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強哥點點頭說:“他們下手很狠,他們打完之後那個領頭對我說,讓我告訴你,他叫譚偉。”

豪豬疑惑的皺了皺眉頭,這個名字他沒有聽說過啊!這個時候強哥又說:“那個譚偉還說,他代趙和平問候你。”

豪豬一聽這個名字,腦袋裏立即閃過前一段時間伊軍教訓的一個小子,那個小子好像就叫趙和平。原因好像是這個叫趙和平的傢伙在自己的地盤充大頭,壞了自己不少好事,後來他讓尹軍狠狠的教訓了這個傢伙一頓。

豪豬一聽又是趙和平,就咬牙切齒的說:“媽的,又是這個傢伙,是不是上次那一頓打太輕了,這次老子抓住他,非要給他好好長長記性。”

豪豬一邊說,一邊對女祕書說:“去把尹軍和風波都叫過來。”

女祕書猶豫了一下說:“浩哥,他們兩個都去那家大酒店吃飯去了。”

豪豬拍了拍腦袋,又轉身對強哥說:“嗯。。你先去派人把這些傢伙盯住,不要讓他們跑了。”


強哥看了看豪豬欲言又止,豪豬一瞪眼,強哥趕緊答應了一聲出去了。

強哥剛出去,豪豬的電話響了,豪豬不耐煩的接起電話說:“什麼事?”

電話那頭一個聲音哭喪着臉說:“浩哥,風哥被人打殘了。。。。。。”

那家酒店裏,尹軍一直等到吃完飯,也沒有見到風波的影子。尹軍的這頓飯吃的也確實鬱悶,他怕飯店裏給他下瀉藥,吩咐手下的兄弟不要每個菜都吃,他手下的兄弟面對着一桌子豐盛的飯菜,只能選擇性的岔開,每人吃幾樣。而尹軍則幾乎一口都沒有吃。

尹軍氣悶的端起一杯酒灌下去,接着對着一個手下使了個眼色,那個手下會意的把手伸進兜裏,可那個手下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裝蒼蠅的瓶子。這個小子滿腦袋汗的對着尹軍結結巴巴的說:“軍哥。。。瓶子,瓶子。。不見了。”

尹軍冷冰冰的看了這個手下一眼說:“飯桶!”

這個手下嚇得一聲也不敢吭了。尹軍眼珠一轉,對着一個外號叫長毛的手下一招手,長毛趕緊湊過來,尹軍一伸手,從長毛頭上拔下幾根頭髮裏丟到桌子上的湯碗裏。那個丟了蒼蠅瓶子的手下立即討好的看了看尹軍,伸長了脖子喊:“服務員,過來。”

服務員過來問:“請問先生有什麼事?”

長毛牛哄哄的指着湯裏的頭髮問:“這是怎麼回事?”

服務員還沒有答話,馬峯帶着莫葉和周濤過來了,馬峯對服務員說:“你下去吧!這裏我接待。”

服務員一聽,趕緊走了。馬峯從兜裏掏出一個小瓶子晃了晃對長毛說:“你們剛纔是在找這個吧!”

尹軍看了看拿着蒼蠅瓶子的馬峯,霍的一聲站了起來,尹軍的小兄弟也嘩啦啦的站在了尹軍的身後。

馬峯咂着嘴說:“嘖嘖嘖,幹嘛?想吃霸王餐嗎?哈哈哈,嗯,今天你們只要乖乖的付了錢,老子就饒了你們。”

尹軍獰笑一聲:“付錢?笑話!哼,你他媽說對了,老子今天還就是想吃霸王餐。”

馬峯對周濤說道:“報警。”


尹軍說:“報警?媽的,兄弟們,把這個破飯店給老子砸了。”

尹軍一出聲,他手下的小兄弟呼啦一聲,有從腰裏拔出西瓜刀的,有的抄起酒瓶子。。。。

這個時候,大廳旁邊的一個包間門一開,接着從包間裏衝出來十幾個手拿警棍的保安,一下子就把尹軍他們圍在了裏面。這些保安面對一幫混混,都是一臉的興奮,好像獵人發現了獵物一樣。但是他們的動作卻井井有條,一點也不亂,一看就是受過正規訓練的,長毛他們一看人家這個架勢,雖然嘴裏依舊虛張聲勢的咋胡着,可臉色卻變了。

尹軍見到這個陣勢,卻興奮的滿臉通紅,這個小子把上衣一脫丟在地上說:“媽的,這纔像個樣子,老子喜歡。”

這個小子說完了,飛起一腳,對着打電話的周濤就去了。莫葉伸出胳膊替周濤一架,接着一個直踢直奔尹軍的小腹,尹軍後撤了一步,站穩之後說:“好伸手。”

莫葉抖了微微發麻的胳膊一笑說:“你也不錯。”

這個時候長毛大喊一聲:“兄弟們,上。”

接着那幫小子像打了雞血一樣,揮舞着砍刀酒瓶向保安的腦袋上招呼。。。。

尹軍和莫葉又各退了一步,尹軍穩了穩神色,又看了看周圍躺了一地的小弟,眼珠子更加發紅。莫葉晃了晃脖子愜意的說:“媽的,這一架打的痛快。”

尹軍咬了咬牙,看了看在一邊叼着一支菸,一副看熱鬧架勢的馬峯一眼,突然一拳衝着馬峯的面門而去。馬峯嘴裏叼着煙,毫不猶豫的伸出拳頭,和他硬碰了一下。尹軍看到馬峯伸拳的這個動作,他的嘴角微微抽動,心裏甚至想到馬峯手骨斷裂的聲音。

果然,兩圈相碰的一瞬間,周圍的人都聽到了一聲脆響。接着兩人一起後退了一步。馬峯揉了揉拳頭,好像非常痛的樣子。而尹軍的整條胳膊卻軟綿綿的垂着,都已經擡不起來了。

尹軍吃驚的看着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這個時候,尹軍感覺腦袋上一疼,他忍着眩暈的感覺,轉過頭來。接着他的小腹又捱了重重的一擊。當他痛的像個蝦米一樣倒在地上的時候,一個手握警棍的大漢又在他身上狠狠的踹了幾腳,接着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說:“狗孃養的,你還記得老子是誰嗎?”

尹軍在失去意識之前,隱隱約約的記起,這個聲音的主人,以前也好像被自己踩在腳下。。。。。

趙和平見尹軍暈了過去,不甘心的左右看了看,左手伸手抓起長毛,右手一拽,長毛的一把頭髮帶着血絲就到了他的手裏。長毛慘叫一聲,趙和平端起地上的半碗湯把頭髮丟進去惡狠狠的說:“你小子不是喜歡往湯裏放頭髮嗎?給老子喝了它。要是剩下一滴,老子就廢了你。”

。。。。。。

派出所裏,警察看了看酒店拍的監控錄像,半天才說:“嗯。。你們這個雖然是正當防衛,不過,嗯。。。他們拿着刀去你們酒店吃飯,你們的人怎麼好像一點事也沒有啊!”

。。。。。。 麪包車,一個小弟耐不住性子問齙牙李:“李哥,咱什麼時候動手?”

齙牙李悠閒的抽了一口煙說:“急什麼,再等一等。”

小弟忍不住又疑惑的問:“李哥,咱弄這些事幹嘛?這好像是小孩子乾的事啊!”

齙牙李掃了這個小弟一眼說:“你懂個屁,馬哥讓咱幹啥咱就幹啥,別的不要問。”

這個小弟似懂非懂的看了看齙牙李說:“我們這個老大很厲害嗎?”

齙牙李敲了這個小弟的腦門一下說:“不該問的就別問。”

小弟看了看齙牙李,一副不服氣的表情。齙牙李看到這個表情就問他:“你一個人可以打幾個?”

這個小弟心理說:咱乾的事技術活。能打幾個有個屁用。不過他嘴裏卻說:“嘻嘻,那要看誰!要是李哥你這樣的,我一個都打不過。”

齙牙李說:“嗯,你知道大哥能打幾個嗎?嗯。。。像我這樣的,他一個人能打三十多個。”

小弟大吃一驚的說:“我擦,原來傳說的都是真的。”

齙牙李說:“嗯,那時候你還沒有跟着我。嗯,其實這些倒不是我最佩服他的,我最佩服他的。。。嗯,我當初遇見你的時候,你在長途車上“蹬小輪”,你覺得這種日子過的舒心嗎?”


小弟搖搖頭說:“我又不是天生的小偷,要是有個好工作,誰會幹這個啊!”

齙牙李點點頭說:“是啊!自從我們遇見大哥後,兄弟們都有了正經的工作,現在我們就是見了警察也不用擔驚受怕的了,家裏人也能擡頭見人,這些都是大哥給我們的。。。。。”

小弟略有所思的點點頭,接着他擡頭看了看說:“保安室的燈滅了。”

齙牙李掐滅菸頭說:“動手。”


。。。 。。。

第二天上午,《助人爲樂》保安公司的電話鈴聲此起彼伏。豪豬的辦公室裏也人來人往。豪豬早就不知道偷偷的躲到那裏去了,一個穿着西裝,打着領帶的人不顧形象的拍着豪豬的辦公桌對女祕書說:“這就是你們承諾的保安水平?我們的辦公室進了賊,你們的保安卻在呼呼大睡,我付給你們的錢請你們的保安,你們就是這個水平?。。。。”

女祕書小心翼翼的說:“趙總,請問您損失嚴重嗎?”

趙總氣呼呼的說:“損失倒是沒有,啥也沒有丟。”

女祕書滿臉堆笑的說:“那~~~~~”

趙總把一張照片丟在桌子上說:“你看看那些小偷把我的照片畫的,這比丟了東西還噁心。”

女祕書偷偷的用眼看了看把趙總畫成豬頭的照片,小心翼翼的說:“您報警了嗎?”

趙總心裏說:我去和警察說,我辦公室啥也沒丟,就是照片被畫成了豬頭,警察也的信啊!趙總嘴裏卻說:“報警?我要是遇到事就報警的話,我請你們這些保安幹嘛?我還不如請幾個泥菩薩供着!行了,你就別廢話了,趕緊按照合同賠償我的損失吧!另外,你那幾個保安你也領回來吧!”

。。。 。。。

女祕書剛把趙總送走,接着又來了一個客戶。這個客戶指着女祕書的鼻子發了一通火,他讓保安公司的保安趕緊滾蛋。

女祕書見來人只是說自己的保安差勁,並沒有說丟失了什麼,就一個勁的問,後來客戶被問急了,就壓低聲音小聲說:“什麼也沒有丟,就是我們老總的桌子上多了些黃白之物,媽的,噁心死人了。我懷疑我們內部有人對公司不滿,嗯,反正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你們的保安不力,我們老總髮火了,你們趕緊賠錢撤人吧!”

。。。 。。。

一直到了中午,豪豬失魂落魄的從裏面的小屋裏偷偷的探頭往外看了看,這才心有餘悸的出來。

女祕書如喪考妣的看了看豪豬說:“經理,這工作沒法幹了。”

豪豬不耐煩的擺擺手說:“你先出去吧!把門關死,我想一個人安靜一會。”

豪豬看了看沒有挪步的女祕書問:“沒聽見嗎?”

女祕書遲疑了一下說:“經理,我想辭職。”

豪豬霍的一聲站起來看了看女祕書,又無奈的坐下說:“辭職就辭職吧!你去財務科把薪金結了吧!”

女祕書一走,豪豬把手插在頭髮裏沉思了半天,突然他靈光一閃,想起了他的一個獄友阿光,這個小子好像是和趙和平一個省的。豪豬想了想開始聯繫他,幾經輾轉,豪豬終於聯繫上了M市的阿光,阿光在電話裏說:“哈哈,是豪豬啊!你小子怎麼想到我了。”

豪豬跟着打了個哈哈心裏說:媽的,看來這個小子現在混的不錯啊,敢跟老子這麼說話了,這不是在監獄裏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的那會了。豪豬嘴上說:“老弟現在在哪裏發財呢?“

阿光說:“靠,發什麼財啊!還不是帶着兄弟們瞎混。”

豪豬撇了撇嘴說:“不跟你借錢,看你嚇的那個樣。對了,跟你打聽一個人,你們那裏有沒有一個叫趙和平的。”

阿光說:“嗯,有啊!在省城,原先還混的不錯。不過聽說他現在洗手不幹了。怎麼?你和他有過結。”

豪豬“嗯”了一聲,阿光接着說:“要不要我幫你去說和一下。”

豪豬又問:“嗯,另外你認不認識一個叫秦力戈的?”

阿光一聽大吃一驚的問:“怎麼,你和秦力戈也有過結?”

豪豬立即感到事情不好,他緊張的問:“秦力戈很厲害嗎?”

阿光說:“秦力戈倒是不厲害,可他背後的蜜蜂企業太厲害了,人家用錢砸就能把你砸死。馬四方知道嗎?道上傳言就是被蜜蜂企業搞倒的。據說馬四方在人家手裏一個回合都沒走了。。。。。對了,你怎麼惹到秦力戈的?聽說他現在也幹正行了。”

豪豬遲疑着說:“我把他打傷了。”

阿光“我靠”一聲接着說:“哥們,這個我幫不了你了,你還是趕緊想想退路吧!啊~~~對了,你他媽的可別說認識我啊!!”

豪豬聽着電話裏的“嘟嘟”聲,又想到武功高強的尹軍躺在醫院裏的慘狀,陷入了恐懼中,這個小子立即收拾東西。。。。。。

當天下午,《助人爲樂》保安公司再也找不到朱總了,之後豪豬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從這個城市消失了。

這件事之後,那家大酒店再在哪裏開分店,都是一路綠燈,從來也沒有聽說過那個不長眼的去鬧事過。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某醫院的貴賓室裏,馬峯看着躺在病牀上的秦力戈問道:“我說哥們,我看你的傷也不是那麼重啊!你怎麼賴在這裏不走了,怎麼?你喜歡聞這個消毒水的味道啊?”

秦雯雯撇着嘴說:“哼,我看他是看上了這個醫院的護士纔是真的。”

沈婷婷和侯美雲一聽,都捂着嘴笑起來。

秦力戈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從枕頭後面摸出一瓶酒喝了一口說:“小毛丫頭,我的事要你管。”

這個時候一個漂亮的護士表情嚴肅的走進來對着秦力戈說:“誰讓你喝酒的,小心肝!”

秦力戈趕緊把酒瓶給護士遞過去。馬峯見護士走後,對秦雯雯說:“恭喜你,又多了一個嫂子。”

秦雯雯疑惑的說:“不是吧!你沒有看到人家對他沒好臉嗎?”

馬峯說:“你看看你,觀察力不行了吧!你沒有聽到人家剛纔怎麼稱呼他?”

秦雯雯說:“怎麼稱呼他?”

沈婷婷和侯美雲一起說道:“小心肝!” 馬峯帶着三個女孩在X省著名商業街逛了一上午,中午時分纔回到酒店,馬峯一進大廳,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對秦雯雯他們說了一聲,讓她們先上去,自己卻對着一個女孩走了過去。

女孩見到馬峯微微一怔,接着驚喜的說:“峯哥,你怎麼在這裏?”

馬峯微微一笑說:“小冉,我還沒有問你呢?你怎麼在這裏?”

李小冉還沒有回答,他旁邊一個高高瘦瘦的男孩對李小冉說:“你朋友啊!怎麼也不介紹一下。”

李小冉說:“哦,這位就是我和你說的我都對門馬峯哥哥。”接着又對馬峯說:“這個是徐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