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

還有,三叔這個人在自己心裏,一直真的跟英雄差不多了,他們肯定也是不想節外生枝,不想讓自己知道三叔會變成這樣,破壞了三叔在自己心裏的形象。

張昊天明白,如果這是真的,也算是有情可原的,他們也都是爲了自己好,也是煞費苦心的那種了。

想着當初三叔出殯時候的樣子,張昊天心裏更加確定了。

他們那些人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並且也沒跟自己說實話!

如果說當時六叔身的那些圖案是爲了防止其他的傢伙入侵,那爲什麼要瞞着自己?爲什麼不能讓自己知道知道?

但是如果說,那些圖案是防止三叔變異成現在這樣,這事兒反倒是能說明白了。

他們肯定是擔心,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這些真是的情況,還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麼麼麼麼麼麼麼麼丫丫 第160章面對姜南初,我自願認輸

「我知道了,輿論那邊交給你來控制,兩天後召開新聞公布會。」

「對了,帝都日報的記者說了我很不愛聽的話,我不希望以後再看到他。」

陸司寒吩咐后,來到辦公室。

「不是說讓你乖乖待在悅龍灣嗎,這時候出來我怕記者纏著你不放。」

陸司寒推開辦公室的門說。

「我知道,所以沒有出去。」

姜南初沒有底氣的說,隨後抱住了陸司寒。

「我知道你很強大,但是我就怕萬一,而且我現在都有些後悔學習舞蹈了,感覺你的工作我都不懂。」

姜南初無奈的說,閑著無聊剛才翻閱了陸司寒的文件,那些專業名詞對於她來說就好像是天文。

「家裡有一個精於算計就可以了。」

陸司寒擁抱住姜南初說。

「說起來我還沒有好好問過你,你怎麼會有姜桐兒那些不堪的照片,依照我對她的了解,她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出軌才對。」

姜南初詢問道,懷著不是簡梓佑的孩子還要結婚,姜桐兒實在是太瘋狂了。

「這件事要從兩個月前說起,姜桐兒去帝都醫院詢問懷孕的最佳時間,我想她是為了能夠懷上簡梓佑的孩子。」

「偏偏醫院是D.E贊助的,我命令醫生說了一個讓她根本不會懷孕的日期。」

「原本我也根本沒有想這麼多,只是不想讓她嫁給簡梓佑,免得她以後又來作妖,沒有想到的是她為了能夠嫁給簡梓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居然去夜店找起了男人。」

「她懷孕后,簡家不知道事情真相只能娶她,不過她一定不會讓孩子順利生出來,因為孩子長大了不像簡梓佑,馮婭肯定會去調查。」

「之後所發生的事證明我想的都沒錯,姜桐兒故意撞掉孩子嫁禍到你身上。」

姜南初已經徹底被陸司寒的智商碾壓了,幸虧他不是她的敵人,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陸司寒,你有輸過嗎?」

這個問題引起了陸司寒深思,最終點了點頭。

「是誰這麼厲害能夠打敗你?」

姜南初不相信的說。

「姓姜名南初,面對她,我自願認輸。」

「就知道討好我,你這麼聰明,婚禮那天命令我一定要佩戴的胸針是不是也暗藏玄機?」

「我的南初真是越來越聰明了。」

陸司寒吻了吻姜南初的頭髮說,胸針裡面的秘密,等到兩天後就可以揭曉,到時候所有人都會知道姜桐兒是一副怎樣噁心人的嘴臉。

另一邊姜桐兒婚前給簡梓佑帶綠帽的新聞直接上了熱搜,簡梓佑原先還不知道。感覺公司里的人都用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他,他才發覺到了不對勁。

在辦公室內,簡梓佑看到報導的時候,氣的直接將辦公室全砸了。

姜桐兒口口聲聲說愛他,這就是她愛他的方式?

這個蕩婦,簡梓佑恨不得直接掐死她,不狠狠教訓她一頓實在是難以消心頭這口氣。

簡梓佑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當即離開了公司,前往醫院。 一直等到墨衣把張昊天拽到了後面那個很久不用的停屍間,墨衣纔算是鬆開了張昊天的胳膊。手機端

“行吧,這裏算是暫時安全了,你在這裏休息。”

“那你呢?”眼看着墨衣要出門,張昊天趕緊問了一句。

“我還能幹什麼去,周瑩瑩還有你六叔,還有那個什麼周偉光的,現在不還都在那個牆壁裏面嗎,那個傢伙可不好對付,我要去吧他們也弄出來。”

被這麼一說,張昊天忽然想到,是啊,自己剛纔覺得少了點什麼,原來是忘記了幫他們出來了!

張昊天糾結了,自己現在連這個最重要的事情都能忘記了,以後會不會還出現類似的狀況,或者是忘記更多?

但是現在不等張昊天想更多呢,腦袋裏又是一陣暈眩,這一次,明顯之前的幾次都要嚴重了。

要說之前的幾次張昊天還能站着,算是覺得搖晃,也不至於太嚴重,那麼這一次,張昊天連站着,都已經不可能了。

眼看着張昊天靠在停屍櫃,慢慢的滑落,墨衣心裏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是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唯一能做的,是先去把周瑩瑩他們弄出來,到時候人全都到齊全了,再一起想辦法。

“你現在留在這裏,我一會兒回來。”

墨衣說的輕鬆,但是心裏也知道,這個事兒啊,還真的是不好辦呢!

之前知道這個李不忘在外面散了不少的惡鬼,這次那堵牆,其實是李不忘散落在那邊的!

他們的目的都只有一個,是見到張昊天他們的時候,想辦法把張昊天給困住,並且,還要第一時間的通知李不忘。

這次的事兒,弄不好是那些惡鬼弄出來的。

墨衣心裏合計着這個事兒,一邊朝着醫院的方向衝。

當看到那堵牆的時候,墨衣笑了。

“呵呵,你捨得出來了?”

“這有什麼捨得不捨得的,大將軍都出來了,我爲什麼不出來?”

還是之前牆壁裏的那個聲音,只是,這次明顯離着較近,還有,這次也更加清晰了。

墨衣一轉身,正好看到了剛纔身後的牆壁裏,慢條斯理的走出來一個年輕的小夥子。

不得不承認,這個傢伙長得還真的是眉清目秀的,要是換個地方,讓那些女孩看到了,肯定花癡一樣的衝來,恨不得把這個小子給生吞活剝了。

但是這種時候,周圍也沒什麼人,事情不一樣了。

“嘖嘖嘖,你連大將軍出來了都知道,看來還真的是神通廣大啊!”墨衣笑呵呵的說着,只是,這一邊笑呵呵,一邊還不斷的看着那傢伙身後的牆壁,想知道他都出來了,周瑩瑩他們現在在哪兒了。

本來之前墨衣是進去牆壁裏面拽周瑩瑩和六叔的,但是這事兒終究還是他低估了這個傢伙的本事,自己一進去,直接撲了個空,別說是找到六叔和周瑩瑩了,連墨衣自己,也都差點兒被留在那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