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往常十分熱鬧的洞窟羣因大霧而寂靜,在沙利亞離開後更是隻剩下了幾個人。

就在被單調環境悶壞的芊芊想要走遠些找到那個負責看守她、卻總是不知躲到哪裏偷懶的衛兵說話時,一條卷着什麼東西的觸手突然從地裏鑽了出來。

愛麗絲?

不等芊芊確認,觸手便扔下一小團白色的東西,縮回了地下。

她走過去撿起那團東西,展開後發現是一張溼漉漉的信紙。

在閱讀上面的內容後,芊芊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她擡起頭看看洞穴深處那散發着詭異紅色光芒的巨大傳送門,咬咬牙走了過去。 在叛軍不計傷亡的猛攻下,雪漫城已經堅守了整整十天。

入城坡道上用於防禦的兩座小城門皆被毀壞,現在,戰線已經推進到了最後的主城門處。

然而這最後的屏障也是最堅固的地方,索蘭斯苦惱着,接連十天的攻城也沒有摧垮守軍抵抗的意志。與他預測中不同的是:在雙方如此慘烈的戰鬥下,雪漫的守衛力量竟然還沒有被消磨殆盡。

從索蘭斯掌握的守軍數量情報來看,他們簡直就像一夜便可恢復傷勢的怪物一樣——而當他的軍隊好幾次衝上城牆,讓他以爲勝利已經到手時,他的軍隊便會在狹窄的通道上被幾個頂着奇怪光殼的勇士重新打下城牆。

現在,帝國援軍的前鋒或許已經踏上了雪漫領的土地——索蘭斯左右爲難,他的軍隊傷亡太大,急需休整,而雪漫一時半會兒又無法攻下,若是被帝國人夾擊便糟糕了。

因爲雪漫出人意料的堅強頑抗,風暴斗篷速攻決勝的計劃事實上失敗了。

我每天隨機一個新系統 最終,索蘭斯決定暫緩攻擊,休整部隊以應對即將到來的帝國人。

……

叛軍的未雨綢繆讓雪漫士兵產生了錯覺,他們歡慶着,以爲帝國的援軍真的到來了。

許多人鬆了一口氣,他們東倒西歪地坐在城牆上,終於合上了一個多星期都未曾閉過的雙眼。

一些軍官強打着精神想要鞭策士兵繼續保持警惕,但卻被巴普洛夫阻止了。

“讓他們休息吧,否則不等弒君者的手下攻城,我們自己便先崩潰了。”

巴普洛夫這樣說道,他知道情況有多麼糟糕……聖光的治療已經開始失效,用那個女牧師的話來說,便是他的士兵們不論精神或是*,都已經到達了極限。

這場防禦戰比他預料的還要兇險,若不是聖光教會的牧師持續治療着傷員,而那些聖騎士又數次打退登上城牆的瘋狂叛軍,雪漫早就失守了。

“徵調民衆來暫時加強戒備。”

考慮到帝國的增援即將到來,巴普洛夫決定使用最後的手段來確保雪漫的安全。

邪王的廢材狂妃 ……

洛麗婭最近總是不在家,大狐狸不知道跑去了什麼地方,而愛麗絲又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裏。

能美感到寂寞了。

“愛麗絲,我進來了哦……不回答就是默認了,到時候可不準因爲這個打能美哦。”

能美輕輕敲着虛掩的房門,說完後,她便趁着愛麗絲去廚房覓食的空當,悄悄地溜進了愛麗絲的房間。

哦!哦!好厲害!

能美瞪着大眼睛,張嘴驚呼着。

“愛麗絲,這些東西可以借給能美玩嗎……不回答就是默認了,到時候可不準因爲這個打能美!”

能美在只有自己的房間裏自言自語,說完,便將愛麗絲桌上的東西揣進了自己口袋。

她離開房間,小心翼翼地將房門還原成之前虛掩着的樣子。趁愛麗絲未歸之際,她一手抱起凱撒,匆忙地捂着口袋離開了教堂地下室。

因害怕被愛麗絲髮現後進行毆打,能美向着教堂外跑去,卻在門口停住了腳步。

她想起洛麗婭叮囑過她,不準到處亂跑……要是敢不聽話就要把她吊起來打。

“能美!能美陷入了不得了的危機中!”

毆打還是吊打,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能美突然意識到自己被夾在了毆打與吊打之間的修羅場中!

就在能美進退不得之際,兩個人走過來對她說道:“小妹妹,我帶你去吃糖好嗎?”

“不去!”能美斬釘截鐵地回答道,她心想自己纔不是一顆糖就能騙走的笨蛋。

蹲在地上對受美說話的正是隸屬於黎明守衛的黃魂。

被拒絕的他瞟了一眼能美小心翼翼捧着的仙人球,在書上見過這種植物的他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說道:“那麼小妹妹,我帶你去看仙人掌吧?”

黃魂本以爲會再次遭到拒絕,卻沒想到能美眨着眼睛擺出一副興奮的表情,她說:“那……那看完仙人掌你要帶我去找洛麗婭主人。”

能美心想着被人帶去看仙人掌後再被送到主人那裏,總不算做亂跑了吧……於是她便沾沾自喜起來,不住的誇獎着自己的機智。

十幾分鍾後,一間小黑屋中。

“騙子!壞蛋!說好的仙人掌呢!”

哭泣着想要逃跑的能美被抓住頸上的鎖鏈拽了回來。

“哈哈哈!你哪裏也別想去,乖乖認命吧!”用力拽住鏈子的黃魂大笑着。

“……”布萊德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黃魂先生,她只是個小女孩兒……請你不要傷害她。”

“愚蠢!”將能美拴住的黃魂叫道:“拷問那隻吸血鬼的時候,你難道不在場嗎?她是吸血鬼的女王,我們必須殺了她!”

布萊德無奈地嘆了口氣,黎明守衛的使命感讓他無法反對黃魂,他想了想又勸說道:“她已經被我們控制了……至少……在圍城結束後,我們先取得總部的意見吧。”

黃魂轉身朝着布萊德走去,他冷哼一聲,算是聽取了他的意見,卻看到對方不可置信地長大嘴巴。

待他再回頭時,只見一個高大的黑袍男人就這麼站在了他的身後、能美身邊。

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擡手抓向他的咽喉,堪堪閃過的他摸出匕首猛地朝前刺去——卻是向着能美。

對方沒有預料到他的行動,情急之下用自己的手臂擋住了匕首。

毫不在意被匕首穿透的手臂,黑袍男人輕輕揮手便將貼近他和能美的黃魂擊倒。

就在布萊德拔出長劍想要上前參與圍攻時,對方便在他眼前化作一團黑霧,帶着能美消失了。

“快追!”從地上躍起的黃魂大喊着,在跑出房門前將狙擊弩扔給了布萊德。

……

某漆黑小巷。

“女王陛下……見到您非常榮幸,在此祝賀您終於離開了那座監牢和囚禁你的人類。”

黑袍男人將能美輕輕放到地上,彎腰鞠躬道。

“你是誰?”

明明是出來看仙人掌的能美,在莫名其妙被兩個人綁架並被威脅撕票後,又更加莫名其妙地被一個怪人給救了出來。

黑袍男人微笑着,用和煦的聲音說道:“我是統領所有吸血鬼的公爵,也是您未來的丈夫。” 能美至今從未考慮過類似結婚這樣深奧的問題,更別提對象是一個傳說中活過兩個紀元的老怪物。

看着自稱吸血鬼公爵的傢伙那滿臉的皺紋與老人斑,能美本能地拼命搖起腦袋。

“請您在此稍等片刻,我去收拾掉那些討厭的人類。”

雖然語氣禮貌,但吸血鬼公爵根本不在乎能美的意見——所謂的女王,本就只是有着特殊能力的吸血鬼。而統帥一方吸血鬼的,從來都是公爵。

而甚至沒有看着他眼睛的能美,在他話音剛落時便搖搖晃晃地軟倒在地……睡着了。

正要轉身去對付追擊者的吸血鬼公爵忽然一陣眩暈,他這才注意到自己之前被刺中的手臂依然在往外流着血。

他皺起眉頭,作爲天際最強大的吸血鬼,他有着超人想象的自愈能力,足以不在乎被匕首刺中程度的傷口,是以在受傷後並未留意。

看來是黎明守衛搞的鬼,匕首上應該塗有他們特製的、能夠破壞吸血鬼自愈能力的毒藥……這樣想着的他注意到了能美上衣口袋中幾個顏色各異的小瓶子。

挑出裝有血紅色液體的瓶子,他拔出瓶塞用鼻子嗅了嗅氣味,確定是治療藥劑後便喝了個乾淨。

受傷的手臂幾乎立刻就止住了流血,他暗自詫異着能美攜帶藥劑的奇效。

……

黃魂揮劍斬向突然出現在身前、那隻擄走他俘虜的強大吸血鬼,眼睛告訴他擊中了目標,但手上卻沒有傳來砍中任何實物的感覺。

對方就這麼在他眼前碎裂了,出於直覺,他矮身閃避,勉強躲開了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後的對方。

沒有了能美作爲累贅,黃魂甚至連對方的長袍都碰不到,他吃力地躲閃招架着,沒過多久,身上就添了幾處傷口。

從少年時殺死第一隻吸血鬼起,在黎明守衛服役十餘年、斬殺無數吸血鬼的他從未遇到過如此強大的敵人,他想問問對方是否就是傳說中的吸血鬼公爵,卻沒有絲毫將想法付諸行動的空餘。

獵人被獵物反噬的一天終於到來了麼……短短時間裏,已經決意犧牲自己作爲誘餌的他,只希望着搭檔能夠成功完成任務。

繞了另一條路的布萊德在緊靠着的屋頂上跳躍着,有着獨特追蹤手段的他沒費多少功夫便發現了斜靠在牆邊的能美。

在能美被擄走的那刻,布萊德和他的搭檔便意識到了對方的強大。

黃魂計劃由他自己纏住敵人,布萊德則負責找到並殺死能美。

沒有手下留情的餘裕了……看着下方不遠處能美那瘦弱的背影,布萊德想到:突襲他們的那隻強大吸血鬼不可能料到他們會在今天拐走能美,出手搶奪想必也是出於臨時起意,而一旦錯過這次機會,等他與城中其餘吸血鬼會和後,他們便再無機會組織吸血鬼的計劃了。

想到這裏,布萊德撥開腰間精緻細窄的箭囊,小心翼翼地取出一隻黑色的弩矢,他將這隻足以讓巨人一命嗚呼的弩矢搭上狙擊弩,瞄準了能美。

……

“爲了人類!”

要害被穿透的黃魂用早已破破爛爛的身體吼出了最後的兩個詞彙。

精於近戰的他拖延了足夠的時間,想必布萊德已經得手了。於是,他帶着笑意倒下了。

正用手絹擦着一柄短杖的吸血鬼公爵看到黃魂怪異的表情,才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失誤。

縮在自己城堡裏數百年的他早忘了黎明守衛一直都採用着劍士配弓箭手的二人組合……他從一開始就忽略了另一個看起來反應遲鈍、沒什麼力量、又沒帶着弓箭的人類。

收起手杖,他化作一團黑霧飛快地原路返回。

在通過他扔下能美的小巷入口時,一隻黑矢便突然朝他射來。

他完全沒有躲閃,弩矢便這樣穿透了化作一團煙霧,似乎沒有實體的他。

能美安然無恙。

雖然明知她是吸血鬼,但布萊德始終無法向看起來還是個孩子的她下手。

而偷襲公爵失敗的他,便這樣被竄到身邊的黑霧中伸出的手臂抓住,甩下了屋頂。

未待從撞擊中恢復,布萊德便被吸血鬼公爵的短杖穿透了。

“人類啊,爲了感謝你的善良……”已經明白事情經過的公爵俯視着被短杖釘在地上的布萊德,說:“就賜予你在痛苦中掙扎着死去的權利好了。”

吸血鬼公爵陰鶩地笑起來。

“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們將女王帶出那座教堂呢。”

“本打算趁人類因戰爭最爲混亂時偷偷下手……沒想到你們這兩個不知死活的蠢蛋卻幫了大忙。”

就在他自言自語時,幾條破土而出的觸手突然朝他鞭去,而在他躲閃的剎那,能美和重傷的布萊德都被捲走了。

蘿莉、狐狸、騎士和讓他不敢對教堂下手的存在出現在了小巷的另一頭。

“真是陰魂不散。”擺脫了觸手纏繞攻擊的吸血鬼公爵悠悠說道:“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騎士沒有理他,她正忙着檢查布萊德的傷勢。

蘿莉沒有理他,而是用力拍打着能美,喊着:“笨蛋醒來!”

讓他不能妄動的存在沒有理他,她悄悄用觸手銷燬了能美口袋裏的東西。

狐狸晃了晃腦袋,回答他:“喵~”1

可惜他聽不懂。

……

洛麗婭將醒過來便哭喊着抱上來的能美拍開,轉向了對面的吸血鬼公爵,問道:“你就是吸血鬼的老大?我能問你幾個問題麼?”

在雪漫潛伏已久的公爵顯然對洛麗婭等人有着一定的瞭解,收起猙獰的表情,他溫和的對洛麗婭說:“正是,異邦人小姐,請問吧。”

然而他的餘光卻始終緊盯着愛麗絲。

“只有吸血鬼的女王才能將人類轉化爲吸血鬼麼?”

洛麗婭提出了她的問題。

公爵回答:“不完全是,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方法,但除了儀式外,只有女王能隨意轉化人類……並且,據記載來看,女王轉換的吸血鬼無一例外,都是純血的。”

洛麗婭點點頭接着問道:“那麼你又是如何確定能美是女王的?”

公爵答:“我活了足夠長的時間,知道所有的吸血鬼……除了她,從出生起便被父母遺忘在了森林中……我也是不久前才找到她的……而她,正如預言所描述,是我在見到前從不知道,有着小女孩外貌的吸血鬼。”

或許用拋棄更恰當一些?洛麗婭沒想到能美還有着一段這樣的故事。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洛麗婭問道:“被吸血鬼咬到或抓傷的人類會變成吸血鬼麼?”

六宮無妃 “傳說中有,但我活了那麼久卻從未見過”公爵回答道:“這恐怕是騙人的……那麼,能請你也回答我幾個問題麼?”

洛麗婭點點頭。

氣氛看起來一點都不緊張……雙方就好像並沒有意識到互爲敵人似的、你來我往地交談着。

注1:作者譯:“笨蛋的氣味不管隔多遠都聞得到喵~”

……

本週分類強推,求收藏求推薦。 “就我一直以來的觀察,你……或者說你的組織對我們並無太大的敵意。”

看到愛麗絲一直偏着頭看向其它地方,公爵將注意力轉到洛麗婭身上,他問道:“那麼又爲什麼要扣留吸血鬼的女王,數次阻撓我呢?”

聽到吸血鬼公爵的提問,洛麗婭撇撇嘴,向着能美喊道:“能美,蹲下。”

吸血鬼少女應聲蹲在了地上。

“能美,握手。”

吸血鬼少女朝洛麗婭伸出了手。

“能美,拍打。”

吸血鬼少女馬上開心地蹭向洛麗婭,滿眼抑制不住的渴望。

“喏,你看,纔不是我要扣留她。”洛麗婭朝吸血鬼公爵說道:“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養成這個樣子,但現在也總不好讓她被奇怪的人抱走了。”

即便被稱爲女王的吸血鬼沒有任何權力,但也不是能讓人類隨意侮辱的,公爵抑制住奔上前去殺掉洛麗婭的衝動,咬牙道:“你要是喜歡,我可以用更多更漂亮更可愛的小吸血鬼來和你換走她!”

聽到他的話,能美立即抱住洛麗婭的雙腿嗚咽着說:“洛麗婭主人,請不要拋棄能美……能美保證以後會很乖很聽話的!”

拍開能美,明顯有些心動的洛麗婭擡頭看天,說:“就算有更多更漂亮更可愛的寵物,你也不會用已經養熟的那一隻去換的……吧?”

看來有戲,吸血鬼公爵上前一步,大聲說:“我的容忍也不是無限度的,現在,做出抉擇吧!”

愛麗絲對他來說是個**煩,不到最後的時刻,他不願訴諸武力。

“大小姐,他已經不行了。”一直在查看布萊德傷勢的克萊門特突然開口說道。

“嘛~”對於公爵的逼迫,洛麗婭並不在意,她朝克萊門特擺擺手,又朝吸血鬼公爵微笑着說:“在此之前,先讓我回答完你的問題。”

“我之所以對你們沒有太大敵意的原因……”

“我之所以要阻撓你的原因……”

“我之所以一直放走你的手下,想要引出你的原因……”

“以及對你禮貌的回敬,決定贈送給你的情報……”

“感謝你,公爵先生,保守了太久的祕密,終於讓我找到了訴說的對象。”洛麗婭始終微笑着,她將手伸向眼睛,從中取下了兩片薄薄的物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