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到剛剛倉皇而逃的阮氏,加上林棟材那些勾當,她越想越覺得不妙。

跟顧青寒暄幾句,看到孫子吃飽喝足,連忙起身告辭。

另一邊。

黑色小汽車到縣城后,沈凌俊直接把大外甥送到縣醫院檢查。

一幫人在醫院折騰了大半天,直到傍晚,黑色小汽車方才從醫院回到沈家。

沈凌俊並沒有住在單位房裏,而是跟大哥一起建了一棟五層半的自建房。

這自建房比石家飯館氣派多了,有門廊,有花園,白色的瓷磚搭配硃紅色的陽台,加上樓頂上古色古香的涼亭,在這小縣城裏,非常的養眼。

這棟氣派的建築跟縣一中,只隔了一條馬路。

程晚晚幾人進屋時,程嘉傑已經放學回來了。

程嘉傑事先已經知道三舅公去接他們了,看到程晚晚的那一刻,還是難以抑制地激動。

「小九很想哥哥對不對?哥哥也快想死小九了!」程嘉傑激動地抱起小妹妹,眼淚不停地在眼眶裏打轉。

聽到三舅公說妹妹很想自己,程嘉傑激動了一個晚上。

母親早逝的緣故,他比誰都早熟懂事,其實也就一個十歲的孩子。

突然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他好多個晚上直到天亮都睡着,總是忍不住冒出偷偷跑回百花村的念頭。

坐到全然陌生的教室里,他每時每刻都在想,如果自己沒有考第一該有多好,如果在鎮上讀書,每天最少還可以見到大哥二哥三哥他們,周末也還可以回家。

可是,他不能回去,因為他考上了縣中學,不僅奶奶大爺爺高興,連在江城的爸爸知道這個消息后,都特意寫了封鼓勵的信讓大舅公帶回來。

所以,他不能回去。

不管怎樣都不能回去。

多難熬都得熬完這三年!

「我們來找程嘉沁的,不是特意來看你的。」。 到了爛尾樓的大門口就看到了有保鏢在站着。

顧清辭等人的車被保鏢攔下來了,不過她可不是那種會乖乖地配合的人。

「直接開進去!」想攔他簡直就是在做夢。

開車的人一聽,直接踩了油門就開進去了,後面的車緊接跟上。要不是保鏢訓練有素,反應能力夠快,都得被顧清辭的車撞飛。

爛尾樓內,戴高龍已經恭候多時了,看着車直接這麼駛進來,他眯起了眼睛。

等到車停穩之後,孫毅率先下車為顧清辭打開車門。

「呵!好大的排場!」來的人倒是不少,不過他的人也不少。

「比起你,我這點排場算不得什麼。讓你見笑了!」要不是特殊情況,她也不會這樣,安安穩穩過日子不好嗎?

「你就是青鷹?」長得不錯,真是可惜了這副容貌。

「我的人呢?」她不喜歡廢話,薛磊要是出一點意外,她今天就讓戴高龍陪葬。

「等等你就會見到了,我們是不是應該算一下我們之間的舊賬?」想見人可以,那也得先把舊賬結清。

「舊賬?我可不記得我和你結過怨?當初只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而已。」這可不是她今天來都目的,不過既然提出來了,那就一起結了。

「是嗎?那我現在出那人兩倍的價格,買他消息可好?」那段日子,他的「大好前程」差點就被斷送了!

「這可不行,不和規矩。而且,我現在已經是已婚人士了,不缺您那點錢。你還是想想怎麼保護好自己的秘密吧!我平時的單子都是七位數起步的,您的單子人家可才了六位數,要不是因為無聊,誰稀罕去查你!」

還好當初的東西手裏還偷偷留了不少消息,要不然她今天還真的沒有底氣站在這裏。

幾十萬就想要齊全的「東西」,做夢去吧!

「你好大的口氣!」當初,他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挖走他的消息都。

有些事情,甚至都是好久以前的,連自己都記不清了,卻被她給扒出來,還公之於眾!

「我說的都是事實而已,難道不是嗎?」顧清辭若無其事,訴說着一個事實,「我要見薛磊!」

「帶上來!」戴高龍雙手握拳,讓身後的保鏢把人帶上來!

此時的薛磊真的已經算得上奄奄一息了。睜開眼在看到顧清辭的時候,滿臉的不可置信!

但是,剛剛抬起的頭很快就被戴高龍的保鏢摁到地上了!

「聽說你要為了他,滅了我的左膀右臂?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現在的他可不是當初的他了,他就不相信她還有破天的本事!

看到自己的兄弟奄奄一息被人摁在地上,孫毅忍不住想衝上去,卻被顧清辭攔住了!

「是嗎?我的本事,你很快就會知道了!」顧清辭表面波瀾不驚,但是內心早已波濤洶湧了!

今天薛磊受的委屈,她一定要加倍還給戴高龍!她這個人沒什麼優點,就是喜歡護短!

。 「你一口一個門外漢,一口一個我不如你。」

「但你應該很清楚,劉老爺子究竟有沒有病,是不是在演戲。」

「因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進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替劉老爺子查看病情,然後你覺得你有把握救治,所以才會等到我們來!」

「只是,你耽誤的時間太久了,你能救治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所以劉老爺子在你手裡,已經回天乏術!」

「如果不是因為我在,恐怕,劉老爺子必死無疑!」

「所以現在,究竟誰是害死劉老爺子的罪魁禍首呢?」

「至於門外漢?」

「呵呵,如果我真的是的話,那你這種連門外漢都不如的醫生,是什麼呢?騙子么?」

「我……」

趙醫生頓時啞口無言。

即便他在極力狡辯。

但他內心很清楚。

葉秋說的沒錯。

他進入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劉老爺子的病情。

那時候,雖然也是病危,但他也有十足的把握。

所以,他才會和劉左一直等到葉秋四人的到來,準備爭奪財產。

只是,他沒想到,他估算錯了時間,和對自己的醫術太過自信,所以導致了這一切。

「噗通——」

頓時,他癱坐在地,望著葉秋,喃喃道:「你究竟是誰……」

「我說了,我只是一個興趣使然學學醫術的普通人,但因為太過簡單,沒有挑戰力,所以我放棄去當醫生。」

葉秋嘴角勾著笑,淡淡回答。

「我……」

趙醫生徹底說不出話來。

他學醫數十年,結果到頭來,卻連一個興趣使然學醫術的小輩都比不上,沒什麼比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更大了。

與此同時,葉秋看向了劉左,微微笑道:「劉老爺子雖然一直處於病危情況,但並沒有昏迷。」

「所以,在屋裡發生的一切,他都聽得到!」

「所以現在,還不滾么?需要我請你滾出去?」

劉左目色一變,狠狠看了葉秋一眼,一把拉住趙無極,連忙離去。

在劉左和趙無極離開后,葉秋回頭看了劉老爺子一眼,微微皺眉。

「多謝葉先生救我爺爺!救命之恩,沒齒難忘。」

這時,劉龍忽然一拱手,朝著葉秋恭敬說道。

「不用謝,我救你,無非是因為你在電話里的承諾罷了。」

葉秋隨意擺了擺手,道:「你能給我足夠多的利益,所以我才會救你爺爺,你我之間,並沒有所謂的恩情。」

「不過,有一句話我還是要明說。」

「我救得了你爺爺一時,但救不了你爺爺一世。」

「你爺爺的病,其實早已滲入肺腑,如果他再年輕十幾歲,我還有把握徹底治好。

但……」

葉秋搖了搖頭,「他如今的年齡,我強行治好,恐怕還不如就這樣壓制,能讓他活的更久一些。」

話落,葉秋見劉老爺子依舊沒有醒來,微微搖了搖頭,繼續道:「我記得,來之前,你在電話里說過。」

「如果我能救活你爺爺,刀山火海,你都在所不辭。」

「我不需要你刀山火海,只要你今後,唯我兄弟沐凡,馬首是瞻便行!」

話落,葉秋嘴角勾出一抹笑意,直接轉身,颯然離去。

沐凡聽到這話,連忙追上。

待離開劉家后,沐凡才忍不住朝葉秋問道:「老葉,明明你已經收穫了劉龍的好感,為何還要說這些話?」

沐凡很不解,因為這番話在他看來,完全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對此,葉秋卻是微微一笑,回頭看了一眼劉家大院后,神秘道:「以後你就懂了。」

「好了,我還有點事,你先忙去吧。」

說著,葉秋揮了揮手,徑直離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沐凡。

與此同時,劉家院內,卧室中。

劉龍的目色有些不太好看。

饒是他,也絕沒有想到,在最後,葉秋竟會說出這種話。

「咳咳——」

不過這時,隨著一聲咳嗽,劉老爺子睜開了眼睛。

「爺爺,你醒了!」

劉龍和劉小婉連忙上前,扶著劉老爺子起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