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怨氣已經越來越重了,看來它馬上就要出來了,接下來,大家千萬不能離開我,我被限制了移動距離,只能在一米之內活動,所以,等下大家要是離開我太遠了,我沒法去救大家,請大家務必在原地不要動”,終於要來了。

李肅知道不用等多久,它就會出現在大家的面前了,就怕到時候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會被它嚇跑,到那時,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自己是絕對不能離開一米之內的,離開一米之內,先不說能不能把大家都救住,就說。

“我先給大家在額頭上畫一道血字符,有了這道符在,任由這隻鬼魂它有多厲害,它也不敢靠近大家”,李肅再三考慮之後,還是決定給大家都畫一道符,由於這道血字符是用李肅的純陽精血所畫,所以,威力極大,可以說。

可以說,只要是鬼魂,一般都不敢靠近,也不敢加害,這血字符,哪怕就算是鬼魂沾上了,那也得馬上就魂飛魄散,對鬼魂的傷害極大,因爲這是出自於李肅的手,純陽精血再加上李肅他的靈力和道法,畫出來的符,威力能不大嘛。

“好了,符已經給大家畫好了,接下來大家只要不離開我,應該就不會有什麼事情”,李肅給大家畫好符之後,又給大家打了一劑鎮定劑,一句話,只要到時候伽椰子出來了,衆人不要嚇得都跑了就好,只要不跑,應該沒問題。

“小哥哥,我好害怕”,葉黎一邊說着,一邊拉住李肅他的衣角,看樣子是不會放開了,因爲她怕,她真的怕。

“李哥,小弟把命就交給你了,你等下一定要保護好我啊”,秦風此時也是把命再次再次交給李肅了,也再次再次不交不行了,不交李肅,那就交鬼魂好了,就這兩個選擇了,看秦風他想選哪一個,當然是選擇交給李肅啦。

“李肅,接下來我們怎麼辦,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動,還是”,劉美熙看到現在這種情況,於是,再次的向李肅他確認一下,是真的要在原地不動嗎,但劉美熙她問完之後,就馬上意識到自己問錯了,之前李肅他說過,他被限制了。

那麼自己也就有可能會,會死嗎,會不會隨着第三階段的“開始”就死,那麼到底現在是不是第三階段,又或者還。

伽椰子它現在的怨氣就已經很重很重了,哪怕是它不再殺人,它也可以一直擁有實體,因爲它現在的怨氣就已經重到了一個地步,它的怨氣,之所以會有現在這麼大,原因還是因爲它殺了不少的人,至於它到底殺了多少的人。

這個就不知道了,但有一點很奇怪,爲什麼它殺了這麼的人,李肅就一點都不知道呢,李肅他不是有感應鬼魂殺人的能力嗎,那是爲什麼,爲什麼伽椰子它殺人的時候,李肅就真的一點,一點都不知道呢,這也太奇怪了吧。

葉黎她突然這麼一叫,那肯定是她看到了什麼,並且還是很可怕的東西,要不然的話,她也不會這麼的害怕,她的這一聲尖叫,也起到了一個作用,那就是,把李肅他拉回現實了,不在回憶中了,曾經多少的回憶,這一下就。

就全部都給拉回來了,“怎麼了,你看到什麼”,秦風在葉黎尖叫之後,就馬上向葉黎問道,但,其實秦風他的心裏也已經猜到了一點,葉黎她應該是看到了鬼魂,或者什麼可怕的東西,但不管是哪種,從她的尖叫聲就可以。

伽椰子它此時還在一點一點的往前爬,一點一點的向李肅等人爬過來,“你很怕嗎”,這時李肅突然對自己身邊的葉黎說道,“嗯,我好怕”,聽到李肅問自己,葉黎她也如實的回答了李肅,沒錯,她是很怕,她是很害怕。

無敵劍神 “那好吧,那你繼續抱着我”,李肅不知道是哪根筋出現了故障,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哎,算了算了,畢竟李肅他也是血氣方剛的男兒嘛,“嗯,謝謝小哥哥”,這個葉黎還真是個小妖精,很迷人也很可愛,讓人有想保護的。

有想保護的慾望,秦風、程陌和劉美熙三人,他們三人現在是感到非常的恐懼和恐慌,因爲,伽椰子它馬上就要來了,儘管它爬得再慢,但現在時間也過去這麼久了,它也總該是要爬過來了,要爬到自己的面前了,它,絕對。

由於它也沒有給提示,所以,李肅他根本就不知道,這到底是第二階段的任務,第二階段的任務還沒完,還是已經。

“你先鬆開我一下”,看到伽椰子它已經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於是李肅對葉黎說道,先擺平伽椰子它再說,之後還會遇到什麼,那就是之後的事情,現在先顧好現在再說,先顧好大家再說,聽到李肅說,要自己先鬆開他,於是。

於是,葉黎她也只好先將李肅鬆開,她現在連眼睛都不敢睜開,可能是被之前嚇的,太可怕了,嚇到心靈裏面去了,這一時半會的,就會一直害怕,一直害怕,沒辦法,伽椰子它的形象也確實是嚇人,它那黑長的頭髮就先不說了。

“嗎的,之前真的是快要嚇死老子了”,程陌也不爽的說道,是啊,一直被驚嚇的心理,也是不好過啊,但現在好了,伽椰子它終於被李肅給定住了,暫時,也是沒有什麼危險的,還好還好,被定住了就還好,哪怕是李肅他不想。

就是魔王它突然把伽椰子帶走的,“大家小心,這房屋裏的怨氣陰氣還在,大家千萬不要離開我”,就在秦風他說完之後,李肅他趕緊說道,怨氣陰氣還沒消失,那也就是說,危險還沒有完全的排除掉,還需要時刻的注意。 秦穆然全身沐浴著巨蟒的鮮血以及蛇膽的膽汁,整個人一半紅,一半綠,好不怪異。

尤其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更是令人作嘔。

「呼!總算是解決了這個孽畜了!」

秦穆然看著被炸的巨蟒屍體,長長呼出了一口氣。

「秦大哥。」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躲藏著害怕的君無疏聽到耳邊傳來的爆炸聲響,夠著腦袋,看向秦穆然。

「小疏,我在這裡,沒事,巨蟒已經被解決了,你出來吧!」

秦穆然看著君無疏,笑了笑。

「秦大哥,你好厲害!」

君無疏看著全身染血,散發著異臭的秦穆然,沒有絲毫的嫌棄,反而是一臉的崇拜。

「呵呵!還好,還好!」

秦穆然笑了笑。

剛才他或許還沒有感覺到累,但是現在巨蟒被解決了,秦穆然卻是發現累的感覺猶如潮水一般地向著他涌了過來。

「小疏……我……」

突然,秦穆然的身體一愣,他此時感覺到了身體的異樣。

「這是……中毒了?」

秦穆然感覺到體內的情況,第一反應就是自己中毒了。

可是他沒有被什麼東西襲擊啊,怎麼會中毒?再加上自己泡了那麼多年老道士親手調配的葯浴,早就已經百毒不侵了,根本就沒想到中毒這件事。

「嘭!」

秦穆然話到嘴邊,便是感覺全身無力,隨後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秦大哥…….”君無疏沒有想到秦穆然會直接倒在地上,這可是嚇壞了她。

急忙向著秦穆然跑了過去。

秦穆然倒在地上,此時他的嘴唇已經逐漸發黑,那不是蛇膽膽汁的顏色,而是貨真價實中毒過後的癥狀。

全身在抽搐,身體散發出一股臭味。

君無疏仔細查看了下秦穆然,臉上也滿是慌張。

「秦大哥,你怎麼會中毒?」

君無疏看著秦穆然不省人事,關心地問道。

秦穆然此時的狀況很是糟糕,他完全低估了巨蟒蛇膽的毒性。

雖然說巨蟒的蛇膽確實是大補之物,可是這頭巨蟒那可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物啊!

光是蛇口中噴出的毒物就能夠讓一片地區寸草不生,更何況是凝聚了他全身毒液的蛇膽呢!

秦穆然吞食了那麼多的蛇膽膽汁,又被蛇膽膽汁沐浴,哪怕有老道士調配的葯浴讓他已經百毒不侵那也是沒有任何用的。

「秦大哥,我現在就你一個親人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君無疏畢竟才只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看到這種場面,頓時焦急地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葯姨說我的血能夠解一切的毒,秦大哥,剛才你救了小疏,現在小疏就來救你!」

看著秦穆然的氣息越來越弱,君無疏的眼中閃過一抹堅定。

她用牙齒咬破自己的手指,頓時,鮮血從手指上流出。

若不是周圍的環境有些黑暗,可以發現,君無疏的鮮血里,摻雜著一絲五彩的顏色。

「秦大哥,你喝了小疏的血就能好的!」

君無疏說著,沒有一絲猶豫,直接就是將自己的手指放到了秦穆然的嘴唇邊,同時擠壓手指,讓自己的鮮血滴落到秦穆然的口中。

一滴,兩滴,三滴……….一滴接著一滴地滴落到秦穆然的口腔中。

秦穆然吞食著君無疏的鮮血,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秦穆然在喝了君無疏的鮮血以後,臉上的中毒黑氣竟然在逐漸退散,嘴唇也開始逐漸恢復正常的顏色,身體上的毒素都在逐漸的退去。

「咳咳!」

秦穆然那一聲咳嗽,終於是緩緩睜開了眼睛。

「小疏?」

秦穆然睜開眼后,便是看到君無疏的臉色有些慘白。

大量寶血的流失,讓君無疏看起來有些虛弱。

原本她就是個孩子,現在失去了這麼多寶貴的鮮血,整個人別提多憔悴了。

「秦大哥,你沒事了啊!太好了!」

君無疏慘白的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果然,葯姨沒有騙自己的,自己的鮮血真的能夠解毒!

「小疏,你這是?你用你的血救我了?」

秦穆然知道自己中毒了,隨後便是沒有了意識,可是當他醒過來,發現自己嘴角的鮮血,再看看君無疏的手上那還未乾涸的血跡,以及虛弱的臉色,怎麼會猜不出發生了什麼。

「秦大哥,葯姨說過,我的血是九鳳血,能夠解世界上的一切毒。剛才看你中毒了,快死了,小疏好怕,就用血救你了!」

君無疏看到秦穆然這樣,以為自己犯錯了,立刻委屈地說道。

「九鳳血?!」

秦穆然聽到君無疏說自己的鮮血是九鳳血之後,整個人都懵了。

別人不知道九鳳血代表著什麼,他可是從老道士的古籍上面看到過九鳳血的記載。

天下第一寶血!

傳聞每一任的苗疆聖女都身具九鳳血,每一代都會出現一個有九鳳血的女子,而這個人就會是未來的苗寨繼承人。

苗寨的圖騰便是上古九鳳鳥,傳聞九鳳鳥擁有九頭,聲鳴動,孽障破!

任何毒物在九鳳鳥下都得臣服。

原本當時秦穆然看到這個記載的時候,以為只是神話傳說,怎麼可能會有人擁有這麼神奇的鮮血,但是現在看來,是真的!

「小疏,你不會是苗疆的聖女吧!」

秦穆然看著面前如同犯了錯的君無疏,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嗯!我和葯姨原本在苗寨生活的很好,都是古那力那個壞蛋,他暗算了葯姨,我們只能夠逃命,而葯姨卻受傷了。我想要用血救藥姨,可是葯姨說什麼都不願意。」

其實,當初葯無雙所中的毒,君無疏完全可以治療,奈何葯無雙不想讓君無疏元氣大傷,這才導致了自己毒入骨髓,藥石無靈。

「我去!沒想到我竟然救了一個苗疆聖女!」

秦穆然在心裡無奈一笑。

「小疏,謝謝你救了秦大哥的命。」

秦穆然笑了笑。

「要不是秦大哥,可能小疏早就已經死了,秦大哥救了小疏,小疏自然能夠救秦大哥的時候也會救。」

君無疏天真爛漫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來,小疏,秦大哥背著你,我們得快點走了,萬一那群人追上,就麻煩了!」

秦穆然對著君無疏說道。

「秦大哥,你現在的身體可以嗎?」

君無疏有些擔心地問道。

「放心吧,這點事情對於你秦大哥來說,還不算什麼!」

秦穆然笑了笑。

九鳳血的功效秦穆然算是切身體驗到了,不過剛剛解毒,全身便是充滿了力量,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好!」

說著,君無疏便是要跳上秦穆然的後背,就在他們說話時,古那力等人也是追了過來。 聽到李肅這麼說,衆人一時之間,更加感到緊張和害怕,“鬼呢,鬼到哪裏去了,怎麼現在看不到它了,之前看到它的時候還沒有現在的這麼害怕,現在感到還害怕一下了”,估計,在衆人的心裏都是這樣想的,這,就是未知。

“大家不用怕了,鬼魂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了”,聽到李肅說的這句話,大家的心裏瞬間放心了下來,恐怕,李肅此時說的這句話,是衆人這麼多年以來聽到的最好聽的話吧,也許還沒有之一,“不在了嗎,那就好,那就好。”

聽到李肅說不在了,秦風他馬上就說道,可可,至於這麼開心嗎,這可還只是剛剛開始啊,之後還會遇到什麼危險恐怖的事情,現在都還不知道呢,好吧好吧,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夠開心起來,那也是很了不得了,至少,秦風他。

他現在不是很害怕了,也不是很緊張了,“小哥哥,那我們現在怎麼辦”,這時,葉黎她撒嬌的向李肅說道,嗯,這一聲“小哥哥”,是有點感覺,這個丫頭,她可能是個演員吧,比較適合去做演員,因爲,她實在是太會演了。

在任務世界裏,李肅他也不會刻意的去觀察其他任務參與者的動作,以及性格和其他的一些,總之,在任務世界裏。

“嘿嘿嘿嘿,全都有哇,水裏火裏不回頭哇”,秦風他也真是配合,也許,這也是他此時心裏想表達的東西吧。

李肅和劉美熙還有葉黎三人,他們三人看着程陌和秦風二人在那裏合唱,也只有不說話,默默“享受”着,他們的歌聲,真的是,浩氣凜然啊,一首好漢歌從他們的口中唱出來,那也是有另一種風味啊,至於是什麼樣的風味。

那就要看大家怎麼去理解了,“路見不平一聲吼哇,該出手時就出手哇,風風火火闖九州哇”,“該出手時就出手哇,風風火火闖九州哇”,“嘿呀依,兒呀唉,嘿唉嘿依兒呀”,程陌的這一聲嘿依呀,真的是唱到了這首歌的。

秦風和程陌二人唱完之後,也不打算再唱了,應該是發泄的差不多了,發泄完了,心情也沒有之前的那麼激動了,說真,唱歌也是需要心情的,也是非常需要心情的,有時候,同一個人,不同時的心情,那唱出來的歌,也是。

也是不會一樣的,所以,人自己儘量的要學會控制自己的心情和情緒,當然,這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哦,儘量吧,能做到更好,實在不能,也算了,也不用去強求,這個是看個人的,不是全部,也不是哪一個人,但願可以吧。

接下來,李肅、葉黎、劉美熙、秦風、程陌五人,大家互相的聊了聊天,打發時間,當然,衆人還是都和李肅說謝謝了,要是沒有李肅在的話,自己可能現在已經死了,而且,還會死得很慘,多謝李肅了,非常感謝李肅,等等。

“哎,終於到時間了,真的是磨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秦風他隨後說道,聽到秦風這麼說,大家的心裏何嘗不也是這樣,是啊,兩個小時真的是磨人啊,雖然知道了是沒有危險的,但畢竟此時此刻還是在任務。

不知道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呢,“老弟,現在不用再怕了,管它來什麼,反正我們有李肅老弟在,還怕什麼。”

程陌現在倒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對誰都是稱兄道弟的,也好,在任務世界裏本應該如此,不應該再出現什麼任務參與者們之間的勾心鬥角了,因爲,任務世界實在是太危險可怕了,首先,任務參與者們進來之後,要先想想。

到底是第二階段還是第三階段,李肅他暫時也搞不懂,只能先看看再說了,還有什麼辦法呢,劉美熙和葉黎她們。

李肅說完之後,衆人便立刻準備動身了,準備動身前往下一棟房屋,不管下一棟房屋裏面會有什麼,大家都必須得去,因爲這是“它”的“命令”,也是任務的規定和要求,那麼好吧,去就去,反正都已經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了。

下一棟房屋,就選挨着現在這棟房屋最近的那一棟吧,從左到右,現在,李肅等人要去的是從左邊開始數的第二棟房屋,之前是第一棟嘛,第一棟,現在也就那樣了,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任務參與者死亡或者傷害,最多,最多。

老街中的痞子 此時,李肅等人已經到了第二棟房屋的門口,正準備要進去了,“我先去開門,大家站在我身後,這棟房屋也有很重的怨氣和陰氣,裏面肯定是有鬼的,大家等下小心一點”,李肅說完之後,衆人知道里面又有鬼,但也知道。

也知道李肅他可以對付鬼,所以,倒也沒有那麼害怕,“嗯,知道,知道”,葉黎那個小丫頭,現在也不怎麼怕了,這是肯定的啊,都看到李肅這麼厲害了,還怕什麼,還怕個什麼哦,完全不用怕,好不好,大家的心裏都是。

“任務參與者李肅,暫時禁止使用道術”,當李肅等人全部都走進房屋之後,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在衆人的腦海中響起,“不是吧,李肅你不能使用道術了,那,危險了”,秦風聽到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立刻對。

立刻對李肅說道,“小哥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葉黎當然也是聽到了,於是,也很着急的向李肅問道,“李肅,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辦法的”,劉美熙本來不想說話,但還是覺得有必要,要說一下,所以,也就和秦風、葉黎。

和他們一樣,向李肅說了句,“要我看,李肅老弟啊,你突然不能使用道術了,也不是說,我們就真的危險了,你之前和我們說過,任務它是相對的,它是有限制的,它既然禁止你使用道術,那也就是說,鬼應該也不能亂殺人。”

有點奇怪啊,她就真的這麼怕嗎,爲什麼其他人都沒有叫,就她一個人要叫呢,她到底是看到了,是又看到了什麼。 秦穆然背著君無疏正要離開,卻不曾想古那力等人的速度會這麼快,已經追趕了上來。

「哈哈! 農妻是個狠角色 好一個明修寨道,暗度陳倉!葯無雙那個見人以為她拖延時間就能夠阻止我們追上來了,沒想到還是被我們追上了吧!」

古那力張狂的聲音從遠處的樹林里傳來。

「不好!秦大哥,那群壞人追過來了!」

秦穆然背後的君無疏立刻害怕地說道。

「小疏別怕,有秦大哥在,一定沒事的!」

秦穆然將君無疏放下,揉了揉君無疏的頭髮,隨後將其護在了自己的身後。

先不說君無疏本身的實力如何,就因為剛才餵了自己喝了那麼多的血,秦穆然就不會讓這個小女孩遭到迫害。

「哼!正好,你們來了,省的我們再走了!」

秦穆然看著古那力,臉色陰沉的厲害。

此時,他臉上的蛇膽膽汁和鮮血已經擦拭乾凈,若是仔細看的話,還是能夠隱約看到他的鬢角殘留的污漬。

「大言不慚!小子,識相的話,交出你身後的那個女孩!我們苗寨可不是你能夠得罪的起的!」

古那力揮舞了下手中的彎刀,面目猙獰地威脅道。

「好一個苗寨,我倒要看看,苗寨有什麼厲害的!正好要去你們苗寨一趟!」

秦穆然冷哼一聲,絲毫不將古那力的威脅放在眼中。

「好膽!給我殺!」

古那力目光一寒,當即便是命令身後的苗寨子弟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毒蠱滅世!」

一人吹奏口中的小笛子,悠揚的笛聲傳來,頓時,從他的小笛子中飛出了許多細小的毒蟲,落地以後,迅速變大,剎那,成百上千的毒蟲向著秦穆然涌了過去。

「呵呵!」

秦穆然笑了笑,一步踏出,腳尖頓時震蕩出的氣波,將向他聚攏的毒蟲全部擊飛了出去。

「就這點的話,怕是你們都要死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當即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