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想啊!

這不是忘記了啊!

「沒有,特別想……但是,稍微有點事情……」知了瞥了眼桌上的「圍巾」,尷尬地開口詢問,「老師,你是不是,不太喜歡圍巾,手套帽子啊,之類的?」

「也沒有……」

為什麼不說是啊!這樣我就可以理所應當的放棄了!

「怎麼了嗎?」

「哈哈哈,沒啥!什麼都沒有!」知了忙打哈哈,有些緊張。

「了了,我總覺得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舟啟言頓了頓,「什麼時候回來?我……稍等,我有個電話,一會兒回你。」

「嗯嗯!」

「回來和我說,去接你。」

「嗯嗯!么么噠~」

沒等舟啟言回話,知了就掛了電話。

哈哈哈,你掛我一次,我掛一次,扯平!

掛完電話的知了爽完后,看了亂七八糟的圍巾,嘆了口氣,又得準備重新拆了,拆到一半,電話鈴又響起。

「徐秋?」皺眉按了接聽鍵,「喂?」

「了了,周末有空嗎?」

「沒有。」知了插了耳機,把手機放在桌子上,又開始拆毛線,「還有,再說一遍,叫我大名!」

「看個電影?」

「不看。」

「吃個飯吧。」

「不吃。」

「你不用都拒絕我,我沒別的意思。」

「……我說,我很忙,你信嗎?」知了嘆了口氣,扯了扯繞在手上的毛線,「徐秋,我們真的不可能的。」

「嗯。」電話那頭的徐秋頓了很久,「你確定你不喜歡我了?」

徐秋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自信?

「小時候,不是挺樂意跟著我的嗎?」

「了了,再給我一次機會?」

……

徐秋一個人說了很多,知了搭不上話,沒說多久,見知了沒有反應也就掛了電話。他說的也沒錯,小時候自己樂意逗他,也樂意跟著他。

可是那都是過去了。

看著桌上拆完的毛線,自己現在也是煩的跟個毛線一樣,亂七八糟。

「還是打個電話問悅悅啥時候回來吧。」撥通了電話,過了一段時間才有人接聽,「舒悅在忙。」

「蘇子哲?」

「是我。」

「悅悅忙啥?什麼時候回來?」

「在社團,嗯,瞎忙。時間,不確定。」蘇子哲好像在思考著,又接著說,「不然你過來,要是急著找她?」

急著找,不應該立即接電話嗎?

「不忙不忙,一會兒過去。」

社團這個東西啊,只要沒什麼大事,知了都不用去,有大事了,舒悅就會毫無顧忌地用著知了。然後,知了就知道,哦,這件事算得上是社團里的大事情了。

到了社團教室,一個人也沒有,東西亂七八糟,知了猶豫地敲了敲門,問:「悅悅?蘇子哲?」

「裡面裡面!」舒悅的聲音從裡面響起。知了循聲過去,看到舒悅卷著袖口,搬著東西,「你來的正好,幫我把這些東西搬過去,子哲在那邊。」

「……」真的是太正好了!「我在你心目中果然是個男的……」

「不,了了,你勝似男的!」舒悅鄭重地說完,煞有其事地點點頭,「沒多少了,還有這一點。」指了指角落裡的幾個箱子,抬手用手腕擦了擦鼻尖,灰就蹭到了舒悅的臉上。知了剛想上去幫她擦一擦,她用手肘捅了捅知了,說道,「幹活吧。」

無奈捋起袖子,試探地提了提箱子,嗯,還好,不重。沒走幾步,就看到蘇子哲,穿著白色的衛衣,身上已經沾了灰。

「來了?」蘇子哲走過來,忙接過知了手上的箱子,「辛苦了。」

「還是社長最好。」

蘇子哲瞭然地笑了笑說,「還有幾箱,趕緊吧。」

再也不誇了!!

來回幾趟,總算把東西收拾放好,舒悅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很是滿意,手腕插著腰,笑著看著蘇子哲,抬手揮了揮,「看!這是朕,為你打下的江山!」

「……」

「……」

繞是知了思維跳躍再快,也沒反應過來舒悅來了這麼一句。蘇子哲反應過來,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是了,謝皇上。」

「愛妃,你的手沒洗!」

「是嗎?」說完,蘇子哲兩隻手揉著舒悅的腦袋,兩人笑了出聲。

「對了,了了,我有個光榮而偉大的任務要和你商討商討!」

「什麼事?」

「元旦晚會啊!我們排個舞台劇!噥~今天翻出來的~~」舒悅指著留在外面的箱子,朝著知了笑的一臉燦爛!

完了,舒悅兩眼發光了! 翻出來的是挺久之前的部分劇組服裝,因為挺久,又因為壓得太深,除了有些霉味還算是嶄新。據說是跆拳道很久之前的某個社長,確切來說,還只是兼職跆拳道的社長,真正的職位是舞台劇的社長。當時跆拳道報名的人少,所以舞台劇的社長就兼顧起了跆拳道社,後來才慢慢發展起來。

舒悅和知了兩人,一人提著箱子的一邊,抬回了宿舍。一路上舒悅止不住地笑容,和知了一臉愁眉苦臉,形成鮮明的對比。

「悅悅啊,我可以拒絕嗎?」雖然知了不是那種內向型,但是一想到那麼多雙眼睛盯著,想想就緊張。

「試試嘛~~」舒悅笑著轉過頭,「還可以順便叫你家小舟,過來看看你的英姿!」

「這個……」知了沉思了一瞬,是的,一瞬,說,「我演!」

這麼爽快!我還準備了好多說辭!舒悅抿唇,不想看知了。 我有一棵大道樹 真不知道是誰一開始強烈拒絕的……

「劇本是什麼?」知了突然想起問了句。然後就看到舒悅轉過臉來,眼神亮晶晶的,這熟悉的表情,看的知了手一抖,躊躇地追問,「是什麼……」

「我寫的!劇本!」舒悅興奮地看著知了,就差抱著她原地打轉。

知了咽了咽口水,悠悠地問:「所,所以,劇情呢?」

「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舒悅捏著嗓子說話,笑的一臉奸詐,朝著知了抬了抬眉毛,看知了呆愣的臉,接著說,「當然!不會是這個!我會寫出這麼庸俗的嗎?!」

知了剛想點頭附和,舒悅接著說:「我寫的,只會更庸俗!!哈哈!」

「……」

提著箱子,落在後面的知了,看著舒悅笑的雙肩都在顫抖,嘆了口氣,未來的道路很艱難啊!

回到宿舍的舒悅,埋頭到處翻東西,知了和左左她們一起出去吃了飯,回來的時候,舒悅彎腰,上半身在柜子里,下半身站在外面,不知道在幹什麼。

重生八零:神醫嬌妻,有點凶 「悅悅,你這個姿勢……」左左湊上去,話說一半。

「很銷魂。」陸英接了上去,兩人相視一笑。

「甚是銷魂。」知了跟在後面強調了一句,說完挑眉看著兩人。

「哈哈哈!」

還沒反應過來,舒悅發出了幾聲爆笑,轉過身,賊兮兮地看著知了:「了了,馬上你就要火了!徹徹底底的火了!」

「……」

三人靜默,左左咳了咳嗓子,「阿悅,好好說話。」

舒悅卷子手中的本子,拍拍手心,「我要讓知了演我這個劇本的女主角!以我這麼出色的劇本,了了鐵定要火的!火的不要不要的~~」

左左看了看知了,又看了看舒悅,伸手拽火舒悅手中的所謂的「劇本」,翻了起來,陸英湊了過去,舒悅湊了過去,知了本來想湊過去,一看沒自己站的地方,只好在原地,眼神在三人的臉上來回掃。

不多久,翻完了舒悅的幾張紙。

左左盯著知了,靠在一旁的柜子上,而後又笑著點點頭,「嗯,了了合適。」轉過頭看著陸英,似乎在詢問。陸英看了眼左左,繼而又轉向知了,鄭重地點了點,生生地把「嗯」字,嗯出了兩個音節,拍拍知了的肩,「加油吧!少女!」說完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知了的好奇心被完完全全地激起來,伸手想要搶劇本,被舒悅躲過去,「過幾天,我還要修改修改,你這幾天,就坐在我旁邊陶冶一下情操,你織圍巾來,我修改劇本,共創盛世輝煌!」

聽完舒悅的話,知了的心猛地一抖,又要開始搞毛線了……

一旁的左左沉默了許久,開口說道,「這次元旦晚會,我負責後台,可以帶人進去,要不要捎上家屬什麼的?」

知了剛想點頭說,要的要的,走後門這種事最好了!被舒悅制止,舒悅一臉豪氣,「了了妹妹,姐姐給你搞張票,讓你家小舟光明正大的來!」

「還有小夏!」

「……」舒悅想了想,「行!滿足你!誰讓你是我的女主呢!」

「行了,我那兒會有餘票,我帶工作證進去。」左左笑出聲,看著兩人跟演戲似的,拍拍兩人的肩,朝著舒悅望去,「今年蘇子哲分到的票應該不會多,跆拳道狼那麼多,鐵定早就搶光了,你就別去找他了。」

舒悅抱著左左,「左左果然是最靠譜的!」

「是的,很靠!」知了應著。

左左一聽,揮了揮手,「你別說話,搞毛線去吧……」

本來休息天,知了是想睡到自然醒,再起來刷個牙吃個飯,洗個澡,完了再上床躺上一天。多美完美的計劃,卻被舒悅打亂了。

「了了,了了,起來織圍巾了~起來陶冶情操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知了,睜不開眼,下意識地摸手機看時間,思索著不到八點鐘,就下床拔了舒悅的皮。摸到手機,睜開一條縫看了一眼,差一刻鐘九點……

「竟然快九點了……」知了大腦一片空白,坐在床上,閉著眼,抓緊時間小眯一會兒,「她倆人呢?」

「學習了啊!」舒悅拍著知了的扶梯,「了了!快下來!我們一起陶冶情操!」

知了趴下來,低頭看著床下的舒悅,「讓我緩一緩,女俠可否?」

「否。」

知了嘆了口氣,閉著眼,掀開被子,慢慢伸出腳,探著梯子,慢悠悠地爬下去,爬到最後一個階時,知了一腳踩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睡意頓時消失地無影無蹤。

「了了,原來你這麼激動的啊!」

「憋說話!」知了皺著眉扭過臉,抬手阻止舒悅說話,「我腚疼。」

「……」

經過一番努力,知了的圍巾終於織出長條子形狀了,摸了摸,顯擺地推了推舒悅,「看,快看!」

「嗯嗯嗯,是是是,好好好。」舒悅頭也不抬,連聲應著。

見回應的甚是敷衍,知了丟下圍巾,湊到舒悅跟前,想著看兩眼,誰知舒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遮了起來,警惕地看著知了,一言不發。舒悅的樣子,讓知了想起小孩子要抄別人作業,別人不給時的動作,憋著笑,收回自己的目光,抬手咳了兩聲,裝模作樣地問:「為什麼我作為你的女一號,你連劇本都不給我看一下?」

舒悅看了知了一眼,抬手戳了戳桌上的圍巾,開口說道:「拆了重來。」 還沒到聖誕節,教室里已經都是聖誕節的氛圍,除了沒有在窗戶上貼上各種聖誕老人的頭像,或者各種能夠看出來是個聖誕節的標識。以知夏的班級聖誕氛圍,為最濃。

知夏皺眉做著卷子,沒做一會兒,有點惱火地轉過頭,看著不安分地丁香,撐著腦袋,聽到她小聲哼著不成調的小曲兒,盯了半天,這廝一點反應也沒有。知夏忍不住抬手用筆頭敲了敲她的桌子,丁香這才晃著腦袋轉過來。

「呦呦,說說吧,什麼事!」丁香似乎踩著節拍在說完。

知夏白了她一眼:「你試卷寫完了嗎?下午要講。」

「nonono~」

「說人話!」

「還沒……這不有你嘛!」

知夏看她不正經的樣子,放棄和她交流,坐正身子,「是嘛。這次試卷不借你。」

「不!!!」丁香驚恐地捂著嘴,「我不能沒有你~~」

「行了行了。」知夏擺擺手,「你別老在我跟前搖頭晃腦的,太非主流了。」

「我真的覺得,小夏你有種不符合年紀的老氣,一點兒也沒有年輕活力!」

「你是指那種年輕活力?」知夏指著一旁打鬧的男生,挑眉。

豪門小媽,總裁太霸道 「就一般就行……」

「馬上聖誕節,你要幹嘛?」冷不丁知夏問了句。

丁香想了想,轉著眼珠,思索著:「不知道,在家看電視劇!」

「太沒營養了。」

「那你呢?」

「在家睡覺。」

「……」好有營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