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底剩下的只有驚喜。

要是這像神坻一樣的臉譜人,真的有那個本事解決這個問題,他就算是付出什麼代價,也是心甘情願的。

張凡聽到徐江這樣說,就想起花月影恢復的一項能力,就是控水。

天地當鋪果然是會自己選中交易人,而這徐江能拿的出手的,也就只有他一身驚人的水性了。

張凡可是記得,當時這徐江第一個跳到水中,然後徒手抓魚,他在水下閉氣幾分鐘,顯示出驚人的水性,而且徐江和他聊天曾經說過。

徐家從小就長在水邊吃喝拉撒都在船上,以前別人都叫他小張順,說的就是他的水性異常好。

而且他還有一項特殊的本事。

就是閉氣,他可以在水下閉氣十幾分鍾,而且能在水裏泡上二三天,也不會因爲體力不支而落水,這河水對於他來說。

就像是他最親近的朋友。

正是因爲有傲人的水性,徐江纔會傾盡所有,承包了這徐家河,只是萬萬沒想到這徐家河產白條魚,而因爲這條河上百年沒有乾枯。

所以這種超大的大白條吃起魚苗來異常兇狠。

導致他最近幾年都是在虧本,投下去的魚苗等到打撈的時候,連個鬼影子都沒看到,他特意請人調查後才知道,罪魁禍首居然就是那些一個個體型驚人的大白條。

“水性,你把你的水性當掉,我保證徐家河以後再無那種體型巨大的白條魚……”

張凡看中了徐江的水性。

花月影有控水的能力,她能短短的時間內抓住二條大魚,那麼只要稍微花費一點時間,抓一些大白條魚應該也不難。

只要那種吃魚苗的白條魚數量變少了。

徐江放下去的魚苗自然就安全了。

“菩薩的意思是,你幫我把水裏的魚乾掉,而我以後就不會游泳了,在沒有水性了?”

“對!”

張凡嗯了一聲後,就什麼話都沒有再說了,只是看着面前跪下的徐江。


卻見他眼睛突然就紅了,然後不住的衝着張凡磕頭。

“好,我願意,就算是我會游泳水性好,那又怎麼樣?我一樣沒辦法解決這個難題,這條河在不回本,我就要瘋了,有沒有水性,也沒那麼重要了,我答應你……”

此時的徐江眼底有一絲的瘋狂,他似乎是在賭,在賭自己不是在做夢。


花月影很快就拿來的合同,並且擬定好合同讓徐江簽字,他在簽字之前狠狠的捏了自己的手背一把,疼的他齜牙咧嘴的。

那種疼痛提醒着徐江,這不是做夢,一切可能都是真實存在的。


而此時的徐江心底越發的惶恐,這一切實在是太神奇了,天地當鋪真的無所不能嗎?

當他簽下按下合同血手印後,就看到張凡手裏憑空多出一個印章,然後他的印章蓋下去後,本來平淡無奇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羊皮卷。

一下子像活了一樣,像變得有生命了,羊皮捲上面的字跡身上甚至在動。

徐江眼睛都看直了。

這實在是太神奇了,而瞬間他對於自己簽下的這份合同,給予了無限的希望,只是想不通自己怎麼會來到這裏?

太神奇了!

花月影手裏拿着一個水晶的瓶子,然後在這徐江的身上虛抓了一下,然後就看到有一束無彩光落進了那瓶子裏。

至於徐江,只覺得身上似乎少了一樣東西,

可此時他身上不痛不癢的,沒有一點的感覺,所以這會他一點都不後悔,敢想在問一下這個像菩薩一樣的人,就感覺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就暈了過去,下一步消失在天地當鋪之中。

“主人,東西我送到倉庫裏去後,馬上就抽空去抓魚,嘻嘻,沒想到這裏,還能給讓人練習一下控水的能力……”

花月影嘻嘻一笑,只覺得天地當鋪這個生意做得不虧。

倉庫裏多了一樣物品,而她反正就是來這邊度假玩耍的,抽空就去河邊空水抓魚,順便熟悉一下自己的控水能力。

對於她來說,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兩人正在天地當鋪說着話,突然花月影臉色變得古怪起來,因爲她又聽到了不一樣的聲音! “外面有動靜,怕是徐子君在喊我們……”

“嗯,咱們還是出去吧!時間太久了,他會起疑心的!”


張凡摘下臉上的那個臉譜,長吁一口氣,房車外面徐子君正在喊他們。

“張哥,張哥,來撿螃蟹了,你們躲到那裏去了?怎麼不說話……”

房車外面的徐子君先讓有點焦急了,本來自己在吹笛子,一曲終了後,覺得有些無聊,就在河邊轉了一下,很快發現這晚上河中不少的螃蟹都爬上岸邊覓食。

隨便拿着手機手電筒一照,就看到好幾只,喜的徐子君不停喊花月影拿水桶來裝。

只是這一次,怪了,居然一個人影子都沒看到,

這讓徐子君有點慌。

這邊雖然不至於說人跡罕至,但是這二個大活人剛纔還在這裏,一會的功夫居然不見了,他們跑到那裏去了?

就算是去那裏,好歹也會喊自己一聲呀,除非……

徐子君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咳咳,兩人進了房車裏面。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就看到本來緊閉的車門打開了,張凡打着哈欠走下來,而在他身後卻是滿臉不高興的花月影。

看到這一幕徐子君臉一紅,臉上堆着笑容。

“不好意思呀,不知道你們兩人在一起,你們隨意,繼續,我去抓螃蟹!”

徐子君轉身就想溜走,卻被花月影一把扯住了頭髮,雙手叉腰兇巴巴的吼他。

“徐妹妹你想什麼了?什麼繼續,什麼隨意?主人累了想眯一會,我在收拾房間,房車的密封性太好了,沒聽到你開始的鬼叫聲,水桶給你,抓螃蟹去……”

花月影一聽就知道這個徐子君想歪了,然後對着他就是一頓噴,把這美男子徐子君噴的一愣一愣的,在摸摸頭瞬間沒了脾氣。

估計是自己想錯了,要還不讓花月影哪有這麼大脾氣?

平時就算是對噴,也沒像今天這樣發火。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趕緊抓螃蟹去,運氣好晚上我們烤魚螃蟹和蝦吃……”

房車大,他們還帶來一套燒烤的工具和調料。

這會可以抓新鮮的螃蟹,以及魚蝦來烤着吃。

花月影一聽有好吃的,果然是沒了脾氣,笑嘻嘻的拿着桶,順便還在水中觀察,有什麼魚適合燒烤。

很快,把那些魚蝦螃蟹往徐子君網兜李趕,樂的徐子君不住的發出驚歎聲。

“哇,不得了,這晚上魚蝦果然多,螃蟹也是傻乎乎的,趕緊抓……”

看着一網兜下去,不是抓幾條鯽魚和河蝦就是抓半網兜的螃蟹,他們甚至還撿到不少河蚌,還有一些田螺,以及很多可以燒烤的鯽魚小白魚。

不到半個小時,他們的小水桶裏都裝不下了,徐子君忙興沖沖的處理那些魚蝦,然後拿出燒烤架生火,這些燒烤架是有電的,溫度還可以調。

徐子君把那些食物處理醃製好後,就開始製作美食,而一邊的張凡一直在吹着水風刷手機玩,在他的腳邊燒着一些艾草。

這些艾草是白天徐子君在河邊割下來曬乾的,晚上這東西就放在房車四周,可以不讓毒蛇蜈蚣等靠近,還可以讓蚊蟲遠遠的飛走。

要不然,晚上在這裏燒烤,雖然涼爽無比,但是蚊蟲叮咬起來,那是相當的可怕。

這會沒有蚊蟲,周圍是青草和燒烤的香味,躺在鋪好的席子上,仰望着星星點點的天空,張凡覺得特別的愜意,不遠處還有螢火蟲一閃一閃的,有時候會落到了草叢中。

這種情景,讓張凡一下覺得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小時候。

那個時候真美。

“螃蟹河蚌和魚都烤熟了,張哥,快來嚐嚐,快,好香呀……”

徐子君喊着張凡,那邊花月影已經拿出來一堆的飲料和冰鎮的啤酒,桌子上放滿了徐子君弄的燒烤,擺的滿滿的一桌子。

新鮮的食材,加上徐子君精湛的廚藝,配上紅酒和飲料,張凡開始享受着自己的夜宵。

有風吹開,燒的焦黃的魚蝦,還有飽滿的螃蟹,讓張凡吃的十分的滿足,人生呀,還是吃最痛快,最讓人心情愉悅。

有好吃的,張凡才會覺得這樣日子過得才美。

“以後呀,沒事我們開這房車可以到處轉轉,總比憋在小院子好……”

“張哥也覺得那小院子太憋了?我也在琢磨該在江城找一找,給你找一處風景優美的大宅院,最起碼比那宋萬華那房子還要漂亮的……”

徐子君對於上次去宋萬華那邊,也是念念不忘,別人不說,那房子位置好風景好,關鍵是夠大,真是一個好地方。

他覺得張哥也該弄一個特別美的地方,又不是沒錢?

“嗯,好房子不好找,留心一下吧,老街這邊其實也挺好的,我喜歡有煙火氣息的地方……”

老街這邊周圍的住家戶多,有時候路過的行人也多,匆匆忙忙的,張凡在窗戶邊也可以看盡人間百態。

像這樣又要繁華又要地方寬敞的房子,那可相當的不好找,搞不好在市區都是絕版,畢竟最近這些年很多地方都不批准別墅的建造。

所以當初像老街那樣的房子,雖然舊一點,但是張凡還是決定馬上買下來。

幾個人聊着房子,喝着紅酒吃着燒烤,一直在月上中天,銀輝灑滿了大地後,他們才覺得有點累了,張凡索性跳到了河水中。

用清涼的清澈的河水洗澡,在水中盡情嬉鬧後,這才上了車,甩開了頭髮去了房車二樓休息。

這一夜睡的極好。

花月影卻翻來覆去睡不着,她在牀上嘗試着控水,整個人附身在一條大魚身上,然後在整個河水中穿梭,看到那碩大的翹嘴白魚,就用水包裹起來。

然後往河邊送,徐江在河邊本來有一些漁網扔在那邊,花月影讓那些漁網都落下來,在水裏圍着一個方圓有幾百米的魚塘。

然後把這些魚都趕了進去!

幹完這些,天已經亮了,而徐江起牀後,還覺得昨晚上似乎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的事情他記得並不多,似乎有人答應他一件事情。

“徐老闆,快,快起來,出大事了……” 徐江被人慌慌張張的喊到河邊。

就看到以前他們扔在岸上的漁網都不見了,不,應該說是被扔進了河邊。

然後河裏居然有翻滾的大翹嘴白魚,喜的他根本沒多想就往水裏跳,按照他以前的水性,在水裏這麼狹窄的面積,他都可以抓住那大翹嘴白魚。

可是這一次,卻是失算了,他一下跳到水裏就感覺自己咕嘟咕嘟只喝水,而且身體不住的下沉,然後伸手喊救命,嚇的岸上的人以爲他腳抽筋。

把他救上來後,徐江才知道自己居然不會游泳了?

這,睡了一覺,好像是忘記了,該怎麼游泳 ?


或者是,從今後他再也不會游泳了?

可是這個問題相比於那被圍起來的那些大白魚,徐江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掩飾不止,奶奶的個熊,這河中居然有這麼多大白魚,難怪他的魚苗一車車的往河裏倒。

卻依舊打撈不起來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