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快兩人碰撞到了一件,秦昊這一劍居然如同切割豆腐一般便斬碎了嚴諾的攻勢,然後非常平凡而普通的穿透了嚴諾的身體,嚴諾宛如斷線的風箏飛出了數千米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都沒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如此普通的一劍,如此能夠斬殺嚴諾。

「嘶!」

玄王倒吸了一口冷氣,面色恐懼的看著秦昊,第一次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終於感受到了威脅的來源來自於哪裡,便是這一劍,玄王能夠感受得到這一劍他同樣不能夠擋住。

「噗!」

秦昊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面色蒼白,看向了眾妖魔,看向了玄王,殺意盎然,但是並沒有動手,而是靜靜的懸浮在天地之上! 「怎麼可能!」

終於有人反應了過來,發出了聲音,沒有人願意相信秦昊如此普通,平凡的一劍居然斬殺了嚴諾,但是此刻嚴諾卻是被斬殺了,氣息全無,沒有任何一點兒氣息。

「殺!」

很多魔族之人完全不願意相信秦昊能夠斬殺嚴諾,一瞬間無數魔族戰士殺向了秦昊,但是還沒有靠近秦昊,便被無盡的劍氣,被劍域包圍了下來,片刻之間是有衝殺向秦昊的魔族戰士徹底的被斬殺,被泯滅,一個不留。

「劍王,劍王……..!」

人類這邊終於有人反應了過來,所有武王強者來到了秦昊的身邊,為秦昊護法在周圍,生怕其他妖魔還敢繼續上來針對秦昊,畢竟秦昊為了斬殺嚴諾可是受了不輕的傷勢,其他人類在大聲的呼嘯,大聲的叫喊,發泄心中的暢快,發泄心中的怒火。

「玄王怎麼辦?」

妖獸這一邊看見了秦昊最後那平凡無奇的一劍,居然如此的強大,嚴諾那致命的一劍居然如同豆腐一般便被切割了,讓的他們眾人完全不敢相信,讓的所有妖魔全部恐懼了下來,膽寒了,他們沒有想到一座小城裡面居然有如此妖孽而強大的人類存在,讓的他們不得不思考怎麼辦。

「你說怎麼辦?嚴諾的實力和老子差不多,既然嚴諾那致命的一劍都被那個人類小子如此輕鬆的破掉了,那還不是證明老子已不是他的對手,此刻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夠包圍所有人類,用數量獲勝,否則老子的任務完不成,你們所有妖魔都要死!」

玄王聽見了他下屬的話,臉色難看到了極致,頓時冰冷的怒吼道,他能夠怎麼辦?他還不是沒有任何的辦法,此刻唯有用數量取勝了,但是在這個境界上面了,數量已經不是關鍵了,只能夠徒增傷亡而已。

妖獸王聽見了玄王的話臉色不由的浮現了一抹苦笑,他能夠猜測得到是這個結果,但是他不得不詢問,秦昊最後這一劍徹底的震撼到了他,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他可是膽寒了,恐懼了。

「退!」

玄王冰冷的怒吼了一聲,然後帶著眾多妖魔開始的撤退了,完全不敢包圍秦昊,妖魔得到了這個命令,快速的後退,生怕秦昊同樣斬殺了他們,畢竟這一劍不僅僅是震撼了王級妖魔,他們這群修為更低的妖魔,更是恐懼和膽寒。

「直接決戰吧!」

秦昊看向了玄王冰冷的怒吼道,此刻他的戰意已經達到了巔峰,已經達到了極致,若是這個時候進行最終的決戰,秦昊有把握徹底的斬殺玄王,甚至將所有的妖獸擋住。

「哼,人類小子你不要覺得你能夠斬殺我,你要知曉整個蒼冥之地此刻都是我們妖獸的統治了,此刻都是我們的妖獸,我若是被你斬殺了,我敢保證絕對會有更強大的妖獸王前來這裡,到時候迎接你們的便只有毀滅,便只有滅城,你們人類已只能夠被徹底的斬殺!」

玄王聽見了秦昊威脅的話頓時冷哼了一聲不屑的喝道,就算他真的被斬殺了,那一定會派出更強大的妖獸王前來這裡鎮壓,絕對不會讓劍城的人全部逃掉,畢竟這樣的話,他們妖魔之間的計劃便徹底的落空了。

「嗯!」

秦昊聽見了玄王的話臉色瞬間冰寒了下來,一股凌厲到極致的煞氣逼近了玄王,瀰漫的劍氣更是形成了一把數百丈的妖劍,然後毫不猶豫的斬殺向了玄王,他可不怕。

「哼!」

玄王看見了秦昊居然準備試探他一番,一聲冰冷的怒吼,一拳轟出,徹底的破掉了秦昊這試探的一劍,然後同樣冷厲的看著秦昊,若是秦昊準備一戰,玄王就算戰死已絕對會讓秦昊不好受。

「你覺得現在應該如何?」

秦昊看著玄王冰冷的詢問說道,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徹底的釋放了出來,那玄王必定會有所忌憚,此刻秦昊已經有了和玄王真正談判的資格了,若是不服氣大不了一戰便是了,你們數量多又如何,我劍域一開,無數的妖獸被斬殺,劍域可不會消耗很多玄氣,劍域最主要的還是天地之力。

「休戰如何?」

玄王聽見了秦昊的話,眉頭皺了起來,面色極其的難看,但是不得不承認秦昊確實有了和他談判的資格,甚至有了斬殺他的實力,現在能夠做的便是休戰,將劍城裡面所有人全部拖住,只要劍城所有人不能夠離開,玄王的任務便算完成了。

「可以,但是那一戰我們獲勝了,這一次必須要讓我們一千人離開這裡!」

秦昊聽見了玄王的話,這個正合他的心意,秦昊雖然不知曉為什麼妖魔會拖延時間,但是他們這邊同樣在拖延時間,只要有人類強者到達了這裡,他們便徹底的活下去了,而且休戰的話,他們人類這邊已不會在出現任何的傷亡。『

「好!」

玄王聽見了秦昊的聲音瞬間答應了下來,放走一千人又如何,反正還有更多的人類在這裡,這一次離開的劍飛龍已在裡面,秦昊交代了劍飛龍一些事情,讓的必須帶著強者到達這裡,否則等到妖獸裡面更強大的王級妖獸趕來,那他們所有人便會徹底的死亡,秦昊已沒有辦法逃掉,而秦昊此刻已經成為了整個劍城的凝聚力,所以秦昊此刻完全不可能離開劍城,若是秦昊離開了劍城,那整個劍城便是一盤散沙,而且劍城會被妖魔頃刻之間破城,所有人都會被斬殺。』

現在已沒有人願意秦昊這個超級強者離開,秦昊只要在這裡便有了對威脅談判的能力,便有了威脅到妖魔的實力,所以他們絕對不會讓秦昊離開劍城,否則所有人便只能夠在這裡等死,等待死亡的到來。『

「回城!」

秦昊大聲的說道,然後便帶著所有人類回到了劍城,而妖魔看見了這一幕雖然心中非常的憤怒,但是卻並沒有多說什麼,看著秦昊帶著眾人類回到了劍城裡面,眾妖魔已不在攻城,已不在圍城,畢竟秦昊的威脅就在哪裡! 喬在水嬌軀猛顫了一下,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後,便揮舞著小粉拳捶打羅陽。

雖是近在旁邊,喬悠思卻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妹,怎麼了?」喬悠思好奇道。

見妹妹俏臉更紅了,可知必是發生了事情。

被羅陽偷啄了一下紅唇這種事,喬在水哪裡好意思說出來?

她氣咻咻的樣子,鼓著腮幫子,嘟著紅唇,目光幽怨地輕剜羅陽。

「小喬姐,你幹什麼生氣呢?」羅陽還裝無辜的樣子。

見羅陽那副痞痞的神情,喬在水氣極反笑。

「牛仔,你好無賴!」喬在水牙痒痒的。

「大喬姐,你看小喬姐無緣無故地不高興。」羅陽笑道。

喬悠思實在沒看到羅陽輕啄喬在水的紅唇。

姐妹倆分別騎坐在羅陽的大腿上,當喬在水伸頭來看羅陽的右臉時,她的腦袋正好擋住了喬悠思的視線。

在羅陽輕啄喬在水的紅唇時,又沒有發出嘬的聲響。

後來見妹妹忽然揮著小粉拳打羅陽,喬悠思確實很好奇,還道妹妹是無理取鬧撒嬌一下。

羅陽算準喬在水不便說出口,果然如此。

除了笑,喬在水實在找不出什麼方法來懲罰羅陽了。

騎坐在他左大腿上,趴在他身上,就算想揮小粉拳打他,都使不上勁。

島戀 「牛仔,你是不是又欺負我妹?」喬悠思含笑道。

「大喬姐,你過來一點,我告訴你哈。」羅陽說道。

於是喬悠思便將原先已偏開的腦袋湊近羅陽。

哪知羅陽忽地在喬悠思的紅唇輕啄一下,嚇得她嬌軀猛地顫了顫,俏臉抹了血一樣,紅通通的。

喬在水見了,只顧格格地嬌笑。

「姐,你上當了。」喬在水伏在羅陽左肩膀上笑道。

「牛仔!」喬悠思氣咻咻地板起臉來。

可是喬在水不住地笑,破壞了喬悠思要營造出來的嚴肅氣氛。

「大喬姐,我不是故意的。」羅陽滿臉真誠道。

「哈哈……」喬在水笑到岔氣了。

喬悠思又恨又氣又惱,輕咬著薄潤的下唇,幽幽地橫了羅陽一眼。

見羅陽那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樣子,喬悠思也氣極反笑。

「牛仔,你呀……」

不待喬悠思說完,羅陽便將臉面湊了過去,伏在她的上圍處。

「大喬姐,我錯了。」羅陽道歉道。

「知錯能改……」

正在喬悠思要講大道理時,喬在水笑著用手去推她的身子。

「姐,你又上當了!他正在吃你的豆腐。」喬在水笑道。

蜜棗有戀:直播女神,乖穩我 原先心裡氣惱,後來聽羅陽那麼誠懇地道歉了,喬悠思心裡一樂,並沒有留意其他方面。

此時聽妹妹提醒,才注意羅陽的臉面居然蹭來蹭去的。

喬悠思用力推開羅陽的頭,嬌嗔道:「牛仔,還以為你是知錯能改的好孩子,原來……」

羅陽一臉無辜道:「大喬姐,我向你認錯了哈。」

二人對話,喬在水卻在一邊笑趴了。

「那我打電話告訴玉瑩和桂花,說你臉上有唇印。讓她們來教訓你。」喬悠思要掏出手機。

「大喬姐,不要。」羅陽笑道。

若唐桂花和安玉瑩要是知道了,羅陽可要費一番口舌去解釋。

「姐,快打電話。」喬在水慫恿道。

「等我拿到手機就打。」喬悠思在伸手去拿包包。

姐妹倆是要給羅陽出點兒難題。

「小喬姐,快勸大喬姐不要打電話。」羅陽輕搖喬在水的嬌軀。

「我們教訓不了你,自然有人能教訓你。嘻嘻,姐,快打。」喬在水笑道。

「小喬姐,你不幫我,我就吻你。」

說著,羅陽湊嘴過去。

喬在水閃躲著,但臉蛋和脖子還是讓羅陽吻到了。

「你別吻了。我不敢惹你了。」喬在水笑著求饒。

「小喬姐,你終於聽話了。」羅陽得意笑道。

此時喬悠思已伸手夠到包包了,拖過來,要找出手機打電話。

「大喬姐,不能打。」羅陽又搖著喬悠思的身子。

純禽冷梟請溫柔 「誰叫你欺負人,我要告訴玉瑩和桂花,讓她們來教訓你。」喬悠思含笑道。

「大喬姐,你要是打電話,我就吻你。」羅陽笑道。

說畢,便已在喬悠思的臉蛋輕啄了一下。

喬悠思騎坐在羅陽的右大腿上,掙不脫身,只能移著腦袋來躲羅陽的嘴。

可是羅陽還是能輕易啄中她的脖子和臉蛋,甚至還啄中了她的唇。

折騰了一會子,喬悠思終於熬不住了。

「我不打了,我不打了。」喬悠思敗下陣來。

「大喬姐,你也聽話了。」羅陽咧嘴笑道。

雙喬均氣咻咻地幽幽瞪著羅陽,卻拿他沒有辦法。

上車有好幾分鐘了,羅陽心裡一直在猶豫。

貴妃每天只想當咸魚 隱隱之中,他能看出她們對他那二百萬獎金有非常大的期待。

可是他卻滿足不了她們的願望。

是以,羅陽都不便開口跟雙喬談。

他跟她們鬧一會子,也是為了尋找機會開口。

恰好此時喬悠思嬌嗔道:「你叫我下來,說有事要談,什麼事?」

羅陽還沒說話,喬在水便搶先道:「我猜牛仔是要幫我們還債了。是不是?」

此話一出,喬悠思俏臉也洋溢著興奮的光澤。

羅陽更難為情了。

雙喬心裡早已充滿了期待,若聽羅陽說出相反的話語,自然會失望之極。

不說又不行。

羅陽笑而不語,故作深沉。

「你到底找我們要談什麼事情?」喬悠思催道。

姐妹倆都迫不急待想要親耳聽羅陽說用獎金幫她們還高利貸。

他還沒開口證實之前,她們所想的都屬於縹緲東西。

「你們今晚好漂亮。」羅陽忽然說道。

聞言,雙喬很受用,俏臉的慍色褪了大半,嘴角均噙著笑意。

「就為了跟我們講這句話?」喬悠思不滿足。

姐妹倆見羅陽要說不說的,都頗為著急。

她們猜羅陽是要幫她們還債,可是他又還沒親口說出來。

「你們真的很漂亮。」羅陽又贊了一句。

同時,他順便掃視一眼,透視著雙喬的飽滿上圍。

「到底怎麼了?」喬悠思打探道。

姐妹倆交換了個眼色。

「牛仔,有什麼就直說,別吞吞吐吐的。」喬在水催道。

「大喬姐,小喬姐,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