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恩,成文給我讀書的。”範金喜說這話的時候帶着驕傲。金成文雖然窮,但他人很好,從小兩人青梅竹馬,金成文和範金喜之間甚至從小就有約定,長大以後結婚。

“切,一萬很多?恐怕存了一年多吧?表妹,你若是想讀書我給你三萬!”潘鴻樂大氣道。原本潘鴻樂並不是大方的人,但此時眼前還有八個仙女一般的美女,打扮一看就知道是城裏人,潘鴻樂怎麼能在美女面前丟臉呢。

“潘鴻樂,你別逼人太甚了!”金成文很不滿意潘鴻樂老是有事沒事諷刺自己,頓時警告。

“金成文,你是搬運工沒錯吧?你爸媽都死了沒錯吧?你是窮人沒錯吧?我說錯什麼了?你倒是告訴我!一萬塊你告訴我是你撿的你看我信信?肯定是平時省吃儉用存的吧!”潘鴻樂牙尖嘴利,得意非常。

全村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潘鴻樂怎麼會不知道。金成文的父母是車禍死的,死的那年金成文十四歲,從此就結束了學業獨自生活,後來是找了份幫人扛大米的活,一做就是五年,而且工資極低,以前貌似才七百還是八百。

潘鴻樂的話讓宋德華震驚,連同紅中等人也是臉上露出不可思儀的表情。他們卻不知道金成文的父母居然都死了。宋德華記得在車裏金成文說起他的母親時那充滿溫馨的樣子,那裏像是一個失去父母的人能擁有的幸福模樣。

“潘鴻樂,我說我可以,但不能說我父母!”金成文怒道,低沉的聲音卻是帶着悲憤。

“表歌,你就少說兩句行不行?!這一萬塊即使是成文存一年存的也是成文辛辛苦苦賺的錢,我要是讀書我寧願用成文的一萬塊也不會要你的錢!”範金喜覺得潘鴻樂依舊和過去一樣,自以爲很了不起一樣,看不起金成文並且欺負他。

“表妹,你不能幫外人呀!我又沒說錯話,難道金成文爸媽不是車禍死的?難道他不是窮鬼?不是窮鬼還天天吃饅頭吃榨菜什麼的垃圾食品?!”潘鴻樂也惱怒,他就是不明白爲什麼這個漂亮表妹就是要幫金成文,每一次都這樣。自己長的比金成文好看,比他有身份,比他有錢,但範金喜就是不理自己,不領自己的情。

“好了!”響亮的聲音突然在客廳迴盪。說話的是宋德華。

原本還想說話的金成文停了下來,他也知道潘鴻樂說的沒錯,自己確實父母早死,自己貧窮。但金成文只想爲死去的父母爭取一點尊嚴而已,但此時宋德華開口,金成文只好把心裏的憤怒壓了下去。

潘鴻樂怪異的看向宋德華,實話說從開始潘鴻樂只注意到那八個美女,倒是沒怎麼注意宋德華,沒把他放在眼裏。 從召喚惡魔開始無敵 此時見宋德華開口插事頓時讓潘鴻樂有些不愉快了。

“你算那根蔥?在這裏瞎叫什麼!”潘鴻樂不滿道,一個外地來的人還那麼囂張,真是少見。

“潘鴻樂,不可以這樣對宋大哥說話!”金成文忍無可忍,同時內心對自己有些不滿。爲什麼自己就要扛大米,爲什麼自己就沒出息!不然也不會被潘鴻樂那混蛋天天看不起,冷嘲熱諷。

“宋大哥?是你大哥,在我眼裏算個鳥?”潘鴻樂瞥嘴,反正是吵翻了,潘鴻樂也沒打算給對方留點面子。

“你在我眼中連鳥都不算,去年買了個表的!”宋德華也是人,出與職業宋德華可以瞬間將眼前的潘鴻樂殺死或揍一頓。但宋德華現在是普通人,普通人敢怒敢罵,誰怕誰。

“去年買……?”潘鴻樂卻是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一時不知怎麼答了,腦海思索對剛在罵自己什麼。

金成文和範金喜倒沒在意宋德華的話,倒是白板等人俏皮的笑了。她們知道宋德華很厲害,一招一個高級保鏢也不過如吹口氣那麼簡單,卻不知道宋德華罵人也那麼兇悍,罵得對方連怎麼回事都不知道。

也許是感受到美女再笑,潘鴻樂知道自己肯定被眼前這個普通青年罵什麼了,頓時瞪眼看着宋德華,如要決鬥一樣。

“潘鴻樂,你出去吧,這裏不歡迎你!”範金喜最後忍無可忍,今天潘鴻樂簡直就上來落金成文面子,來落自己面子。這讓範金喜覺得潘鴻樂是越來越放肆了,連金成文的朋友也不放在眼裏,這將會使金成文以後在朋友面前怎麼擡頭! “表妹?你,你什麼意思?你不想那份工作了?你敢趕我出去?!”雖然過去範金喜也經常說趕自己出去,但從來沒有正面說,頂多就這樣警告而已,但這次範金喜居然直接點着自己的名字讓自己出去。這讓潘鴻樂感到很沒面子,尤其是當着那麼多人的面,還與美女。

“我就是去和成文一起扛大米吃榨菜我也不需要你幫我找的工作,謝謝!!”範金喜說謝謝的時候帶着很重的語氣。

金成文對範金喜投去感激的眼神,這個世上也許只有範金喜會一直站在他的旁邊了。

“範金喜,你會後悔的!你爸爸求了我那麼久我才答應,你以爲工作那麼好找?輕輕鬆鬆一個月三千的工作你去那裏找?!你會後悔的!”潘鴻樂知道今天自己是待不下去了,原本還想把範金喜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然後展開追求,將範金喜泡到手。反正他們沒有血緣關係,說是表其實卻是範金喜爺爺結拜兄弟表下來的而已。

潘鴻樂憤憤起身然後向外走去,今天臉上無光,潘鴻樂將所有的仇恨都放在了金成文和範金喜身上。日後他一定要把金成文揍成殘廢,把範金喜搞到手慢慢折磨,折磨的不成人樣。他們必須爲今天的事買單!沒有任何事情是錢搞不定的,只要自己給點錢,找幾個混混過來,金成文不殘廢都難了!

“等等!”宋德華的聲音響起,從潘鴻樂離開的那一刻宋德華就留意到了潘鴻樂那歹毒的眼神,若是今天不把潘鴻樂徹底打垮,恐怕日後金成文和範金喜有麻煩了。

“怎麼?你也有資格臭我一頓?還是你替範金喜後悔了要求我幫她?告訴你,晚了!”潘鴻樂得意道,他就喜歡在他們臉上看到後悔的模樣,那是種很奇妙的舒服感。

“你一個月多少錢?”宋德華淡淡問,正眼沒看潘鴻樂一眼。

金成文和範金喜奇怪的看向宋德華,難道宋德華真的要求潘鴻樂辦事?

一旁的白板等人則繼續安靜的喝茶,她們跟着宋德華自然知道宋德華不是那種蛋疼的人,而如今這樣開口肯定是宋德華又準備拿眼前的潘鴻樂開刷了。

“五千!連你們城裏人的工資恐怕都沒我高了吧?你終於知道我剛剛說的是對的?”潘鴻樂聽到這裏心裏漸漸開心起來,看來自己比城裏人還有優越感。

“太少!”宋德華搖搖頭。

“什麼?!太少?你腦子有病吧?”據潘鴻樂所知在他們工廠還有很多是城裏人呢,都是他的員工,一個月兩千多而已。城裏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這是潘鴻樂一直以爲的事。

“金成文,以後你爲我做事,我一個月給你一萬,先預支九個月工資給你!”宋德華沒理會那眼睛要吃人看着自己的潘鴻樂,而是微笑對着金成文道,同時對白板使了個眼神。

白板醒目的站起身子向外走去,所過之處清香撲鼻,這是天然女人的體香,少有女人有。這種獨特的體香在錯過潘鴻樂的時候差點連魂都勾走。讓潘鴻樂內心直罵城裏女人都是妖精,都騷的不行,身上噴那麼多香水。

金成文依舊在發愣,他搞不動眼前的宋德華在說什麼,剛剛自己沒說要給宋德華工作,而且宋德華也沒和說要自己做事呀?並且一個月一萬,這是什麼工作工資有那麼高?同時金成文又擔心起來,若是自己真的做肯定是做不過來,什麼樣的報酬做什麼樣的事,這一點金成文很清楚。

“宋大哥,你真的請我做事?”金成文需要錢,這是事實,而他要錢餓是爲了範金喜,爲了讓她能讀好書,能有好的環境,能給她好的生活。正如潘鴻樂說的,自己父母早死,現在自己就只有範金喜一個人,希望能彼此在一起,走下去。

“當然!”宋德華微笑,即便沒有潘鴻樂出現,宋德華也早晚會讓金成文成爲自己的人。幫助過自己的人,宋德華加倍償還。金成文救了烈赤月和猥瑣,那就等於幫了宋德華。

“切,你就聽他吹!一個月一萬塊?!你這個扛大米的會做什麼?讀書也纔讀到初中文化而已,只是初一。人要有自知之明!”潘鴻樂聽後笑了。宋德華在他眼裏恐怕連自己都不如,起碼自己全身牌子貨,而他呢?也不知是什麼地攤貨。居然那麼大的口氣說要請金成文做事,一個月一萬?吹牛不打草稿!

金成文同樣有些疑惑,自己的確沒文化,但金成文知道宋德華不是在欺騙自己。

“沒什麼的,就是陪喜妹子一起上課去就是了。金成文你的學費我全包了,而喜妹子則靠你了。你去讀書,我一個月給你一萬!生活費什麼的我全包了。”宋德華懶懶道。

“啊?”

“啊?!”

金成文和範金喜同時驚訝出聲,看着宋德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也叫請人?擺明是在幫助金成文和範金喜。

紅中等七人笑了,相互對視,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她們又不是不認識宋德華,自然知道宋德華的爲人。但此時宋德華玩這一出卻是適合他們口味,花錢請人去上學。

“神經病!”潘鴻樂看白癡一般看着宋德華,他終於知道眼前的宋德華腦子有病。

“宋大哥,這怎麼可以,你這不是請我工作,那我不接受了!”金成文自然不會接受,他要靠自己努力創造美好生活。

“金成文,我說真的,小時候沒讀好書,所以我請你就是爲了替我上學,然後學成後到我家教我,還有你得把課堂老師講的東西記錄好,以便以後教我用。”宋德華一臉正經。當紅中等人卻偷笑,幾乎大聲笑了出來。宋德華又在玩忽悠。

“這……”金成文不說話了,他倒也聽說很多有錢人沒讀到什麼書,小學畢業。如果宋德華說的是真的那也說的過去,那麼年輕又那麼有錢,恐怕十歲左右就出來闖社會了。

想到這裏金成文眼神暗淡,他也十四歲出來工作了,已經五年,但依舊還是扛米,一個月一千多。現在金成文感覺自己依舊很失敗。

“傻子,有病!表妹,你們還真信他?恐怕他連一毛錢都拿不出來吧?盡騙人!”潘鴻樂纔不信什麼頂替上課什麼的,見鬼去吧。

“回來了!”正在這是白板手拿袋子走了進來,直徑來到桌子,然後把袋子裏的東西拿了出來。

一紮,一紮,一紮,又一紮……一連九紮,全部是嶄新的鈔票。每一紮就是一萬,剛好九萬,正是剛剛宋德華說的預支九個月的工資。

潘鴻樂看傻了,眼前的錢就如地上撿到的那樣不值錢,桌子上一堆錢就在他的眼前,甚至能聞到濃郁的油墨味。

“宋大哥……”金成文說不出話來了。範金喜同時挽着金成文的手呆呆看着桌子上的錢,眼眶帶淚。她渴望讀書,真的。同時她希望金成文能和自己一起讀書,這事一直隱埋在心裏五年了,從金成文父母死後,從金成文結束學業扛大米後。

今天終於願望實現,也許金成文還聽不出宋德華的意思,但範金喜卻是知道的。範金喜在幫他們兩人,而不是說真像宋德華說的那回事在頂替金成文讀書,然後畢業後去教他。只有金成文老實才不知道這話的意思,但範金喜明白。

此時範金喜感動的流淚,一點一點的淚水忍不住的流了下來,如小河璀璨動人。

“哼!”潘鴻樂氣死了,問題是那種氣的又不知道怎麼出的氣。眼前的幾人明顯是有錢人,久經城市的潘鴻樂自然知道不能得罪有錢人。但他又不甘心,尤其是知道金成文那混蛋居然走狗屎運認識了宋德華這個傻子。一個月一萬!並且只是上課而已,說白了就是送錢給他。

金成文直接從一個搬運工變的工資比他還高的人。這讓潘鴻樂很難接受,心裏別提多氣憤了。

“學校我會選好的,到時候你們一起去,目前就選爲清水大學吧!”宋德華思索後說道。

潘鴻樂白眼一翻幾乎就要暈了過去。清水大學?全國第一大學吧?而且也叫貴族大學,都是有錢人和讀書最優秀人去的地方,那裏的教師據說年薪百多萬,全是來自各國出名的教師。那混蛋居然說讓金成文和範金喜去清水大學?有病吧!

“你傻呀,清水大學?就他們兩人還能上清水大學?一個學期學費八萬?”潘鴻樂倒也聽說過一些,據說八萬只是對優秀學生的學費,而不是憑成績考進去的一學期要三十多萬吧。

“聰明,所有費用我包,所以金成文,你的工資很不幸的要漲了,一個月十萬吧!”宋德華隨意道。

金成文和範金喜處於模糊的狀態,因爲宋德華的話太震驚了,對於他們讀書人來講,那裏就是天堂。

但潘鴻樂張開嘴巴說不出話了,有這樣玩的嗎?工資就從一萬漲到十萬了?錢不是錢呀!

現在潘鴻樂除了羨慕妒忌恨還能說些什麼呢?但潘鴻樂更多的則是怨恨的看着宋德華,心想等下對方出來的時候自己喊上兄弟們好好對付他纔是。 “不,不好吧,宋大哥。”金成文內心也是激動不已,他無父無母后的五年裏除了金成文關心他就沒有別人,而如今卻多了眼前的宋德華。

“我們說好的,我請你來工作,薪水肯定是由我說多少就多少給你呀,我是老闆還是你是老闆?”宋德華反問。

“你,你是!”範金喜肯定說不過宋德華,現在的宋德華是越來越成精,如老油條一般。

“成文,算了,既然是宋大哥是老闆那麼一切聽宋大哥的就是了。”金成文比範金喜要聰慧,頓時搶答道。範金喜什麼都好,就是有些傻,不過金成文喜歡範金喜這一點,這也是現在極少男人擁有的個性。

“那好吧。”見金成文也堅持範金喜知道自己只能答應宋德華,多年來只要金成文支持的肯定是對的。同時內心更是告訴自己要好好學,然後報答宋德華。

“這纔是真男人呀!”宋德華又感慨道。

“切!”現在最不爽的人就只有潘鴻樂。現在潘鴻樂相信眼前這個穿的一般的青年是有錢人了,沒錢人拿出那九萬塊的時候那裏來的痛快。

不過現在潘鴻樂很是矛盾,心裏即恨眼前笑意正濃的宋德華,但同時又有點想巴結宋德華的意思。因爲眼前這個人是有錢人,那麼自己若是巴結上了肯定大有前途。比起範金喜的木納,潘鴻樂認爲自己還是極有商業天賦的。

“潘鴻樂,你還不走嗎?”金成文也注意到了眼前這個早被自己下逐客令的潘鴻樂。

“這地方寫你名字了?爲什麼我一定要走?!”潘鴻樂耍賴道,樣子不可一世。

“你,你簡直就是個無賴!”金成文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眼前的潘鴻樂,打不是罵不是的。

“喂,人家不歡迎你就走開吧,別礙眼了。”宋德華突然回頭對着潘鴻樂道。

潘鴻樂原本想巴結宋德華的念頭瞬間被抹殺,眼前這個老闆可是自己印象差到極點,要想巴結他顯然是不可能的,從每一次對自己講話就可以知道。

“這個村是我們的村,你是外人,你有什麼資格說話?”潘鴻樂現在也不留半點情面,直接反擊。

“滾!再不滾我直接把你丟出去!”宋德華和善的表情瞬間變的嚴肅,冷眼對着潘鴻樂道。

寒冷的殺意,是的,潘鴻樂感覺到的是一股寒冷的殺意和怒火。眼前的宋德華讓他後背冷汗直冒,身子居然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眼瞳收縮。

當一個殺了無數人的人走在普通人羣裏將顯得格外不同,即便他在笑,都可以帶着令人感到無盡恐懼和恐慌,這就是氣場。

如今宋德華則是利用自己的職業和多年裏的果斷和彪悍兇狠形成一股肅嚴的殺氣,如萬馬奔騰一般射向潘鴻樂身上,口中一張一合說着什麼。

“再不走,我就殺了你!”口型一張一合念着,但潘鴻樂已經看出宋德華那一張一合說着的是什麼話,頓時更加害怕。都說有錢人冷酷無情,殺人不眨眼。得罪他們說不定自己走在路上就被人殺了,因爲他們是有錢人,有錢就沒有辦不到的事,沒有殺不了的。

新聞上曾說過一個殺手的價格也不過才上萬就可以,如果眼前這個一臉兇狠的老闆真的請人殺自己,那麼自己逃都逃不掉!

現在潘鴻樂感覺自己就是愚蠢的螞蟻,剛剛還在想着報復宋德華,要知道人家錢多的都可以砸死自己了。

潘鴻樂逃了,是的,逃了。在感受到宋德華那冰冷的殺意後潘鴻樂最後還是逃了,他還有大好前程,犯不着得罪這些有錢人。至於金成文和範金喜,只當他們走狗屎運就是了。

“還是你厲害!”白板原本想上去將潘鴻樂丟出去的,因爲一個男人無恥到這個地步其實很令人討厭了。白板最是不喜歡這樣墨跡的男人,一點也不像個男人。

“是,你厲害!” 監獄男友是超模巨星 宋德華笑道,對待敵人和自己人就該是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態度。

“哼!”白板面對宋德華的取笑自然只好冷哼,幾乎從開始兩人就這樣對抗着,一時不對上幾句倒是覺得不自在了。

宋德華還想說什麼,結果李靜的電話卻是將這個氣氛打斷了。

“警察美女,少見給我電話呢!”宋德華示意白板自己接電話,然後在白板沉默下去的時候接通電話。

“有空嗎?”手機那頭的李靜語氣卻是有些嚴肅,似乎是遇見什麼不好的事情了。

“警察姐姐傳喚,必須有空!”宋德華直接道。

“來北環路,有點事情需要你幫忙。”李靜的聲音有些冷淡。

宋德華知道這個時候不是耍嘴皮的時候了,因爲李靜的語氣裏似乎表示着她的眼前正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着。

“馬上到!”宋德華直接說完掛電話。

“金成文,喜妹子,朋友頭點時候我不得不離開會,等下就回來談讀書的事好嗎?”宋德華掛了電話擡頭看了看金成文和範金喜道。

“好,宋大哥有事忙先忙。”金成文有些恐慌。眼前的宋德華太客氣了,那裏像是一個老闆的模樣,其實就如自己身邊的朋友一般那麼真實真切。

最後宋德華微笑站起身子向外走去,行色匆匆。

宋德華起身走的時候白板等八人也跟了上去,現在八人是宋德華去那裏他們就去那裏,緊緊相隨。

金成文和範金喜站起來一直把宋德華等人送到村門口,目送着宋德華匆匆離去。

“成文,你是怎麼認識宋大哥的?”範金喜至今感覺就如做夢一般,若不是剛剛桌子上的錢都是真的,摸起來很實質感,範金喜甚至懷疑自己真的在做夢呢。

“我……”金成文自然不好意思將自己爲了範金喜的學費然後就來了出攔車借錢的戲。

“不管怎麼樣,宋大哥還真是個了不起的人物,從八名姐姐看他的眼神以及忠心的默默跟在他身後就知道了。”範金喜沒得金成文解釋完再道,反正金成文憨厚老實不善言語這事範金喜早習慣了。此時見遠去的宋德華後面跟着的白板等人,範金喜有內心不由的有種羨慕感。

“是呀。”金成文附和,對於宋德華他是真心折服,這樣的一個好人自然身邊有很多女人喜歡了。

北環路。

“唐德見,你又想做什麼?”女人有些惱怒道。

“我?沒想幹嗎,就想來看看你,難道這點小要求要不行不?”唐德見身高一米八幾,身體魁梧卻是個標準的強壯男人,不過和身材不和諧的是他的臉總帶着異樣的猥瑣。

女人長得很漂亮,雪膚黑髮,前凸後翹的身材如魔鬼一般令人看了就想擁抱,渾身上下散發着成熟迷人的風情。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想入菲菲,也怪不得唐德見此時一臉猥瑣。

“你唐德見是什麼東西我李靜怎麼會不知道?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李靜惱火。

穿上制服她是警察,可是脫下制服後她依舊是普通人羣裏的一個普通女人。普通女人就有普通女人的煩惱和鬱悶,就如眼前被唐德見一直才纏着一樣。

“借點錢用用咯,李靜。”唐德見說完貪婪的看着李靜,眼睛如掃描機一般開始在李靜身上上下掃描起來。尤其是看到幾個敏感的位置,唐德見更是多停留了幾下,舌頭舔了舔。

“我沒錢!”李靜看着眼前這個一米八幾的男人,貪得無厭的人。

唐德見冷哼一聲:“你們警察局昨天才發工資吧?”

說完唐德見更是肆無撣嫉,有些得意的看着李靜不說話,雙手抱胸就這樣看着李靜,這次眼睛直接對着李靜高隆的胸脯看着。

“你,你!”李靜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眼前的人她打也不是罵也不是。

唐德見是李靜的表哥,從半個月前不知道怎麼的就找上了李靜,從此幾乎每天都來纏着李靜,今天不是要錢,明天就想到李靜家裏住一個晚上。

反正他就有無窮的理由,就如此時一般站在李靜的家門外又向李靜借錢了,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而李靜也確實煩透了,更主要的是眼前這個表哥是對自己有非分之想,每一次看她的眼神都帶着無比貪婪。

所以這次李靜打電話給宋德華了,爲的就是讓宋德華來假扮自己老公,然後讓唐德見斷了再來騷擾自己的心。

“我前三天才借給你三千塊!”李靜憤怒的看着唐德見。眼前的混蛋居然連自己發工資都知道,越來越小人了。

“總之表哥我今天要錢!不給我我就呆在你家裏不出去了!”唐德見盯着李靜那飽滿x部,“這次我可是連換洗衣服都沒帶的,等下在你家洗澡只好光着身子了!”

唐德見話裏帶着下流,他在試探李靜的底線,或者說想勾引起女人的慾望。

每一個人心裏都有屬於自己的慾望,只是平日裏隱藏在自己正經的臉孔下而已。在唐德見看來自己並不算是壞人,也不色,而是把自己的本性露出來了而已,不像別人,隱藏在正經的臉乓下,實際上還不是和自己一個樣。

“你!”李靜氣急,“唐德見,你怎麼就這麼無恥?” “我無恥?你又能好到那裏?大家還不都一樣,你是人我也是人,只不過我把話說出來了而已,而你不也一樣會想要?”唐德見滿不在乎的說道。

“你,你別含血噴人!”李靜氣得俏臉發白,眼前唐德見講話是越來越難聽了。難道就不知道羞恥?

“是,我含血噴人。你們清高,你們就是聖人,而我就是小人。我是小人呀,怎麼樣?今天要不你借我三千,要不我就賴在你家不走了!”唐德見死豬不怕開水燙。

四周已經聚集了不少人,但也只是遠遠觀看,包括小區保安,他們也只是站在遠處看。唐德見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鬧事,每個人都知道,這傢伙是個無賴,同時衆人也知道這個無賴是美麗李靜的表哥,這是人家家事,大家也就只是在旁邊湊湊熱鬧而已。

“表妹,你到底給不給錢?不給的話,我就住進去了哈!”唐德見每次說是借錢,但實際上和搶差不多,唐德見可不知道什麼叫好言好氣。在他看來自己和李靜是親戚,就夠了。

“我給你錢怎麼樣?”一個聲音突然接了上來,衆人齊聲轉頭,便看到一個相貌平平的青年笑嘻嘻的站在那裏,身後更是有八個絕色美女,每一個都令衆人眼前一亮,風味各不相同。

“你?你又是那個王八蛋呀?沒看我和我家表妹談感情?多管閒事!”唐德見擡頭就罵,然後一愣,把眼睛定格在宋德華青年身後的八個美女,艱難的嚥了咽口水。

“老公!”李靜的救星來了,此時李靜也不管旁邊保安等人異樣的目光,最後撲向青年的懷裏。

“哇!”衆人驚訝出聲。

那身穿休閒服的青年,一身普通連臉蛋都普通的人居然是美麗無比的李靜老公?衆人看着眼前的天鵝蛤蟆配,不單是這樣,蛤蟆身後還有八隻天鵝,每一隻都是天上的仙鵝呀!那蛤蟆何得何能呀!

“老婆,我從易拉克回來了!”宋德華一聽到李靜的話就知道自己今天扮演的角色了,頓時配合道。

只不過宋德華一開口,衆人差點摔倒在地。李靜的老公居然是從易拉克回來的?這也太神奇了吧?衆人可是聽說過那裏,出門買菜都指不定會被子彈打中身亡的地方呀。

唐德見不說話了,臉色有些陰沉的看着宋德華。自己表妹什麼時候結婚的自己怎麼會不知道?似乎親戚裏也沒人說過呀。

“喂,你不是要錢嗎?”宋德華重新把眼光看向正一臉陰沉看着宋德華的唐德見。

“肯定是要了!”唐德見可不是那麼容易服輸的人,雖然心裏知道自己以後沒機會來騷擾和佔李靜便宜了,但不代表他怕眼前這個只有一米七幾的宋德華。和自己站在一起,唐德見感覺一隻手就能將宋德華按倒在地。

“要多少?”宋德華看着唐德見問道,另一隻手則抱着李靜的腰摸了起來。李靜被宋德華抱着只好忍受着宋德華的撫摸,臉上假裝微笑。

“三千!我就要那麼多!”唐德見不缺錢,所謂的借錢也只是接近李靜的藉口,不過現在看來似乎自己已經沒借口了,人家老公都回來了。

還說親戚,結婚都沒告訴他們!唐德見冷冷看着李靜,心裏呸道。

“三千是多少腳?”宋德華笑了,很燦爛。

“角?你傻的吧?三千就三千塊,誰會把三千換成角來給的?你該不是告訴我易拉克里用角的吧?哈哈!”唐德見感覺可笑,眼前的人有病吧?

想不到自己喜歡的表妹居然找這樣的人做老公,眼光真差呀!還不如找自己,起碼自己勇猛精明,不單能讓她舒服還可以讓他感受到一個精明老公的聰明。

“我在問你多少腳,你告訴我就是了,你還要不要錢?”宋德華依舊在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