之人相救。5.已然不能行動。」

李見那錦衣少年長著一張瓜臉兒。頭上戴了一頂綉金小帽,唇紅齒白,如雪的臉兒微微泛紅。似一朵鮮艷的花兒,一時竟是看的呆了。突見那錦衣少年低下頭去,眼中好似流露出一絲絲的羞澀,忙上前將那錦衣少年雙腿和雙手之上纏繞著的數根馬鞭解開,口裡說道:「在下略懂點醫術,小哥雙腿剛剛受過斷裂之傷,此時醫救效果比過些時日施救更要好的快些,小哥若是信得過在下,讓在下就在這裡先幫你接好可好?」

錦衣少年抬眼向眼前的紫衣少年瞧去,見他似乎與自己的年紀相仿,紫衣少年臉上的線條十分的高雅,一雙眼睛漆黑得有如深潭,短短的小下巴微微向上翹起,嘴唇似乎微微彎曲著,整個臉龐在那陽光之下,竟然閃發出一種說不出的乳白色的光彩,又是那樣的迷人,看了數眼,似有一種離不開他那張俊雅臉龐的感覺。而這紫衣少年的肩頭,剛才自己遠遠看去的那一團燃燒著的火焰,竟然是一隻有如小貓般大小的火紅的狐狸,那火紅的狐狸,此時正拿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瞧看著他。

錦衣少年見此時這裡再無其他之人,聽得紫衣少年說他略懂醫術,雖是一片疑惑,卻又無法行動,只得點了點頭說道:「那就煩請小哥幫忙醫治,若是有效,在下定然厚謝!」

李微微笑了笑說道:「在下哪有看重小哥的酬謝。小哥不可再說話啦,這醫治或許有些疼痛呢,小哥可要忍住啦!」

錦衣少年點了點頭說道:「小兄弟但醫無妨,我能挺住啦!」錦衣少年見他將自己的一雙鞋脫了下來,慌忙抬起手來制止他的動作,口裡急聲說道:「小哥能不能別將在下的襪脫了下來?」

李聽得錦衣少年的話語,心裡有些疑惑,只得住手。再抬眼仔細瞧向錦衣少年,但見他膚色勝雪,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唇,尖尖的下巴,臉色之上透露出如玉薇姐姐那般的一片嬌羞的色彩,玲瓏的鼻上透露出絲絲珍珠般的汗跡。李微微愣了愣,心裡想道:「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美艷的少年。」口裡忙說道:「在下不脫小哥的襪便是。」

錦衣少年聽得那紫衣少年不再脫下他腳上的襪,似乎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息。突然,他只感到他的一雙腿部,似乎被放在了那烈火之上炙烤一般,雙腿之上立時傳來一陣奇燙,一股熱浪瞬間湧入他的全身,他那有些蒼白的臉龐之上,瞬時滾動出粒粒珍珠般大小的汗珠。

或許是那股龐大的奇熱讓那錦衣少年忍受不住,他抬眼瞧著李竟是大聲地呻吟了起來。那呻吟之聲,瞬間使李心中傳來一種說不出的奇異之感,更是覺得有一些心慌意亂,頭腦之中瞬時出現一絲暈眩,就連自己的心跳之聲,都似乎突地加快起來。

李大是疑惑,急忙定下心神,迅速將那斷裂之處用手掌向里捏去,又將自己體內那龐大的滾滾內息傳入那錦衣少年雙腿斷裂之處。又過得數息光景,李抬起頭來,小聲說道:「小哥的雙腿斷裂之處已然接上啦,但小哥至少在十五日之內不可行動,需得找一處地方靜靜地修養。待小哥的雙腿恢復過來,才能行動啦!」

錦衣少年此時已然停住呻吟之聲,一張俊俏的臉龐之上,似乎已然湧上一片潮紅。滿臉流淌著晶瑩剔透的汗珠。只覺得剛才那股奇怪的燒灼之感,已然突然間消失,原先十分劇痛的雙腿,此時已然傳來一種麻木的感覺。

那錦衣少年大是驚奇,瞧著眼前這身紫衣少年,臉上一片緋紅,有些靦腆地李說道:「謝謝小哥的施救,此時我不能行動,這裡又四處無人,還盼小哥能將在下放上那匹馬上。 魔改大唐 在下再慢慢在這附近尋找住宿之所好了。」

李點了點頭。說道:「在下既然救了小哥,在下便再送小哥一程好啦!」緊接著,李見那錦衣少年的肩頭之上,此時還在流著血跡。忙上前伸手點中他肩上幾處大穴。那流出的血跡立時止住。

那錦衣少年瞪大著雙眼。瞧著眼前這逐漸有些神秘的紫衣少年,想起剛才他醫治自己雙腿的醫術是那樣的神奇,而此時又見他出手如風地將自己肩頭槍傷之處的流血瞬時間止住。更是驚奇萬分。抬頭說道:「沒想到小哥這醫術真是神奇萬分呢!」

李止住那錦衣少年肩頭槍傷之上的流血,見他驚奇地瞧著自己,又說他醫術十分高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在下也只是初而已,與那些神奇的高手相比,卻是差的遠啦!」說著,又去一邊將那錦衣少年的馬兒牽了過來,小聲問道:「小哥這附近可有親戚朋友?」

錦衣少年搖了搖頭說道:「這裡在下可不熟悉呢。」

李又向他問道:「小哥是如何得罪了那些中年大漢啦?他們為何要下如此殘忍的手段?」

錦衣少年微微嘆息一聲,怒聲說道:「在下上午與家人走散,在那小鎮之前看見有一個中年大漢調戲一個少女,便上前制止,卻不知與那中年大漢打將起來,在下失手將那中年大漢打傷。誰知他卻去相邀了一眾狂徒緊追了過來,剛才幸得一位神秘高人的相救,否則,在下怕是已然身死在此地啦。」

李聽得這錦衣少年之言,對他那行俠仗義的行為大是敬佩。說道:「小哥這種高俠之義,定將有所回報,小弟真是失敬!」說著,竟是向那錦衣少年躬身行了一禮。心道:「這位公怎麼說話有些娘娘腔調?好象玉茹妹妹的聲音。突地又想到,剛才應該及早出手相救他啦,不該讓他此時受到這麼多的傷痛呢!」

錦衣少年見眼前這紫衣少年似那謙謙君一般,口裡「嗤」的一聲失笑著說道:「小哥看似身懷絕技,卻是這般的謙虛,到讓在下瞧不明白啦!」說著,也笑著對李問道:「小哥救了在下,卻不知小哥如何尊稱?我們這麼說話卻是不好稱呼呢!」

李剛才見那少年說他出手相救一個少女,才引得那十餘個中年大漢的追殺,心裡對他頗有好感,聽得他問起自己名稱,微微笑了笑說道:「在下名叫李,是晉州李家莊人氏。」

錦衣少年聽見那紫衣少年說他叫李,立時驚訝著說道:「小哥真的叫李?」李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在下的名稱豈能有假!」

錦衣少年有些驚訝地瞧著李,頭腦中一時有些暈厥,心裡卻是想道:「我的名稱叫『夢瑤』,怎麼與他這名稱如此相近?如若那少年問起自己名稱之時,怎麼好開口說出自己的名稱呢?」夢瑤想到這裡,不由得一臉的嬌羞,連瞧向李的勇氣都是沒有了。

李卻沒能看見那錦衣少年臉色之上的瞬間變化,見他躺在草地之上,不便行動,忙上前說道:「在下先將小哥抱上馬背罷,咱們去前面尋找一處小鎮,給小哥找個客棧住下好靜靜地養傷呢。」說著,便上前將那少年抱了起來,向他的那匹馬兒走去。

李將那少年抱了起來,只覺得他的身體似乎一身無骨,十分軟綿,有點似萬紫嫣小姐那般的體質,那身體之上,又似乎還傳來微微的顫慄之感,而他那身體之上,散發出來的一種女孩的味道,更令他心下大是驚奇,而這少年的一雙小手,那小手似乎沒有骨節一般,十指修長白嫩,有若水蔥般的纖細,十指之上又十分的圓潤。李低頭瞧向懷裡抱著的少年,但見他臉色之上紫色一片,眼光瞧著自己,一臉的羞澀。

李高笑著說道:「小哥害什麼羞呢,在下是在幫你上馬啦!」那錦衣少年聽得李之言,又「嗤」的笑了一聲說道:「李公怎麼就覺得在下是在羞澀啦!在下是想到自己竟然要你幫助,心裡不好意思呢!」

李將那錦衣少年放上他那馬背之上,上前牽過那馬兒的韁繩,向前面走了過去。接著又似想起什麼,回頭對那少年問道:「不知小哥怎麼尊稱呢?」

錦衣少年略為有些愣怔,接著又笑了笑說道:「在下名號『道隱無名』。名字之中也恰好有一個瑤字呢,我這瑤字是王旁的『瑤』字,不知李哥哥的『』字是哪個字?」

李笑了笑說道:「據在下爺爺講,我的字是金眉先師取的,說是取自『凈土非,靈山不遠』之意。」

錦衣少年聽得李所說,立時驚詫著說道:「李哥哥所說的金眉先師,不知是不是雲安寺的老仙師金眉老法師?」李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在下的先師,小哥可認識金眉先師?」

那錦衣少年點了點頭說道:「金眉仙師與在下的師父雲鶴仙師是師兄妹呢!」說著,竟是嘻嘻地笑了起來,又說道:「原來我與李哥哥竟也師兄弟啦!」李驚喜著說道:「真沒想到呢,怎麼在這裡還遇到了師弟!」

兩個少年一說笑著,好不歡喜。那夢瑤竟然覺得連自己肩上的槍傷似乎都已是沒有剛才那般的疼痛。緊接著,兩人又敘了年齡,那錦衣少年卻比李又小得兩個月。李只聽得那錦衣少年名號叫「道隱無名」,名稱中也有個「瑤」字,卻不知他姓什麼,見師弟不想告知於他,也不好再詢問。

兩個少年正說得開心,突聽後面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之聲。李回過頭去,只見那山之後,突然間賓士過來六七匹馬兒,那馬上有兩個四五十歲的虯髯大漢,五個十四歲著一身青衣的小少年。

一行眾人賓士到那錦衣少年的身邊,立時飛身下馬,驚慌失措的疾步向他們兩人奔跑了過來。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李正與那錦衣少年向前面一說笑著行去,突見後面慌慌張張地追來兩個虯髯大漢,以及五個著一身青衣的俊俏少年。中..(平南網)李回身又瞧見錦衣少年瞧著疾步追趕上來的眾人,便也停步下來,不再前行。

兩個虯髯大漢奔到錦衣少年之前,躬身行禮說道:「屬下保護小主人不力,望小主人責罰!」那五個俊俏的少年也喘息著上前行禮。其中一個少年一臉微紅地喘息著說道:「小小少爺,奴奴才上午失去小少爺的蹤跡,可嚇死奴才啦!小少爺怎麼一個人先走啦!」

緊接著,一行眾人均是瞧見錦衣少年一身的血跡,又大驚失色地上前詢問。那錦衣少年似乎有些微微發怒,回過頭來向身前的李瞧了瞧,又轉身對那幾個仍還躬身行禮的眾人微怒著說道:「若不是恰好遇到我的李師兄,本少爺今日已然斃命在這荒野之外,你們回去再說吧,現在都退下去罷!」

五個少年紛紛向李瞧來,均是微微地愣了愣,又瞧見那十分俊雅的少年肩頭之上,蹲坐著如一團火焰般的狐狸,更是十分驚奇,也不好上前致謝他救援主人之恩,便紛紛退回到後面去了。

兩個虯髯大漢,則是有些睥睨地瞧了瞧李,待看見他背上負著的那把巨刀,似乎與他的身材一般的長短,兩個虯髯大漢的臉上,瞬間露出一絲驚疑的神色。在主人面前兩人又不敢上前詢問李。也躬身向後面退了回去。退回之時,那兩個虯髯大漢的雙腿,都好似有些微微地在發抖。

李見那五個一身青衣的小少年,均是玲瓏的身段,唇紅齒白,說話也似女孩一般的清脆,對這錦衣少年的身份更是十分疑惑。心裡想道:「難怪他似女孩一般嬌柔,除了那兩個虯髯大漢外,就連他身邊這些下屬都是那般的嬌媚。」

李又想起他剛才似乎說過,與家人失散。見此時他的家人已然找到了他。回過身來對那錦衣少年說道:「師弟的家人既然已是找到了你,師兄因急著趕往雲安寺面見先師,只好在這裡先行告辭啦!」

夢瑤急忙說道:「師兄再送一程瑤弟罷,在前面找到客棧。和師兄喝杯茶了。師兄再走不遲。」

李聽得那錦衣少年之言。只好點了點頭說道:「師兄再陪師弟一段程罷,找到了客棧,師兄再與師弟分別好啦。」夢瑤欣然地點了點頭。只見她回身向後面幾人眨了眨眼睛,那一眾跟著的眾人,均是放慢了腳步,不再緊緊地跟在他的身後。

夢瑤見李在前面不疾不徐地走著,他背負著的那把巨刀好似十分的厚重,便對李說道:「師兄你背後負著的可是一把巨刀?」李點了點頭說道:「是師兄的所用武器,平時一般未能取將下來。」

夢瑤驚訝著說道:「師兄能將你那把巨刀取下來給師弟瞧瞧么?」李猶豫了數息光景,才說道:「師兄這把巨刀有些奇特,師兄擔心師弟承受不住刀上的寒氣,怕這寒氣傷了師弟,5.」

夢瑤聽得李言語,十分驚疑著說道:「師兄的刀上有奇特的寒氣?這怎麼可能?天下哪有如此神奇的巨刀!」李微微笑了笑說道:「師兄這把刀的來歷,我也不知道呢,總之是十分的古怪。」夢瑤剛才與李相離相近之時,便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寒氣向他襲來,不知原委,此時見師兄說他那把巨刀上散發著一種奇寒,有些明白過來。又見師兄不願意將他背上那把巨刀取下來給他瞧看,心裡更是有些疑惑,決心要去那客棧住下之後,再向師兄討要過來瞧個仔細。

兩個少年在前面又說得一會兒話兒,眼見再過得前面的一片林,似乎就是一個小鎮。就在此時,只見那林里奔出一個滿頭雪白鬢髮的老者和一個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大漢。那老者似乎有了余歲的年紀,兩人都騎著高頭大馬。在那兩人身後,緊緊追來個一身黑衣之人,那個黑衣之人高聲怪叫著,向兩人緊追不捨。

李瞧見那個黑衣之人,瞬間想起邪教之人的著裝,眼裡滿是驚疑之色地瞧著那一老一少在個黑衣人前面驚慌失措地疾馳而來。那一老一少的兩人見這邊有著眾人正往林的方向行去,立即呼喝道:「前面好漢救救老夫父!」那呼喝之聲,已是十分的嘶啞。

錦衣少年立時回過頭去,向後面的兩個虯髯大漢努了努嘴。兩個虯髯大漢打著馬兒忽地奔到錦衣少年身前,其中一個虯髯大漢向那老者厲聲喝問道:「何人在此驚慌?」

正在那虯髯大漢喝問之時,一老一少的兩個騎馬之人,已然奔到近前,李但見那前面的老人一臉慈祥,突地感覺到自己與那老人好似有一種特別的親近之感。

李見那老人的胸前有一大片血跡,緊跟在他身後的中年漢,左邊大腿之上裂開了一條被刀砍傷的巨口,那條巨口邊上血肉翻滾,裡面的骨頭似乎都已然顯現出來。那個中年大漢已是呼吸困難,臉如金紙。兩人的臉上均是滿頭血汗,已如強弩之末,早已氣息不續。

一老一少兩人賓士到李一眾之人的面前,似乎已是油枯燈竭一般,均是轟然跌下馬來。

李將手中的馬韁遞迴錦衣少年,疾步上前將那老人扶了起來,緊接著又去將那已然憑著一絲內息強行堅持著的中年大漢,也抱在老人的身邊。突地又伸出手指,將中年大漢大腿之上傷處的足里,大鐘,陰交。陰棱泉,陽棱泉幾大穴道點去,立時止住了那噴流的鮮血。緊接著,李又回身盤坐在那老人的身前,雙手抵住那老人的兩大天樞穴道,立即過一絲絲的內息。李見自己的內息進入到那老人的經脈和丹田之中,那老人經脈之中那空空的經脈,逐漸有了一些充盈,李將自己過去的內息,在那老人的經脈和丹田之中來回衝擊數次。那老人的經脈便開始活躍起來。

李瞧這老人的功夫似乎在人道低級八級左右。卻又不敢輸入真氣多,怕那老人承受不住,反受其傷。

就在李施救那一老一少兩人之際,那個黑衣人已然追趕了過來。那個黑衣之人見那紫衣少年正在施救那老者。立時怒喝道:「哪裡來的小雜種。竟然在此地壞我大事!」其中一個黑衣大漢。提著手中那把大刀,呼的就向李的頭上砍來。

那兩個虯髯大漢剛才見到賓士而來的一老一少兩人,均是轟然倒在地上。回頭瞧向馬上的小主人。見小主人點了點頭,正準備上前施救一老一少兩人,卻突然間看見那牽著主人馬韁的紫衣少年,扔下馬韁,呼的躍上前去,將那從馬上跌落下來的兩人,抱到了小主人的馬前,又見那紫衣少年突地出指如風,點中那中年大漢傷處,立時止住了噴涌而出的鮮血,更是十分驚詫。就是要讓他們這般去施救兩人,均是不可能做到。

兩個虯髯大漢瞧著眼前這個紫衣少年施救那老人嫻熟的手法,大是讚嘆不已。正在此時,又見那黑衣人一臉獰笑地怪叫著揮刀向那紫衣少年頭上砍去。其中一個虯髯大漢立時大喝一聲:「哪裡來的狂徒,敢在此地撒野!」說著,便揮出手中大刀,向那黑衣大漢砍向李頭上之刀迎擋而去。

李只聽得頭頂之上傳來「叮噹叮噹」之聲,那黑衣大漢的鋼刀,已然被那虯髯大漢擋開。緊接著,這兩人便在李的身前呼喝著拚鬥了起來。

後面那兩個黑衣大漢,見那虯髯大漢與前面的同伴打鬥進來,也高聲怪叫著向那虯髯大漢攻擊過去。

站在錦衣少年馬前的虯髯大漢回頭瞧了瞧小主人,見小主人又點了點頭,也高喝一聲加入到那拼殺之中。

身前五人的激烈拚鬥,並沒有引起李的關注。他為那老人過數息內息,見那老人煞白的臉上,已然逐漸紅潤過來。又過得數息光景,那老人漸漸睜開眼來,長長地吐出一口氣息,向身前紫衣少年躬身說道:「老夫謝謝少俠的救命之恩!」

李急向那老人躬身回拜,口裡說道:「老爺爺再歇息片刻,將在下剛才去的內息調息一個周天,便會立時恢復過來。」

那老人閉眼調息了一會兒,忽然抬頭對李驚聲說道:「老夫覺得此時經脈之中的內息,已然超過之前數之倍,剛才所受之傷也是大有好轉,得少俠如此恩賜,老夫真是無以為報!」

李微微笑了笑說道:「晚輩與老爺爺有緣,便會在此地相會,老爺爺不可多慮。」說著,又將那老爺爺攙扶起來,走到後面調息內傷。

李放下那老爺爺的身軀,回身走向那個正在打坐休息的中年大漢身前,將他身盤膝放在身前,雙掌忽地拍向那中年大漢後背之上。(平南網)與施救那老爺爺一般的手法,將自己的內息徐徐進那中年大漢的經脈和丹田之內。又過得一盞茶的功夫,眾人只見紫衣少年那雙抵在中年大漢後背之上的那雙手掌之上,立時冒出滾滾白霧,那中年大漢的頭頂之上,也是一片熱氣騰騰的霧氣,緊接著,那中年大漢忽然「哇」地吐出一口淤血,喘息得幾聲,原來已然有些微弱的氣息,也漸漸緩了過來。

邪性老公別裝純 那個余歲的老人在後面盤膝打坐了數息光景,只覺得經脈和丹田之中那股遊動的內息,竟然十分的龐大,不僅將他的傷勢醫治好轉,就是精神狀態也是恢復如初,更是比之前還要旺盛數十之倍。

老人十分驚奇這神奇的少年,又抬頭瞧了瞧眼前那一身紫衣的少年,突然間有些失神,眼前這個少年似乎在哪裡見過。瞬時間,女兒的模樣映入到了他的頭腦之中,這少年怎麼就長得與自己女兒竟是如此的相似!

那老人站起身來。再見到兒也在那少年的施救之下,已是逐漸地恢復生機,更是十分驚喜。抬眼突見那一邊五人呼喝著斗在一起,那兩個虯髯大漢似乎有些吃力,便飛身去那馬上取下一口長刀來,怒聲大罵道:「老夫與爾等鼠輩再戰數合!」口裡呼喝著,便揮刀向一個黑衣人猛然砍去。

坐在馬上觀看李施救那老人的夢瑤,更是睜著一雙大眼睛,瞧得驚奇萬分。只見李為那老人過真氣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那老人竟是精神抖擻地又上去與那個黑衣人鬥了起來。這般神奇的施救。真是世間罕見,人間少有。這時,他又瞧著李將那本來已是奄奄一息的中年大漢,也是逐漸施救了回來。他的臉色之上。已然有了絲絲的盎然生機。讓他更是驚詫不已。不知李是使了什麼神奇的法,竟在這如此之短的時間裡,將兩個即將喪命之人施救了過來。其中一人還精神抖擻地加入到了拚鬥之中。

五個俊俏的少年,均將隨身攜帶的武器抽出,一臉緊張之色地包圍著他們的小主人夢瑤。也是瞧看著身前的這個一身紫衣的少年,將那一老一少即將斃命的兩人,在他們的眼皮之下,竟是如此神奇的施救了回來,均是睜大著一雙圓圓的眼睛,瞧著那個紫衣少年那救人的神奇一幕,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

似乎又過得一盞茶的功夫,李見那中年漢的經脈之內的內息,已是在逐漸滾滾地流淌,他的頭稍之上,也是冒著絲絲的熱氣,那些熱氣,已是證明此時中年大漢已從鬼門關里走了回來。中年大漢的呼吸之聲,也已逐漸平緩,那一雙無神的眼睛,此時也逐漸有了光彩。

李收回自己的內息,放下一雙手掌,對那中年大漢說道:「大叔內傷過重,再調息一會,便會將內傷醫治完好,只是大叔腿上之傷還得慢慢用藥醫治,或許要數月時間才能治好啦。」

中年大漢腿傷十分嚴重,一時不能起身,突地向李伏身拜下,說道:「少俠相救我父之恩,在下永生不忘!」

李驚慌失措地將那中年大漢扶了起來,平靜地說道:「大叔如此禮節,令晚輩十分驚恐不安,晚輩只是舉手之勞,大叔萬萬不可放在心上。」那中年大漢又說道:「我剛才調息了下內息,發現我的經脈之中,此時好似已然堆積了修練數十年修為的內息,竟有突破之感,少俠不僅救助了我的性命,竟是又給予我如此厚重恩惠,真讓大叔難已啟齒再說報恩之話了!」

李笑笑說道:「大叔不必記掛在心裡,晚輩瞧見大叔十分面善,似乎與大叔有一種親近之感,晚輩所做這些,或許是因為自己失去父親的緣故罷。」說著,李的臉色之上,瞧著那幾個黑衣人,竟是有些微微怒意。

那中年大漢聽得李所言,將他仔細打量了一會兒,突然發現,眼前這孩似乎與自己的妹妹長得十分相似,心裡十分疑惑,想自己的外甥在十年之前失蹤之後,自己與父親雖然出去尋找了數年之久,均無外甥的訊息。五年之前,聽得李家莊傳去信息,說那外甥李已是回到莊上,林氏上下,均是欣喜萬分。林老爺林開忠本要親去李家莊上探視外孫,一時不能脫身,便吩咐二兒林英重去李家莊探視外甥回庄的消息。

林英重去到李家莊上,突然間聽說女兒林玥帶著竹劍山莊五個師姐,已然去李家莊上解除了兒時的婚約,李家莊小少爺李提出兩年的比武之期。林英重無臉再去拜見李老爺,便回到林家莊,將這消息告知了父親。

林老爺林開忠聽得兒林英重的回報,十分震怒,讓他去竹劍山莊尋得孫女,將那悔婚之事再次續上,然那林玥小姐已是鐵了心思,連父親的面都不相見。林英重回家將女兒的態再告知父親,林老爺嘆息一聲,覺得好生對不住李老爺李德江兩人當初的約定,想到女兒林珂英已不在人世,與李家莊的來往或許將逐漸淡薄下來,便也只好作罷。

前年初春剛剛過去,在竹劍山莊修練武功的林玥,突然間返回林家莊上。林家上上下下對林玥的突然間返回,都是十分歡喜,均以為她在竹劍山莊修練劍法出得師了,劍法更是了不得。那林玥回到莊上,卻再也不提修練劍法之事,更不在爺爺和父親面前演習劍法。

林家父都不得其解,又過得數日,林英重才從妻的口中得知,那李家莊的小少爺李,已去找林玥比武,將竹劍山莊幾大弟全部擊敗,就連已然晉入武道的梅劍聖老都敗在了李的手下。林家莊父聽得這一信息,均是驚駭萬分,想那李小小年紀,如何能將已是武道之人擊敗?雖然都不知其中內情,卻也猜不出一絲結果,更不好再去詢問林玥。

林玥小姐已然十七八歲年紀,出落得亭亭玉立,十分嬌美。方圓數里之內無人不曉林玥的天然美麗,來林家莊提親之人,更是絡繹不絕。可是不論哪家的公少爺來向她求婚,她都是不出來相見,更不出外遊玩。

林玥每日都在繡房之中獨坐,時不時嘆上一口氣息,摸出懷中的一塊錦緞,瞧著那殘破的錦緞衣衫之上那幾個血字,嘴裡默默念叨著一些誰都聽不見的話語,一時歡欣,一時悲傷。一個如玉的人兒,竟是越來越是憔悴,林家父尋遍了所有江湖名醫,都不能醫治林玥那茶飯不思,鬱鬱寡歡的心思,林氏上下均是不得其意,更是焦急萬分。

就在數月之前,林氏父聽說域外有一種醫治心病的神葯,林英重與父親去那域外遊歷尋找,哪知尋找了數月之久,均未有結果,回來之時,卻突然間遇得個神秘的黑衣人,那個黑衣人邀請林氏父加入他們的門派,幾人言語不和,便打將了起來。那個黑衣人的武功十分高強,父兩人沒有過上幾招,均是遭到重創,只好騎上馬兒向這邊逃避了過來。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林家莊二老爺林英重,瞧著眼前這紫衣公,臉龐之上,隱隱有珂英妹妹的一絲影,那神態竟是那樣的熟悉,心裡想道「世間哪有這麼巧的事,便會在此遇上外甥李的奇遇!此時若是貿然詢問他父母親的名諱,卻是江湖上的大忌。..」

林英重見這紫衣少年說了那幾句話,臉上神色似乎有些凄然,便不再言語,也只好沉默下來。

李見身前中年大漢的內息已是恢復如初,便對他說道:「晚輩扶大叔過那邊歇息去罷,這裡與旁邊幾人的打鬥近,不便大叔的修養調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