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忽然間,一道紅色的身影出現在衝天水柱上,緊接著,一道猥瑣滑腔的聲音傳了過來,「小妞~小妞!我來了!」隨即,紅色的身影縱身從水柱上跳下,『嘩——』的一聲激起四濺的水花,一隻大龍蝦毫無形象的從海洋中沖著岸邊游來。興奮無比。

海岸邊上,清靈直接低頭,捂臉,這個大龍蝦怎麼來了?難不成這次交易的代表是他?龍王也太放心他兒子了吧?


殊不知龍蝦此次前來完全是要出風頭的,他仗著自己和清靈認識,在這片海洋中潛藏的眾多高級海族的圍觀之中做出如此出格的舉動,就是要讓所有人注意到它這個平日里毫無名氣,可實際上作用不小的龍八子。

龍蝦游的極快,幾個呼吸間就已經游到了岸邊,離開海水爬上岸,露出通紅的硬殼子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這次出行它可是做足了不少功夫,早在幾天前就天天拿著刷子吧自己的殼子個刷了閃閃發亮,為的就是今天出頭。

「小妞,讓你久等了。」龍蝦討好的說道。

清靈無奈嘆氣,難不成這次代表龍族和她做交易的真的是這個傻頭傻腦的龍蝦?

她無奈嘆氣,算了,既然龍王放心,那她也不計較了,和龍蝦交易對她來說還是一件好事,能忽悠則忽悠。

「不久不久,我也是剛到。」清靈客氣的說著,剛準備說出這次交易她需要的東西時,忽然間海面上呼嘯的狂風煙消雲散,整個風平lang靜下來,耳邊轟轟忽忽作響的聲音消失,清靈的注意力也自然的被拉了過去。

放眼望去,整個大海靜的好像是一塊玻璃,一絲波紋都沒有出現,海面上,十數個巨大的影子靜悄悄的浮出水面,在從水下升起時竟然也沒有帶起一絲水花,一道水紋。

十數個巨大影子左右分開,留出一條寬廣的水路來,在正中央,半空中忽然出現一把巨大的金色龍椅,一位中年男子悠閑的出現在龍椅之上,靜坐,手中把玩著一顆龍珠。

龍王!中年男子正是化形的龍王!

「小丫頭,丹藥都帶來了嗎?」

龍王的聲音襯著空曠的大海響起有些空洞,雖然語氣溫和可是無形中略帶的龍威有些疏遠的感覺,還是讓人無法正視。

清靈有紫寶的維護,對於任何威壓早已免疫,可面臨海面上眾多高等海族,她也要對龍王敬畏有佳才可。那是對海族王者的尊敬。

輕輕點頭,聲音緩緩,眼神稍微上抬,和龍王的視線相接,她氣坦然自若,輕輕回答,「帶到了,但不知龍王陛下可是有帶我需要的東西?」

「小丫頭需要什麼就直接說吧,我的寶貝可是你永遠都換不光的,呵呵~」龍王的聲音帶著絲絲激動,聽清靈的語氣她似乎帶來了不少的丹藥。

………………………………………… 當初葉寒辭掉職位,但少將的身份一直保留着,而軍方也沒有消除他的資料,這也是爲什麼葉寒能動用少將這個身份的原因。

省委和軍方都召開緊急會議,畢竟這一次的事情可不簡單。

如果不是警方封鎖了消息,恐怕會鬧的更大。

國外的僱傭兵襲擊軍方少將,這可不是什麼小事情。

雖然葉寒等人將這些僱傭兵殺的七七八八,但葉寒是少將軍銜,而這些僱傭兵又是來自國外,只要在暗中動動手腳,葉寒就能很愉快的離開公安局。

讓各方大佬頭疼的是,葉寒是葉家的人。

誰敢動葉家的人,誰動誰死啊。

這也是爲什麼葉寒從進了警局到現在,都沒有人敢來審問他的原因。

說白了,人家還是受害者,你們不去調查原因,還去審問人家?

用葉寒的話來說,老子解決了那麼多國外的僱傭兵,你們不感謝我,還想來審問我?

再說了,老子可是少將,有這樣的權力。

此時,葉寒坐在審訊室裏吃着肯德基,而公安局副局長一直站在外面,大氣都不敢透一下。

“我要打電話,把我手機還我。”葉寒咬着一個雞腿,說道。


副局長沉吟了一下,打電話,按道理來說是不允許的,但葉寒身份特殊,這就有點難辦了。

“怎麼,不可以?”葉寒看到副局長不說話,皺眉道。

看到葉寒有點不爽,副局長的心咯噔了一下,連忙把葉寒的手機還給他。

葉寒滿意的接過手機,然後撥打了羅浩的電話。

電話很快就接通,不等羅浩開口,葉寒就搶先道:“我這裏發生的事你應該知道了。”

“是的,我已經在聯繫上層的官員了,不出三個小時,老大您就能出去了。”羅浩說道。

“我知道了,等我出去再聯繫你。”葉寒說完,掛斷了電話。

有錢,有權,你就有俯視一切的實力。

這就是當今的社會。

如果葉寒沒有背景,沒有恐怖至極的實力,那麼今天晚上,他將會淪爲政治的犧牲品,或者被僱傭兵們誅殺。

葉寒將手機丟到桌面上,然後繼續吃着肯德基,但他的臉上,帶着一絲陰沉。

只要他出去,就一定會將整個NJ,搞個天翻地覆。

而花影和楚飛等人的待遇也和葉寒差不多,因爲他們都是葉寒的人,葉寒是少將身份,這些警察也不敢把他們怎麼樣。

一個小時後,高層會議結束,斷定這一次的事件是來自國外的恐怖襲擊,目的是暗殺軍方的一名少將。

而警方和軍方都成立調查組,對這一次的事件展開調查。

所謂的調查,只不過是表面工作,用來應對華夏的民衆而已。

這樣的結果,也讓一些不知情的華夏民衆冷靜下來,沒有在網上繼續噴。

而這次事件的重要人物葉寒少將,還有他的朋友,統統被無罪釋放。

這一次,葉寒沒有讓葉家的人出手,他只是讓羅浩去處理這一次的麻煩。

羅浩還在英國的時候,就已經將手伸進華夏的官場裏,暗中把不少高官都變成了他的人,其中有不少都是在金字塔上面的人。

有這樣的一批高級官員,就算葉寒不靠葉家,也能在華夏橫着走。

NJ市公安局,局長和副局長,和一羣警局的高級警員一起浩浩蕩蕩的把葉寒和花影等人送離公安局,那模樣,就像是送哪個大佬似得。

看起來真的很好笑,葉寒殺了那麼多僱傭兵,雖然那些都是國際罪犯,但怎麼說都是人命。

但葉寒殺了這麼多人,被抓進警局,結果警察們還要把他當老大一樣對待,人家走的時候還要列隊歡送。

這些警察們卻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誰叫人家牛逼。

警局外,江立早就在外面等待着,而那輛商務別克,就停在他的旁邊。

而江立的身旁,身材高大的幽靈,正冷眼看着警局。

在葉寒一發出支援信號的時候,他就立馬帶着人前來NJ,沒有任何的停留。

他已經在警局外等候了一個小時了,看到葉寒出來,他的臉色才緩和了一點。


聽到葉寒被僱傭兵襲擊,幽靈沒差點暴走,第一時間就組織了東海總部的十幾名死神殿成員,匆忙的趕來NJ。

葉寒沒有理會跟在後面的那羣警員,拉着花影的手走向江立的車。

“我們先離開這。”葉寒看了江立一眼,轉過頭對着幽靈說道。

幽靈點了點頭,帶着楚飛等人走進後面的那輛黑色寶馬車。

幾輛黑色的商務車停在警局的周圍,他們都是死神殿成員的車,如果葉寒出不來,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殺進警局裏。

當江立的商務別克緩緩的啓動,其餘的死神殿車輛紛紛跟在後面。

“去酒店。”葉寒揉了揉太陽穴,對江立說道。

江立點了點頭,往NJ最好的酒店駛去。

事情一傳出,江立就聯繫了NJ的各個官員,幾乎動用了所有的關係,而在事情稍微平息了之後,江立就馬不停蹄的開車來到了NJ公安局,等待着葉寒出來。

江立認識幽靈,所以幽靈來到的時候,也和江立打了個招呼。

幽靈等人開着車,跟着商務別克的後面。

葉寒要了一間總統套房,帶着花影回到了房間裏。

而江立和幽靈等人也開了一個總統套房,就在葉寒的隔壁。

葉寒將藍雪和藍心留在自己的房間裏照顧花影,自己則到了隔壁幽靈等人的房間。

“老大!”十六名死神殿成員都在幽靈的房間裏,看到葉寒進來,衆人紛紛站起身,對着葉寒鞠躬。

“好了好了。”葉寒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坐下。

“這次的事情你們也知道了,有人想要我的命。”葉寒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說道。

衆人紛紛點了點頭,眼裏都露出一絲怒火。

誰敢惹葉寒,就是惹到整個死神殿。

“我知道是誰派人來殺我,所以我會對他們展開報復行動。”葉寒冷笑道。

“一切聽從老大吩咐。”死神殿的成員們紛紛點頭道。

站在一旁的江立的則有些震驚,畢竟在他面前的,每一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放在國際上都是有名的殺手或者僱傭兵,而這些人都是葉寒的手下。

雖然知道葉寒的傳奇,但江立還是被嚇到了。

“幕後黑手是彭家,派僱傭兵的是彭元盛的兒子彭少華,不過,既然彭少華敢招惹我,那就讓整個彭家給他陪葬!”

葉寒的眼裏閃爍着殺氣,畢竟彭少華派人來,打擾了他整個美好的夜晚,導致現在都凌晨了,花影都沒有睡着,自己也沒的休息,這能不讓他生氣麼。

“讓羅浩從經濟上打壓彭家,我要他們彭家一無所有。”葉寒沉聲道。

衆人紛紛點了點頭,先滅掉一個家族,那就先把他們的經濟斷了。

“你們再把彭少華給我抓回來,在NJ找個地方,讓他試試我們死神殿的手段。”

葉寒冷笑一聲,既然彭少華敢招惹自己,那就讓他嚐嚐死神殿折磨人的手段。

幽靈扭了扭脖子,開口道:“老大,抓那傢伙就由我來吧。”


“可以,不要弄死了,留着他的命。”葉寒點了點頭,讓幽靈出手也好,他當指揮當太久了,也應該去練練手。

“好了,我要羅浩從現在就開始攻擊彭家的集團,我要他們一無所有。”葉寒沉聲道:“你們分一半人留守在這裏,另外的去看住彭家,別人一個人跑掉。”

“是!”

葉寒說完,返回了自己的房間,死神殿的成員們都紛紛忙活去了,而江立也是跟着他們離開,畢竟他在NJ也有點實力,也能幫上不少忙。

而藍雪和藍心正在和花影聊着天,她們一開始見面充滿了敵意,但現在跟好朋友似得,聊的很開心的模樣。

看到葉寒進來,三人連忙對着葉寒笑了笑。

“你們倆,出去玩去。”葉寒直接對藍雪和藍心兩姐妹說道。

兩姐妹聽到葉寒的話,頓時做出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意思是不想離開。

“靠,別打擾我和我老婆溫存,你們倆快一邊玩去。”葉寒看到兩姐妹不願意離開,裝作生氣道。

藍雪很藍心兩人白了葉寒一眼,然後嘟着小嘴離開。

“你怎麼可以那麼兇啊。”花影走上前,整理了一下葉寒的衣角,輕笑道。

“對她們倆啊,不兇一點不行,要不然她們很容易得寸進尺。”葉寒撇了撇嘴,想起以前自己被這兩姐妹調戲,頓時就不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