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從山腳到山頂,一棟棟別墅依山而建,眺望遠處的安昌河。

金陵流傳着一句話“城有十套房,不如霧夢一草房”,能住在霧夢山的人,在金陵,絕對是非富即貴的大人物。

此時,山腰的一棟別墅中。

雲夢身穿白裙,呆呆地坐在花園中,面前的咖啡已經涼了,她的目光卻始終看着桌上的手機。

“夢兒,你怎麼還在發呆呢?不趕通告,不談合同的嗎?”

這時,一箇中年人走來問道。

洪主 他是雲夢的父親,雲天河。

昨晚的演唱會極爲成功,在雲天河看來,演唱會結束後,雲夢一定是無比忙碌的。

可一大早,自己女兒就坐在花園裏發呆,這節奏,簡直不對勁呢。

那麼多通告,那麼多合同,都不用談的嗎?

現在自己女兒這樣子,怎麼像是演唱會失敗了,被雪藏了?

雲夢玉指點在手機上:“不嘛,我在等電話。”

電話?

雲天河愣住了。

這時,手機屏幕亮起,鈴聲響起。

雲夢登時激動地笑了起來,接通了電話。

五秒過後。

雲夢掛掉了電話,臉上的笑容消失,神情無比黯然。

她頹然的放下了手機。

她,好氣哦。

人家等了那傢伙一早上,那傢伙,竟然不見我?

還講不講道理了? 白小鳳回到濱海。

便直接回了鬼宅,打電話讓華青月帶着皮皮和豆豆過來一趟。

至於見雲夢的事情,他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開玩笑!

見小姐姐,哪有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的誘惑大?

很快。

華青月和皮皮豆豆就趕了過來。

“你這麼着急把我們叫過來,幹嘛呢?”

末代公主榮壽 一進屋,華青月就問道。

“有大買賣。”

白小鳳笑了笑,然後打量了一下豆豆。

此時的豆豆已經沒有任何異常了,和以前那個呆萌的流氓豆沒什麼區別。

可經歷過那晚上的事情,白小鳳就沒敢再輕視豆豆了。

連鬼王都能一口生吞了的存在,以前豆豆殺十一任前主人的事,板上釘釘是事實了。

這個流氓,啊呸,這個女鬼,是真資格的戰鬥力爆表呢。

不過,對豆豆的事情,白小鳳倒是想過怎麼幫着解決。

但,豆豆的記憶應該不僅僅是受傷失憶那麼簡單,這種事也只能靠豆豆自己去想辦法。

感受到白小鳳的目光。

豆豆有些不好意思地問:“主人,你這麼看着豆豆乾嘛?”

白小鳳回過神,沒等說話呢。

盤踞在豆豆肩膀上的皮皮鱔就笑着說道:“幹嘛?當然是主人愛上大姐頭你啦。”

“……”白小鳳。

豆豆嬌軀一顫,羞澀的低下頭。

坐在沙發上的華青月眸光一閃,目光掃了一眼白小鳳和豆豆,神情變得古怪起來。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了。

“皮皮。”

白小鳳笑着喊道。

“幹啥呢?”皮皮鱔驕傲的仰起了龍頭。

砰!

一拳砸下去,皮皮鱔直接從豆豆的肩膀上摔了下去,落在地上,筆筆直直。

“下次,嘴上得把個門呢。”白小鳳淡然地說。

“……”皮皮。

好痛苦。

龍生真的好累喲。

說句實話,爲什麼還要捱揍?

他倔強的仰起了龍頭,不哭,一定要堅強。

砰!

白小鳳直接一腳踩了上去,皮皮鱔驕傲的龍頭登時徹底黏在了地上。

皮皮眼中紅光閃爍了一下,隨即變得暗淡。

唉……還是當鹹魚得勁兒。

白小鳳轉身坐回了沙發上,對華青月說:“有沒有興趣跟我去歐洲玩一下?”

“歐洲?”

華青月蹙了蹙眉,絕美的臉蛋上露出疑惑:“怎麼突然要去歐洲了?”

“搞事情啊!”白小鳳咧嘴一笑。

他也沒隱瞞,就把事情經過全都說了一遍。

聽完後,華青月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猶豫了三秒,他擡手摸了摸白小鳳的額頭,疑惑道:“奇怪,沒發燒啊。”

“發什麼燒,本大爺說的是實話。”白小鳳打開了華青月的手。

腹黑紈少請接招 或許是有些疼了,華青月抱着手背搓了搓,嗔怪了白小鳳一眼。

這一幕看得地上當鹹魚的皮皮一臉鄙夷:“gay裏gay氣的。”

“你真要去?”華青月猶豫了一下,再次問道。

“當然,三張殘片呢,這可是一筆大買賣。”白小鳳笑着點點頭,鬼盟爲了《黃泉寶藏圖》殘片到處燒殺搶掠,吭哧吭哧的忙活呢。

現在有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送到了他的面前,要是不去搶一把,那不就喪良心了麼?

“你知道神主教是什麼來路?”華青月臉色有些嚴肅,他和白小鳳比較起來,要謹慎許多,畢竟,他是真的沒有白小鳳那種秒天秒地的牛比。

從小到大,雖然自認天才,但在某些方面,華青月還是很有逼數的。

這多虧了華家教育的好。

緊跟着,華青月又補了一句:“我得提醒你,歐洲那邊和我們這邊不同,勢力錯綜複雜,完全能夠和我們華夏陰陽界抗衡的,那神主教我也不清楚,你這麼貿然過去,指不定撼動的就是一座大嶽呢。”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目光深邃起來。

全世界的陰陽界的情況,他聽無良師父簡單講過。

大致能分成幾大陣營,華夏的天師,東邊島國的陰陽師,東南亞的降頭師,歐洲的牧師還有就是非洲和美洲那邊了。

誘寵寶貝,乖乖乖 而歐洲和美洲的情況,其實差不多,都是牧師一流,玩的是喪屍狼人吸血鬼這些玩意兒。

當然,如果再細分下去,那分支就海了去了。

華青月說的沒錯,歐洲的陰陽界完全能夠和華夏陰陽界抗衡。

緊跟着,白小鳳笑着擺擺手:“所以,我纔想着帶你一起去啊。”

什麼?!

華青月一怔,顯然沒明白白小鳳這話什麼意思。

白小鳳眯着眼睛說道:“你可是醫道世家天才,帶着你過去,後勤有保障了,萬一打不過,有你這奶媽在,咱們不還能耍無賴戰術嗎?”

以白小鳳的實力,如果神主教的頂尖戰力真的如史密斯說的那樣的話,他完全不懼。

但,保不齊對方有後手,有底蘊。

要是有這種情況,白小鳳就決定帶着華青月個個擊破了。

反正單挑他誰都不怕,遇到了圍殺了,他想跑,對方肯定也攔不住。

有華青月在後邊頂着他,一個個把神主教的頂尖戰力全都幹掉,那就輕鬆多了。

反正,三張《黃泉寶藏圖》殘片。

他要定了!

華青月很快就反應過來,點點頭:“既然這樣,那我陪你走一趟吧。”

話音剛落。

豆豆忽然飄了過來,對白小鳳撒嬌道:“主人,豆豆和你一起去,好不好嘛?”

“你不能去。”白小鳳搖搖頭,然後又看向地上正緩緩仰起龍頭的皮皮鱔,“皮皮也不能去。”

吧唧!

皮皮剛剛仰起的龍頭頓時又砸在地上。

好氣哦。

連臺詞都不讓人講了呢。

“不嘛不嘛,豆豆真的想和主人一起並肩作戰的呀。”豆豆繼續說道。

白小鳳搖搖頭,他早就決定不讓豆豆和皮皮跟着了。

這件事,以皮皮和豆豆的情況,本身戰力就沒多大的幫助。

況且,豆豆現在的狀態還是個迷呢。

要是在歐洲突然爆發出吞鬼王的戰力,幫他的還好,要是突然槍口一轉叛變了,那就麻煩了。

與其這樣,還不如讓兩鬼在家待着呢。

然而。

豆豆沮喪的低下頭,雙手糾纏在一起,畫着圈圈:“好吧,主人說算行了吧?不去就不去,大不了主人離開後,豆豆讓皮皮帶着飛,到處去轉轉唄。”

嘶~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

娘希匹的!

這話,怎麼像是威脅?

他想到了去帝都參加“真龍天驕令”的事。

越想,越不淡定了。

臥槽!

本大爺真的被威脅了! 三天後。

史密斯的傷勢就好的差不多了,至少走路不跑偏了。

白小鳳和華青月帶着史密斯便坐上了飛往巴黎的飛機。

一上飛機,白小鳳就看到了好幾個外國人。

他的座位是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來後,便回頭我看了一眼坐在身後的華青月和史密斯。

他問:“華娘娘,你能罩得住不?”

對史密斯,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雖然那晚上鬥法的時候,被他倆板磚拍翻了,可終究是一個三品牧師,本身就接觸的不多,鬼知道史密斯有沒有啥後手。

且,飛機起飛後可就在萬米高空了。

萬一史密斯想不開,要玩個自爆,那就麻煩大了。

混陰陽這行的,想搞個什麼空難,簡直不要太容易。

華青月翻了個白眼,不屑地說道:“就他這樣的,再來十個,也不夠我打的。”

白小鳳自嘲的笑了笑,的確,華娘娘好歹是五品天師呢。

一旁的史密斯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說:“白先生,你不用這樣防着我的,我也想活着回到故土呢。”

白小鳳癟了癟嘴,也沒理會。

他當然知道史密斯的想法,不就是想着回到自己的地盤後,有幫手了麼?

不過,這點他倒是沒在意。

要是在意的話,也就不會坐上這趟飛機了。

呼!

陰風乍起。

四周的溫度有些涼。

白小鳳就看到豆豆緩緩地浮現在身邊的座位上,忽閃着大眼睛看着我,一臉萌萌噠的樣子。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好無奈哦。

本來是不想帶着豆豆和皮皮的,可架不住豆豆威脅呀。

要是等他離開後,豆豆和皮皮又自個跟了過來,到時候猝不及防下,反倒是添亂。

還不如讓這倆貨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隨時看着呢。

“主人,這飛機好麻煩的,還是咱們自己飛過去舒坦。”耳邊,響起皮皮的聲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