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影像是武者通過一種特殊的手段凝聚而成,影像中會把本體要說的話一字不漏的說出來,但是影像沒有自己的靈智,因此沒辦法和任何生命進行對話。它只會按照本體的要求進行一系列活動,當活動結束,影像也就消失了。

「我魂玄老人縱橫風雲國,一生敗績屈指可數,但奈何魂道之路難走,武道之路難尋,最終我在修鍊之時遇到了意外,也因此隕落不存。」

傲天並未說話,他知道不管自己說什麼,這個影像都不可能會回答的了自己,自己能做的就是聽完影像要說的話。

「我乃是魂武雙修,但是我武道天賦有限,終生止步於地靈境。但是天無絕人之路,我雖然武道天賦有限,但是魂道天賦卻是不弱,只是魂道之路難走,在我即將突破五級魂者之時卻是遭遇到了意外。而我不忍我的一身所學就此斷絕,所以,就用剩餘的力量將我傳承引進了這片空間中。」

「我一身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我的魂道修鍊,而這裡面便蘊含著我魂道傳承,至於武道……因為資質有限,而且當時力量不足,所以,就沒有留下武道傳承。」

聽到影像的話后,傲天不禁感到一陣可惜。地靈境武者的傳承那對於自己也有著不小的幫助了啊。

不過傲天也不是貪心之人,能獲得魂道傳承就已經知足了。再說,魂玄老人最強大的地方並非他的武道,而是魂道。聽這影像所說,魂玄老人生前雖然沒有突破到五級魂者,但也是貨真的四級魂者。四級魂者,那是足以和天靈境媲美的存在了,那他的魂道傳承肯定也是非同小可的。

「好了,傳承者,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了。傳承就在火海之中,能否得到傳承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話音剛落,魂玄老人的影像便是徹底消散而去…… 傲天望著那熊熊燃燒的火焰,不禁咽了咽口中的唾沫。

從那燃燒的火焰中,傲天感覺到一股戰慄從自己的靈魂深處升騰而起。要是進了這火海,傲天都懷疑自己會不會被這火焰焚燒的灰飛煙滅。

而根據那影像所說,魂玄老人的傳承竟然在火海之中,這讓傲天不禁有種破口大罵的衝動。

「轟」

突然,火海毫無預兆的翻滾起來,一股火浪撲天而去,熾熱的氣息讓的傲天不禁寒毛倒立。

傲天腳尖一點虛空,整個人向後暴退而去。然而,依然有著點點火星沾染到了傲天身上。

「啊!」

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劇痛瀰漫傲天全身,在傲天看來,下油鍋之痛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幾十個眨眼之後,傲天方才感覺到身上的劇痛漸漸消退而去。頓時,望向火海之時,傲天的眼裡布滿了驚悸之色。

只是一些火星便給自己帶來這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劇痛,那要入了火海估計自己直接在一時三刻化為灰飛了吧。

可是不入火海又如何能得到魂玄老人的傳承?

傲天望著那無邊火海,眼中閃爍著睿智之色。

「要是我所料不差的話,這片火海,乃至這片空間都是魂玄老人用靈魂之力構造出來的。我要是進了火海中,那便等於要承受魂玄老人的靈魂之力的轟擊。雖然他老人家已經不在世了,靈魂之力肯定沒有生前強橫,但是也絕對小覷不得的啊……」傲天喃喃道。

不得不說,傲天還是挺睿智的。猜測的已經是**不離十了。

這火海確實是魂玄老人用靈魂之力幻化而成,而魂玄老人的傳承也就蘊含在靈魂之力中。傲天進入火海后那必定會面臨魂玄老人靈魂之力的攻擊,而在攻擊的同時,魂玄老人的傳承也會通過靈魂之力傳遞到傲天腦海中。

因此,傲天要是進入火海之中,那只有兩種結果。要麼承受得住劇痛,得到傳承。要麼承受不住劇痛,灰飛煙滅。


而傲天顯然也是明白會是這兩種結果,因此,一時間竟是陷入了猶豫之中。

「今日要是不入火海,他日必定會有心魔產生,而且,不管是為了我自己變得更強還是救出母親,這一趟我都非去不可!」

傲天堅定的聲音回蕩在這片空間中,旋即,整個人便是向著那駭人的火海暴沖而去。

「噗」

傲天入火海,頓時,濺起了一抹火花。旋即,整個火海便是平靜了下來。只有時不時掀起的火浪似乎是在證明著火海的恐怖。而傲天就像是石沉大海,竟是沒有了絲毫聲響……

此刻,傲天確實身處危機之中。

在傲天進入火海的那一刻,他便是察覺到自己被一股劇痛包裹,除了痛之外,他已是察覺不到其他的感覺。

深入骨髓的劇痛,直入靈魂的劇痛。

傲天咬牙死死的堅持著,護住自己的最後一絲清明。

此刻的傲天感覺到自己好似化為一帆竹帆,身處暴怒的海浪之中,隨時都有翻覆的可能。

傲天最後的一絲清明也如風中殘燭般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要是傲天的這絲清明徹底熄滅,那也就是他煙消雲散之時。可以說,傲天已經身處九死一生的境地之中。

「不行,我不能死在這!」

突然,傲天精神一振,但是緊接著卻是無邊的痛苦碾壓而來。即使傲天意志堅定,但是這股劇痛竟是足以將的傲天的意志完全摧毀!

「不行,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被劇痛所吞沒,必須想辦法解決!」

傲天的腦子飛快的轉動著,尋找著擺脫這種痛苦的辦法。

突然,傲天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之力竟是緩緩增強了一絲。頓時,他的臉上布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自己的靈魂之力會無緣無故的增漲了一絲?雖然增漲的這一絲的靈魂之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尤其現在自己身處火海,靈魂之力的增漲對自己的幫助不言而喻。

畢竟,火海是魂玄老人用靈魂之力幻化而成,而自己靈魂之力的增漲對於度過這道難關的把握無疑是會強上一些。

難道魂玄老人所說的機遇便是這個?靈魂之力增漲便意味著自己的魂者等級會有所突破。

想到這,傲天心裡不禁有些火熱了起來。服用了通玄丹后,自己的修為便是到達了先天四重,肉身強度也是由之前的一轉前期到達一轉中期,要是自己的魂者等級再有所突破的話,那對於傲天來說無疑是喜上加喜。

傲天還來不及有所高興,劇痛便是接連而來。頓時, 黑金狩獵者

此刻的傲天是真正的痛苦又快樂著。雖然劇痛瀰漫自己的靈魂,但是自己的靈魂之力也是在緩慢的增漲著,相信用不了多久便是能夠有所突破。

一股股雄厚的靈魂力量從火海之底向著傲天彙集而去。劇痛在持續,但是那一絲絲靈魂之力也是不斷的湧入傲天的靈魂中,增強著傲天的靈魂之力。

也好在魂玄老人的靈智已經消失,這裡的靈魂之力只是精純的能量,並沒有自己的主人。否則傲天還真煉化不了這靈魂之力,更別說魂者等級能有所突破了。

在火海中的傲天面目扭曲,牙根緊咬,時不時發出抽冷氣的聲音似乎是在說明著他此刻的痛苦。

突然,傲天眼中有著一抹疑惑之色閃過。因為,他發現自己的腦海中竟然多出一些信息。

那是……魂武學?!

魂武學與武學一樣,是可以發出比本身強大的攻擊,但是魂武學必須要用靈魂之力才能施展的出來。而傲天腦海中多出的信息竟然是魂武學!

魂武學的劃分和武學一樣,可以分為低級、中級、高級、頂級和遠古、上古、太古,每一級又有上中下三小品之分。

論起魂武學那絕對比武學來的稀罕,至少傲天是沒有修鍊過魂武學,甚至根本就沒見識過。

而魂玄老人的傳承中竟然有魂武學,這對於傲天來說,無疑是天上掉下了大餡餅…… 火海之底。

一道道靈魂之力向著傲天匯聚而去,帶給傲天的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劇痛。當然,傲天的靈魂之力也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增漲著。

靈魂之力的增漲也讓的傲天感受到的痛苦越來越弱,不過這也正常,否則傲天早就昏死在火海之中了。

此刻傲天的意識卻是沉醉在自己的腦海中,而在傲天腦海中則是多出了許多陌生的信息,這些都是來自於魂玄老人的傳承。

雖然現在的信息還並不完整,不過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傲天也一定能夠得到完整的傳承。

「呼,魂玄老人的傳承中竟然全都是魂武學?!」

傲天探索著自己腦海中的信息,就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驚愕。

因為出現在自己腦海中的信息竟然全都是記載著魂武學,大大小小的魂武學數之不清。下到低級下品的魂武學,上到中級上品的魂武學,當真是有如牛毛之多。

尤其是那部中級上品的魂武學九十九重疊浪,更是讓傲天打心眼裡的喜歡。那部九十九重疊浪是以一種類似於海浪的方式將的靈魂之力攻擊而出,只是這種攻擊連綿不絕,要是九十九重疊浪齊出,估計都能超過普通的高級武學了。

「魂玄老人的傳承已經被我繼承的差不多了,現在,便是我靈魂之力突破的時候了!」

傲天一聲沉喝,旋即,一道恐怖的靈魂之力如狂風般從火海之底卷席而開。頓時,平靜的火海掀起了滔天火浪,火海之底的靈魂之力更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融入傲天靈魂之中。

第二腦海中,正是傲天的靈魂駐紮之地。此刻,傲天虛幻的靈魂開始變得凝實了起來,在他身外所涌動的靈魂之力也是變得越發兇橫。

「突破吧!」傲天一聲暴喝。

頓時,傲天的靈魂之力猛然暴增數倍,這股力量比之前傲天的靈魂之力強上太多。

魂者的等級從低到高,分別是一級魂者,二級魂者,三級魂者……九級魂者,而每級又有前期,中期,後期三小段之分。

之前的傲天便是處於一級魂者的前期,而在進入火海吸收了魂玄老人的靈魂之力后,傲天便是直接晉級到了一級中期。不得不說,傲天這趟的遺迹之行收穫頗豐。

火海之上,傲天靜靜的站立著。雖然從那火海中傲天依然能感覺得到熾熱的氣息,但是與未突破一級中期時相比,無疑是有著天壤之別。

雖然在火海中依然殘留有魂玄老人的靈魂之力,但是傲天卻並沒有打算將他們吸收煉化。

傲天非常清楚,要是自己將火海中的靈魂之力全部吸收煉化或許有可能真正突破到二級甚至三級魂者,但那樣也會留下很大的弊端。

畢竟,這裡的靈魂之力並非自己修鍊出來的。雖說這裡的靈魂之力已經是無主之物,但是影響或多或少都是會有的。

如果自己只是吸收少量靈魂之力,那麼影響並不會太大,但要大量吸收,那麼自己魂道成就也將非常有限。


因此,傲天並不會傻傻的去做那種只圖一時之快的事情。

「轟」

就在這時,火海中突然掀起驚天火浪。火浪好似化為一條巨大的火龍,竟是狠狠的撞擊在了火之空間的一片虛空中。

「哧」

一道光門憑空浮現在了傲天視線中,在光門之後隱隱有著巨殿輪廓浮現。

微微一笑,傲天知道這是魂玄老人的手段,目的便是送傳承者離開火之空間。

不再遲疑,傲天整個人便是化為一道光束,暴射向光門之中。

伴隨著傲天的離去,這片火之空間也是恢復了平靜,變得毫無生機,只有一道道火浪翻騰的聲音在火之空間中緩緩的傳開……

主殿之中,傲天靜靜的望著手中的傳承古牌。他知道,這傳承古牌中已經沒有魂玄老人的傳承了,但是,那道火之空間依然還存在古牌之中。因此, 回眸一笑楚傾城 ,而是保存了起來,說不定將來我古牌對自己有所幫助呢。

傲天手掌一抹儲物戒指,頓時,一枚玉簡便是出現在其手中。

這枚玉簡正是之前傲天在主殿中與邱明傑等人爭奪的玉簡。根據魂玄老人所說,這玉簡中記載的乃是高級上品的武學,所以傲天才會迫切的想將這部武學學會。

雖然王水群被那隻黑龍打出了風雲國,但是邱明傑等人可還在風雲國中。要說邱明傑等人會死心不再爭奪魂玄老人的傳承,那打死傲天也不相信。

雖然魂玄老人的傳承都是有關魂道的,對於那些武者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幫助。但是自己說了,人家會相信嗎?再說,就算他們自己用不到,那也能賣不少錢吧?再加上邱明傑與自己本就有仇,所以,傲天可不會傻傻的期望邱明傑等人會放過自己。說不定人家已經在遺迹之外布下了天羅地網等著自己出現。

夫命難爲:嬌妻不二嫁 。因此,他才打算從各方面增強自己的實力,也好應付外面的危機。

而現在不管是化天勁還是肉身或者是靈魂之力,在短時間內都不可能有什麼暴漲,所以,傲天才會打算先將那玉簡中所記載的武學學會再說。這樣,也能提高自己的綜合戰鬥力。

緩緩的攤開玉簡,頓時,一股滔天殺意向著傲天直撲而去。

一股嗜殺從傲天心底升騰而起,這讓傲天不禁嚇了一大跳。連忙定住自己的心神,不被從那股從玉簡中所散發出的殺意所感染到。

當自己的心神趨於穩定之後,傲天才繼續探查著玉簡中所蘊含的內容。

戮天一擊!

四個斑白的字體映入傲天眼帘,單單這四個字便讓他是感覺到一股滔天殺伐,似乎就連蒼天在這股殺伐之下都要黯然失色。

當傲天將這戮天一擊看完后,眼裡布滿了驚駭之色。

這玉簡中記載的高級上品的武學便是這戮天一擊。戮天一擊只有一招,但是威力卻堪稱驚天動地。施展這戮天一擊必須配合施招之人的滔天殺意發出殺伐一擊,攻擊還未臨近敵人,敵人的心智就先被那滔天殺伐摧毀,從而留下難以磨滅的心魔。

當戮天一擊的攻擊臨近敵人,就是敵人命喪黃泉之時。

先傷心,再傷身,這便是戮天一擊!

(求鮮花!求貴賓!) 主殿之中,傲天靜靜的盤坐著。在其周身有著洶湧的化天勁和靈魂之力不斷涌動著,一股驚人的殺伐之意從傲天體內散發而出,瀰漫整個主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