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心裏油然而生一股無奈。

沒想到,屹立仙道第一的玄清仙宗。

竟然被一個名聲不顯的小子,給逼到這個地步。

簡直就是恥辱啊!

清虛掌教的臉色很不好,看着周圍只剩下不到三成的仙宗弟子。

感覺自己的心臟,被狠狠地捅了好幾刀。

臥槽,你們這些大豬蹄子。

本掌教平日裏,可是待你們不薄啊! 隨着逃跑的仙宗弟子越來越多。

清虛掌教的氣息,顯而易見的開始衰竭。

他的法力來源於仙宗的氣運、以及衆人的法力支持。

弟子們相繼離開玄清仙宗,自然受到了不可避免的影響。

清虛掌教的臉上露出絕望之色。

本來自己和老祖,就不能將這個小子強勢鎮壓。

現在實力衰減成這樣,希望更加地渺茫了啊。

他深吸一口氣,臉上露出決絕之色。

正要繼續動手的時候,視線中出現枯槁的手掌。

仙道老祖上前一步,沉聲說道:

“林掌門,這一次我玄清仙宗認栽,爲了表明誠意,我宗願意將門內寶庫的五成貢獻給林掌門,並且交出本宗的真傳弟子任你處置。”

“還望您大有人有大量,放過我玄清仙宗。”

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心裏很是難受。

但是沒有辦法。


說話的同時,拽了拽身後的清虛掌教。

想要表達的意思很明顯,對方實力太強。

真的很不想承認。

但是你我二人合力,確實也不是這位劍宗掌門的對手。

清虛掌教深吸一口氣,原本憤怒的神情變得卑微。

低下頭顱,誠懇地說道:

“林掌門,我代表玄清仙宗,還希望你能夠繞我們一命。”

他現在放低了自己的姿態。

硬氣一點?

開玩笑呢,硬氣的代價。

恐怕就是和先前的幽冥魔宗一樣,被這位劍宗掌教覆滅。

剩下的仙宗弟子和長老們聽到這番話。

一個個啞口無言。

想要出聲反駁,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就是我們的宗門嘛?

面對強敵只能忍氣吞聲?

此刻臨近子時,圓月高掛天空。

他們的心情莫名的有些低落。

林寒看着面前道歉的二人,淡然地說道:

“怎麼了,先前不是說我來仙宗鬧事嗎,難道你們不管管嗎?”


仙宗老祖堅定地搖了搖頭,一本正經地說道:

“修仙界實力爲尊,林掌門的實力已經得到我們的認可,即便是想要當玄清仙宗的掌教,我們也沒有任何的異議。”

一旁的清虛掌教聽到他的話,嘴角有些抽搐。

老祖,你這話就有些不太地道。

這小子要是當掌教,那我幹啥吖?

林寒聞言,似笑非笑地說道:

“呵呵,真是沒有想到,這就是仙道第一宗門嘛,太讓我失望了。”

仙道老祖聽到他的話,心裏一陣媽賣批。

特孃的要不是弄死你,我能這麼得低聲下氣?

先穩住你小子,等到我突破真仙境。

到時候看看誰纔是大哥!

此刻的他面露微笑,肯定地說道:

“雖然是仙道第一宗門,但是和林掌門比起來,還是相差很多的,這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先來一記彩虹屁,讓你高興高興。

林寒聞言搖了搖頭,忽然間想到了什麼。

經過和魔道老祖以及這一次的戰鬥。

他發現開啓“越戰越強”BUFF後,眼前的這兩位已經不能在增加自己的實力了。

那就意味着,必須要和更強的對手打纔可以。


想到這裏,林寒認真地問道:

“仙道老祖,你快要突破到真仙境了嗎?”

聽到這番話。

仙道老祖心底猛然一驚,帶着幾分惶恐。

臥槽。

難道他看出自己心底的打算了?

不對啊,我連一絲的殺意都沒有表現出來啊。

面對林寒的詢問。

仙道老祖陷入了爲難的境地。

我特麼的到底是說快,還是不快?

最終他還是老實地回答道:

“林掌門,我已經觸摸到真仙境的門檻,短則三月,長則一年半載,或許便能突破到真仙境,有望白日飛昇。”

說完這句話的仙道老祖,心裏忐忑不安。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他驚呆了。

只見眼前的劍宗掌門,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笑着說道:

“既然如此,那麼本掌門便放過你們玄清仙宗。”

“但是按照要求,現在要交出那名真傳弟子以及寶庫五成資源。”


“還有便是,你可要好好修煉啊,不然一輩子都沒有報仇的機會了。”

仙道老祖聽到這番話,嘴角抽搐不知道該說什麼。

竟然連真仙境,都不放在眼裏的嗎?

未免有些太過囂張了啊!

你給我等着吧。

隨後。

仙道老祖親自將五成的寶庫資源交給林寒。

但是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意外。

真傳弟子“易玄”跟隨在先前逃跑的衆弟子當中,離開了玄清仙宗。

不過林寒並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斬草不除根,徒留禍害?

歸根到底還是實力不夠強。

他心底還有一絲小期待,希望易玄能夠帶給自己一些驚喜。

畢竟現在的修仙界,太過讓自己失望。

就沒有一個強者嘛,就這?

讓我感受下被碾壓的痛苦好嗎?

隨後,林寒秉持着一視同仁的想法。

向着三大超級宗派之一的無極神教前去。

……


天寒玄洲,極北之地。

易玄注視着眼前的長河,眼裏露出沉思之色。

他委實沒有想到,這個小子竟然成長到這個地步。

即便是自己所在的世界,恐怕也沒有這麼逆天的妖孽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