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快點出手。”蘇言眉毛一皺,大笨趕緊全身元力涌動,腳下一滑,就向着師父出手,蘇言也趕緊應對,兩人剛走了幾個回合,蘇言就勒令停住。

“行了行了,不過關,還需努力。”蘇言趕緊閉眼,嘴上不耐煩道。

大笨愣了,不公平呀,你教給我的《葵花寶典》我還沒用呢,咱們這纔是熱身了一下,我怎麼就不行了,作爲徒弟,這麼辛苦修煉,就是爲了博得師父的認同,可這匆匆結束的也太快了吧,而且還直截了當的否決了他的努力。

“師父,你是不是再重新檢測一下,這次我直接施展你教給我的……”大笨說着說着就震驚的連連後退,因爲眼前的師父,身形和樣貌,甚至於衣服,都在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直至,成爲了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影。

“差點還忘記了這個,不怕了,再也不怕了。”施展狐假虎威盤的蘇言,變換的樣子和大笨一模一樣,就連此刻的聲音都完美複製,這比雙胞胎還雙胞胎呀。

蘇言檢查了一下週身,顯得非常滿意,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不是說只有靈魄境的弟子可以進入遠古戰場嗎,多簡單,只要自己能平安渡過這段日子,打探到下一次哪個學長要進去,打點好關係,相互切磋一番,再用麻藥給麻翻,不是可以幻化他的樣子直接進去嗎?

太聰明瞭,以前怎麼沒想到還有這招?

大笨在短暫的駭然後,一下子撲過來,直接抱住蘇言的大腿,這根本就是神蹟呀,就算傳言中的一些超級強者,也沒這麼可怕的功法。

“師父師父,你這改頭換面的功法能給我教教嗎,徒兒一定做很多好吃的給您,天天給您洗腳。”大笨激動的全身都在顫抖,實在是這活生生在他面前大變活人,徹底改變了他的世界觀,師父這手段,簡直鬼神莫測。

蘇言看着他那真誠的眼神,心裏又何嘗不想交給他,最起碼他幻化自己的樣子,能背個黑鍋,當替身也行呀,可惜這系統……

“別好高騖遠,等你什麼時候把《葵花寶典》學徹底而了,師父就給你教,還有那飛天的羽翼也是。”蘇言安慰道。

“真的嗎師父,謝謝你。”大笨眼睛頓時一亮,師父身後長翅膀以及如今大變活人,可都是發生在他眼前的。

“師父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大笨站起身來,眼睛前所未有的堅定。

“王二小!”就在這時,門外有人喊道,蘇言小心翼翼透過窗戶一看,頓時臉色一變。 門口的不是巖老,而是那個蘇言嚴重懷疑,有龍陽之好的曹瑛,蘇言再次變換成原來的樣子,走了出去,難過的拜見。

曹瑛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外面的留守執法使,很明顯,人家就等着蘇言犯錯呢,哪怕你大聲喧譁,或者隨地吐口痰,人家都有一萬個理由抓你回去進行批評教育,讓的體面無私的巖老這麼多你年來陰溝裏第一次翻了船,人家不整你我都看不過去。

曹瑛看着眼前的蘇言,突然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蘇言心裏咯噔一下,拜託,老師,大白天的,這麼多人看着呢,矜持呀,目前處境艱難,蘇言到現在都沒打開直播,因爲他也不確定,自己下一刻會幹出什麼不好的事,如果讓直播間十萬人看見了,多丟臉,就像此刻的現在。

蘇言只感覺曹瑛的手不斷往上移動,然後到了脖頸,最後,竟然摸他耳朵,蘇言只感覺全會身有一萬隻螞蟻在爬,噁心的都要吐了,連忙後退,與曹瑛拉開了距離。

“我不是那樣的人。”蘇言連忙喊道。

曹瑛則皺着眉,他並沒有檢測出來,蘇言有什麼特殊之處,可是,在毒蟲谷裏的一切,卻又怎麼解釋?難道是一種隱性的體質?還是說,自己這等粗鄙的手法檢測不出來?

想來應該是自己的問題,這麼多年來他都沒被其他人發現,收爲弟子,想來應該是這種體質的自我保護,不過,蘇言的話還是讓他一愣,很快就明白過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着蘇言就是一腳,怒吼道:“我也不是那樣的人。”

敢情我好心好意跑來招攬你,在你眼裏倒成了什麼,這種嘴賤的人,就應該讓巖老給抓去,好好教訓一頓。

但現在他已經迫不及待的等待實驗了,可沒功夫在這耗着,萬一被其他人搶了先,後悔藥他都沒地方買去。

“看你這樣子處境目前挺艱難的哈,怎麼樣,要不要考慮去我丹華峯去住,那裏的地方比這還寬敞,風景也是極好的,半山腰處,前面是瀑布,後面是風景如畫的竹林,更美的是,安靜,因爲我們煉藥之人,求得就是一個心平氣和。

丹華峯目前除了我,就是隻有不到一百個煉藥童子而已,你甚至可以使喚他們,其他人想要進入丹華峯,還需要通報,在那裏,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沒人去挑剔你的過錯,執法使,進不來的。

整個太蒼院,除了平常的學習以及其他外,只有真正的名譽導師纔能有獨自的山峯居住,目前,排的上號的,只有十座山峯,而我丹華峯,憑藉我一人,排行第十,當然,人數也是最少的,其他山峯最少都是上千呢,我們因爲特殊,所以都是精益求精的,怎麼樣,考慮不考慮?”

曹瑛滿嘴的誘惑,這樣的條件已經算得上是極其吸引和豐厚的了,他還從來沒怎麼低聲下氣的招一個新學員呢,其他的,就算百般懇求,都被他拒絕了,因爲正如他所說,精益求精,是他收人的不二法則。

更多的則是沒那方面的天賦,還有耐不住性子,煉藥,可是一不小心就會炸爐的,而炸爐的代價就是輕則斷胳膊斷腿,重則,十八年後咱又是一條好漢。

有時候,煉製一枚丹藥,需要漫長的等待,短則幾個時辰,長則,一兩月都是有可能的,過程中,你還必須保持高度的警惕,神經緊繃,稍有差池還有反噬的。

還有,煉製丹藥的最重要的就是各種稀有的藥材,那可是天價,弄不好,藥材噗嗤一下毀了,前功盡棄,一夜回到解放前,當然,如果你煉製成功了的話,咱另外說。

煉藥師將一輩子的時間都投進了煉藥中,窮困潦倒不說,修爲也是最弱,因爲沒時間去修煉,所以,他們是最讓人羨慕也最不願意成爲其中一份子的一種尷尬職業。

反正,有很多很多的原因,讓的煉藥師很少,而曹瑛,就是一位煉藥師,他喜歡醫理和毒藥,在兩者之間不斷研究着,如今見到蘇言這個好苗子,怎能不抓緊吸納進去,本來丹華峯就人丁單薄,院內一些丹藥都需要他一個人去辛苦,只要將王二小培養上幾年,說不定就能替自己分擔一些,他也有機會外出遊歷,增長見識和採藥,而不用擔心突然斷了丹。

“這麼好?”蘇言眨巴眨巴着眼,總覺得對方在框自己,萬一人家騙自己,在那地盤,對自己做點啥事,那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喊破喉嚨都沒人救你的那種。

但是……

蘇言看着院外就等着他犯錯的執法使,以及還沒有想好十八般整人方子巖老的現身,他覺得,這貌似是一個不錯的提議。

“不錯,入了丹華峯,你就是二當家了。”曹瑛笑眯眯的看着蘇言,語氣充滿了傲然,到現在爲止,誰不敢給丹華峯面子,哪怕是那些學徒,一個個走出去,人家都巴結的厲害,惹了我們,我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就煉不出藥,一些等着救命的人沒了藥,絕不會來丹華峯鬧事,而是會將你五花大綁,打的爹媽都不認識,捆來道歉。

煉藥師普遍修爲是弱,但是價值大呀,你說你萬一煉製了一個高階丹,救了某一個強者,讓人家欠你人情,登高一呼,啥事辦不到?

“這麼牛叉,那我能進與遠古戰場嗎?”蘇言一下子看向曹瑛,煉藥不煉藥他不懂,但千里迢迢趕來,一路風餐露宿的,還不是爲了能進入這裏。

曹瑛聽聞,奇怪問道:“你進那裏幹什麼,也想尋找寶藏?那裏面太危險了,連我都不想進去。”

“我想要亡魂,聽說那裏有很多亡魂。”蘇言坦誠道。

“要那玩意兒幹什麼?”

“我有用!”蘇言咬牙道。

“哈哈,那你就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了,我們煉藥師可是從來不會動手的,在那裏,亡魂是最不值錢的,值錢的是寶藏,而尋找寶藏,最有價值的就是救命丹藥,每一個進去的,或者出來的,丹藥都是第一要素。”曹瑛傲然道。

蘇言眼睛頓時一亮:“你說,可以用丹藥換亡魂?”

“還不算太笨,我們,有自己的驕傲,親力親爲,還是交給別人吧。”

“好,我加入丹華峯,但是,我的住處必須離你遠一點。”

曹瑛:“……” 在進入丹華峯,曹瑛還想再確定一下,而後從懷中取出一個木匣,裏面整整齊齊擺了大概有五十個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珠子。

曹瑛叮叮噹噹一撥弄,十個黑珠便叮叮跳着在地面一陣反彈,而後漸漸落下來。

“別用手,也別用元力,用你的魂力將它們給擡起來,最起碼遇肩並齊,並堅持十五個呼吸就算過關了。”曹瑛轉過身來看向蘇言道。

這不是so easy嗎,你想讓我動用元力我也沒有呀,我全是魂力,主修的。

蘇言不知道曹瑛目的所在,但還是魂力涌動間,向着那十顆黑珠投去,很快,蘇言臉色就是一變,沒想到這珠子會這麼重,這最起碼一顆有七八斤吧。

曹瑛看着蘇言漲紅的臉,不由笑了,魂珠,一種只針對魂力的工具,用手拿,卻是跟個小石頭一樣,但是,如果用魂力去掌握,可是奇重無比,這也是他考覈那些想真正拜入丹華峯之人的一種手段,同樣,對於你日後能否練丹,魂力是否足夠的一種大概估量。

以蘇言目前的實力,能舉起五顆,勉強過關,六到八顆,算是非常不錯,如果十顆,就已經安全具備了拜入丹華峯的資格,他也有信心好好培養一下他了。

蘇言雖然沒想到這些小玩意兒會這麼重,但也只是重而已,還沒到讓他拿不起來的地步,一顆,兩顆……五顆……

隨着五顆魂珠搖搖晃晃的自地面漂浮起來,曹瑛滿意的點點頭,然後是第六顆,第七、第八顆而起,曹瑛眼睛一亮,很快,第九第十也是一樣,讓的曹瑛一下激動了。

果不其然,是自己眼光的問題單憑現在靈元境六重的修爲,就能夠憑藉魂力,舉起十顆魂珠,很有自己當年的影子,不錯,非常不錯。

蘇言已經開始在計數了,曹瑛眼珠子一轉,再次掉落了三顆魂珠,然後向着蘇言一擺眼,蘇言一咬牙,分出一些魂力到那邊,三顆剛停穩當的魂珠輕輕一顫,而後緩緩飛起,直至與其他平齊。

曹瑛早已眼睛放光,看那三顆魂珠穩穩當當的樣子,他絕對還沒有盡全力,他倒要看看,自己意外得到的傳人,他的極限到底在哪裏?

又是三顆滑落,蘇言舉起,然後再三顆……當地二十顆魂珠停留在空中時,蘇言只感覺頭昏腦漲,彷彿背了一座山,而曹瑛已經激動的快要抽過去了,簡直不可思議,二十顆,整整二十顆,他這麼天才的一個人,當年也只是十二顆呀,這這這,根本就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此人,他曹瑛要定了。

嘩啦啦!

蘇言默唸了十五個數後,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一下子徹底放開,整個人腿一軟,大口喘着粗氣,天累了,這比夜御十女還要費人呀,這才幾個呼吸,蘇言都覺得身體都被掏空,徹底不屬於自己了,腰膝痠軟,冒冷汗。

不會這曹瑛弄了什麼邪術,另類的榨取了自己吧。

曹瑛此刻早已仰天大笑,這已經不是天才,而是妖孽了,更加可笑的是,竟然沒人發現他。

“好好好。”曹瑛激動的連拍蘇言的肩膀:“從今以後,你就是我丹華峯的人了,莫說巖老,就是院長來了,動你一下試試。”

此刻的曹瑛彷彿重新活過來了一般,語氣狂妄的直接沒邊,蘇言也只好苦笑,不管他,目前來說,逃開小心眼巖老的報復纔是第一要素,最好有個靠山,雖說眼前這個中年人說話有些不着邊,但也只好將就了。

“多謝老師。”蘇言恢復了一點,起身感謝道,曹瑛早已樂開了花,收了魂珠後,就帶着蘇言直接去丹華峯,蘇言高興不已,他恨不得現在就走,兩人走出大門,幾名執法使老遠就向着曹瑛一拜,這讓蘇言覺得,這位剛認識的老師貌似還有點身份,

沒人阻攔他,甚至路過周圍許許多多的其他學生宿舍時,許多新人都好奇的看着蘇言被帶走,這可奇了怪了,因爲就在前不久,那位寧婉兒就是被一個人帶走了,怎麼剛過了一會兒,又有新生被學院導師給看中,太羨慕了,也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輪到自己。

蘇言很激動,正不斷打聽這丹華峯在什麼地方時,身後就傳來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喊叫聲,這讓蘇言臉色頓時一變。

他把還待在房間裏的大笨給忘了。

大笨跑過來,拉着蘇言的腿就哭呀,這已經是蘇言第二次差點就拋棄了他,蘇言也是一陣尷尬,剛纔真的對不起,光顧着和曹瑛說話了,對於大笨進入丹華峯也是沒事的,只要蘇言在就行。

三人就這麼大搖大擺的來到了此地一座龐大的山峯中,九十二位藥童全都來拜見,蘇言也確實得到了一個好的住所,依舊三層,但是,勝在周圍美景。

他突然想到了曾經所看到的一句嚮往生活的話:若有一方庭院,迴歸自然,與綠水青山爲鄰,讀書烹茶,與花草蟲魚爲伴,誦詩飲酒,早上醒來,揉揉睡眼撐開木窗,好不熱鬧,桌上茶香嫋嫋,清風吹過,看庭前花開,賞夕陽西下。

周圍實在是太美了,從直播間密密麻麻的‘哇哇哇’聲中就可以看出,蘇言對於這處地方滿意極了。

而且在峯頂,還真就是曹瑛的住處,半山腰是目前蘇言的,而那些藥童,則居住在山腳下,等級分明的很。

蘇言和大笨,這就算徹底落在了丹華峯處,而巖老在聽聞下面的彙報後,也只是一笑,在毒蛇谷中的一切他也是看見了,對於曹瑛的舉動,也在他意料之內,而他這般逼迫,又何嘗沒有讓這小子真正待在丹華峯上,這叫外部施壓,曹瑛這小子算是欠他人情呢。

先讓這皮猴子玩幾天,他雖然不會把蘇言怎麼樣,但是,作弊就是作弊了,還在他眼皮底下,幫其他人以賺錢爲目的作弊,這就有些過分了。

不過最近他也有些忙,這件事就稍等些日子吧,反正又跑不了,說不定還有些樂趣呢。

而蘇言在舒服了兩天後,曹瑛就給他送來了一整套學員的衣服和相關證明。

“今天你就來觀摩我煉製丹藥吧,抓緊時間,看能不能煉製一批基礎的藥丸。”曹瑛已經準備好了一切,觀摩的除了蘇言,還有那所有的藥童。 蘇言住宅旁邊,也有好幾個山洞,就是曹瑛給他專門配製的,但此次觀摩活動,卻是在山頂處一個非常大的山洞內,你說爲什麼選擇山洞?主要是丹爐爆炸的時候安全些,比如丹爐的碎片,在碎裂的一刻,足以切金斷玉,如果是房間,早就千瘡百孔了,光是蓋房子就很麻煩了。

山洞就不一樣了,頂多插入石壁中,或者抖一抖,掉落些灰塵,你看看曹瑛這密密麻麻,跟蜂窩似的煉丹室就明白了。

曹瑛今天給大家教的依舊是基礎丹藥,但因爲有他給予厚望的王二小加入,所以,他講解的格外仔細,從選丹爐、藥液的凝聚、藥草的年份、火候、配方、精神力的掌控,根本是抽絲剝繭似的,每講解一句,他都看蘇言一眼,看是否明白。

只要曹瑛看他,蘇言趕緊裝模作樣額點點頭,怎麼感覺重新上化學課了似的,昏昏欲睡呀,我不想煉丹,但是,想要亡魂,就必須要有丹藥,這是一個不得已的循環。

系統有丹藥,但每一個都是需要魂星的,更重要的是,還是限量的,太不划算了,所以,他拿出了一個單反,詳細在記錄,等回去一覺睡起來,再好好琢磨去。

看着蘇言點頭,曹瑛更加的自豪了,這就是一個天生的煉藥師,你看看這理解能力多好,不像這些學徒,跟了自己這麼長時間,依舊只能煉製一些基礎的丹藥,成功率也是極低,好在上天對自己不薄,給他送來了一個很好的接班人和幫手。

這羣學徒對蘇言也是很感激,從基礎學習,而且還那麼詳細,以前的一些疑惑在此時一下豁然開朗,理解的更加深了。

瞎子都看得出來,峯主是想好好培養一下這位王大師兄了,所以一個個都對他露出善意的表情。

直播間內的許多人也是都沒怎麼搭話,全都在錄像,要知道,他們沒什麼靈藥,但是黨蔘、白朮、茯苓、人蔘、黃芪等等他們還是能買到的,咱就按照這種比例,用熬中藥的爐子試試,萬一煉製出了什麼仙丹呢?

隨着一早上的講解,曹瑛喉嚨嘶啞的抿了一口茶水,而後一揮手,藥爐的頂蓋一下飛起,五顆雪白髮亮的鴿子蛋大小的丹藥散發着迷人的香氣,緩緩從裏面飄出,看了一下成色,非常不錯,上品。

曹瑛將五顆丹藥分別裝在五個瓶子裏,一股腦兒拋給蘇言:“這五顆元陽丹就當老師給你入門的禮物了,中午休息一會兒,下午就可以仔細琢磨,選擇嘗試了,這些全都是九品的丹藥藥方,你可以慢慢試試,他們會準時給你送來所需的藥材的,”曹瑛將十幾頁紙交給蘇言,而後一指有大收穫的學徒們。

蘇言木訥的點點頭,他是真的想休息了,腦仁疼。

“多謝老師,學生會好好努力的。”蘇言連忙起身拜謝。

“這三天的時間你就多多參悟,三天後,你還是需要下山去學習的,也不能一心沉迷丹道,新晉學員都是需要先客觀的學習一下衆多導師的基礎知識,技多不壓身嘛,和同學打好關係也是不容忽視的,跟學長們多多交流,閒了藏書閣、試煉場、交易場等等許多都是可以逛逛的,只要你知道,丹華峯是你的家就行。”曹瑛笑容滿面道。

蘇言點點頭,這點他還是知道的,他現在可是一年級黃班的學員呢。

蘇言連打着哈欠下的山峯,一同走的,還有那些露着諂媚笑容的學徒們,他們比蘇言早來丹華峯十幾年,甚至於幾十年,但是,學徒終究只是學徒,從這個量就可以看出,而蘇言,卻是唯一一個住在半山腰,和峯主住處相聚不遠的人吶,而且人家叫老師,而他們,只能畢恭畢敬的叫峯主,差距很容易就區分了。

“老大老大,峯主一次性給您這麼多丹方,您這次準備煉製什麼丹藥來完成他對您的考覈呢?”有一個學徒滿臉笑容的跑過來,笑嘻嘻問道。

蘇言打了一個哈欠,對於叫自己老大還是蠻舒服和受用的,難道叫老二嗎?

這個人他認識,剛纔老師就是點名讓他下午送過來大批的藥材的。

“大頭是吧,這個我還沒想清楚,到時候隨便選一個吧。”蘇言看着這個腦袋確實有些大的學徒道,而後從懷中取出一個藥瓶,大頭眼睛頓時一亮,蘇言笑了笑,而後直接拋給他,大頭頓時一把接住,極爲激動。

要知道,這可是峯主親自煉製的丹藥呀,還是上品,不說服用,就算拿着參考一段時日,對自己的煉丹技術也是有極大的提高的。

周圍其他學徒見此,紛紛聚攏過了,喊着老大,只可惜元陽丹只有寥寥幾瓶,都被他散了出去,一來他要之無用,二來,也需要上下打好關係,畢竟他只是一個新人,如果這羣地頭蛇給自己使絆子就不好了。

蘇言回到自己的住處後,大笨已經收拾好了一切,吃了飯後,就直接軟綿綿的躺在牀上去睡覺,然後,然後他發現自己失眠了。

你就說這人的身體機能咋就這麼奇怪呢,上課的時候恨不得立馬趴在地上睡覺,一下課,尤其是吃飽喝足後,怎麼就沒瞌睡了呢。

蘇言數了一陣綿羊後,就唉聲嘆氣的起來看視頻,無論怎麼說,丹藥還是要煉的,只要等他修爲上去了,這就算是一門副業了。

然後蘇言看着單反中,曹瑛的講話,聽着聽着,一頭栽倒,呼嚕聲震天響……

蘇言是被大笨給叫醒的,二話不說對着他就是一踹,你難道不知道這世上,除了女孩子的嘴巴香外,就是瞌睡香了嗎,越來越沒規矩。

大笨委屈的點點頭,謹記教誨,他突然生氣這個大腦袋傢伙,在這個時候送來了一大批各種各樣的藥材,要不然,他也不會惹得師父不高興。

“老大,這是這次峯主讓送來的藥材清單,麻煩你看一下。”大頭舔了舔嘴脣看着旁邊那一大摞各式各樣的靈藥,嚥了一口唾沫。

這差距,太明顯了,自己等人煉藥,都是一些下等的,年份不足的,甚至於跟其他學員交換而來的,再看看人家,他們比後媽還後媽呀。

更加氣人的事,這位老大竟然一臉嫌棄的樣子,彷彿這跟累贅似的,這就有些扎心了。 蘇言隨便看了一下,就按了自己的手印,打發大頭走了,而他吩咐大笨將這些藥材搬到自己的煉藥房。

來到山洞內,這裏曹瑛很大方的給蘇言配置了三十個鼎爐,每一個都是上好的,如果是那些學徒看見,不知道會嫉妒成什麼樣,他們常年累月就拿了那一個,還動不動跑到煉器峯花丹藥去修補,而蘇言還沒咋地,光練手就用這麼好的,還有沒有天理了。

蘇言帶着大笨,取了一個藥爐點火後,將各種靈藥擺了一攤,就放開單反去觀摩,大笨震驚的看着師父拿出來的玩意兒,這這這……

蘇言做了一個噓聲,示意別吵吵,抓緊學會,煉出丹藥,然後就去兌換亡魂,晉升五品鬼差,開啓大禮包,這是目前最重要的。

事實證明了,蘇言腦子有點靈活,因爲大概或許一些東西能聽懂,至於大笨,直接腦子一團漿糊,看着看着就哈欠連連了,看了看那藥爐都快燒炸了,他默默的按照蘇言的藥方,根據上面的名字,將他們全部分類好,甚至於重量都一樣。

而師父還在樂此不疲的琢磨着,大笨覺得,自己目前還是將梁山派的《葵花寶典》琢磨清楚,再學會那易容術和飛天術就好了,光這幾樣,估計都夠自己喝一壺了。

至於那煉丹,根本不是自己目前所能接觸的,沒看見自己的偶像師父都研究這麼長時間沒有動手嗎,雖說技多不壓身,但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只要師父學會了,等自己這些也學的差不多,他一定會以自己所能理解的方法給自己教的,所以,他不想動腦了。

時間也不早了,師父這次研究新課題一定費腦子,出去看看周圍有沒有猴頭菇採點給師父做晚飯。

大笨離去不久後,蘇言在直播間內的人催促下,覺得也就那樣,按照視頻照搬我就不信還煉不出來了。

看着大笨將各種藥分類好,蘇言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召喚出元力給自己形成防護,他害怕炸爐。

凝藥,就是將藥材利用魂力淬鍊出其中的精華,該是粉末的歸一塊,液體的歸液體,這就跟做好一頓飯,各種調料要按比例配合好,才能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美味飯菜。

噗嗤一聲,一株有着三十年藥齡青木藤因爲蘇言魂力沒平衡住,讓熊熊烈火一下子給燒成了灰,蘇言一陣沮喪,視頻看起來挺簡單的呀,怎麼到自己手裏這麼費勁。

蘇言顧不得大家的嘲笑,最後索性道歉關了直播,主要太影響精神力,曹老師告誡了自己,煉丹最重要的就是古井不波的心境,眼中沒有外物,只有藥材和丹藥。

蘇言長舒一口氣,一招手,又是其它藥材飛過來,慢悠悠進行初始的提取淬鍊。

噗噗噗!

一株株藥材不斷化成灰燼,蘇言的心更加的着急了,到最後,直接嚎着衝過去對着藥爐就是幾腳,如果不是擔心靴子被燒着,他絕對會將此爐踩扁的。

而在外面,聽着山洞內蘇言暴怒無聊的叫聲,曹瑛搖了搖頭,意料之內,哪有這麼容易就能煉製出來,你只要能在一個月內完整的提煉出藥粉,然後動用魂力能揉捏成一個可以算得上是球的藥丸就已經天才的不得了了。

估計,這樣的狀態最起碼得半個月,他還擔心蘇言煉藥過程中會炸爐呢,現在看來,距離納一步應該還早的厲害,聽着踹爐的砰砰聲,曹瑛揹着手,哼着曲兒慢悠悠的離開了,他得向其他幾峯去嘚瑟嘚瑟,老子的丹華峯再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孤家寡人了。

“說,爲什麼就這麼難弄,難道真得每天跑出去四處亂竄的給人家定魂嗎,眼看着前面有一個批發部,直接就可以一大批的出來,爲什麼就這麼難呢,給我砸!”蘇言怒氣衝衝的召喚出來小白和小黑,大笨這小子運氣好,也不知道跑哪去了,連個發泄的地方都沒有。

小白和小黑見着蘇言大怒,也是生氣了,小白熟練的拆下自己兩根肋骨無聲的嗷嗷叫着,衝向丹爐就是一陣火星子亂懟,小黑也是,轉過身來,狂飆蹄子。

蘇言看着它們賣力的替自己出氣,尤其是丹爐開始變形了,這才感覺全身通透,教訓了一會兒便勒令停下來,自己氣消了,別搞炸了,你倆沒事,我可能就要整容了。

無力的躺在地上,蘇言不想動了,太難了,這纔多久,原本以爲自己入手了,沒想到親自動手後,才震驚的發現這是一張奧林匹克競賽題,還是化學的。

自己就是苦命呀,看來得經常請假往出跑了,看看誰家死人了,讓自己定個唄。

小黑好久沒出來了,打着響鼻,一步兩步,輕輕的跑了出去狂歡了,小白看着主人難過的樣子,瞳孔中的紫色火焰不斷跳動,最後撓了撓鋥亮的頭顱,拿起丹方,看了看藥草,最後又盯着那單反看了一遍元陽丹的煉製,覺得很簡單呀。

瞅了瞅躺在地上無聊焦躁打滾的主人,它拿着藥材和丹方,找了一個新的藥爐,一簇火焰從瞳孔中飛出鑽入爐中,然後噗的一下就燃燒起來,而後萃取各種藥粉,幾乎一步到位。

看了看主人,還在打滾,它直接開始了凝練,按理說,爐子內有鏡子,可以看清楚丹爐內的情況,但是小白瞳孔中的火焰,不斷可以直接透視而過,而且還能穩穩察覺到每一個劑量的成分多少,許多融合過程在它眼裏,似乎是放慢了,稍微一些部位平衡後,就立馬讓其他粉末和藥液進行融合。

別人或許是在批量生產,但小白卻是在顯微鏡下慢慢煉製。

砰的一下,丹爐的爐頂起飛,蘇言嚇了一跳,還以爲丹爐爆炸了,一起身,卻見到小白小小的個子站在丹爐下面伸着手,然後,三枚白的發亮的藥丸緩緩從裏面飛出。

蘇言的眼睛瞪的老大,趕緊起身去接住,丹藥散發着溫熱,證明着元陽丹是剛煉製出來的,一股比曹瑛更加濃郁的香氣一下子瀰漫在整個山洞,聞之沁人心脾。

這三枚元陽丹雖然雪白,但是上面有缺口,蘇言一抹,不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看着三枚丹藥上面每一個的紋路,一下子想起了曹瑛所說的話,一種丹藥可以分爲下、中、上三個品階,而它的極致,就是出現紋路,那將是比上品不知道高了多少個層次的巔峯呀,九品丹藥,只能出現一紋,八品的極致是出現兩紋……一品,將是九紋。

曹瑛煉製這麼多年,也只是偶然一次在五品丹藥煉製出了兩紋就已經高興的收藏至今,捨不得動用,弄得諸多山峯的人都知道。

而眼前的這三枚元陽丹,竟然有兩枚有這紋路,另外一枚也是上品中的上品,他不可思議的看着小白。

小白則低下頭,看着自己的雙手,不明白,但是剛纔的一氣呵成煉丹之術,感覺卻是那麼熟悉,似乎,似乎曾經經常幹過。

“小白。”

小白擡起頭,看着主人臉上的喜悅之色,一掃腦中的疑惑,也是高興了:“咔吧咔吧!” 蘇言高興的摸着小白的腦袋,感覺老天,不,應該是系統對自己是如此的好,從日行千里的小黑,種種手段的《葵花寶典》、竄天猴似的雷靈翼,以及還有這技能的小白,這讓蘇言越加期待有朝一日踏入五品鬼差所開啓的超級大禮包,要知道,這可是系統給他提示過的。

“小白,來來來,考驗你的時候到了,把元陽丹再煉製一份。”蘇言迫不及待的趕緊將相應的藥材挑選出來給小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