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仁被嚇了一跳,本能的順着香菱眼睛看的方向看,發現空無一人,知道上當了,剛轉回身,眼角餘光發現閃過一道亮光向自己刺來。

張仁身子挺靈活,一下子歪了腦袋,亮光沒刺中眼睛,刺進了肩膀頭,足有一指頭深。

是一根婦人納鞋底用的錐子。

小丫頭狠狠撥下錐子,撒丫子就往深山裏跑,一跑就沒了影子。

張仁追了兩步,發現香菱跑的是獵戶的深山路,不敢再往裏追,跺腳罵道:「小傻子,是你自己找死!」

張仁看了看天色,天空陰得嚇人,應該快下雨了,只能罵罵咧咧的走了。 「救您?」

李黎搖頭,仔細回憶后說道:「我趕過來的時候醫生已經把您移到VIP病房,並沒有什麼人說救了你,學長可是記錯了?」

「沒有。」

確實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記得很清楚。

那輛車車速很快,如果不是那女孩從背後推他一把,他恐怕已經被那輛闖紅燈的車撞飛。

「你去醫院仔細查一下,我記得那女孩確實被車撞到,她傷得應該不輕。」劉浩楠從病床上起來,長腿隨意動著,身上沒有一點受傷痕迹,男人疑惑的皺眉。「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您受刺激昏迷,醒來就沒事了。我已經讓醫院封鎖消息,您出車禍的事情不會傳出去。」李黎擔心的看著劉浩楠,這慘白刺目的病房跟他們的學長還真是格格不入,他們學長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王者,強大內斂,權勢滔天,何曾像此時一樣虛弱的躺在病房中?

「學長,撞您的人已經找到,他說自己是無意之失,突然鬼迷了心竅一樣,不知道自己闖紅燈並撞向你。我調查過他跟那面的人沒有任何關係,但他終究傷到了你,我已經讓人看著辦了。」

「嗯。」

劉浩楠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鷹隼般銳利的眸光彷彿一把利刃,讓人自心底發顫,似想到什麼般,他眼底劃過一抹疑惑,「救我的那個女孩查清楚。」

「知道了。」李黎躬身,門外走進幾名老師,在老師陪伴下劉浩楠邁步離開。

令人食指大動的飯菜香味竄入鼻腔,床上胖乎乎的女孩聳動著鼻翼,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角。可樂雞翅、麻辣小龍蝦、火爆大頭菜、糖醋排骨、杏仁豆腐……好像還有老鴨粉絲湯的味道。

封如泱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聞著飯菜撲鼻香味,如墨渲染的黑眸中閃出濃濃的無奈。

來了,她減肥路上最大的絆腳石,不!這是一座橫在她變瘦路上的泰山!

「如泱啊,起床吃晚飯啦,本小姐做了你愛吃的菜,快點洗臉吃飯啦。」布滿寵溺的聲音響起,李黎拉開床鋪簾看到封如泱已經醒了,臉上的表情變得更溫暖,「我的大小姐,就知道吃飯肯定落不下你,今天去哪兒玩了?」

「出去走了走,還跟朋友玩了一會兒。」封如泱從床上爬起來,低頭看看自己腰上健碩的三層游泳圈,抬頭問李黎:「李黎,你覺得我減肥怎麼樣?」

「減什麼肥啊,這樣多可愛?」

李黎臉上露出一抹疑惑,「是不是有人對你說了什麼,怎麼突然要減肥?」

「不是,就是覺得現在太胖,動一下都累。」封如泱晃晃肩膀,回憶自己扇沈文文巴掌的情景,她可是鉚足了勁去扇的,力量方面不錯,速度卻差了許多,不減肥實在不利於她日後的懟人大業。

「小小年紀就喊累,你這個小矯情鬼,快過來吃飯吧,湯涼了可不好喝。」

飯桌上,李黎像往常一樣給封如泱夾菜,湯才喝了半碗她就立馬添上,封如泱剛啃完一塊排骨、下一塊已經放在她碗里,轉眼一桌子菜就剩了點湯。

「姐妹……其實我真的想減肥……」

封如泱捂著圓滾滾的肚子,小聲說:「可你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菜我要是不吃那多對不起你啊。」

「對啊,你要是不吃的話本小姐該傷心了。」

「可是我想減肥啊。」封如泱抬頭,委屈的看著李黎,「姐妹,我真想減肥了。」 秦楓登頂時已是黃昏,此刻立於山巔,消化著自身的感悟,堅定着自己的道,一直入了夜。

而下方眾人在悟道之後逐漸下山,每個人都有所收穫,甚至有着幾人當場突破,華少君便是其中之一,已是徹底穩定在九重天之境,若能獲得充足能量,可達巔峰,甚至嘗試突破靈尊。

直到天邊再次出現亮光之時,秦楓才下山,而此刻還在山上之人已是寥寥無幾,隨着秦楓下山,他們也都一一醒轉,開始下山。

山腳下圍聚之人沒有散去,迎接着這些登山悟道之人下來。

下山變得極為容易,片刻之後,秦楓便是回到了山腳下,一雙雙目光匯聚而來,他已成為焦點。

「哈哈,秦楓兄弟。」費吒向其走來。

華少君與杜天明同樣迎來,唯有保羅鳳舞立在不遠處看着他,二人曾在天宗門有過一些摩擦,如今早已因為天靈大陸的淪陷而冰釋前嫌,但高傲的她在發覺與秦楓的實力相差甚遠之後,便是沒有過來。

秦楓與費吒來了個熊抱,這裏幾人中,二人關係最好。

「秦楓兄弟,你果然厲害,竟然登頂,在年輕一輩中沒幾人是你敵手了。」費吒說道。

對於此言,秦楓淡然一笑,不置可否,而華少君與杜天明則是深感認同,看着秦楓的目光宛如看怪物。

秦楓沒有理會那目光,向費吒詢問道:「保羅斌他們呢?他們登過道藏山嗎?」

費吒搖了搖頭,道:「還沒有,前些日子我與保羅修斯、保羅蓋斯兩兄弟一起去過火焰山,都有些收穫,他們出來后又去閉關了。而那保羅斌聽說在接受浩炎殿始祖的傳承。他們應該都會在明年前來吧。」

「哦?浩炎殿始祖傳承!?這怎會給我天靈之人?」秦楓一陣訝異。

畢竟一個宗門最強的傳承不會隨便給外人。

「因為那浩炎殿始祖的靈體正是燚靈體,也唯有燚靈體才可以完全接受傳承。數萬年來,保羅斌是唯一一個,哪怕浩炎殿當代第一天驕,也只不過是焱靈體,還差了些。」費吒說道,「聽說除此之外還有些其他原因,卻不是我所能知的。」

「難怪……難怪那鍾麒針對我天靈之人。浩炎殿的傳承被我天靈之人所奪,甚至壓過了他的弟弟鍾麟,所以對我天靈之人有些恨意。」秦楓頓時恍然,明白了鍾麒等人針對天靈的緣由。

眾人又相談了幾句,浩炎殿卻是打算離開了,召喚費吒回去,眾人不得不道別。

隨後,華少君二人也沒有多留,他們欲要去尋找機緣,獲取磅礴能量,結合剛才的悟道,去突破,去嘗試靈尊!

秦楓回首望了眼道藏山,旋即在眾多目光之下也離開了那裏,尋找地方閉關修鍊。

天炎城,浩炎殿勢力範圍內的一座大城,也是距離道藏山最近的一座城池,秦楓之前便是傳送至此,再趕往道藏山。

而如今,他再次回到了這裏,找了家旅店住下,在房中放出幾頭荒獸守護,隨即便是開始了閉關修鍊。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的閱讀地址:https:///165925/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最新章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全文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txt下載、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免費閱讀、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星落鯢

星落鯢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炮灰安若一世、重生之帶着空間混末世、穿書女配花錢買命、(女尊)帝國第一造物主、替嫁新夫撲倒記、人妖之間、情難自禁、楊老太在六十年代科技興國、快穿之我給炮灰當大腿、

。「瞧你說的,你買了東西,給送一送不是應該的嘛,都給你裝好了,一共十六文。」宋李氏笑呵呵的。

這可是大單了,一般村裏人就買幾塊豆腐,捎碗豆漿罷了。

「哎,您數數。」裴玉說着遞過一把銅錢。

李氏沒真數,瞅了一眼笑道:「不用數,弟妹是實誠人,哪能錯呢。」

「小石頭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七十四章脫谷斗 「不許。」齊墨川只瞟了一眼,就否決了蘇小荷的提議。

蘇小荷小臉黯然了,「齊墨川,你說話不算話。」海底撈就算是使勁點使勁吃,三個人最多也就花個一千多塊吧。

那還得是在點最好料的前提下。

齊墨川也太摳門了吧。

日用品兩萬多都花了,這一千多的海底撈居然不請她,蘇小荷不幹了。

是的,剛才在超市結帳的時候,才最終確認,那些日用品真的花了兩萬多。

那時都不見齊墨川皺一下眉頭,心疼一下他的錢。

現在,居然就摳門的答應了她又反悔了。

不行,現在吃不吃海底撈都不是問題了。

重要的是今天算是她跟他法律意義上結婚的日子,他不送鴿子蛋不送金不送銀不送玫瑰花她都認了。

誰讓她愛他呢。

但是好好的一起吃頓她愛吃的,總是應該的吧。

蘇小荷這一嗓門,相當的高。

她一怒起來,小宇廟就特別的容易爆發。

再加上之前有過對齊墨川爆怒的前科,結果齊墨川也沒把她怎麼着,所以,她此時雖然有點小害怕,但還是壯著膽子怒視着齊墨川。

她錢沒他多已經輸給了他,但至少在氣勢上不能再輸給齊墨川。

齊墨川掃了一眼周遭看過來的路人。

雖然被保安攔著保證在他們三步開外,可一點也不影響他們看過來的視線。

此時差不多都在竊竊私語的猜測着他們的關係。

這也是他今天非要帶着蘇小荷和蘇天昊一起來逛街的目的。

他不怕別人知道,就怕別人不知道他有了蘇小荷這樣一個小妻子蘇天昊這樣一個兒子。

有這一天的逛商場經歷,只怕回去再打開手機,所有的論壇恐怕都被他和蘇小荷刷屏刷貼了。

被人盯上了,齊墨川微不可見的無奈的擰了擰眉,「蘇小荷,你小聲點。」

還真是應了他之前的那一句,蘇小荷越來越帶種了。

這今天才領結婚證,她吼他吵他都快要成為家常便飯了。

一天裏就已經發生了兩次。

雖然上次是他不對的不該把她的公寓退了不說還把她的東西都丟掉了,但是這次,真不怪他。

要怪也要怪蘇小荷自己。

「我要去海底撈。」蘇小荷聽着齊墨川帶着點求和的聲音,壓低了聲音重複了一遍。

是他先答應她的,「說好了又反悔,你不男人。」

「對,爹地不男人,給我丟臉了。」一旁的蘇天昊小朋友可是全程圍觀的,這個時候自然是站在自己媽咪這一邊。

媽咪沒有錯,爹地羞羞臉,說話不算話真給男人丟臉。

要不是不好意思讓齊墨川丟面子,小東西直接就刮臉蛋羞羞齊墨川了。

齊墨川只好拉住了蘇小荷的手,現在看來,只能實話實說了,否則,蘇小荷這是沒完沒了了,「蘇小荷,你說實話吧,你是不是想見高少離?」

蘇小荷秒愣,她要吃海底撈跟高少離有什麼關係?

「齊墨川,你無理取鬧了吧,我是去吃東西,跟高少離沒關……」可,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蘇小荷一下子想起什麼的噤聲了。

腦海里閃過剛剛在海底撈門前看到的一個背影,還是一個落寞的背影,她當時就覺得那個背影有些熟悉,這會子終於反應過來了,「你看到高少離進去海底撈了?」

齊墨川給了蘇小荷一個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蘇小荷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

齊墨川這算是嫉妒嗎?

如果他真的嫉妒了,那她笑一笑也是不虧。

因為他嫉妒了,就代表他也是有一些些的喜歡她的。

否則,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做什麼都不會嫉妒的。

算了,就當他是嫉妒好了,她不跟他一般見識。

拉過他的手,蘇小荷正色道:「你不提醒我,我都沒想起來剛一眼掃過去的那個人是高少離呢,既然我都不知道那個人是他,哪裏想到要去見他了,走吧,你要是不喜歡,我們換一家,去吃燜鍋吧。」

說着,蘇小荷真的拉着齊墨川往三汁燜鍋那裏走去。

她喜歡吃燜鍋里的蒜頭,糊了的最好吃。

齊墨川低頭看着女人自動牽上的小手,忽而就滿意的笑了,「我也想吃火鍋了,還是去吃海底撈吧。」

「喂,你不是不願意?」蘇小荷真是不知道要怎麼辦了,這男人一會願意一會不願意,她就覺得她現在要是把今天發現的齊墨川孩子氣的一面昭告天下的話,別人一定不相信。

不相信他們眼裏的高冷齊少原來是這麼接地氣的一個人。

「現在願意了,走吧。」齊墨川絲毫不理會周遭那些看熱鬧的人的目光,一手是蘇小荷,一手是蘇天昊,闊步往海底撈走去。

一邊走一邊打了個電話,只不過,聲音壓得很低。

等他掛斷電話和蘇小荷走到海底撈門前時,直接越過了那些正排著大長隊等候的顧客,進去了海底撈。

蘇小荷秒愣,一邊緊跟着服務生往裏走一邊道:「齊墨川,我們這樣插隊會不會有些不好?」這太不道德不禮貌了吧。

「不會。」齊墨川卻是臉不紅心不跳,一點也不覺得插隊可恥。

蘇小荷聽着身後傳來的竊竊私語聲,都在向門前的導位員抗議她和齊墨川插隊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