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很抱歉,你又猜錯了。”

李更新冰冷的聲音響起,他走向角落,提起來一個在電磁爐上燒了很久的小鐵鍋,而裏面,是沸騰的熱油。

“我保證,我會履行承諾。”

“做出副在吃天下間最美味食品的模樣。”


“說到做到。”

一場有史以來最爲殘酷,最爲血腥,最爲變態的恐怖盛宴,終於迎來了最後一刻! 李更新慢慢把手裏的小鍋傾斜,在他目光冰冷的往出租車司機腦子裏倒入滾燙熱油的時候,眼前浮現出了一幅幅畫面。

有含辛茹苦把子女培養成才的激動父母,有因爲能夠回報父母而歡欣喜悅的懵懂少年,有拿着一百分試卷,雀躍着撲向父母的孩子,有許多,原本應該幸福美滿的家庭。

只是,這一切的美好,都被一雙殘酷無情的大手給撕破!拍滅!徹底毀掉!

一道道裂痕出現,直至破碎。

那些子女,那些父母,那些家庭,本不該陷入冰冷的黑暗之中,他們本該幸福,本該幸福啊!

“你殺那些孩子的時候,就該想到會有今天。”

李更新手裏的小鍋,再稍微歪一點點,熱油就會流入出租車司機那微微跳動的大腦當中,將其炸熟。

“記住,我是來自地獄的審判者。”

“今天就由我…”

“來降臨因果!”

出租車司機意識到死亡將近,猛然把眼睛睜大,用出了最後的力氣,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不要…”

刺啦啦。

熱油觸碰到鮮嫩的大腦後,立刻燒盡了它所有的水分,大腦迅速乾癟,顏色也由白青色變成了焦黃色,出租車司機仍沒有在第一時間死去,他痛苦的渾身發顫,桌椅被他弄的哐當作響,他的臉上,爬了兩道血淚,那悲慘的哀嚎,只要聽着,就令人感覺到毛骨悚然!

掙扎持續了有一分鐘左右,出租車司機慢慢平靜,直到再不動彈。

可是,他的雙眼卻沒有閉上,瞳孔中猩紅一片,分不清是因爲鮮血浸泡,還是因爲大腦造成的傷害,而刺激眼球所致。


總之,多少語言都無法形容他此刻的狀態,卻又有一個字,可以包羅萬象。

慘。

李更新面無表情,他低下頭,看到大腦已經被炸的冒出肉香,乾脆發黃後,取出一個勺子,挖了一下,塞入口中,慢慢咀嚼。


沒錯,他吃下去了…

那是一個人的大腦…

他吃的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吃的那麼大大方方,吃的彷彿是一道家常小菜…

瘋子…

這纔是真正的瘋子!

“我忍不住了,我要去廁所吐一下。”

“主播吃的那麼香,給我一種在吃零食的錯覺,太他媽重口了,主播心理應該也不正常吧…不知道出租車司機怎麼惹的他,實在是太慘了…”

“活該,這種混蛋,就該有這樣的報應,支持小丑!”

……

某個五星級賓館內。

身穿睡衣的賭癡看到電腦屏幕上,小丑這個瘋狂的舉動後,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從小丑開始直播,他就一直關注着,因爲他太熟悉這個人,知道這個人的可怕,運氣,心理,能力,無論哪方面,他都是絕對恐怖的存在!

小丑在直播中講的很清楚,他是來自地獄的審判者,專門給那些有惡緣在身上的人施降惡果。

出租車司機因爲欺負外地人,油煎人腦,而遭到了如此殘忍的審判,那麼自己呢?

毒蜘蛛對自己不薄,恩將仇報的他,難免有些心虛。

更何況,毒蜘蛛最後,還是死在了自己手裏。

小丑會不會找到自己,像對待出租車司機一樣,對待自己呢?

賭癡額頭上不停冒汗,他明白,只要小丑想,對付自己,並不是一件難事,現在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警方那邊,希望他們可以擒獲小丑。

賭癡吞了口唾沫,他拿起桌上的水,灌了一大口後,拿起電話,打給了孟達局長。

“你答應過我的,要保護好我。”

賭癡也不知道爲什麼,明明小丑根本沒在現場,明明小丑在最後,是給了自己一個橄欖枝,可現在,他卻那麼害怕小丑,彷彿對方明白自己爲利益背叛毒蜘蛛的一切事件,彷彿對方下個目標,就是自己。

孟達局長哼了聲。

“膽小如鼠的混賬,我們已經找到破舊木屋,到達了門外,一分鐘後,整個縣城警方會破門而入,你覺得,他有可能逃跑嗎?”

如果早哪怕一分鐘,孟達局長還沒有現在的自信,可現在,他能夠肯定,對方已經是籠中之鳥,插翅難逃。

他們已經到達工廠,並且把這一帶圍的水泄不通,正在縮小包圍圈,對破舊木屋內的李更新進行最後抓捕。

而此刻,那個怪異打扮的人,還沒有逃跑的打算,還在一本正經的吃着出租車司機的大腦。

他怎麼可能還有機會?

孟達局長抽了口雪茄,先前那種對方是李更新的疑惑徹底散去,或許他想多了,對方只是一個發瘋的復仇者,亦或是毫無智謀的莽夫。

在IP被發現後,對方可能心存僥倖,可能不知所措,他沒有在最佳時機逃走,已是他愚笨的最佳證明。

“放心吧,以後這個縣城,還要你與我聯手,我不會虧待你,讓你有任何危險的。”

孟達局長露出詭橘的笑容。

賭癡吞了口唾沫,他擡起衣袖,揩去額頭上的汗珠。


都市逍遙邪少 那…請你務必抓捕他成功。”

賭癡掛斷電話後,看向屏幕,不知怎的,明明孟達局長表示,已經以絕對優勢的警力包圍了那破舊木屋,他心裏還是惶恐不安。

賭癡點燃了一根香菸,以濃烈的尼古丁來麻痹自己神經。

他看向窗外,喃喃自語:“真的可以抓住嗎?”

……

縣城某個夜市攤,一張大院桌子上,擺滿了烤串,啤酒,還有各種涼菜,周圍坐滿了光着膀子的人。

其中一個拿着烤串,大聲喊道:“靠,真是慘,沒想到那個小丑這麼狠,兄弟們,他不會真要把咱們一個個抓住,都以這種方式殺死吧?”

另一個背上有刺青的男人喊道:“聽他放屁吹牛吧,他一個人,憑什麼找咱們這麼多人的麻煩?要是敢來,咱們弄死他。”

“可不是嗎?現在警方估計都已經把他給包圍了,咱們就等着看好戲吧。”

另一個低着頭的男人把酒杯放下,道:“不好說,如果他冒充客人上咱們的車,一個個抓去呢?”

這番話引起了其餘人的反思。

確實,明着好防,但暗中,小丑喬裝打扮上他們某一個人的車,打暈後帶走,他們根本無計可施。

“那怎麼辦?總不能不跑車吧?”

其中一個人講道。

另外一名出租車司機嘆了口氣:“不跑車也不現實,希望警察抓到這個瘋子吧。”

衆人全部低下頭,看向桌面擺的手機。

……

嘎及,嘎及。

李更新有滋有味的吃着出租車司機大腦,他的心裏百感交集,纔不到兩個月時間,他從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變成現在這樣的變態,天知道他經歷了什麼,他每嚥下去一口,心中那股恨意便多出來一絲。

他恨,他恨那股神祕勢力,他恨強子,他恨孟達局長。

他恨這個逼人成鬼的世界!

爲什麼偏偏是他?爲什麼?

他要用行動告訴這個世界,告訴那些人,有些舉動,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說過的,我會盡量裝作很好吃的模樣,我這個人,很遵守承諾。”

李更新面無表情的講道,幾乎是在瞬間,門外響起了嘈雜的腳步聲,跟着,是聲轟然巨響,破舊木屋的門被從外撞開,幾十號荷槍實彈的警察衝了進來,把黑洞洞槍口對向李更新,大喝:“不許動!”

李更新微微一笑:“你們終於來了。”

直播間的觀衆見狀,紛紛發表着自己的意見。

“小丑竟然不跑?而且你們沒感覺到很奇怪嗎?小丑的表情,看不出來一點點害怕。”

“沒錯,正常罪犯被抓到時,都會恐慌,但小丑的樣子,卻像是早就預料到一樣。”

李更新的臉上,沒有因爲警察到來而表現出一絲的變化,相反,倒是多出了一股興奮勁兒。

他要做出第二個選擇,與警方硬碰嗎?

顯然不是。

因爲他下一個舉動,竟然是放下勺子,兩手高舉,一步一步走向了警察。

“我罪惡滔天,所以,請你們把我抓起來。”

那些警察們面面相覷,都很是困惑,處於警惕,他們紛紛往後退了數步。

直播間的觀衆們全都驚呆了。

“讓抓都不敢抓?小丑要不要這麼帥?”

“真他媽的慫,我看不下去了,指望他們保護咱們呢?別做夢啦。”

“啊啊啊,警察怎麼會這樣無能呢?”

李更新笑了下,看向那些警察。

“別緊張,我只是不想再逃了而已。”

孟達局長走進來後,勃然大怒,道:“混賬,你們都在幹什麼?過去給我拷了!”

警察們迫於局長壓力,一擁而上,李更新沒有做任何反抗,任由他們抓了起來,但他的嘴角,卻在最後一刻,露出了絲詭異笑容。

他看向擺在桌上的筆記本電腦,語氣冰冷的說。

“這只是個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