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感受到蕭羽的濃厚的殺意與氣勢,馬修斯的臉色盡是不屑,嗤笑道:“你竟然敢跟一個懂得玄奧攻擊的強者出手,罷了,就讓你死得快一些!”

“咻~~”

馬修斯隨意地劃出一道波光,波光不斷擺動,就像一條靈蛇那般,漂浮不定,讓人觸摸不到方向!

極竄飛的蕭羽死死地盯住馬修斯隨意劃出的那道似乎蘊含着衆人皆是看不透的玄奧攻擊!

“好詭異的攻擊,怎麼跟我的結界有點相同!”就站在馬修斯附近的太努斯也是全神貫注地看着那一道玄奧攻擊。

太努斯的結界性質就是光之波動,馬修斯的玄奧攻擊本來就是光之波動,只是將玄奧融入到攻擊裏面去!

可是太努斯的結界性質雖然就是光之波動,可是太努斯只是一味地追求能量攻擊,卻是從來沒有嘗試過將玄奧融入攻擊之中,雖然中間只是隔了一層,可是這一層就拉開了極大的差距!

就連同是修煉光明法則的太努斯也是看不懂光之波動玄奧,修煉火系法則的馬拉蓮娜就更加不可能看懂!

“這,這玄奧攻擊……”蕭羽盯着就要攻擊到身體的玄奧攻擊一時愣住,腦袋一片空白。

似乎周圍的空間只剩下那一竄光之波動,“好快的光波”這是光之波動給蕭羽的第一感受!

手中的血色巨劍本能地擊向彷彿劃破空間的障礙,瞬息來到蕭羽身前!

沒有想象中的巨響,蘊含着光之波動玄奧的光波瞬間融入血色巨劍!

見狀,馬修斯嘴角露出一絲的微笑,彷彿已經看到蕭羽慘死的慘狀。

“噗!”

一股足矣輕易摧毀所有極品聖器的力量透過血色巨劍傳遞到蕭羽的手臂!

蕭羽的手臂被震到像波紋那樣‘盪漾’起來。

“好霸道的力量!”蕭羽臉色大變,他想不到那一道蘊含光之波動的攻擊竟然有如此力量。

怪不得佈雷斯的手臂會被一下子震碎!

幸好,蕭羽雖然沒有穿上極品防禦聖器,不過,以蕭羽的身體,還需要極品防禦聖器嗎?

蕭羽的身體本身就是一件最好的防禦聖器!之所以說好霸道的力量,是因爲那蘊含着光之波動玄奧的光波就像丟一塊石頭去,漣漪不斷地向向大範圍輻射出去!

“咔咔~~”

一道道骨頭崩裂的聲音傳進蕭羽的耳中,不過蕭羽卻是絲毫不爲所動,彷彿崩裂的不是自己的骨頭似地。

此時,蕭羽的腦海中不斷回想着剛纔馬修斯的玄奧攻擊。

剛纔的片段不斷一次又一次的在蕭羽腦海中迴盪,蘊含着光之波動玄奧攻擊的光波被蕭羽不斷分解。

“不對,不是這樣子。”蕭羽彷彿看不到旁人,嘴中不斷地喃喃道。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罪民。”馬修斯當熱是知道蕭羽在試圖領悟光之波動。

是拿着長劍,光明鬥氣透過筋脈狂涌進去,“去!”馬修斯喊道,隨即,一道光波比剛纔拿道光波更快的度,‘盪漾’的頻率和弧度更加大,就連在座的聖階巔峯強者也觸摸不到那道光波。

更強的光波帶着一股強悍,無敵的威勢席捲蕭羽!

“好快的速度!”這時,戈多夫拉着受了重傷的道夫尼出來,剛纔看到這一幕。

“嗯!”與生俱來的敏銳,讓蕭羽感覺到生命的威脅,剛纔那一道蘊含着光之波動的玄奧攻擊已經盡散,蕭羽的胸骨也竟然盡碎,黑暗和光明元素不斷地修復着傷口。

蕭羽再一次猛地盯住快若閃電般的光波!

“光的速度”

“光的性質”

“轟!”

一道驚雷在蕭羽的腦海中炸響!

“蕭羽快進入無界大陸!”黑蛖急切向蕭羽孔道。

黑蛖一直在留意蕭羽,剛纔蕭羽的樣子,黑蛖也是知道蕭羽在領悟一點東西,黑蛖沒有打擾蕭羽,可是,現在這一次攻擊黑蛖能夠感受到那股威勢,比剛纔那一束光波強得多!

黑蛖不顧什麼領悟不領悟了,先活下來再說。

生死一刻,蕭羽並沒有選擇進入無界大陸。

不能再這樣下去,敵人太強大,聖階強者蕭羽並不怕,可是神呢?

傳說神是無所不能,天知道,神可能隨意擡一擡手指頭就毀滅蕭羽。

神的威勢蕭羽剛纔可是感受過的,單單只是一個神的能量分身,蕭羽就感覺被一座巍峨的山嶽壓住胸口那樣。

只是一個能量分身而已,還不是真正的神!

只有生死之間才能更加容易領悟!

“拼了!”

面對威勢很強的光波,蕭羽很自然地做出一個橫劈的動作,這只是一個很簡單,就連一個七歲剛剛接觸武技的小孩都動的橫劈!

蕭羽這個橫劈做了無數次,這一次,生死之間,橫劈做得前所未有的流暢,舒坦!

“咻!”

血色巨劍劃過一道痕跡,形成一道白色流光,這一次的白色流光度極快,白光所到之處,空間的周圍竟然出現一絲絲細微的黑色痕跡!

“撕裂空間!”眼尖的馬修斯臉色大驚,視乎看到什麼見鬼的事情!

“蓬!”

光波與快到極點的白色流光撞在一起!

“蓬!”

……

蕭羽瞬間劈出上百劍,那蘊含着強大威勢的光波終於湮滅。

陌上離人 哈哈~~”蕭羽大喜笑道,“黑蛖,我明白了!”

黑蛖也是給蕭羽一個大大的熊抱,拍一拍蕭羽的胸口,笑罵道:“臭小子,剛纔你嚇死我了!”

“剛纔你那一招是什麼,竟然有如此威力?”黑蛖問道。

蕭羽一臉笑容,說道:“那一招蘊含光明法則中的光之速度玄奧,擅長的就是速度!” 馬修斯遠遠地看着正談笑風生地蕭羽,蒼老而且佈滿皺紋的臉龐盡是不信,“不可能,那竟然是光之速度!”馬修斯嘴中不斷喃喃自語。


“蕭羽,告訴我,那是不是光之速度?”馬修斯瘋狂地喝問蕭羽。

女扮男裝,柒少很會撩 ,更是一個修煉狂人,在生死之間蕭羽竟然領悟玄奧,而且比光之波動更爲難以領悟的光之速度!

太努斯,戈多夫臉色也是極爲難看,他們已經徹底得罪蕭羽,就在剛纔時他們不在意蕭羽,可是生死之間,蕭羽竟然領悟了玄奧攻擊,得罪了一個懂得玄奧攻擊的聖階強者,而且是生死之仇!

這時候換了是誰也不好受!

“一定不能讓蕭羽活着離開這裏!”戈多夫心中堅定想着,畢竟勒布朗家族的根基就在火焰神山!

剛纔蕭羽還立下誓言,說要滅絕勒布朗家族!

想到這些,戈多夫彷彿想到在不久的將來勒布朗家族橫屍片野的悲慘情景!

“玄奧攻擊,竟然是玄奧攻擊。”佈雷斯淚水縱橫,雙手抓起死死地拳頭,“二弟,四弟,你們在天之靈,我們布萊恩特家族又出現一個領悟玄奧攻擊的子弟!”

雖然,蕭羽剛纔說了不在是布萊恩特家族的子弟,可是在佈雷斯和蕭羽心中永遠都屬於布萊恩特家族的!

“哦?”蕭羽難得展顏一笑,戲謔道:“怎麼樣?光明老狗?”

“是不是很不憤氣?自己苦修了萬年,都不及我一個只有十七歲的小子?”蕭羽笑得很開心,這些年來的苦修算是沒有白費。

“我蕭羽終於踏上大陸的真正巔峯!”蕭羽心中豪氣昂揚。

再一次被蕭羽羞辱,馬修斯極怒,滿是皺紋的老臉猙獰扭曲,很是恐怖,此時,哪有一派慈祥聖潔的光明教宗的模樣,分明就是不知哪裏來的金魚佬!

蕭羽看得一臉不耐煩,冷聲道:“你這種心裏不正常的敗類,一年不知腐蝕多少無知的少女。”

每一年,光明神殿都會篩選一些富有光明天賦的純潔少女進入神殿。這些被洗了腦的少女通常都會被神殿人員……

通常下場……我想大家都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蕭羽話,正正擊中馬修斯的下懷,憤怒的馬修斯就像一頭正在情期的狗公,炙熱的光明鬥氣猛地從他看似瘦弱的身體中爆涌而出,一片光團覆蓋整個馬修斯!

“轟!”

鬥氣狂涌噴射出去,速度極爲快,在衆人眼中只留下陣陣殘影。

可是這樣的速度擺在蕭羽眼中會看重嗎?

極速中的馬修斯不知何時拿出一支騎士槍,整支騎士槍散着聖潔的光芒,鬥氣涌入騎士槍更加提升馬修斯的氣勢!

馬修斯雙手執着騎士槍,眼瞳變成潔白色,放出陣陣的冷光,憤怒中的馬修斯眼中只有淡笑中的蕭羽!

速度不斷飆升,騎士槍的威勢也攀升到極致,槍尖隱隱閃爍着冷光,槍身周圍空間隱隱要被撕裂!


“死吧!”馬修斯含怒喝道。

整個身體連同騎士槍化作一體,光之波動玄奧融入!

馬修斯和騎士槍就像是一條放大了的巨蟒,波動着讓人看不透的玄奧!

此時,槍尖快要到達蕭羽身邊,蕭羽終於動了,光明魔氣一瞬間覆蓋整個身體!

黑森森的鱗甲卻是不排斥光明魔氣。冷森森的鱗甲在光明魔氣的注入下,顯得更爲靚麗!

“聖光劍!”蕭羽大喝一聲。

比光明鬥氣更爲聖潔、純淨的光明魔氣輸入血色巨劍!

面對馬修斯的含怒一擊,蕭羽並沒有利用自己擅長的度躲避,而是選擇硬碰硬!

巨大的威勢鎖定整個空間!

彷彿整個空間只剩下血色巨劍和騎士槍!

光之速度融入千軍破裏面,就形成“聖光劍!”


“死吧!”

“死吧!”

兩人盡是瘋狂!

光之度、千軍破、光之波動!

富貴養花人

“轟!”

當血色巨劍與騎士槍撞在一起時,出毀天滅地的聲勢!中心處爆一陣足矣刺瞎九級強者眼睛的光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