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底疑慮萬千,陸懷安按捺住疑惑,在他指定的位置緩緩坐下。

剛打開書,陸懷安突然想起來:宋懷仁。

那不是宋德輝的兒子嗎?

他驟然回頭,看到宋德輝慈愛的目光:「怎麼了?爸吵到你了?」

「沒有。」陸懷安壓抑住悲愴,微微一笑:「我只是忘了,你吃早飯了嗎?」

「沒有呢,送你上了學,爸再回來吃。」

陸懷安嗯了一聲,回頭繼續看書。

等沈茂實起來,先去了宋師傅屋裡頭,沒看到人,嚇出一身冷汗,連忙跑出來。

看到廊下的兩人,他鬆了口氣:「原來你們在這裡啊!」

宋德輝回頭,看到他就笑了:「懷仁你起來啦,爸去給你做早飯。」

這……

遞了個眼神過去,陸懷安笑了笑拉住宋德輝:「他吃過啦。」

「哦,吃過了,吃過了好啊。」宋德輝重新坐下,似乎在思考什麼。

直到眾人全都起來,他還是維持著那個姿勢,一動不動。

「他這是怎麼了?」

陸懷安看了一眼,嘆了口氣:「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這應該是痴獃了。」

痴獃?

那不就是傻了?

當初村裡也有個老人,突然就不認識人了,事情也慢慢忘記,他的記憶一步步退回從前。

兒女拿他沒辦法,最後去了大醫院,才查出來是老年痴獃。

陸懷安神色複雜地看著宋師傅,輕輕地道:「也許,這不是件壞事。」

那些痛苦的記憶,忘了,反而是好事。

沈茂實點點頭,慢慢地道:「他把我當成他兒子了,我本來也想認他做乾爸的,我就乾脆做他兒子吧。」

把剛才宋德輝把他也認成宋懷仁的事情說了,陸懷安給他們打了一劑預防針:「他的記憶混亂了,大家見到了不要奇怪。」

接下來果然和他的猜測一樣。

宋德輝的記憶力,一步步退到了從前。

有時,他甚至會叫村支書哥哥,有時又叫沈如芸小囡囡。

每個人都是溫柔又配合地應下了這些稱呼,村子里好像全成了他的親人一般。

沈如芸考完試就過來幫忙,忙完還得趕回市裡。

因為陸懷安還得讓李老師幫他補習呢!

不得不說,李佩霖果然有點本事。

他的課案直接是根據陸懷安的接受能力和學習基礎量身定做的。

不會讓他產生尷尬,也不會覺得題目太難。

由淺及深,由慢變快。

7017k看來上天還是很公平的,給了她一張醜臉,賞她一雙漂亮的大眼睛。

他懶懶的道:「好了,本世子准你幫我看了,你過來幫我看吧。」

聽蘇七少這副自大狂妄的口氣,雲若月也沒和他計較,她走過去,道:「張嘴,讓我看看你的舌苔。」

蘇七少這次很聽話的張了嘴,配合著雲若月。

雲若月檢查了他的眼耳口鼻。

隨後,她又從隨身帶的藥箱裏,拿出聽診器,聽了一下蘇七少的心臟和肺部。

蘇七少看着她那聽診器,覺得十分疑惑,這是啥玩意

《雲若月楚玄辰》第290章激怒療法 贏了傅昌鼎,對蘇北來說是個意外之喜。

雖然蘇北對自己一直都挺有信心的,但是真沒想到,剛練武一個月,自己就已經這麼強了。

也許一年四品、兩年八品,不是不能奢望的?

不過現在蘇北沒心思考慮以後的事了,他需要突破武者。

三天後就是京武入學的時間,到時候為了新人王的稱號,必然和韓旭有一戰。

三次淬骨的武者,可不是傅昌鼎能比的。

還是突破武者,更加穩妥。

至於四次淬骨,蘇北其實也曾幻想過。

可惜突破三次淬骨后,易筋鍛骨篇就達到了極限,練再多次也提升不了一卡氣血。

這麼想想自己的天賦還是差啊。

方平輕輕鬆鬆就三次淬骨,甚至若不是為了節約時間四次淬骨也是可以的。

而他呢?

靠着易筋鍛骨篇不斷提升根骨,也只能恰恰突破三次淬骨。

回到家,一個電話打給爺爺。

「爺爺,我的氣血已經無法再提升了,準備突破武者了。」

電話那頭,傳來蘇展的聲音:「那行,我一會就回來,你準備下。」

蘇北掛斷電話,便開始準備起丹藥。

一品氣血丹,來一顆。

一品淬骨丹,來兩顆。

一品護腑丹,這個也來兩顆。

這些丹藥蘇展早早給他準備好了,現在倒也充分至極。

其實一品氣血丹他是不需要的。

一點能量點就可以給他提供上百卡氣血之力,而一顆一品氣血丹足以提供30點能量點,差價還是很多的。

只是他還不想暴露自己能夠恢復氣血的事實,也只能備上一顆了。

沒多時,蘇展便從學校趕了回來。

突破武者是大事,尤其是京武即將入學,更是拖不得了。

若不是蘇北想要完成三次淬骨,也不會拖到現在。

「小北,你有秘密,有機緣,這我知道。」

蘇展開口第一句話,就聽得蘇北心頭直跳。

這是被發現了?

蘇展似是感受到孫子的緊張,不由笑了。

「放心吧,武者都有秘密,我也有。

你之前連二次淬骨都難,可是一個月時間直接完成三次淬骨,這可不是正常速度。

你放心,我不會深究你的秘密。

你以後會明白的,這個時代的武者,是千年來最偉大的。

只要你不背叛人族、問心無愧,強者就會站在你身後!

現在我能庇護你,以後還可能有更強者庇護你。

我只是想以你爺爺的身份給你一個提議。

如果對你沒有影響,如果你的機緣適用於別人,和我說一聲,傳給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能夠三次淬骨。」

蘇北點點頭,明白蘇展的意思。

不是想要逼迫自己交出機緣,只是希望這機緣能個造福更多的人。

如果三次淬骨能夠普及,那絕對能改變整個戰局。

只是……

蘇北搖搖頭,輕聲說道:「暫時還不行。」

確實不行。

不是不願意,也不是擔心解釋不清功法的來歷,而是他現在根本沒有能力將易筋鍛骨篇交出。

畢竟是兩個世界的功法,雖然都是練武,但這是兩個不同方向的武道。

系統將功法給他,還附帶了對功法的解釋,以及根據自己情況的變動。

他修鍊,完全是按照給的方式去練。

可是每個人是不一樣的。

一個動作不標準,可能就毫無作用。

也只能等自己徹底將易筋鍛骨篇學會了,對武道的理解更深了,才能交出去。

蘇展點點頭,也不再多催。

「好了,先突破武者吧。

丹藥都準備好了吧?」

「嗯。」

蘇北點點頭,將手中丹藥給蘇展看了看。

「你這……」

蘇展眉心有些跳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