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待人都走後,董秘書對著沈嘉曜豎起大拇指:「boss,厲害。」

沈嘉曜瞥他一眼,冷哼:叫自己的妻子承受埋怨,不是好丈夫該做的事情。

他今天就把話放在這,陸細辛是她的妻子,誰要是想找她的麻煩要先問問他答不答應。

無論是誰,想要欺負陸細辛,都不行,包括他自己! 擊殺了蝗蟲古朗基巴度之後,一條立刻跑到車前。

看着死在自己眼前的流浪漢,一條原本得到了空我力量后的心情也變得沉重了一些,自己就算得到了力量,但是他總有來不及的時候,不可能救下所有的生命。

一條搖了搖頭,隨即回到車內的駕駛位,使用警用無線電將未確認生命體6號出沒殺人,以及6號被白色的4號幹掉的事情上報給了上層。

「是的……白色的4號……是的,和2號的形態有些不一樣……」

正當一條桑使用無線電彙報著信息時……

咚……

一道什麼東西輕輕的撞到了車蓋時的響聲突然從前方傳來,然後一條桑感覺自己的車子輕輕的晃了晃。

一條桑抬頭,隨即他瞪大了眼睛,對講機在耳邊傳來了詢問聲,但是一條根本顧不得回答。因為出現在他眼前的事情實在太過驚悚,就算是未確認生命體屠殺民眾也沒有這來的恐怖。

那個穿着破爛、被巴度摔死在自己車蓋上的流浪漢,竟然詭異的復活了!

流浪漢獃獃的從車蓋上爬下來,原本被摔的扭成了詭異角度的四肢已經恢復,他的雙眼在黑色與灰白色之間來回閃爍。

「Orphnoch……ZoNBoBiGiJaBaNiGoGiZa(真是討厭的氣味)。」

玫瑰花瓣形成的旋風隨着突然傳來的語言驟然升起。紅色的艷麗身影出現在了車外,芭璐芭看了一眼車內的一條,隨即對着復活的流浪漢露出的十分厭惡的表情。

「是你!」一條當即認出了芭璐芭,他衝出警車戒備的看着對方。

「臨多……改變了呢。你最好讓開,臨多的戰士。」芭璐芭用臨多語言對着一條說道。

隨即芭璐芭的手臂由原本人類的樣子變成了擁有植物特徵的綠色藤蔓,藤蔓的表面佈滿了薔薇科植物特有的尖刺。

芭璐芭對着復活的流浪漢伸出手臂。下一秒,兩條粗壯的藤蔓突然從堅硬的水泥地下破土而出,纏繞在了流浪漢的雙手上。

「啊啊啊!!!救我!警官先生,救救我!」流浪漢貌似並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只是一個勁的向一條桑求救,就連束縛住自己的藤蔓上面那足以隔斷金屬的尖刺無法傷到自己都沒有發現。

「給我住手!B1號!」一條桑大喊一聲,變身為空我試作型光輝形態。他隨地抓住一根樹枝,額頭的指示燈變為紫色。在微觀粒子操控的能力下,樹枝最終變化為一把白色的鋒利長劍。

一條桑以流利的劍法兩劍斬斷了束縛住流浪漢的藤蔓,他擺出了劍道架勢擋在了流浪漢身前,與芭璐芭對峙。

流浪漢則是在慌忙之中以遠超人類極限的速度逃離此處。

「你們為什麼要殺人!」一條桑沒有去管逃跑的流浪漢,而是繼續對着芭璐芭提問,雖然他已經從龍天宇那裏聽過了,不過他還想要在確認一遍。

「那是……遊戲。一個對我們古朗基來說十分神聖的儀式『基基魯』。」芭璐芭退出戰鬥狀態,一臉淡然的看向一條變身的白色空我。

「果然如此嗎……那麼作為裁判的你為什麼要出手獵殺人類!?回答我,B1號!」

芭璐芭看了一眼之前流浪漢逃走的方向,嘴角露出一絲謎之微笑,「沒錯,身為基基魯裁判的我是不能獵殺臨多的。但是……如果那不是臨多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說完,芭璐芭沒有在意變身的一條熏轉身就要離開,絲毫沒有擔心一條會攻擊她一樣。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基基魯雖然是殺人遊戲,但是那也在某種程度上限制了其他古朗基作亂。如果作為裁判的芭璐芭被殺導致沒有能夠主持遊戲的裁判了的話,那麼所有的古朗基大概都會暴走吧。

正是了解了這一點,一條桑明白自己不能對付對方,甚至如果有必要的話自己還得去保護她……當然這是在對方不會獵殺人類的情況下。

「不是人類?這到底是這麼回事!?」一條追問道。

「你馬上就會知道的,那時候可別後悔阻止了我。奧菲以諾對於臨多的威脅……也許還要在我們古朗基之上。

還有……我的名字叫拉芭璐芭蝶(Ra-Baruba-De),才不是什麼B1號,臨多的戰士啊。」

芭璐芭沒有停下腳步,不過還是回答了一條的問題。

「一條熏!」不知為何,一條桑下意識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芭璐芭微微一頓,她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隨即化為無數的玫瑰花瓣,消失在了一條的眼前。

……

2000年2月27日,東京警視廳內

一條桑坐在昏暗的會議室中一個人觀看着未確認生命體0號的視頻。

這時杉田守道走進房間開口說道:「又在看0號的錄像嗎?」

「我在想回歸原點的話也許能發現更多東西。」

「話說回來,那些未確認生命體出現到現在已經過了快三周了,總共出現的七隻未確認,由我們警方幹掉的卻只有一隻。剩下的不是被4號就是被Kuuga和白色的4號幹掉了,然後還有AgitΩ。不過一直依賴他們的話會很不妙吧。」

杉田守道將幾份報紙放在一條面前,如是說道。對於空我和亞極陀,杉田守道在內心是十分信任他們的,畢竟空我救過他的命。不過作為警方的一員,他也同樣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手來保護民眾。

一條沒有接話,他看了一眼身前的報紙,上面記載了這三周出現的未確認生命體。分別是豬籠草、鯨魚、野兔、老鼠、壁虎以及海兔型古朗基,另外還有一隻則是沒有被發現身影,對方貌似在空我等人趕到前就完成了遊戲。

一條大致的掃了掃報紙,隨即他稍稍皺起了眉頭。

【2月25日

至今日為止,在夜間失蹤的人口已經高達44人,並且警方發現了失蹤人口所遺落的隨行物件都被大量沙塵所掩埋。

這也許是新的未確認生命體的所作所為,請各位民眾最近在夜間盡量不要外出。】

「是這個案件啊……說實話我感覺這一次的事件和未確認生命體有點不同呢。」杉田搖了搖頭,雖然說不上個所以然來,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應該和古朗基沒關係。

「我也這麼認為。」一條桑點頭道。

這個事件的對象、地點、時間一點規律也沒有,這顯然不是古朗基的基基魯遊戲。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又是鍋?你怎麼每次來都點鍋?我們不是鍋料理專門店噢!」

「不一樣,這次是火鍋。」

「水上君。」中居正廣無奈地笑起來:「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我們這個環節,叫做bistro噢,就是法式小餐館,沒有固定菜單,根據當天食材由客人點單然後製作的那種bistro噢。」

「意思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八十三章我們是來團建的 夏念念大囧,現在這些人都對自己唯恐避之不及,又怎麼會有人主動站出來承認?

「我……」

看着夏念念憋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將夏念念圍住的那些小夥伴又開始鬧騰起來。

「趙老師,這個夏念念本來就是個有前科的人,上次我們全班都看見她下手多重了……」

「就是!仗着家裏有人給她撐腰,夏念念真是越來越肆意妄為了……」

「不行,這次一定要好好懲罰她!」

小朋友們的情緒也被帶動起來,趙老師聽着這些聲音明顯也有些動搖了。

就在趙老師要開口說句什麼的時候,夏天明突然站了出來。

「趙老師,說過來說過去,不就是憑藉他的一面之詞嗎又沒有什麼實質證據,要是真的因為他這麼一句話就認定是夏念念的錯,這也太荒謬了!」

夏天明的仗義執言讓夏念念又驚又喜,看着夏天明的眼中也多了幾分驚喜……沒想到他竟然還會幫自己說話!

看來……之前那頓打沒白挨,啊不對,不枉她對他那麼好!

「趙老師,咱們班誰不知道夏念念和夏天明他們是兄妹?說不定他是幫着他妹妹一起撒謊騙大家呢!」

聽到有人出言反對,夏天明更火了,他直接走到那人跟前,一板一眼道:「你憑什麼說我撒謊?說不定是你在亂說話帶節奏呢,我還想說你故意誣賴我妹妹!」

在這個時候,夏天明無疑是維護夏念念的。

「哼,反正我就是看見了,眼見為實!」那小孩子傲慢的雙手負胸,「我親眼看見就是夏念念故意推的人!」

「你胡說!」

「我才沒有!」

這兩人你一言我一嘴,誰也不讓誰,眼見着就要吵得不可開交,趙老師趕緊將兩人分開。

「行了,都別吵了!」

聽到趙老師都有些發火了,其他小朋友也不敢亂說話,眼神都看向了趙老師等待她發落。

「現在誰也沒辦法證明,夏念念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但既然大家都看到是夏念念推的人……夏念念,你還是要接受懲罰。」

「跟這位同學道歉,然後去罰站!」

聽到趙老師這麼宣佈,圍觀的幾個人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壞笑。

教室牆外。

夏念念偷瞄了一眼站在旁邊老老實實跟着自己一起罰站的夏天明,心情有些複雜。

「四哥,是我連累你了。」夏念念說的小心翼翼。

夏天明瞄了她一眼,用手扶了扶腦門上頂着的書,聲音依舊冷淡的很。

「你跟我道歉做什麼?你又沒做錯!」

「嗯……如果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跟我一起受罰了。」

夏念念越說越是慚愧,今天那個時候夏天明能親口幫她說話,她都已經很意外了,現在還陪她一起受罰……

不得不說,她心裏對夏天明的改觀還是很大的。

「哼。」夏天明抿了抿嘴角,依舊一副冷淡的模樣沒多說。

「總之,四哥,我還是很想謝謝你,謝謝你願意相信我……」

夏念念感動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夏天明就冷言冷語打斷。

「你少往你自己臉上貼金!我站在你這邊,那是因為我答應了爹地和媽咪,我說過我要好好保護你,就一定要說到做到!不然你以為我願意搭理你!」

夏天明說着,氣鼓鼓的又往旁邊挪了挪,故意和夏念念拉開一大截的距離。

夏念念撇了撇嘴倒是沒有生氣,只當夏天明是嘴硬,自己心情還是很愉快。

看着夏念念一個人在那偷樂,夏天明心裏不是味兒,他可不是非要幫夏念念說話的,如果不是為了兌現爹地媽咪的承諾,他才不會呢!

「念念!」

聽到李可兒熟悉的聲音,夏念念回頭一看,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可兒,你怎麼來了?」

「念念,你還要轉到什麼時候啊?」

夏念念搖了搖頭有些無奈,老師只說讓他們倆在這罰站,但也沒說什麼時候結束。

「你渴嗎?這裏有牛奶還有零食,要不你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說着,李可兒掏出自己的小腰包來,裏面就像是哆啦a夢的口袋一樣,這種零食應有盡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